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炙烤下,流动的热空气只令我感觉更加闷热。在这种大夏天,到底是谁想出发传单这种宣传效率极其低下的方法啊。蒸腾跳动的热流使我的大脑进入了待机状态,补充的水分也随着汗水排泄殆尽。此刻我只希望在如此高能量的环境下工作,不会对我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前辈,喂,有在听吗,前辈”

看来我终究是出现幻听了,耳熟的声音响彻在耳畔。

“啊啊,原来是八田啊”

反应过来,原来是前几日参见联谊认识的学生妹。

“你没事吧,叫了你好久都没反应。”

“没事,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和她也不熟,也只是见过那一次面,这样的人特意来找我搭话不免让我心生戒备。

八田食指扶着下巴说道

“嗯?为了报答你上次送我回家,我想请你吃顿饭可以吧”

“那个是我自己擅作主张,没必要了吧”

我推辞道。

“那这也是我自己想做的。可以吧”

“可…”

我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八田强硬的拉着手走动了起来。

“一个成年男性怎么磨磨唧唧的,有女学生邀请你吃饭你还不乐意,我吃过一家很好吃的餐厅,咱们就去那吧”

自顾自的,完全没有考虑我的意见,八田决定了吃饭的地点。

奢华的装修,高档的餐具,一览城市的上好观景点。这是我这种底层员工该来的地方吗?局促不安的我坐在完全没有来过的超奢华餐厅,忍不住左顾右盼。

“前辈,你想吃什么都可以点。”

八田一脸微笑的看着我,让我差点就因为转移注意法而平静下来的心更加心惊胆战。

在眼前女性那充满威严的注视下,我不得不接过菜谱,瞟了一眼,路易红酒,香箱蟹,鱼子酱,海胆,生蚝,秋刀鱼,牡丹虾……。

再一看价格,每个都是菜系都是天价。

“那个……。”

“我又没让你付钱,既然你不点,那直接来份套餐吧”

我局促的点了点头。

“我请你吃饭的事千万别和我朋友说。”

“为什么?”

“嘿嘿,先吃了再说。”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可现在也逃不掉,只希望别是那种假扮男友的要求。

金钱的味道索然无味,一小口一小口煎熬中吃完后我问道

“说吧,你想让我干什么”

与其遮遮掩掩,不如直接挑明。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只能希望她的要求不至于太过分。

“你当我男朋友吧”

现在的我就好像被别人那铁锤敲过脑袋一样的感觉,晕晕乎乎,不可置信。平复整理完嗡嗡闹的大脑。我打趣的舒缓内心的紧张。

“唉,这剧情有点老套啊”

看着她一脸贼笑,我心里有苦也说不出啊。

“你是不愿意吗?你不会已经有女朋友了吧”

“你看我这样子像有吗?”

“也是”

我希望安慰一下我也可以啊,我就那么容易被人看出来吗?回去一定找镜子练练自己的表情。

“你为什么要我做男朋友,我的意思是还有其他人可选吧。”我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喜欢你,你信吗?”八田一脸坏笑的调侃。

“不信”

要是喜欢我,不可能采取这样的告白方式,更何况,这次才是第二次见面,我更是长得不帅。

“你就别问那么多啦。”八田急于结束关于这方面的话题。

看样子是不打算告诉我。现在的我也不好拒绝,只能先答应。

“我可不接受过分的要求。”

“你同意啦?”

面对着她由于兴奋贴近的脸,搞得我有些心动。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后,她正了正自己的坐姿,开口说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带你去见我朋友,这样再有下次联谊的时候,我就可以不用去了。”

明显是在撒谎,不过,我没有戳破的必要。

“你们学生还真是复杂啊”

“还轮不到你说”

也对,我也是被前辈拉去的。嘛,不管是真是假,现在只能跟着她的步子走。

八田深深的凝视令我无法推辞。

“什么时候?”

“下一个假期,到时候我会约你,对了,趁现在交换一下手机号吧”

彼此之间又加了SNS好友。这样联络手段就确保了。本来还想问问什么时候这个任务才会结束,毕竟一顿饭就把自己的未来交付出去,那样的人生也太廉价了。

她在说明和朋友还有约定之后,我们俩便分别了。导致我还没来得及问出口。

*

我现在居住的地方是一栋高级公寓,本来也想过廉租房,可是那里的隔音效果太弱了,每天听着隔壁的爱情生活,是个正常人都会受不了。

楼层一共九层,我住在第4层,房间不算大,开门进去首先引入眼帘的是玄关和厨房,洗浴间和厕所在侧门里,再往里走拉开拉门就是我的卧室了,我平常办公,作息都在这个区域内进行。之所以选比较昂贵的高级公寓,其中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空调,尤其是在炎热的夏季,没这个我可能会暴走,字面意义上。

从冰箱里拿个杯罐装可乐,回到卧室,盘腿坐在矮脚桌边,打开笔记本电脑,里面都是这几年,从追杀我的那些人获得的信息。

目前已知的是,这群人不是一个势力的,并且观点也不同,尽管我还是没有查明他们为何要追杀我,不过我的身份泄露这点是肯定的。

这也是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修改名字的原因。

当然,机密文件我是不可能放在笔记本里面的,那是关于研究“芯片”的资料。

*

接到八田的消息,我提前五分钟到达了约定的地点,而现在已经超过约定时间10分钟了。我会不会被耍了,不禁开始有了这种想法。也许她正和她的朋友躲在一个角落看我这个傻男人这么容易被骗,还憨憨的来应约来寻开心。正在我逐渐陷入消极的思想的漩涡的时候,我发现了八田的身影,同时还有几位在上次联谊见过的女性身影。

“对不起,久等了吧,不小心逛街忘记了时间,哈哈”

八田打着马虎眼应付了过去,不过看来不是故意刁难我,尽管心里还是有些不悦,我也没有表现在脸上。

“没有,我刚到”

这约会必备台词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用到,虽然很违心就是了。

“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刚交的男友,城铁前辈”

说着搂起了我的手臂,和男性完全不同,身体柔软的好像棉花一样。

“前辈,她们是我的朋友,上次联谊你也见过吧”

其中一个打扮很时尚的jk,好奇的盯着我问道。

“你就是里佳的男友啊!看着很普通啊,她是怎么看上你的?”

里佳是八田真正从名字,我们毕竟只是假的男女朋友,只要八田没有特别说这件事,我是不会特意叫她的名字。而,面对八田朋友的挑衅。

我只想反驳道:这你要问八田了,问我这个男友干嘛!

“看上去不是个很好的人吗?作为男盆友很放心啊”

八田毫无道理可言的说辞竟然令她的朋友信服了,现代好男人都这么悲催吗?我可不是好男人。

“说的也是”

“喂,介绍完了吗?今天不是来测试里佳的男友是不是靠谱吗?刚才逛了那么久没买东西,不就是为了让他好好发挥吗”

另一名女性不耐烦的插话进来。

*

如果说今天和工作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不用思考,此刻的我双手拎满了行李,前方3个女生有说有笑的继续挑选着产品。我完全就是个多余的存在。

有时望着我这边不知再窃窃私语什么。搞得我浑身难受。

世界上满是诱人的陷阱,越是看似可以轻易取得东西,越是危机四伏。我算是明白这个道理了。千万不要吃陌生人给的食物。

当把八田的朋友都送回家后,就只剩下我和八田。而我身上的物品可是一点都不少。

可能是感觉到我的不开心,双手合十的八田对我道歉“抱歉啦”。八田是很可爱,放在她那些朋友之间是不可多得的皇冠,不过这不能让我憋屈了一天的怒火平息。

“一顿饭恐怕不够”

我故意采用刁难的态度,要是一般的老好人可能会说着没事而原谅,可我认为不奢求回报的善意是不存在的,父母对孩子给予善,是因为孩子搭载着父母的期望,烈士对国家给予善,是因为他们的后代能获得回报。不,我这只是歪论。。

看来出乎意料的回答令八田不禁哑言。

“一般这种时候不会有男性要报酬吧”

“那只是一般论,并不能代表我个人”

“那你想要什么?”

听到她满不在乎的回答,我开始思考要点什么,好像我不缺什么啊,还有总感觉今天的约会和我印象中的不同。

“下次约会由我来主导”

听到我要求的八田,很好笑的捂着肚子笑个不停。这不是完全就是八田想要的吗?

“还以为你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那就约定好了,时间不定。”

“这好像挺麻烦啊,时间也不是说有就有的”八田欲拒还迎,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表明自己很忙,不过,从她噙着笑的嘴角也能看出她是故意的。

“不这样不能算是补偿吧”

玩够了的八田答应了我要求。

“不去吃个晚饭吗?”八田故意问道。

“相比饭店我更喜欢家中的饭菜”

我可不会再上当。

“是吗,真遗憾”

从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到遗憾。

*

躺在床上,思考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拥有桃花运,我既没有俊俏的外表,富可敌国的财富,强韧的实力,敏捷的思考。所以没有要素可以使我获得女性的喜爱,要说在公司里唯一说的过去的也就是年纪比较小罢了,这点在面对学生妹时恐怕不是优点吧。

所以我还是搞不清八田接近我的目的。

算了,开始料理。我打断了令我头疼的思考。

一个人独居料理技能是必备的,不能说我的料理水平已经达到max的地步,但能做出来带有家乡味道的可口饭菜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打开冰箱,选好食材,漂洗,熟练的刀工,恰到火候的烹饪,都显示了独自一个人生活的必备要素。

喝完最后一口粥,感觉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起来,这种充实活着的感觉真是欲罢不能。整个胃都是暖暖的。

完成餐具的收拾后,打开电脑,开始我的网络漫游。我知道网络世界是虚幻的,稍微放松一下又没有什么不好的。

近期忙于工作,完全没有时间游玩,作为一名新进公司的员工,杂活可真是不少。

倦意渐渐袭来,“哈··~”了一口气,关上电脑,躺倒在床上,好像还没有洗澡,思考着我陷入了睡眠,意识逐渐消失在彼方。

*

吵闹的闹铃声将我从睡梦中拉了起来,我摸索着关掉了闹钟,尽力睁开朦胧的双眼瞅了一眼手机上所显示的时间7:00.

是时候该起床了,再睡下去可能会迟到。昏沉的大脑正在鞭策全身行动起来,也许经过5分钟,我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摇摇晃晃进了洗漱间,用凉水洗过脸后总算清醒了一些。做了些简易的早餐填补了一下空虚的肚子,换上工作服,将休闲服扔进阳台上的洗衣机。

“好,今天也要尽量完成工作”

在对自己一番鼓励后我前往了公司。

“呦,早上好”

“早上好”

来到公司后松生前辈向我送来了问候。然后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逼近着我

“平常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厉害,什么时候勾搭上女朋友的?”

“什么女朋友啊”

松生前辈怎么会知道的啊

“伊美都告诉我了,没想到最好的货色便宜了你小子,有一手啊”

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嗯——,好像是八田的朋友。

“你已经和上次的jk交往了吗?不太妙吧”

“没有,就是有在联络。不对,别转移话题,赶紧说是怎么好上的,有没有搞上”

转移话题失败

面对着步步紧逼的提问,与此同时还引起了另外两位前辈的注意,我知道此刻不终结这个话题我的地位将会岌岌可危。

“咳咳,那个是对方主动的”

我确实没有说谎,本来就是八田的要求。

“哦呀,没想到你还是个小白脸啊,运气不错啊”

“哈哈,碰巧,碰巧”

“下次给我们几个介绍介绍你的女朋友怎么样”

刚才还在旁听的几位友人已凑了过来

“有时间的话”

在得到既不是肯定也不是否定的回答后,知道在我这里暂时淘不到有趣的八卦后,前辈们便安安分分的回去工作了。

如今我在公司里也算是小有成就,脏活累活的数量也相对减少了许多,这样下去说不定我能够安安稳稳的在这座城市暂时生活一段时间。

“我有话要说,你们先停一下”

我从工作的状态中切换了出来,讲话的是刚才出去开会的我组组长,尽管从他的表情上得不到什么信息,却能够从他急切的语速感觉出来不是什么好事。

“马上我们公司将有一份大的订单,这次订单如果失败绝对不是挨个骂那莫简单的事,最重要的事这次企划关乎着你们的存或留,由于人才的过饱和,我们公司将要进行一次筛选,简而言之,这次我们团队中表现最差的将要被辞退。以上”

部室里陷入一片寂静。喂喂喂,招员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下班以后,松生前辈边来找我搭话

“城铁,要辞退这还是公司头一次这么做,你没问题吧”

“我也不太清楚,只能尽力了”

松生前辈摸着头苦笑道

“是吗,那打扰你,要好好努力啊,我可不想刚和你搞好关系你就被辞退了”松生前辈表情复杂,似乎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谢谢松生前辈”我道了谢。

告别了公司,不想回去的我来到了这个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绝佳观光点。坐在长椅上看着天色慢慢变暗,看着夜晚城市逐渐被灯光染亮。

“看来是时候回去了”这样的低语也融入了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