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评论】一样的细音启,不一样的细音启,评《你与我最后的战场,亦或是世界起始的圣战》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熊腾浩   发布时间:2020-05-15 17:53

QQ图片20190903184601


本文作者: 熊腾浩

参与评审: 甚谁 、 枝濑透 、 浅月与猫 、 羽毛


前言

《你与我最后的战场,亦或是世界起始的圣战》(《キミと僕の最後の戦場、あるいは世界が始まる聖戦》,下称《你我战》)是由细音启所著,猫鍋蒼担任插画的幻想题材作品,连载于富士见Fantasia文库,截至目前已发售九册。除了漫画外,《你我战》于2019年在Fantasia文库大感谢祭上宣布动画化,也是细音启出道12年来第一部动画化作品,消息一出,使得各位轻小说人喜不自胜,纷纷奔走相告。


《你我战》的存在非常奇妙。首先,它是逆大流的作品,《你我战》第一卷的出版是在2017年5月,这是以《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为代表的一系列异世界作品取得巨大成功,异世界题材占据大量市场的年代,也是传统的幻想世界作品过气的年代,但是细音启依旧头铁在《你我战》中采用了幻想世界的设定。其次,对于细音启这个常年浸淫在幻想作品的轻小说作家来说,《你我战》在他的作品中基本上是垫底水平,但是《你我战》偏偏是细音启唯一一部动画化的作品。

十年前业界盛行幻想作品,细音启有《黄昏色的咏使》(下称《咏使》),他没有动画化,五年前业界盛行校园幻想,细音启有《世界末日的世界录》,他也没有动画化,现在业界盛行异世界,细音启还在整王道幻想征途,结果他动画化了。

虽说《你我战》能动画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Fantasia文库无牌可打——继《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电玩咖》,《约会大作战》等一众头牌完结后,Fantasia文库出现了青黄不接的局面。众所周知,Fantasia大赏极少颁发,截止至2013年既往25回里大赏只颁发过7次,强如神坂一(《魔剑美神》)或镜贵也(《传勇传》)也只拿过准入选,细音启的《咏使》也只是拿到佳作就出道了,可见Fantasia的大赏到底有多刁钻。如果说Fantasia在2014年把大赏给了《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还勉强可以接受的话,2015年的《刺客守则》和2016年的《普通攻击是全体二连击,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就已经可以看出问题非常大了,而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妈砍》和《刺客守则》都进行了动画化,反响平平。

而《你我战》就是在这么一个环境下诞生的作品,Fantasia尝试了无数新人都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只能回过头来找细音启,希望这个业界老将能成为扛起文库新的未来,这一点从《你我战》第一卷末尾的下集预告中就可以窥见一二,即Fantasia本身就打算将《你我战》做成一个文库主推的企划。

上述可以算是推动《你我战》动画化的历史进程,但是我们依旧不能否认细音启的自我奋斗,抛去猫鍋蒼画的是真的大这一个原因,《你我战》动画化的希望实际上在细音启的作品中也是最高的,本文就将从作品本身来分析这个原因,为什么是细音启,以及为什么是《你我战》。


一、用命运将主角紧紧相牵

在笔者看来,《你我战》的第一卷简直是一场灾难。

在轻小说——甚至扩大到一切文艺作品中,以偶然发生的事件来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这一手法都是经久不衰的:巧妙的偶然所引出的种种必然可以更为牢固地抓住读者,让读者们的内心跟随角色的遭遇而起伏;普通的偶然至少也可以操控住故事的情节,让故事更为有趣。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偶然事件是故事的润滑油而不能成为故事的主体,换言之,偶然事件可以出现也一定要出现,但是故事不能仅仅由偶然构成。

而《你我战》第一卷男女主角逐渐在意起对方这一个大家喜闻乐见的情节直接用了数个偶然来速成,一起听歌剧、一起吃意大利面、一起看画展,就差一个丘比特飞过来告诉他们这就是命运的抉择了。其实光是敌对国家的王女和骑士的身份就已经足够让读者浮想联翩,后面相互在意起对方的情节完全可以在几次战斗之后,用两人展露出身为少年和少女的一面或者直接在战场上大喊大叫互通心意来补全,但细音启偏偏要在第一卷里用一个中立都市让男女主不断地偶遇,然后发现对方与自己相似的特点这种将刻意溢出来的写法。这一手对于他这种浸淫业界多年的作者来说本应该是不可能出现的失误,但偏偏就在《你我战》中出现了,至于为什么细音启要这么做,我们稍后再谈。


二、在梦开始的地方书写未来

在当下,我们提及轻小说的时候,第一时间可能会想到经久不衰的校园恋爱喜剧,也可能想到近年来异军突起的穿越系异世界作品,而要说传统的王道幻想作品,可能已经被很多读者所遗忘在十年前的角落里。但让我们总结一下异世界和校园恋爱喜剧,甚至与当下大多数轻小说的共性,很容易发现的是它们都是描写生活变化后发生的故事:异世界的穿越到一个全新的世界,校园恋爱喜剧的遇到让故事开始的女主角,又或者是业界作品中遇到了突入业界的人们,在这些作品里,故事的开头总是一件相同的事情——打破日常。换言之,轻小说的生活和我们当下所经历的千篇一律的,不值一提的日常生活是天然对立的,轻小说的写作过程就是一个打破无聊的日常的过程,更是构建一个有趣的非日常的过程。

而在这些打破日常的作品中,王道幻想作品就显得有些不同,他们也会有故事开始的地方,也会有跌宕起伏的冒险经历。但是王道幻想作品缺少了打破日常这一点,因为在原生的幻想世界中,主角们进行冒险本身就是一种日常,故事开始前和故事开始后的生活并没有本质的改变,只是多了一群伙伴,或者多了一群美少女伙伴。对比起异世界作品是在书写自己的故事,王道幻想作品更像是在谱写英雄们的史诗,关键的差异性在于故事正在发生和故事已经发生。

也就是说,读其他的轻小说作品是我们在新的世界中探索,而读王道幻想作品是我们在陪伴勇者在他的世界里探索。这两者的差异性决定了王道幻想作品的代入感要比其他作品更为稀薄一些,当然代入感的强烈程度对于一部作品来说并不是评判优劣的标准,但是我们很明显可以看到的是读者目前更喜欢现在这类代入感更强的作品。

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否认王道幻想作品在十几二十年前流行过的事实,而在这里我想要提及的一件事情是,是足够多的王道幻想作品构成了现在部分轻小说创作的土壤。在轻小说国度生活着的人们是先在他人的王道幻想征途中体会到勇者们日常的有趣之处,再开始追求与勇者们日常相同的,与自身平凡相对立的非日常,换句话说,王道幻想作品是居住在轻小说国度人们的梦开始的地方。

而细音启就是这个给其他读者和作者造梦的作者。

当我们提到细音启的时候,除了会黑屁一下他写了十年轻小说却没有一部作品动画化之外,大多是对他的王道作品的一种肯定。作为写了十年轻小说却从来没有变过题材的轻小说作家,细音启单凭王道幻想作品写到了现在,虽然有的时候销量不咋的而且辗转了多个文库,但是细音启大部分作品对于好他这一口的读者来说都是毒药,比方说经典的《咏使》和最近完结的《世界录》,还有我们今天谈论的《你我战》,细音启的作品总是用他那王道到不能再王道的剧情来征服读者。他独有的风格完美地契合着王道幻想系作品,让他成为了王道幻想系作家群体,甚至整个轻小说作家群体中的一枝独秀。


三、代表正义之前,要先成为正义

细音启作品的一大特色就是对于幻想世界的刻画,这一点在他的出道作《咏使》中体现的最为明显,但是仅仅有一个优秀的幻想世界自然不足以撑起整部作品的骨架,在体味细音启如何将一个平凡的王道故事写得不平凡之前,我们先将目光放在作品中的反派身上。

在其他轻小说作品中,除去最终BOSS和要洗白加入主角阵容这两个特例,很难找到一个刻画的十分优秀的反派角色,最多也就是在最后补充一点小市民心态,或者是在出场时将其写的更邪恶一点,减轻主角打倒反派的精神压力,大部分作品只是形式上地讲述一下作案动机就带过了,如果要达到详细描写背景故事的标准,这个反派至少要出现在彩页之中。用一堆杂毛加上一部分精英反派的确是一个比较普遍的做法,但细音启选择了另一种路线,他彻底放弃了杂毛们,而选择在所有精英反派上深挖。

在细音启这里,反派在讲述成长的王道幻想作品中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在理解反派的基础上战胜反派,更能体现主角在击败反派过程中的成长,而他塑造反派的手法也是十分符合他的世界观的,即所有角色们的行动都无关利益,只为心爱之人或者所爱之物。

细音启笔下的反派们实际上可以称之为另一个世界线的主角,他们只是更为激进地表达着自己对于心爱之人或者所爱之物的追忆,说浪漫点就是为了爱于整个世界为敌,反派们的行为并不能简单地用对错或者是价值观去判断,而是在体味了他们的故事之后,在可接受范围内的一种成长结果。在这里,主角们和反派的战斗并不是表面上那套正义战胜邪恶的古老桥段,而是两队人马信念的交锋,更是决定谁才是反派的争斗。


四、故事是主角的,主角是世界的

我不打算提主角的刻画有多优秀,因为刻画一个优秀的主角是一部作品应该做到的事情,但当我们把眼光放到故事本身时我们会发现,即使世界观刻画的再好,反派塑造的再丰满,王道幻想作品依旧受到故事本身的掣肘,《你我战》也好,细音启的其他作品也好,终归是主角一路成长最后拯救世界的故事,即使用再华丽的语言去包装,用再丰满的角色去演出,故事本身的问题并不能得到解决。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出在主角总是会取得胜利,怎么让读者暂时抛开这个思维,而是完全沉浸到作品的故事中里,是给所有写王道征途作品的作者的一个考验。

除开上文提到的对反派极为深刻的塑造之外,细音启也将更多的笔墨放在了主角的成长上面。细音启的作品多少带点世界系的味道,但他着重描述的不是主角们改变世界的过程,而是主角们从认识到自己可以改变世界,接受自己可以改变世界,到认为自己需要去改变世界的成长故事,在主角们认识到自己必须去改变世界的时候开始,故事就走向尾声了。

在细音启的作品中,主角们的成长是平滑而全方面的,他们的确拥有改变世界的能力,但这份能力是随着他们改变世界的决心增长而渐渐展现出来的东西。主角们并非在某场战斗或者是某个角色的退场之后突然领悟到自己所承担的责任,而是从一份“想改变什么”的心意开始,在战斗,日常和确认信念中将这份心意不断强化,同时也不断增强着自己的能力从而满足这份心意。

细音启作品中一个与其他轻小说作品起决定性的差异的地方就在于:不是因为你是主角,所以你拥有改变世界的能力,并且在经历中获得改变世界的觉悟;而是因为你在有了改变什么的觉悟,在这份觉悟上升到改变世界的同时你也获得了改变世界的能力,所以你才是作品的主角。这份差异决定了细音启的作品能带来不同于其他轻小说的,极为平滑的阅读体验,读者不再是去被动接受着一个从天而降的主角,看着他开无双败反派成为英雄,而是去探寻英雄成为英雄之前的故事,去了解英雄是如何从勇者成为英雄的。

由此,主角总会取得胜利在细音启这里不再是一个限制作品发挥的缺点,反倒逐渐地变成了读者阅读作品的动机——去探寻主角为什么会取得胜利,这份将缺点化为作品特色的手法,是一般轻小说作家学不来的。


五、让吟游诗人放下身段

在这里我要指出的一点,即使是巅峰时代用《咏使》惊艳众人的那个细音启,也依旧不能算在轻小说的一线作家之中,虽然有很多人喜欢着细音启梦幻的世界观和王道的故事,但是他依然是一个小众作家,这个小众的问题不仅出在细音启的选材上,还出在细音启本身过于精美的,对世界观的雕琢之上。

阅读细音启的作品是需要门槛的,首先你要进入到这个天才作家所构建的世界观之中,成为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之后,你才能对他谱写的英雄史诗产生足够的共鸣,例子依然是咏使的“瑟拉菲诺音语”,只有在读懂了,理解了这个语言对于美好实物的追求的时候,你的心情才能随着男女主角而动。

即使在今天,在或多或少都追求着读者的代入感的轻小说业界中,细音启仍然坚守着他最喜欢的王道幻想,坚守着他从爱与美好中建立的世界之中,谱写着一曲又一曲的英雄史诗。但是《你我战》在细音启所有的作品中是唯一一部他愿意放下身段讲故事的作品,这就是第一卷细音启不断地使用偶然情节让男女主角快速意识到对方的原因。

他在《你我战》中使用的手法更为贴近当今时代的轻小说作品,不管如何一股脑地让故事先往前冲,世界观的解释和铺展稍后再说。让故事先向前发展的方法极大地降低了《你我战》阅读的门槛,但是搭配上细音启这个名号就显得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一个不怎么形象的比方是吟游诗人细音启突然转职成搞笑艺人赤松中学,就是好细音启这口的读者自然不会习惯。

《你我战》与细音启前作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展示男女主角所联系的这份命运感上。

上文已经提到了细音启是依靠着完美的世界内核而取胜的作家,但是空有一个世界内核显然不能算作一个故事,男女主角在这个世界内核中自由活动也不能算作是一个梦幻的故事,细音启作品另一个令人着迷的地方就是就是将角色们互相连接起来的这个名为命运的东西。

要理解细音启世界中的命运感,要从这些世界中的第二个关键词中说起,也就是与爱并驾齐驱的一份残缺。细音启最终所呈现的世界都是残缺的,比如《咏使》里游离于五色名咏之外的灰色名咏与夜色名咏,比如《为何无人记得我的世界》里被世界遗忘的少年,又比如《你我战》中因受星脉喷泉所成为魔女的人们,有“什么”东西生成的残缺之处让细音启的世界不再完整,主角们的出现是为了修复这些残缺之处,而从这些残缺之中所诞生的情感催化出的人们就是反派角色。

细音启作品中的每位角色能够登场、相遇和做出行动都是建立在身处他创造的这个世界的缺陷之上,他们因为世界所出现的残缺而相互战斗,扶持和确认心意。因此,在细音启的世界中,命运的丝线是真实存在的事物,一如《你我战》中为了杀死星灵使而存在的少年与星灵使少女之间通过一个对心中所想的,同样美好的世界的追求所紧紧相连一般,命运的丝线操纵着整个故事。这份由世界残缺所诞生出的命运感和主角们对于心爱之人与所爱之物的追求共同构建出了细音启的每一部作品,换句话说,细音启的作品是先有了完整的世界观,才有了完整的故事,说的再极端一点就是,在他每一次构建的世界观之下,故事是已经确定的事物。

而《你我战》就是这些作品中,将这份命运感体现的最明显的一部。比起前几部作品使用的细水长流地体现由世界构建的命运交织,它所表现出来的命运丝线已经不能被称之为剧情后面看不见的手了。细音启在这部作品中彻底放下身段,在故事开始就已经告知了读者一切,由此换来了更低的阅读门槛,但也舍弃了他原本作品中的些许灵气,就市场的反响来看,这个决定似乎是正确的。


六、在成为勇者之前,先做一个合格的村民

不过,即使细音启在《你我战》中放下了身段,降低了作品阅读的门槛,将命运感这份暗线提到明面上来,但是《你我战》依旧是一部强烈地带有细音启个人色彩的作品,这份强烈的个人色彩不仅体现在第一卷后仍在继续塑造的,依旧复杂而有趣的世界观,还体现在作品的这一份将幻想童话和轻小说完美结合在一起的部分。

虽然在各种轻小说交流群体中,对于“什么是轻小说”的问题都有着不同的回答,但是无论运用哪个圈子的答案,轻小说是一个独立的,有着自身特色的文学类型这一点并不会改变。在这一部分我们并不需要纠结轻小说的所谓定义,接下来的论述只需要一个词,“轻小说感”,意即一部作品带给你“这部作品就是轻小说!”的感觉强弱即可。

在提及《你我战》之前,让我们先来看一下与轻小说相近但又不太一样的所谓“轻文学”。在这些强调“文学”的作品之中,不乏更为贴近大众主流喜好的娱乐文学作品,比如《下流梗不存在的无聊世界》作者赤城大空主攻大众市场最终取得巨大成功的《第二次的夏天,无法再会的你》就是一部非常典型的轻文学,轻文学的关键在于摒弃掉带有“轻小说感”的文风,而转换为一般大众更加能够接受的,所谓清新或者是唯美的语言,而部分轻文学的成功也催生了一部分以语言和故事清新唯美为卖点的轻小说作品,比如电击文库的金赏作品《Hello,Hello and Hello》亦或是岬鹭宫两部请到hiten插画的作品,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不好看。问题主要出在这个“清新语言”的卖点之中,轻文学作家们急于与轻小说划分界限,导致在一些并不需要使用过于文艺语言的地方强行去使用一些所谓“文学”的写作方式,导致最后写出来的东西变成了堆砌辞藻和创意的无趣作品。

在《你我战》中你也可以找到唯美剧情和清新语言,但绝对不会有人会将它分类到轻文学之中,因为抛去唯美的世界观和故事内核,《你我战》中还有着大量轻小说感十足的日常生活,细音启是在用轻小说的笔触去书写王道幻想征途的故事,而并非在轻小说业界中出版王道幻想作品,这一点细微的差异决定了《你我战》在唯美的故事内核底下有着轻松明快的日常。换句话说是主角们首先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中,然后才是生活在作品之中,他们对于日常生活的追求并不比对于拯救世界的追求要弱,这一点在伊斯卡和爱丽丝多次在中立都市中放松娱乐就可以体现出来,勇者们并不是一味地追求着战斗与拯救,将他们身为人的部分也好好地表现出来,这才是《你我战》中继承和发扬的,细音启一贯的细腻笔触。


结语

《你我战》是一部细音启对现有阅读群体的阅读口味做出了一定妥协的作品,他放弃了从塑造世界观开始讲故事的一贯手法,决心先让故事一股脑地推进下去,再在这个故事的后面修补起一个完整的世界观。这种方式极大地降低了这部作品的阅读门槛,能让更多的读者绕开阅读故事之前先沉浸到作品世界观的过程,但细音启在第一卷稍显用力过猛,在还没有将男女主角的联系完整转化为命运指引的必然时,就大量地使用着偶遇的手段强行将他们联系到一起,这一点对于后续的剧情发展埋下了隐患。

但是细音启在后文的表现并没有让读者失望,创建一个以爱与残缺为主旋律的世界,让所有主角通过世界的残缺而登场和联系到一起,再书写主角们修补或是扩大世界的残缺的故事这三板斧在他的手中依旧犀利。而具体到作品内部的行文上,细音启也延续了自己的一贯传统,用轻小说的笔触来描绘幻想故事,使作品在保有王道征途的浪漫的同时,也包含着作为一部轻小说应有的有趣之处。

总的来说,《你我战》是一部和细音启前作不太一样的,进军业界大众市场的轻小说作品,动画化和九卷在售的成绩都能体现这个决策在商业上的成功之处。而单独将其作为细音启这个作者的作品来看,《你我战》又少了些他独有的灵气,在他的所有作品之中并不能称得上优秀,甚至连中庸的水平也无法企及。

不过,如果《你我战》能凭借着自己的低门槛和细音启独有的灵性和笔触将第一次接触这位作家的读者们带入他的世界之中,那对于细音启来说也能算得上是成功吧。

QQ图片20200515163706



加载中, 请稍后
头像
表情
发表书评 发表评论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评论成功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