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评论】名作之壁的崩塌与文豪末路,评《IS 无限斯特拉托斯》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甚谁   发布时间:2019-06-17 14:44

本文作者: 甚谁

参与评审: 歧路先知 、 一言 、 枝濑透 、 黑喵君 、 羽毛 


前言

《IS〈Infinite Stratos〉》(《IS 〈インフィニット・ストラトス〉》,下称《IS》)又译《无限斯特拉托斯》是知名嘴臭大文豪弓弦イズル所著作的轻小说系列。起初于09年由MF文库J出版,okiura担任插画。后来因为某些原因移藉到OVERLAP,于13年重新出版,画师也换成CHOCO。

《IS》最有名的应该是其被称作“名作之壁”的评价,即改编动画一期先行卷取得33813的总销量,是11年TV动画销量的第三名,但作品本身却后宫机战卖萌卖肉毫无可取之处,所以动画常被爱好者们用来讽刺或调侃叫好不叫座的作品。不过抛开改编动画不说,《IS》这部作品真的就如同很多人说的那样一无是处,只是个单纯的商业卖肉作吗?


一、作为笑话的弓弦与《IS》

轻评论这一栏目一般是通过简短的背景介绍引入,然后全面或者挑选式的分析逐一分析作品的内容、人物设计、作品立意与时代背景和影响。事实上无论是分析严肃作品还是轻小说这样的严肃与通俗并存的复杂作品,依托这样的一个流程来,可能会显得相对枯燥,但总的来说是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过错的。

但是对《IS》这部作品来说,用从内容到人物,再到立意与影响的分析流程显然是行不通的。要说为什么,恐怕所有看过这部作品的读者心里都是一清二楚:这部作品的内容到底在哪里?

《IS》被戏称为“名作之壁”显然不是没有理由的。原作的读者甚至有理由在这里呈现出对于动画观众的“优越感”,毕竟,只看动画就说“这部作品只是美少女后宫卖肉罢了,毫无内容可言”,这样的判断实在是有失偏颇——

小说岂止是“毫无内容”,简直可以说是“没有内容”。


动画还有豪华声优倾情演出与美少女养眼画面可看,机设虽然谈不上好看,但总归是动起来的,有种动作片的感觉。顺便还能看到美少女的紧身衣姿态。动画能够被称为是“名作之壁”只是因为它是动画。动画完全拯救了因为弓弦拙劣的文字能力而显得毫无味道的《IS》小说本体。可以说,角色的魅力、卖肉情节、战斗场景这些对于一个作者自称是“高速校园战斗恋爱小说”来说必不可少的元素完全是在动画化之后才能称得上能看。

单纯看小说(尤其是在2019年)完全体验不到这部小说的魅力所在。很多人可能对于这一评价没有直观的体验,“再怎么说,《IS》也没有那么差吧?”——对于这样的观点,我认为可能是时光飞逝与动画本身作为“名作之壁”的话题度淡化了大家对于《IS》这部小说作品的认知。确实,在《IS》出现的那个年代,校园机战这样的作品还是相当罕见的(虽然《全金属狂潮》这样的作品也出现了校园和机战,但是和《IS》显然是两种作品)。

在2009年,《文学少女》轻厉第一的那年,整个轻小说圈就审美趋势还未从文艺向中走出,作为“校园异能大战”经典IP的《魔禁》头一次进入前五,电击现在的另一根台柱《刀剑神域》和MF文库J的头牌之一《我的朋友很少》都刚刚出版。《IS》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背景中出场的,可以说,《IS》最初是被给予了厚望的。其本身以虽然略显YY但就是吃的开的“唯一男性适格者”这一设定为噱头,加上其频繁展现出的“女权社会”、“校园机战”、“惊天阴谋”这些设定与展开,可以说是吸引了相当大的人气。但是这些设定却完全没有在作品中得到一点优秀的刻画。

这怎么可能呢?这也是我阅读作品时不断反问自己的一句话。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作者写出了一个还算吸引人的设定,然后在其后的内容中完全不涉及,或者涉及到但是完全写不好呢?明明有一百种写好的方式,但是作者却能在一百条道路之外重新开辟出一条通向自我毁灭的道路。这只能证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轻小说家中只有更烂,没有最烂。


就拿最简单的一个“唯一男性适格者”这一点来说,可以说《IS》在男性观众群体中吃得开,最大的核心就是这样的一个设定,这一设定在那个大家的套路还不算多的年代可以说是鹤立鸡群,在还未翻开作品之前就已经能够将男主人公的特殊性、外挂、作品的风格等一下传达给了读者。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一个玩法了,然后只要在后宫卖肉上下点功夫,在这个“唯一男性适格者”的设定上稍微进行一些还算合理的展开,就能够成功的让自己利于不败之地了。但是弓弦是怎么处理的呢?他选择了以一个神秘角色束姐来机械降神式的解决——为什么男主可以开IS?一切都是束姐的阴谋。可以说,这样的解释真的是毫无说服力,更何况连载到现在,还是继续再搞这个神秘。

束可以说是《IS》的最大毒点。IS的一切设定都和束直接发生联系。世界变成这样是因为束,一切的暗流涌动的核心也是束,唯一能制造IS的也是束,帮了正派帮反派的也是束。那么束姐到底是要干什么呢?不知道。这种完全含混模糊且玛丽苏的设定,可以说是展开《IS》原本吸引人的设定的最差选择。想要以人与人的羁绊(篠ノ之家与织斑家四人)为出发点,弓弦完全可以把束的性格设定的想对明确一点,现在这样吞吞吐吐遮遮掩掩故弄玄虚,反而会给一种他其实根本没想好的感觉。

而且,在《IS》明确提到“女权世界”、“超强战斗兵器”这样的偏向于写实风格的设定之后,完全不涉及到这些方面,反而还举出一个行走坐导弹,独自一人掌握世界最先进科技,被各国政府追着跑的天才科学家形象,这样的设定即使是我这样认为在轻小说写作时完全可以不必那么写实的人也有点吃不消。既然作品本身已经涉及到了战术兵器,武器试验,人造人计划这样的明显很有大人色彩的东西,而读者们或多或少也想看这样的情节,那么以一种很幼稚的很玛丽苏的“超人设定”就把这些东西完全糊弄过去,实在是差劲的一种选择。

弓弦在宏观设定上的缺失和回避造成了连锁反应,在微观的层次上无数的BUG和尴尬点纷纷出现。首先我们都知道,校园机战/异能/魔法/阴阳术这些类别的作品,都是讲究一个在战斗中塑造角色,在又把角色的魅力不断反馈到新的战斗设计上来。比如我们都很熟悉的《科学的超电磁炮》就是在JK日常、青春与炮姐的人物性格之类的点之间建立起一个又一个优秀的战斗剧情。炮姐等人的角色的特点在日常中被传达给观众,又在战斗中升华和提炼。而人物立起来之后,后面的战斗情节中带有了对人物的感知和感情,自然看的又燃又感动。

但是《IS》是怎么处理的呢?首先战斗本身的设定就一团乱糟,宏观设定的缺失(学院本身的合法性,学生培育的目的性)使得《IS》中的战斗都停留在“体育运动”上。要是只是名义上这样,实则是军事训练倒也罢了,但是实际上《IS》中的人物除了劳拉之外几乎没有一个人看着有着“战斗”的态度。

弓弦一拍脑袋想到了“代表候补生”这个设定,但是压根就没有处理“人物为何而战”的根本因素。而他之所以没能搞清楚这点,就是因为他没办法解释明白“IS学院”的基本盘,虽然他好像对于IS学院做出了解释:因为签订了条约,所以在日本建立表面上各国不出手其实内在暗流涌动的、公开IS技术的研究机构。但是问题就在于,因为在弓弦的设定里,IS技术=束姐。所以其实各国也好,IS学院也好都只是隔靴搔痒,像是刻意为了描绘校园生活而被塑造出的舞台。


除了这些设定方面的吐槽之外,在人物设定和塑造上也受到了没厘清设定的荼毒。首先弓弦没能处理好战斗和校园后宫之间的关系,反而搞得一团乱糟。整个故事的人物互动和战斗情节就在校园日常-卖肉-众女贴男主-黑暗势力来袭-击败黑暗势力这个循环中重复。没有严肃性可言的战斗是立不起来角色的。在敌人入侵校园中枢还忙着写梦境卖肉梗的弓弦可能永远搞不懂这一点。

其次在描写女性角色的萌点和卖肉上,弓弦也是失败中的失败。女性角色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但没有留足空间让读者细细品味这个过程,在过程中欣赏到妹子的美。频率过高的角色切换来切换去不仅没能传达妹子的美,反而会让角色太贴,显得太随便,并不能很好的激发起读者的兴趣。更别提“恋爱”这个元素了,弓弦只会写一手“木头男主”,主角完全就是一个“热血傻X”,完全没有洞见和智慧(这点是作者能力问题,弓弦写的任何战术看着都很傻X),打架只能靠吼和开挂。这样的一个可以打负分的男主,根本无法和后宫们建立羁绊。

后宫恋爱,重要的正是与后宫都有很深的羁绊而不得不处于后宫状态,呈现这样一种状态的才是比较优秀的后宫作品。《刀剑神域》很好的做到了这一点,而《IS》真的让人无力吐槽。主人公一夏的人设基本被我们认识的一切后宫男主如桐人这种完爆,说实话连五河士道都不如。

也就是说,在“科幻世界校园机战恋爱”这个《IS》的标签里,没有一点是弓弦写好的。《IS》这部作品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更别提作品取得了一定的商业成功后就膨胀到没边的弓弦本人(具体膨胀事例可Google,大量黑历史,本文不赘述)。


二、跨越《IS》的轻小说方法论

弓弦有毒,《IS》更是浑身是毒,但我们不能说《IS》一无是处。首先我们要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弓弦有如此多的问题,为何《IS》终究还是成了“名作之壁”?对此,我的解答是:倘若解决了弓弦的表现力问题,在世界观未展开之前,《IS》可以说是一部极为“高速”的优秀商业作品。

《IS》的动画第一期的销量是真的不错。弓弦靠小说抢滩登陆吸引读者眼球的时候,问题也同样没暴露这么多。《IS》的优点就在于,诸如男性主人公带外挂、平时校园日常内在暗流涌动、各国各属性各妹子全爱我、科学狂人玩转地球这些其实都称不上是新颖的设定被整合在了一个小说里,并以极其戳人眼球的“唯一男性适格者”给串了起来。我们对于《IS》的理解不能只停留在“你在把读者当傻X么”这样的批判上,应该更进一步认识到,一个没有问题的弓弦是惹人喜欢的。因为读者真的喜欢这样的作品。


读者可能只是看一部作品,然后说出“喜欢”或者“不喜欢”,也因此,无聊的《IS》最多也就收获一个“不好看”的评价。但对于业界作者们本身来说,可能不是这样。比如我们很难不认为2010年出版的,同为MF文库J本家的《精灵使的剑舞》与这时候已经写完五卷的《IS》之间没有一定的联系。

同样是“唯一男性适格者”,志瑞祐用了更为讨喜也更为悠久的“伪娘男主”设定来活跃气氛,创造爆点。并为男主加上了一条完整的主线与外挂。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在《IS》里完全搞不清楚的主线在剑舞里十分清晰:《IS》里也有一个全球大赛,其中还多次提到主角的姐姐是两任冠军(第二任本应该是冠军)。但是看完十卷,男主他们也并不是要参加大赛啊?这是让读者很迷惑的叙述,如果不参加,不如不写。《剑舞》里,完全是在《IS》那种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局面上让局面明晰化,不仅如此,在弓弦极为弱势的战斗场面与描绘女性角色这两点上志瑞祐虽然称不上有多强,但是已经完爆了弓弦。

《剑舞》事实上是在女性-社会这一点上着墨也不多的作品,集中都体现在日式全国大赛作品的青春与热血和男主的种种情债上。但正因为有着一个魔幻-女性-精灵使-魔女这样的背景,反而极为优秀的避开了这一环。“避开自己不擅长的,用一个自己擅长的去替换”这样的行为当然要比弓弦那种,“避开自己不擅长的,但也没避开硬着头皮写了,却发现编不圆”要来的靠谱很多。

另外,虽然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两者之间的必然联系,但是显然明月千里的《最弱无败神装机龙巴哈姆特》同样可以说是继承了《IS》的方法论的超越者。这部浑身上下都透露着《IS》和《剑舞》既视感的作品继续在战术上鞭尸弓弦。同样是写了一敌多的传奇战绩,路克斯作为“黑色英雄”的传说就是要比白骑士千冬姐斩导弹要听上去靠谱许多——弓弦真的见过导弹吗?更何况,路克斯师出有名,打的是正义之战。而千冬斩导弹则完全是因为束姐的原因,而束姐为何这么做,则全都是“性格使然”。从这种设定上,可以说《机龙》就已经完胜了。更别提在其后能力体系、人物性格、主线剧情上的设计。虽然《机龙》也已经被称为“后宫卖肉没什么好看的”,但是现在随便拉一个读者让他在《IS》与《机龙》中挑选一个,那么显然是《机龙》。

所以说,《IS》并非是无可取之处的。弓弦的死宅本质使得《IS》成为了一个算是成功捕捉到男性向御宅元素的作品框架。这样的一个框架被比他更有才能,也更谦逊的轻小说作者们学习领悟到了之后,自然就会绽放出舔老婆的消费宅们欢喜的作品。另外补充一个趣闻,在亚马逊上《IS》第十一卷的评论区,有人声称希望文库方雇一个枪手给弓弦写《IS》,认为这样会让作品好看很多。


结语、人人都是《IS》

写一篇《IS》的评论,是我个人主动要求的。因为《IS》确实有一种独特性,甚至可以说“人人都是《IS》(指每部轻小说)”。可以说除了那些各自不同的“文艺风轻小说”之外,一般被称之为“商业轻小说”的作品,大多都与《IS》有着相同的结构。

唯一男性适格者、男主外挂

五色战队式的女角色群体

校园日常+主线战斗

……

当然,这里不是说这样的作品都学习了《IS》,事实上是许多这样结构的作品都比《IS》早。只是《IS》在种种巧合之下取得了一定的成功,才因此使得这样一种模式被呈现在许多人面前。正因为《IS》的无趣,反而使得很多人看清楚了这种存粹在堆砌女角色和无意义校园日常作品的真相。但作为一个目的在于“探寻优秀轻小说尺度”的评论者来说,我个人认为,这样的构建并非是不可取的。

在此前轻评论评价了许多优秀的作者和作品,那些人有着不同的个性,不走寻常路的文风,以及深刻的主题,细腻的感情表达,栩栩如生的人物塑造。这确实很好,确实可以称之为“优秀轻小说”。但是面向通俗,单纯就是恋爱日常、青春热血的作品的力量,也不是应该轻易被否定的。那样优秀的作品反而不够“轻”了。优秀的轻小说应该是能浅能深,能写好日常,也能反映得了世界。

《IS》的问题,亦或者现在大量商业轻小说的问题,并非是在于它本身的利益导向。而恰恰是在这种利益导向追求短平快的态度中丧失了对于“通俗”的把握:写出的妹子不萌、男主太傻、剧情太假。更别提,对于《IS》隐性的那些严肃的世界观的一定兴趣完全被作者的功力所毁掉了,这是极大的遗憾。

现在,诸如明月千里这样的作者填补了《IS》的通俗面向的缺失,填补上了女性角色的魅力,战斗情节的刺激。但是没填补上的则是严肃的那个面向:关于世界,战争,科技的思考。这也是跨越名作之壁之后,轻小说面临的问题。


轻之文库VOL.1应援群:192338882


声明: 

本文章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