【轻评论】关于憧憬、愚行和爱的故事,评《异世界拷问姬》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浅月与猫   发布时间:2020-05-22 17:46

QQ图片20190903184601


本文作者:浅月与猫

参与评审:甚谁、熊腾浩、羽毛


前言

《异世界拷问姫》(《異世界拷問姫》,下称《拷问姬》)是綾里けいし著作、鵜飼沙樹担任插画的幻想系轻小说作品,小说自2016年连载与MF文库J旗下,目前故事已经迎来终幕,全九卷完结,伊丽莎白也终于和她愚钝的仆从再次相遇了。


在web系作品泛起,轻小说题材与内容趋于同质化之前,业界更多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状态,许多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作品以其独特的电波吸引了一批忠诚读者。《拷问姬》这部作品则是小众精品时代的代表作,继《BAD事件簿》之后,绫里惠史老师再次撰写了以女主男仆这一扭曲而难以割舍关系为背景的幻想物语,故事风格继承了一贯以来的疯狂、孤独和温柔,继续探寻着怪物和人类身上相似的人性与爱。

对于小说读者和绫里惠史老师本人而言,《拷问姫》都是一部非常出色的作品,故事的整体风格与他笔下的其它作品极为相似,以粉丝向作品而言可以说不负众望,但也难以避开同样的问题,本文将以作品本身出发,介绍小说独特的电波与强烈的个人风格,来勾画属于《拷问姬》的故事。


一、所谓华丽的「舞台剧」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拷问姬》的故事风格,那么舞台剧应该是最恰当的类比。引人遐想的旁白,华丽的舞台背景,角色坎坷的命运,还有曲终之后的落幕,在每一个故事之间还夹杂着预示角色命运的断章,这样的故事风格便是绫里惠史老师的特色之一。

《拷问姬》中旁白即是某位角色的独白,在字里行间中表达了故事中角色的特征与命运,也预示着之后剧情的展开。这类独白的特征是简介和华丽,并有一种与作者直接对话的感觉,在轻小说中巧妙使用内心独白的并不少,它既是剧情的组成部分,也是剧情的钥匙和关键,在读完故事之后再进行回顾,会觉得这些独白有不一样的感觉。


在舞台搭建上《拷问姬》做的十分成功,生动的文字可以营造强烈的画面感,字里行间信息量足够充沛,遣词造句所用词藻足够华丽,看到的故事就会如同家庭影院的画面一样出现在读者的脑海里。对于绫里惠史老师笔下的故事而言,充满“画面感”的舞台剧可以说是其巨大的特征之一,无论是遍布恶魔与鲜血的战场,还是某个阳光斑驳的午后,这些场景都能如画卷一样重现在读者眼前。

而这部作品中人物的命运几乎都华丽到夸张的地步,每个角色背景丰富而充满执念,有背负着鲜血和使命的拷问姬、狂气而愚钝的棹人、就连恶魔和教会一侧也有着和人类一样的强烈追求和欲望。拥有相同执念的角色产生共鸣,怀着不同目的角色发生的冲突,故事中的人物高举着内心的信仰践行着愚行,仿佛一直在应证世界需要“正确”的牧羊人一般。

可以说所有舞台剧应该有的东西,在《拷问姬》中都能找到相似的痕迹。各种华丽的人物设定加上充满冲击性的场景,让这部作品成为一幕非常吸引读者目光的舞台剧,而当故事开幕之时,舞台上的人物也如同提线人偶一般背负着沉痛的宿命,并不断反抗自己的命运,落幕之时再加上一个华丽的结局和谢幕,《拷问姬》的故事便就此完成了。


二、被挖掘之后的「异世界」

《拷问姬》并不是固有印象中的异世界作品,比起开挂战斗和旅行冒险,棹人更多的时间是在为了伊丽莎白疲于奔命。在后记中作者提到正是因为编辑说“创作异世界题材与黑暗要素相结合的作品”,才将此前想写的设定融入小说中创作出来。

异世界的作品该怎么写,从最为遥远的《零之使魔》到现在大热的《关于我转生成为史莱姆那件事》中做出了很好的诠释,主人公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带着原本世界(或者穿越给与)的外挂能力辅助战斗,并在此过程中壮大主角队伍,还可以顺带把这个世界的地图全部点亮一下,这样无论是新奇感还是代入感都得到了提升。


这类异世界作品的重点并不在异世界本身,而在于摆脱了原有世界的关系束缚,故事的主角抛弃所有的社会身份,不再是普通的高中生,也不用做每天996的社畜,不仅可以享受完全重来的人生而且没有任何关系束缚自己,还有外挂或两世为人的经验让这次人生获得不小的优势,这样的设定就足以让人兴奋了。

但在《拷问姬》的剧情并非如此,引导故事走向的并不是来自异世界的棹人,而是名为伊丽莎白的拷问姬,他们的目的是讨伐十四个恶魔契约者。在和恶魔契约者的战斗中棹人的异世界身份并没有带来显著帮助,但棹人本身的经历吸引了皇帝契约者维拉德的注意;不过在讨好伊丽莎白的料理方面,棹人的布丁倒是起到了很大作用。

《拷问姬》对异世界本身做了很多文章,大部分以异世界为题材的作品中读者都会自动带入熟悉的地球或游戏世界,而这部作品则真真切切的加入了异世界独有的风情。这个世界并不是扁球形,在“世界尽头”是无尽的冰原,冰原的深处是深不见底的深渊,而在这里隐藏着世界最大的秘密。

正因为是异世界,所以对异世界进行了重新设定和加工,将这里化为最适合棹人和伊丽莎白登场的舞台,而世界被拯救的真相也只是一个普通少女的献身,还有某个亚人的执念。虽然只是对设定的运用不同,但《拷问姬》本身给业界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如何将异世界作品向奇幻风格靠拢,在这里读者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三、如断章般开幕的「冒险」

作为一个奇幻风格的故事,《拷问姬》最初便揭露了伊丽莎白必须干掉十四个恶魔契约者并接受火刑的结局,敌人从骑士到皇帝每个恶魔契约者的强度都不一样,虽然是很常见的设定,但故事的展开却有些出人意料。

在类似勇者讨伐魔王的故事中,勇者将会干掉魔王的手下不断强化自身实力,一路上解决四天王带来的麻烦,最终达到魔王城堡一剑泯恩仇,这类故事自日系RPG的游戏剧情演化而来,但大部分故事并不用局限于游戏系统,所以开展自然可以更加丰富一些。

奇幻类型的故事大多都有相似的剧情,从虎走小姐的《零书》到细音启的《世界录》,主角团们从一个地方出发前往另一个地方,在新的地方自然会遇到新的事件,每次将事件解决后便离最终目的又更近一步。这类故事已经有了很成熟的发展路线,故事的重心大多会归于事件本身,而主角间的感情也会随着事件的展开而更进一步。


在《拷问姬》的故事里,伊丽莎白最初拷问处死了自己的所有领民,以收集痛苦获得超越恶魔契约者的力量,借此封印了自己的养父也是皇帝的契约者维拉德,并在此后发生了大大小小的战斗。这些战斗的故事是舞台剧的高潮,但是将故事推动到高潮需要一个推动力,而有了这一推动力战斗也就顺理成章了。

伊丽莎白和棹人每一次的战斗之前的故事都是一页页的断章,伯爵恶趣味的狩猎盛宴,骑士制造丑陋的从兵,在伊丽莎白和棹人面前的是毫无道理的人间惨剧,而在这些惨剧中闪耀着很多勇敢或孤独的人作出的疯狂举动。这些断章更像是一幕幕的小剧场或者踏上旅途的公路片,主角们从接触事件开始逐渐挖掘真相并认识形形色色的人,就连反派的目的也描绘的很清楚,最后在华丽的战斗中达到高潮并迎来终章,开始下一幕的故事。

这类断章类型的故事只需要搭建好舞台,便能给观众展现一个完整的剧场,而在其中剧情会自然的推向结局并进一步拉近人物之间的关系,对于这类作品而言如何搭建一个好的舞台,讲出一个好的故事尤为重要,《拷问姬》在其中的成功显而易见,但故事的内核并不如容易复制。


四、「怪物」与「人性」的背后

无法复制的故事内核是作者本身的故事风格,而并非故事展开的方式,绫里惠史老师笔下的作品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在毫不讲理的世界中,疯狂的怪物也怀有人性和卑微的一面,渴望获得认同和交流;弱小的人类也有可憎的一面,在满足了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揭露更大的贪欲。

这种个人风格对作品而言是双刃剑,用得好能让故事锦上添花,用的不好就是作者一个人的自娱自乐,在充满电波的作品中“电波”本身就是故事的一大看点,在《Arist Craisi》中有丑恶的厨师恶魔,在《幻兽调查员》中有孤独的黑龙,而在《拷问姬》中出现的则是大王契约者的菲欧蕾。她不信任所有的恶魔并残忍的对待其他恶魔契约者和人类,但在面对伊丽莎白时却在少女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被掠夺者产生的共鸣让她极力想要获得认同,而渴望人性的怪物最终也死于自身求而不得的东西。


即便是怪物也追求美好的事物,这种个人风格是强烈的致幻剂,表达了作品中所追寻的美好事物,无论是怪物中卑微的人性还是人类在面对惨剧时的卑劣都十分滑稽,但是总有人向往着认同,承认着无论什么样的存在都会有可悲或可怜的一面,这样的故事或许能够激起很多读者的共情。


五、「毒电波」消失之日

但无论是什么样的致幻剂,在过量之后人体都会产生抗性,药品品质也会随时间衰退;无论什么样的「毒电波」,在传播之后波动也会不断减小,终将迎来消失之日。凭借个人风格展开的故事,在表达完作者的强烈意愿之后,作品很容易产生用力过头的透支感,即便作品风格不变,也再难吸引到读者此前这种程度的青睐了。

究其原因,可以发现让人沉醉的致幻剂和难以自拔的毒电波需要苛刻的条件,故事的角色大多处于进退两难或风口浪尖之中,但随着故事本身的推进,再孤独的主角身边也会出现同伴,再痛彻的惨剧也能看到跨越的方法。故事中的角色在成长,羁绊在不断增加,疯狂的舞台最终会归于平静,再难达到最初的效果。


和《BAD事件簿》相似,《拷问姬》的故事在历尽恶魔契约者惨剧之后,狂王的剧情同样精彩但却少了很多狂气,茧墨的巧克力过于甜腻,伊丽莎白的内脏料理也总有吃腻的时候,经历了此前大起大落的波澜,很难再感受到最初的震撼,即便故事风格保持不变,但作者所想要表达的情感总归不一样。

能迈过这一问题的作品很少,同样是强烈个人风格的故事,平坂读《如果有妹妹就好了》可以凭借天马行空的剧情和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将故事更上一个台阶;白鸟士郎《龙王的工作》可以凭借不断挖掘其它角色的内心对电波进行增强,作者能在故事中表达的感情有限,但只要挖掘和此前一样强烈的情感,就不会显得衰弱。

即便如此,《拷问姬》的故事就算按部就班迎来结局也足够合适,读者知道故事中的角色真正想要的结局,而很多作品谁又希望真的让故事发展到结局呢?


结语

虽然最终《异世界拷问姬》故事发展到了九卷之长,但我对这部作品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最初他们相遇的时候,在某个破旧的城堡中,穿着不合身管家服的少年站在威风凛凛的拘束服少女身侧,在他们的一旁还守望着一个穿着女仆装的机械人偶。


《拷问姬》是一个关于憧憬、愚行和爱的故事,记录了伊丽莎白、棹人、小雏和形形色色角色在这个世界的一切,他们大部分人所追求的美好事物,说到底都十分简单而纯粹,但是世界的疯狂并不允许他们过的轻松。正如作者在后记中写道,这是一个美丽而残酷的故事,就像把手伸入满是玻璃渣的泥里,从里面抓出宝石。

即便在这个web转文库本泛滥,故事剧情设定极为同质化的年代,依然有很多作者在寻找不同的方向突破,企图找准下一个业界的风口,如果能成为领路人,谁又愿意写和别人相似的故事呢。

但同时,也很多作者也一直坚持自己的风格不动摇,凭借个人特色和笔力屹立不倒,让人觉得有人一直在坚持十分安心。

最后,引用《拷问姬》几句非常经典的独白,来传达这部作品的“毒电波”吧。

余之名为「拷问姬」伊丽莎白 · 拉 · 芬努,是高傲的狼,也是卑贱的母猪,余将会如狼一般孤高的活着,如母猪一般可悲的死去。

拷问姬每天晚上都梦到自己子民的憎恶与愤怒,但是拷问姬从来没有梦魇。

他决定用自己的一生,在历史上留下这样一句话 ——在伊丽莎白 · 拉 · 芬努鲜血淋漓的一生中,时刻有一位愚钝的仆人陪伴左右。

拷问姬(1)



加载中, 请稍后
头像
表情
发表书评 发表评论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评论成功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