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还要走多远啊?”

冬日的大雪掩盖了山路,师徒二人行走在山路上,脚踩在雪上发出沙沙声,为静谧的山谷增添了些许生气。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小鬼,谁让那群家伙把制造尸鬼的地方设在那么远的地方设在那么远的地方,或者说,那群家伙为什么要制造这些尸鬼更加让人烦心啊···”

“啊···怪不得要废掉那条老路啊,这么远谁愿意走啊。”

“害,还是别抱怨了,继续走吧。赶紧找个干燥的能落脚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沉默再次回到了山林之间。

~~~

“你的尸鬼研究的怎么样了?”

“很快就要完成了,大人。”

“我可等不了你那么久。在我亲自进攻的时候,尸鬼必须从后方帮我拖住他们。”

“是。”

“好像有人在往这里过来,你可以开始准备对付他们了,就算你死了,也必须把尸鬼的事情搞好了再死,这是你的价值,要珍惜。”

“是。”

凄厉的惨叫声在墓地中飘荡起来,那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冤鬼发出的哀嚎,即使是最勇敢的战士也会为之颤抖。

~~~

“好!就选这里了!”

“不赖。”

滨崎杯面和泷村鳞栉经过一整天地徒步赶路早已疲惫不堪,想要找一个安稳舒服的地方好好过夜。

此时两人面朝着一个空旷天然的小洞穴,干燥,还有足够的空间以及看上去十分坚固的结构,简直就是理想的过夜之处,只是那深邃的、通向不知何方的深邃让人有些许不安。

“老师,那个深深的洞真的不用担心吗?”

“我会想办法搞定的。现在天已经这么黑了,总不可能睡在大树底下吧。你先去准备一下晚饭,我来布置。”

“这样。”

雪花在山谷中散漫自由地飘落,似乎老天爷今天难得心情好可怜这两个人,让呼啸的暴雪转为轻柔的呼吸。

“哈啊···哈啊···”

“喂,你这家伙怎么一个人在那享受啊!!!”

因为忙于安装用于警备的装置,泷村的脸上沾满了汗水。扭头却发现杯面居然在营火旁以酒足饭饱的神态幸福地睡大觉。

“喂!!!醒醒啊,我干活干得那么辛苦你却在这里睡大觉?怎么说都应该保证一下我的安全吧!”

“唔?”

“你也太悠闲了!。”

警戒装置上的铁丝仅仅是轻轻触碰一下就可以

“呃,老师,你确定有必要搞成那样吗?”

杯面注意到泷村背后山洞内的警戒装置。正常情况下警戒装置安装完成以后就像一圈铁丝网连接起来的篱笆,但是泷村为了彻底保证安全,仿佛强迫症般地用警戒装置把洞穴裹成了盘丝洞。

“这是为了保证绝对的安全,这下尸鬼应该没有那么容易会靠近了吧,而且就算是尸鬼以外更强大的东西,我们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时刻为未知的未来做好准备才是真理啊。好,来吃晚吧,饿死我了。”

在吃完简易的面包夹烤培根之后,两人早早进入山洞并用警戒装置封上了入口,躺在睡袋里的二人开心地聊天聊地侃大山直到被困意席卷而以难看的姿势和表情沉浸于梦乡。

今夜不知怎的,杯面在侃大山时感觉心里老不得安宁,看着那个深深的隧道总感觉相当不爽,即使是泷村自信满满地说“这是全世界最安全的警戒装置”也无法缓解心中的不安。不过杯面瞪着深渊看了半天除了觉得眼睛疼其他什么收获也没有,拿着战阵去里面四处晃荡也没有反应。

“也许是我神经太紧张了,还是睡觉吧。”

~~~

“嘶嘶···嘶嘶···”

梦里的声音让杯面相当不爽,这声音听着让人发毛,却又无从找寻其来源。

杯面感觉自己在一个巨大的地穴里,周围让人炸毛的嘶叫声让他把手中微微发光的刀当作唯一的依靠。

“唔呣···诶,刀在发光啊··· ”睡眼惺忪的杯面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怀中发光的刀,接着又闭上了眼睛。

“诶诶诶!!发光了!!”

杯面的刀是由古代工匠打造的,上面有魔术的印记,只要有危险或者不详在附近,纯白色的光芒会从刀身发出提醒持刀者。

“睡袋下面···有人!!”

杯面清醒后感觉肋下有什么东西在微微凸起,出于本能的杯面立刻翻身跳起同时大声发出呼喊

“有···啊呜!”

躲在地面之下的那双手察觉到自己暴露了,便抛开了自己的畏畏缩缩,一个灰色半透明的手仿佛一根狰狞的数值从地里钻出,抓住了杯面的脚踝。那种让人恶心的感觉就好像刚睡醒发现一只蜈蚣在自己的胳膊上爬来爬去,还准备狠狠地咬你一口,杯面被吓得闭上了眼睛。

泷村此时已经因为杯面的呼喊声醒来了,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对那只使人恶心的手施展拔刀术,但是下一秒泷村立马改变了刀挥出的方向,借助整个身体的横向翻转切断了背后妄图偷袭的手。

“嘶···”被斩断的部分化为一整青烟飘散而去,

“杯面!!”泷村回头时却发现杯面已经不见了。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这就然你死得难看!!!”

泷村愤怒地举到冲刺,把所有的怒气撒在眼前这个灰暗色的鬼魂身上。

冰冷的武器在雪夜撞击震颤,阵阵火光照亮了山洞,仿佛红色的雷电在其中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