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艾斯特向仆人要来一支手电筒,自己回到了房间。

脱掉了礼服,换上了方便行动的旅行装。

她拖出了藏在床底下的行李箱,再次检查了一遍里面的东西。

计划很简单,趁着家人都入睡的时候带者行李溜出大宅,去谷仓找到事先藏在牲畜草料后面的自行车,接着骑着自行车去附近的镇子,搭车前往航空港,坐飞艇的定期航班的去旧世界,然后,就是绝对自由的旅行!

钱的话她自认为足够,长期以来她一直都委托信得过的女仆帮她到附近的镇子里典当些不许需要的首饰和衣服。虽然在银行里也有她的户头,家人也会以她的名义购置一些地产,进行投资,账户上的数额也一定不小,但艾斯特估计离家出走被发现之后,父亲一定会第一时间冻结她这唯一的经济来源。所以她从两年前就一直坚持偷偷的储蓄现金,如今也存了不少钱了。

她看了看钱袋中成打的水晶硬币,从里面拿出几枚放在身上作为出逃时的路费,然后将钱袋小心地藏在了行李箱的夹层里。

将行李准备妥当之后,她看了看钟表,已经快10点了。

小心地推开房门,确认走廊上没有人之后,蹑手蹑脚地溜出了房间。

停电帮了她大忙,这会儿几乎不会人注意到她,她可以大摇大摆地从侧门离开宅子,而在最初的计划里她甚至还考虑过用床单从阳台上爬下来,现在想想那可真的是不靠谱。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真的十分感谢那个倒霉的偷渡者。

这会儿一部分客人已经离开,不过仍有许多人滞留在花园旁的停车场,一些仆人跑来跑去,来回安抚这些人,怪不得宅子里没什么人。

艾斯特为了避免被人看到,压低身子,借着树篱的掩护,悄悄地穿过花园。

在前往谷仓的路上,她幸运地一个人都没有碰到。大概都被管家玛吉叫去搜寻偷渡者了吧。

脚步逐渐欢快起来,她越走越兴奋。

什么婚约者,什么政治联姻,什么世家豪族,统统滚蛋吧,我只要我的自由。

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的庄园小路,此时也变得可爱起来,脚下踩着噔噔响的石板,小路两边灌木,还有堆积在灌木下的落叶,都像是在欢呼,为她的自由欢呼。

她马上就要从这牢笼里挣脱出来了。

但当艾斯特站到谷仓门口时,她还是犹豫了一下。

就这么走了真的好吗?

她逃走之后家人们会怎么样?

母亲大人一定会哭吧。

哥哥倒是能理解他。

父亲……父亲大人一定会大发雷霆吧。她能想象出父亲生气的样子。

谷仓不知为何大门打开了一半,大概是被卫兵们搜寻过之后忘记关上了。

南面山坡那一头的农场区能看到手电的灯光,他们应该还在搜寻偷渡者。

如果不快点离开,早晚会被他们发现。

不能再犹豫了,艾斯特,这是最后的机会。

她低下头,让自己下定决心

却忽然发现脚下的草地上有奇怪的红色痕迹。

“这是……血?”

她蹲了下来,借着手电筒的灯光,她仔细看了看那血迹,似乎是不久之前留下的。她又用手电的灯光扫了一圈,没有发现其他只得注意到东西

应该就是他们在找的偷渡者留下的吧,艾斯特心想。

她又看向黑洞洞的谷仓大门,再一次犹豫起来。

“没什么大不了的,偷渡者也是人,不是怪物。”

“而且也不一定就在里面。”她给自己壮胆。

艾斯特扔下了旅行箱,慢慢地走到了门口,紧张地用手电筒往里照了照。

似乎并没有人在里面,看来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艾斯特放松了身体,放心大胆地走了进去,她还有要紧事要做,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但当她找到藏在稻草后面的自行车时,却发现有个人正坐在角落里。

“不要动,小姐,否则我就开枪了。”

2

艾斯特紧张地手都开始发抖了。

此时手电的灯光正照在那人的腿上,她甚至不敢把它往上抬一下。

“你……你是庄园里的人对吧?”阴影中那人问,听声音倒像是个年轻的少女,这让艾斯特安心了不少。

“是,是的。”艾斯特回答。

“很抱歉搞坏了你们家的农场,小姐,我无意冒犯,在这里迫降是迫不得已。”

“我不想伤害任何人,请不要惊动卫兵,希望你能帮我,我只需要借用一些燃料……”

艾斯特发现少女正试图站起来,她本能地开始后退。

“不……不要,你不要过来,我要叫卫兵过来了!”

“希望你能明白,小姐,我是真的会开枪的。”少女站了起来,在黑暗中,艾斯特隐约看着对方的打扮好像是个士兵,而且身高比她高出了差不多一头。

“你不会开枪的,枪声就会把卫兵引过来。”艾斯特故作镇定的往后退, “开枪打死我你肯定逃不掉。”

她赌定对方一定不会开枪。

显然她被说中了,少女似乎在犹豫,艾斯特看准时机用手电照向少女的眼睛,在对方用手挡住脸的时候,拔腿就跑。

但刚刚跑到谷仓大门附近时,她就被迫停了下来。

因为就在刚才一瞬间,一把明晃晃的飞刀就插在离她的脸只有几厘米的柱子上。

艾斯特倒抽一口凉气,手电筒掉在了地上,同时感觉自己的双腿开始不听使唤了。

弄不好真的会死!

“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小姐,要不然下次这刀子可就会扎在你的脑袋上了。”

少女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借着门口微弱的光,艾斯特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红色齐肩短发,脸上有着吓人的干涸的血迹,身着米色的军用短袄,胸前士兵用的装具上挂着飞刀以及手枪袋,右手拿着手枪,左手的指缝中间还夹着一把飞刀,全副武装样子活脱脱像一个杀手。

艾斯特被对方的样子吓了一跳,双腿彻底软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喂喂,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被我这样子吓摊的啊……”

少女擦了擦自己脸,小声自言自语着蹲了下来,看着艾斯特的脸。

“不好意思吓到了你了,小姐,我明明都警告过你了。”

艾斯特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没有了脸上吓人的血迹之后,是一张十分年轻又标志的脸,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蓝色的眼睛里带着几分英气,不仅是头发,连睫毛看起来都是红色的,重要的是她也没有像殖民地的女孩一样化妆,虽然称不上是绝美,但在艾斯特看来是个天然的标准美人。

不过少女手里的刀依然指着艾斯特的脖子,这让她感觉很不好。

“我可以把这个收起来,但你能保证不再逃跑吗?”女孩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刀,问道。

艾斯特缓缓地点了点头,实际上她现在恐怕连站都站不起来。

“很好,那么这位小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少女利落的拔下了柱子上的飞刀,装进了胸前的皮套里。

“艾斯特蕾娅……不,没什么。“

她说完就后悔了,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这么蠢,直接就把名字说出来了。

“我的名字是莉莉娅,因为你说了自己的名字,我也说了我的,这很公平吧。”

莉莉娅拾起了地上的麻绳,把艾斯特绑了起来。

艾斯特觉得她不能这么被动,开始想办法说些虚张声势的话。

“他们正在农场里搜捕你,你跑不掉的,在殖民地我们向来不欢迎偷渡者,尤其是我爸爸,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偷渡殖民地的人!“

然而莉莉娅没有一点反应,她只是仔细绑着艾斯特身上的绳子。

“告诉你,我的全名是艾斯特蕾娅·塞拉诺,殖民地赫赫有名的塞拉诺家族的长女。”

莉莉娅听到塞拉诺这个姓的时候突然顿了一下。艾斯特以为对方真的怕了,逐渐大胆起来。

“我的父亲古德莱·塞拉诺是不会接受旧世界的人和他谈条件的!就算你放了我,他也不会轻易放你走的!”

“我们塞拉诺家跟殖民军的关系一向很好,我哥哥还是殖民军空军的大官,如果惊动到了附近驻扎的殖民军,到时候你就完蛋了!”

艾斯特越说越带劲,她确信对方会被她的话震慑住。

“我不认识什么塞拉诺家,也不想跟殖民军打交道,我也不在乎你到底是谁的女儿。”

莉莉娅站了起来,背对着艾斯特看向谷仓外面。

“首先,我不是什么偷渡者,我是铁翼工会正式注册的赏金猎人,之前已经告诉过你了,我是因为燃油不足才来这的,本来打算直接在庄园北面的机场降落,但因为夜里能见度太低,意外碰到了输电线,不得已只能在农场里迫降。”

“我有钱,甚至可以直接在这里买些燃油,补给完成就会立即离开殖民地,不会再打搅你们。”

莉莉娅回过头,用非常认真地表情看着艾斯特。

“‘铁翼工会’……离开殖民地?”艾斯特小声重复着女孩说的话。

这个人是来自旧世界的人。

也许她能帮我离开这里。

“那个,如果我说……”

艾斯特正准备开口,谷仓外突然传来了哥哥莱昂的喊声。

“艾斯特!你在哪?”

莉莉娅迅速蹲下贴到了墙边,并将靴子上短刀抽出来对准了艾斯特的脖子,她甚至没有看清莉莉娅的动作。

“不要出声!”

“外面的人是我的哥哥莱昂,他是殖民军的少校。如果他抓住你并通知了殖民军,你会被关进劳改营的。”

“我知道碰上殖民军会怎么样,这些天我可一直在躲着他们。”莉莉娅一边小心观察着外面,一边小声回答。

“如果我说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但条件是你要带我去一次旧世界,你会答应吗?”

莉莉娅回头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她。

艾斯特从容地冲着莉莉娅笑了笑。

3

“办法很简单,我把他叫过来,你用我作人质,让哥哥大人给你找一架飞机离开这。我们塞拉诺家养着一整个私人飞行队,给你找一架飞机也不是难事。”

“艾斯特小姐,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我觉得你还是尽快决定的好,因为哥哥他还算是可以沟通的人,再这么拖下去如果被父亲大人发现,你可就走不了。”

艾斯特摆出一副十分自信的样子,她相信哥哥莱昂会为了她做出选择,呃,大概吧……

莉莉娅犹豫了几秒,放下了短刀,“就按你说的办吧。”

虽然感觉好像有些对不起哥哥莱昂,但艾斯特还是把他叫进了谷仓。

“艾斯特蕾娅!这一次我就当没有发生过,”莱昂提着艾斯特扔在外面的旅行箱走了进来,显然是已经生气了。

“如果让父亲大人发现你试图离家出走,他一定会……”

莱昂停了下来,因为刚走进门,他的后背就被背后出现的莉莉娅用手枪抵住了。

“我认得那飞机上的标志,你是铁翼工会的猎人吧?”

莱昂迅速理清了现状,镇定自若地对身后的莉莉娅说。

“‘红色死神’——莉莉娅·杨,我说的没错吧,铁翼工会的‘明日之星’、空贼们畏惧的‘血染的百合’,你的传闻早就已经传到了殖民地了。”

艾斯特没想到那女孩居然还是个名人。

“同样都是飞行员,我们殖民军一向尊重铁翼工会的赏金猎人。”

莉莉娅只是轻蔑地看着他,在他身上摸索着,然后卸下了他腰间的配枪。

“我相信你是因为意外在这里迫降的,你应该庆幸还没有被我父亲发现,他一向对旧世界的人有偏见,就算是铁翼工会的猎人也不行。”

“我以殖民军军人的荣誉发誓,请你相信我,我可以帮你,前提是你不能伤害到我妹妹”,说着他看了一眼艾斯特,“没有必要把她牵扯进去。”

艾斯特装出一副无辜又可怜的样子看着他。

一切如她所预料的那样。

“我们已经把你的飞机拖到了机场,我也检查过了,起落架紧急修复一下还是可以起飞的”

“我可以当人质带你去机库,然后吩咐手下人帮你补满燃油就放你……”

“你的建议似乎不错,但是她必须和我们一起去。”莉莉娅粗暴的打断了莱昂的话,同时从地上把艾斯特拉起来。

艾斯特则试图让自己表现得更无助更可怜一些。

“不,我说过了,放了我妹妹,这一切跟她无关!”莱昂激动起来。

“我·说·不·行。”莉莉娅一字一句地回答,说着把手枪抵在了艾斯特的脑袋上,表情凶狠。

虽然知道是演戏,但被人这么拿枪抵着脑袋感觉还是挺别扭的。

“我无法完全相信你,所以与其带着你做人质,还不如带上这个女孩。“

“因为她比你更好控制,也能防止你动些歪脑筋。”

莉莉娅的口气非常认真。

从谷仓走到北面的机场可以完美的避开农场区,艾斯特打心底希望不要碰见父亲和管家他们。

在机场南面的停机棚中,艾斯特看到了一架机身夸张地涂成红色的飞机。

哥哥莱昂吩咐了两个工人给飞机加油。莉莉娅则粗暴地拽着她走到跟前监视工人作业,看来完全不打算信任他。

工人作业完成后,莱昂就嘱咐他们直接回家。艾斯特则悄悄地把一起带过来的旅行箱塞进了莉莉娅飞机腹部的短舱里。

“我会带她一起去中立港,明天下午你去中立港铁翼工会直属的酒吧,在那里我会亲自把她交给你。”

“你的飞机我们也给你准备好了,为什么不现在就放了她?”莱昂有些不耐烦。

“她必须跟我一起上飞机,我可不想一起飞就被你们殖民军的防空炮击落。”

莱昂被说的哑口无言,他犹豫了一下。

“好吧”,他抱住了艾斯特,“不用担心,我明天就去接你。”

艾斯特知道她接下来要去哪,她也紧紧地抱住了哥哥,算是跟他的道别。

“对不起,哥哥。”艾斯特在莱昂怀里小声地说。

之后莱昂站到了一边,看着莉莉娅扶着艾斯特爬上了飞机。

艾斯特坐进了驾驶舱后面的短舱里,背靠着莉莉娅的驾驶座。

“将就一下吧。”莉莉娅提醒她。

“好挤。”她抱怨了一句。

而且好黑,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紧接着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吵的她几乎听不见其他声音。

艾斯特蕾娅已经开始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