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观察周围,尸鬼的移动速度很快。在天黑的时候尤其要警觉。一旦陷入尸鬼群,还是会很麻烦的。”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今天不是随随便便就斩杀好几只尸鬼?也没有泷村老师说得那么可怕嘛。”

杯面跟在泷村的旁边,自信满满

“甚至连战阵的魔力攻击都不需要哎。”

“那是最好了,不要太依赖自己的刀啊,更多的是锻炼自己的刀技这样才能迈向更强大的自己啊。还有,不过就杀了五十只就得意洋洋?我杀的数量可是你的八倍还要多啊”

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争论着。

这便是滨崎杯面为了获得离开村子的资格而进行的任务,名为【除鬼】。

“这任务可真够简单的。”

“这才只是一个开头就这么得意洋洋了?整个任务是除去并查明峡谷中的不稳定因素,恐怕不会这么简单的。”

“这些尸鬼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老师,从来没有见过哎。”

“这些东西很早就消失于众人的眼中了,据说最早是魔王加琴那为了克服军队人数上的劣势而发明了一种巫术,只要军队中有人死去,就把他的尸体变成尸鬼,尸鬼没有恐惧,没有痛感,存在的目的就是杀掉一切活物。”

“那他自己的军队不会被攻击吗?”

“当然会。所以加琴那在用完这些尸鬼之后便会集中处理将其抹杀掉,而战斗前则是将他们用铁笼锁着直接丢入战场,等对手费尽心力处理掉这些尸鬼之后再让主力部队上阵,听着就让人害怕与厌恶。在加琴那被击败之后,这种巫术几乎就再没有出现过了,但这并不代表它失传了,能使用这种术式的人绝非善茬,得认真对待才是。”

“那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找那个术士却在这里话了两个礼拜来砍这些尸鬼。”

“一方面得先让你适应一下。直接带着你去执行难度太高的任务,出了事情我可是会很头大的,没准会扣我工资······另一方面,目前斥候现在也没有传回来关于术士者的消息,我们现在去寻找更加不可能有什么大的作用了。所以目前我们就先在这里消灭一些尸鬼,维护村子周边安全。”

“这样···”

“放心好了,有我泷村鳞栉在,仍谁也伤害不了你的,我保证!”

“这样···”

“你就不能改一改那个口头禅吗?听着可真让人捉摸不透啊。”

“唔······”

师徒二人各自想着心里的事情,走在悄无声息的森林之中仿佛彻底与森林融为一体而忘却了自我。

“为什么村子没有铁路呢?”

在沉默了好长时间之后,杯面冷不丁地向着泷村提出了自己心中的问题

“哈?你沉默那么久我还以为是在思考口头禅的问题。话说你刚刚问啥来着?铁路?”

“我在其他地方有见过铁路的,虽然没有坐过。父亲说那是一种很方便的东西,为什么村子里没有这个呢?”

“那是因为没有使用的必要吧。在这里徒步也可以走到自己想去的地方,也就不需要那种破坏这份宁静的工具了吧。”

“不过,总感觉火车是种很酷的东西,有铁路的地方都很热闹。”

“毕竟只有大城市才出的起那个钱啊···自然而然会热闹了。”

“这样···以后我也想坐一次火车啊。听说火车上还会卖食物来着。”

“如果这次任务完成了,我陪你去坐火车怎么样?”

“诶?老师不是要留着守护村子的吗?”

“啊,这又不是什么军队,即使是我这样身兼要职的人请个假就好了。”

“那好啊,一定要尽快完成任务!”

“加油咯。”

~~~

“喂,我可是连中饭都还没吃啊,怎么就把我叫过来了?”

“你现在正坐在我最喜欢的凳子上,而且那上面还有我刚买的新垫子”

“别在意这些小事情了,是不是任务有眉目了?”

正在交谈的二人是樱之村的现任村长以及武士泷村鳞栉。

“没想到懒懒散散的你会突然变得这么有干劲呵。”

“明明准备动筷子的,突然发一道紧急命令算怎么回事啊,这换谁都会不爽吧!我可不希望等我会到店长那边我的面变成一堆糊糊。”

“斥候有了新的发现,可能找到躲在尸鬼背后的术士了。”

“怎么说?”

“在峡谷的北边,枫之桥那边发现一些被挖开来的古墓。”

“古墓?”

“是的。那里现在已经很荒凉了,在开通了现在新的大路之后就渐渐失去了人气,现在已经彻底没人管那里了,那些坟墓早已不是这个时代的东西了,自然没什么人去打理了。不过话说回来那里的确是个制造尸鬼的好地方啊。”

“这种任务也要来劳烦我?也有可能是几个肥胆的盗墓贼来偷金银珠宝嘛。”

“你觉得盗墓贼会去把每个墓里面的尸体挖走?”

“哎呀哎呀知道了知道了,这个就交给我好了。我会去调查一下的,要真是那个造尸鬼的家伙搞得鬼,我就顺带让他也变成鬼好了。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就去。”

“明天是周六,我休息的。”

“那个谁最近好像缺三百来着···”

“我去让小鬼把行李收拾好。”

“你就不能有点骨气吗?”

“人穷志短。”

“······”

“呜哇哇···我把我的乌冬面给忘了!面条肯定都泡软了啊!!!!可恶。那么我先走了。”

“等一下,我也要去吃中饭了。”

“你带钱了吗?”

“没。”

“你这个死皮赖脸的家伙别想让我再承包你的伙食费了!”

“兄弟肯定比女人重要啊,你说对不对?”

“······”

霞雾失一郎虽然是一村之长,但私底下其实是一个要面子还极其抠门的人,常常以“忘带钱了”为借口让泷村承包他的伙食费。而泷村也好不到哪里去,村中谁都知道常常哭穷的泷村为什么在山脚下的红灯区被当作贵宾接待,每一次走过都有好多靓女朝着他抛媚眼。虽然两人的恶名在外,但实力确实实打实的,对村子的忠心也是不容怀疑的,即使一个抠门一个好色,大家还是打心底里尊重他们。

“听说在完成这个任务之后杯面要离开村子了?”

两人坐在餐馆等着各自的乌冬面。

“话说这师傅还真是固执啊,因为面的口味变差了非要重新做一碗给我”

“是啊,那小鬼天天嚷着想到外面去呢。他父亲从小带着他云游四海,孩子这样也不足为奇吧。”

“总还是有点担心啊,毕竟才十四岁啊。”

“总有一天要面临这些的吧,不是有句古话叫‘有志不在年高’来着,而且小鬼的实力可不容小看。我也教不了他什么了,剩下的只能靠他自己的努力和领悟,但我相信他一定可以的,而且我还答应小鬼任务顺利完成之后陪他一起去坐火车的。”

“你对他还真是用心呐,能有你这样的师傅杯面运气还真挺不错的。”

“也许是吧,”

“两位的面,请慢用。”

“唔哦,真香啊!”

“看起来就很不错啊!忍不住了!!”

在美食面前,两人都把心中的烦恼暂时抛到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