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莉莉娅看了看怀表上的时间,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此时她与艾斯特两人已经来到了上层的居住区。上层居住区包括一些殖民地与旧世界官方的设施和配套的住所,治安良好,设施完备,比下层要安全许多。但同时也意味着可能会遇到巡逻的殖民军军警。

毕竟两个穿着迥异的女孩深夜在街区游荡实在是太可疑了,如果遇到巡逻的军警,两人一定会被拦下盘问的,所以莉莉娅不敢怠慢,快步走在前头,希望能尽快赶往工会下属的酒吧。

街上只有寥寥几个路人,看穿着似乎都是下班的港口工作人员。

因为感觉到安全了,艾斯特终于放松下来,同时一直收起的好奇心也再次释放出来,她边走边停,四处张望。

“啊!你看那是什么!”

“这个建筑看起来好奇怪啊?”

艾斯特边走边问,落在了后面。

“不要四处张望,跟紧我不要乱跑。”莉莉娅停下一脸严肃地等着她,一个高大的男人从她身旁走过去,不禁让她再次紧张起来。

“说起这还是我第一次外宿呢,感觉有点兴奋呢!”艾斯特小跑着跟上她,与刚才的高大男人擦肩而过。

莉莉娅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她,“我觉得你应该再想想你现在立场,艾斯特蕾雅小姐,我们可不是在郊游。”

“知道啦——”艾斯特笑着回答,似乎完全放松下来,她那天真又单纯地笑容实在是让人无法生气起来。

要是自己也能和她一样这么单纯就好了。

但随后莉莉娅又想起了几个小时前她所遭遇的一切。雪子应该还在那山谷里吧,不知道她剃刀对于剃刀被害是否之情。可惜剃刀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如果还有尸体的话,雪子之后应该会汇报给工会总部吧。

莉莉娅震惊于自己对于剃刀的死已经没有多少感觉了,反而开始思考更为事物性的内容。

赏金猎人这个职业的风险就决定了他们对于同行死亡的冷漠。

接着她又想到了上官露娜。

那帮家伙应该还在中立港里,不知道又在搞些什么勾当,搞破坏吗?说起来当时在庄园的北面的机场看到的爆炸会不会就是上官她们搞出来的呢?那天早晨偷听他们的对话里似乎有提到打算潜入塞拉诺家。

“塞拉诺家到藏着什么呢?”

究竟是什么东西会让两个世界的组织都想得到?

莉莉娅看着一旁轻快地走着的艾斯特蕾雅,这位无知又无邪的塞拉诺家大小姐如果明白自己家族的处境的话,不知会怎么想。

看着艾斯特,莉莉娅突然尴尬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自己现在的行为实际上与诱拐无异,理论上这已经违背了铁翼工会所属猎人的基本准则了,而且现在她们正要前往工会的酒吧。

如果被酒吧里的同行和工会的工作人员发现她诱拐了一个殖民地大小姐,报告给总部的话,她的赏金猎人生涯可能就要提前结束了!

“啊——啊——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意识到这一点的莉莉娅丧气地捂住了脸,蹲在了地上。

“莉莉娅小姐?”艾斯特停了下来,蹲下看着她。

莉莉娅被自己蠢到说不出话来。

她沉默了半晌,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没,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个老朋友,替他感到惋惜罢了。”莉莉娅把脸埋在膝盖里小声地说。

“是,是吗,那真是……很抱歉?”艾斯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整理了一下思绪,重新振作起了精神,站了起来。

“好了,走吧,目的地就在前面。”

艾斯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栋三层的砖墙建筑,那就是工会所属的酒吧,招牌的一侧挂着一个翅膀与子弹组成的圆形标志。

2

莉莉娅过去只去过其他殖民地中立港中的工会酒吧,推测各地的应该都差不多,一般来说都是做为酒吧的同时兼做供路过的猎人休息的旅馆,有的还会把情报联络中心整合进去,酒吧通常在白天和前半夜向一般公众开放,但在深夜只服务工会所属的工会猎人。

她们来到门口,一个一脸横肉的光头壮汉正靠在大门旁抽烟。

“深夜只允许工会成员入内。”壮汉斜眼看着她。

莉莉娅从领口掏出工会猎人用的吊坠,壮汉仔细看了看,点了点头。

随后她把一旁正探头往酒吧里张望地艾斯特拽到身边紧贴着自己。

“她是和我一起的。”

壮汉怀疑地上下打量着艾斯特,艾斯特一脸茫然,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壮汉突然明白了什么,咧嘴笑了笑,“哦?品味不错啊,小姑娘。”

他歪了歪头,示意两人进去。

莉莉娅迅速把艾斯特拉进了酒吧,同时希望这会儿酒吧里不要有太多的人。

“你跟着我就行,不要乱跑,不要乱说话,一起都由我来办。”她小声嘱咐艾斯特。

“唔,知道了。”艾斯特似乎还在思考门口壮汉的话。

万幸的是,里面确实没什么人,除了吧台的酒保之外,只有角落里一两个不省人世的醉汉,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正扶着一个醉醺醺的猎人上楼。

“晚上好,女士,需要些什么?”酒保摆出一副营业的表情,同时略微狐疑地看了看莉莉娅身后的艾斯特。

她把几枚水晶硬币搁在了吧台上。

“一个房间,要安静的,只要一天,另外餐点请直接送到房间。”

“好的,女士。”

莉莉娅撇了一眼身后艾斯特,后者似乎在盯着上楼的两个人看。

“请问这里可以预约工会的地勤服务吗?”她转向酒保。

“可以,女士。”

“那好,飞机停在……呃,B3-04,时间是明天下午4点。”

“明白了,女士,请问还需要什么吗?”

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她正好有些饿了。

“唔……晚餐,对了,你要吗?”莉莉娅说着回头问艾斯特。

愣住的艾斯特停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不不不不!虽然我尊重每个人的取向,但我自己的话一时半会儿还是接受不了的!”艾斯特突然一副十分慌张的样子,摇着头连连拒绝。

“而且我什么经验都没有,就算是莉莉娅小姐我也……”

“我是在说晚餐,不要就算了,你在大惊小怪些什么啊?艾斯特蕾娅小姐?”莉莉娅一副严肃又迷糊的样子看着她。

“都跟你说了不要乱说话。小心惊动太多人。”她小声地补充。

“啊啊——晚餐。”莉莉娅看着她的脸由红变白,然后再次转红。

“啊不,对不起,我不饿,不需要,不需要……” 艾斯特尴尬地小声回答,然后摇晃起脑袋假装看吧台周围的装潢。

“晚餐只要一份就可以了。”

“好的,女士,”酒保在纸条上记下来,转身从身后的柜子里拿起一把药匙交给了莉莉娅,“二楼,右手边第三个房间。”

莉莉娅意识到自己还是头一次被人盯着吃东西,而且还是现在这已经饿到狼吞虎咽的状态。

她尽量抑制自己的动作幅度,同时小心地注意着坐在对面的艾斯特。

“不好意思,艾斯特蕾娅小姐,因为一些事情,导致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

“没什么,你继续吃吧。”艾斯特拖着下巴一脸笑容地看着她,“还有不用叫我小姐,叫我艾斯特吧。”

“唔姆……”莉莉娅此时嘴里正嚼着大块的面包,勉强发出了点声音。

艾斯特这样看得她有些不自在。

“啊啊——真羡慕你,可以像这样无拘无束地吃东西。”艾斯特委屈地抱怨着,“哪像我,在塞拉诺家,吃饭时的规矩多到可以直接出一本书了。”

“每次一当我下意识地想用手拿食物的时候,他们都好像神经质一样一边制止我一边唠叨着塞拉诺家的大小姐怎能如此粗俗,成何体统之类的话。真是烦死了!”

“……”

“有时候家人很忙,只有我一个人吃饭的时候,我就会让仆人把食物送到房间里,然后偷偷地带到花园或农场附近,坐在树荫下,一个人无拘无束地吃饭。”

艾斯特敞开了话匣子,喋喋不休地向她抱怨着殖民地庄园的生活。

莉莉娅想了想自己,作为一个四处漂泊的赏金猎人,她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一个人独自吃饭,更多的时候则是在路上嚼着毫无味道的野战口粮。而且上一次与“家人”一起吃饭又是什么时候呢?

可悲的是,就连“家人”这个概念对她来说也已经逐渐模糊了。

而在成为赏金猎人的更早之前,她曾有很长一段时间过着食不果腹颠沛流离的流浪生活,艾斯特的口中厌倦的殖民地大小姐生活是她过去连做梦都想象不到的。

她没有多说话,只是随便应付了几句。

酒足饭饱之后,将床让给了艾斯特,莉莉娅躺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当放松下来之后,原先因为高度紧张而麻木的痛觉又回来了,昨晚后背受的伤再一次疼了起来,虽然白天昏迷了大半天,但那也根本算不上是休息,再加上迫降的时候又一次撞到了头,接连两次撞击,脑袋还在在一跳一跳的疼,幸运的是还好血已经止住了,但她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检查伤口了。

“在你家人来接你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所以记得千万不要乱跑。”她看着床上正在换睡衣的艾斯特嘱咐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乱跑的。”

“你确定真的不要睡床吗?”艾斯特将被子盖到胸口,装出一副妩媚的样子,“我不介意两个人一起睡的哦?”

同时不怀好意地冲她笑了笑,似乎是对刚才的事进行的小小的报复。

“不需要,我睡在这就可以了,也方便随时警戒。”莉莉娅盖上毯子,闭上眼睛回答,同时不忘在毯子下将右手放在胸前的佩枪上。

“好吧,你如果坚持的话。”艾斯特失望地放下了被子。

“那个……”艾斯特犹豫了一下。

“……”

“谢谢你。”

但莉莉此时已经睡着了,并没有听到艾斯特的话。

“果然是在硬撑……”

艾斯特盯着莉莉娅的睡脸,看了好一会儿,随后盖上了被子,转头睡下。

3

李舜煋坐在旅馆包间的窗户前,小心地观察着对面酒吧的二楼。

他做梦也想不到,几分钟前,刚刚来到殖民地不过几个小时的他,就在大街上与目标人物打了个照面。

艾斯特蕾雅·塞拉诺居然会跟一个赏金猎人打扮的红发少女出现在中立港的大街上,而随后他悄悄尾随两人,发现两人直接住进了铁翼工会酒吧二楼的旅馆里。他知道工会的酒吧在深夜只向工会的猎人开放,于是在对面旅店包下了一个房间,用于监视两人的动向。

就在刚刚,他看到两个少女进入了二楼第三个房间,但随后就把窗帘拉上了。

李舜煋看着一旁艾斯特蕾雅的档案,这是在酒吧与伊塞姆分别时对方送给他的,虽然他并不完全相信那个家伙,更不用说那家伙背后的“旧日之锤”了,但说实话这些资料也确实为他省去了不少的功夫。

“旧日之锤”表面上一个中立的民间调停机构,实际上却是一个规模庞大又复杂的情报和军事组织。情报方面,旧日之锤下属的情报人员可能达到上千人,遍布两个世界,连殖民地都被他们渗透了;军事方面,拥有一支规模多达两千人直属部队,同时还长期与一些雇佣兵团合作,其军力甚至可以轻易摧毁一些旧世界的小城邦,或者与罗慕斯帝国这样的大国的精锐部队抗衡。李舜煋对于“旧日之锤”的了解仅此而已,有些还是当初作为佣兵团长时得到的情报。

而他当年在学院城的军官学校中的几个同学——伊赛姆和上官露娜,似乎在毕业没多久就加入了这个组织。这两人绝非等闲之辈,在军官学校那会儿自己就深有体会。

虽然他一点都不想和这些家伙扯上关系,但已经接下这个委托,就意味着在不远的将来,自己一定会与旧日之锤的那帮家伙起冲突,包括他那些当年的老同学们。

“真是让人提不起兴致啊。”他抱怨了一句。

李舜煋离开了窗户,放弃了监视,因为他估计两个女孩今晚暂时不会有其他的动向,而且他相信此时伊塞姆的手下一定也在某个地方监视着,自己今晚可以好好休息了。

他躺到了床上,在手里反复看着档案里那张艾斯特蕾雅的照片。

红色的双瞳是她最明显的特征,但并非独一无二,类似的眼睛他过去也见过。

这个殖民地大小姐身上一定藏着什么东西,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如此关注她。

他想到了当初那个神秘的委托,委托人对于调查的具体目标给的非常含糊,反而过于强调对于目标人物的保护,当初他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才意识到也许委托人早就预料到了这位大小姐会被人盯上,于是雇佣自己这位前佣兵的侦探去调查与接近,实际上更多的是在未来保护她?

这种被人操纵和玩弄于鼓掌之上的感觉可真让人不爽。

但是李舜煋是一个有契约精神的侦探,而且不得不承认,对方出手真的是阔绰,实在是无法拒绝。

李舜煋自认为不是贪财的人,只是对于金钱从来不会去拒绝,也许是因为过去常年的佣兵生涯导致的,金钱曾一度是自己人生目标。

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这位塞拉诺小姐似乎也是很有钱的样子,他笑了笑。

至于另一个猎人小姐。

李舜煋过去并非没有接触过铁翼工会的赏金猎人,但是像她这么年轻的女性猎人还是头一次遇到。由于雇佣兵和工会猎人素来存在矛盾,而且自己在作为歌利亚佣兵团代理团长的时候还因此惹出过事端、上过工会的黑名单,他对那些家伙了解实在是不多,不过看那孩子年龄估计与塞拉诺小姐差不多,只要不被她发现自己曾经做过歌利亚佣兵团的团长,自己还是有把握对付她的。

另外他总觉得那个女孩的发色似乎似曾相识,这一点也让他十分在意。

“看来接下来有必要亲自会一会这两位小姐了。”李看着照片自言自语。

他放下了照片,开始在脑子里酝酿一个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