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你说银蝶为什么要亲我们呀,还没做好准备,太突然了。”幻压低声音拍了拍雨说,因为是被小苍抱着,所以差一点滑下去,稳住平衡后抓的更紧了。效果比预期的好,小苍果然没听见,风声大于说话声了,但风声难免会漏掉一些词。再高点就彻底听不见了,雨的恐高症可不允许她这么做。

“未经过允许就……变态,笨蛋!傻瓜!”雨的口中蹦出很显然是骂人的词,在雨知道的所有骂人的词中这是程度最深的了,雨是这么理解的。可在别人耳中,不但没有憎恶,讨厌的感觉,甚至还有点宠溺的气味。说完话的雨脸像是水壶烧开直冒热气,一抹红晕出现在白嫩无暇的脸庞,手悬在半空中,为了保持平衡不敢轻易动手捂脸。没有精力再顾及幻的样子,能保持自己不晕倒就是个奇迹了。眼前已经变得蒙眬,头晕晕的。通过余光大致还可以判断,幻的样子和自己差不多,或者说要好一点,因为她起码没有大口大口的吸气。“还是闭上眼吧,闭上眼会好一些。”雨在心中自我安慰,这一套她已经练的炉火纯青,多半和她以前的生活环境脱不了干系,困难的生活中怎么能不保持乐观的心态,相信所有人听了都会觉得正确,没有人会把这当做没有居安思危的意识,没心没肺。”

两人显然低估了作为银蝶身体一部分小苍的听力,刚才她俩的谈话小苍一字不差的都听到了,嘴角露出微笑,心中和银蝶如出一辙的恶趣味又冒出头。“是时候好好捉弄两人了。”的表情挂在脸上。

“果然是懵懂的少女呢,只是被亲了而已,反应却这么大,更何况他现在是个女人。”小苍觉得肩膀有点酸痛,把胳膊用力一提换了个姿势。“带人飞行还真是累呢。”

雨惊讶的盯着小苍,眼珠一动不动的。这是她能想到最坏的结果了,而这结果恰好又实现了。“才……才没有,我我……”雨想要解释,却发现刚才小苍的说的话确实没有什么毛病,硬要挑刺也不能说没有,适得其反就不好了。不过现在不反驳小苍说的话,事情就只会在小苍嘴里添油加醋,演变出好几个版本。

雨咽了口口水,期待的看向幻,使劲眨了眨眼。暗示她赶紧帮帮自己。

“因为他本来就是男人嘛,虽然确实变成了女人……而且……反正就是这样啦。”

“真是不坦率呢,那么……”

“哎?你干嘛?不要过来。”

小苍也在雨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等待着她有趣的反应。

“怎样?有感觉吗?”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对女人有感觉?”时不时会有几粒沙子飞过,眯着眼道。

“所以说,只会对特殊的人才会产生这种特殊的感觉啦。没必要把它隐藏起来,直接告诉他本人不就好了?”

“我们才认识几天呀?怎么会有那种感觉?不会啦,被异性亲吻了额头都会害羞的吧?对吧?”

小苍没有搭理雨,雨尴尬的看着小苍。此时雨就想谁来赶紧说个话,太尴尬了!

“撒谎,骗人可不行。经常骗人的人最终会被自己所骗,呐。你会做令自己后悔的事吗?”

小苍转换了对象,幻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无话可说。

“银蝶从来不做会使自己感到后悔遗憾的事。你们有没有想过,现在隐瞒一件事情,哦没有特指哪一件,你会不会后悔?到了将来回想起这件事,啊如果当时没有犹豫就好了。如果到了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办?”

小苍突如其来的问题使得两人一愣。用诧异的眼光看着小苍,刚才的表现一反常态。小苍也察觉到了。

“啊嘞?抱歉,说了些奇怪的话,开玩笑……。”

“那就不做令自己后悔的决定。”

“从一开始的决定就不是违反心意的,就算结局不甚美好,也可以心满意足了吧?”幻紧跟着雨说。

现在换小苍呆住了,抱着捉弄两人的心态随意问的问题,两人却都严肃的回答了。真不知该怎么办是好。有点想道歉的冲动,可是又没有理由,看着两人严肃且又坚定的表情,自己不知该说些什么。

“既然有了这么高的觉悟,那就不要做后悔的事。”

事情不能没有完结,只是小苍草草的收尾了,自己也感觉自己刚才的话没有什么分量,甚至连长辈的告诫都算不上。最多就是为了结束尴尬的局面敷衍几句。

“嗯。”两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回答。

“还真是好骗,雨嘴上说着幻好骗,现在看来这两人也是半斤八两。”小苍松了口气,又恢复了笑脸,看着两人,觉得莫名的好笑。

“告诉你们吧,银蝶亲你们是为了给你们施加魔法,让精神从紧绷到放松……不理我呢。因为风声?好吧那就不告诉你们了。”

“看,我们就要到了,前面就是西里斯的港口。”

西里斯的港口在东边,若是要与大国交涉应该在西边才对,可是西方海域属于礁石区。无奈之下只能绕一大圈在东边建设了港口。每到日出时分,这个港口都是另一种景色。太阳映在水里,水面反射着太阳的光,因此这个港口得名“日出港”。港口停泊着大小不一的船只,大多数是在水里划的,还有一小部分是和上次一样的银蝶劫持的“飞船”这里鱼贩却出奇的少,几近没有,时不时会有几个拖着渔网的渔夫经过。这里一栋高大的建筑都没有,低矮的平房却多的数不胜数。星罗棋布。

“呐,那些人是商队吗?”雨用手指了指不远处一艘大船旁,一群身着红色衣衫的人,其中一个在对其他的发号施令。大约有一百多人

“哪个?我看看……等下。”幻眯着眼睛向前方看去。阳光有点刺眼,雨弯曲手掌遮住阳光。“还是有点晃将就一下吧……”

“看清楚了吗?这么大的商队可是很少见的呢。”雨好奇的像个孩子。

“不……不像是商队,看不太清。苍姐姐你能看的到吗?”

“这个称呼我喜欢,姐姐,姐姐。嗯……我这里更看不到风吹的我睁不开眼。”小苍意识到自己奇怪的行为,立刻反应过来道。

“额,你喜欢以后就这么叫你,能麻烦您飞低一点吗?”幻对前面的大批人马的兴趣超过了对小苍称呼的兴趣。潦草答应后,拽了拽她的衣袖说道。”

“好嘞!抓紧喽!”嘴上说着让两人抓紧,实际上是自己死死的钳住。谁做都不如自己做放心。不恰当的比喻,不恰当的时间,别有一番风味。

小苍向后微微收起翅膀,让风从翅膀底部穿过,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在下降。身体已经从平行于地面变为几乎垂直于地面。没有地面作参照物,还真看不出自己下降的有多快。雨正准备感叹自己居然不恐高了,幻的颤抖的声音撕破风声传入雨耳中。雨也不禁打了个寒战,前面的熟悉又陌生。

“那不是商队,那是军队,而且那是潘贡的军队!唔……”因为害怕,幻咬到了舌头。疼痛让她清醒了一点稳定住自己的情绪。“那绝对是潘贡的军队,我记得那套衣服。”不愧是“前牵字骑士团的团长,见多识广毋庸置疑。

嗡……雨的脑袋一片空白。眼前这些人自己非常熟悉,现在却显得陌生。他们是潘贡的特勤小队,专门负责各种危险的任务。有时候也会上战场杀敌,雨曾就被救过一次。这群人的首领,岚。是一直另雨魂牵梦绕的男人,只因在战场上救过雨一命,雨亲眼目睹了他杀敌时的“英姿”为了靠近他雨不断努力试图加入特勤队。奈何她那一对兽耳,遭到了鄙视。这其中包含了太多雨不想要透露的事实。雨后来放弃了,岚只是救了她一命,没必要再努力下去了。雨经常这么安慰自己,效果微乎其微。有用的地方就是雨忘了关于他的一些事。

“喂,雨。你发什么呆?”幻轻轻推了一把雨。

“啊,没什么。没事,我没事。赶紧躲起来,被他们发现了就完蛋了。”

那一刻,空气凝固。小苍忽略了最重要的问题,“翅膀不要在太阳下张开。”小苍在阳光下张开了翅膀,因为落地要减速。翅膀的影子投射在地面变得非常大,笼罩了前面潘贡特勤队。

“哦……完蛋。”小苍带着玩笑的语气说。

地面,岚转过头看到飞在半空的三人。

“呦!雨,好久不见。你是叫雨吧?看来是的。这次重逢是不愉快呢。我是奉命要来抓捕你的。其他的都无关紧要。这只大鸟看起来挺厉害的,一会打起来你可不要掺合。黄头发?我喜欢,要不要和我回家做我的妻子?啊?不是玩笑,我是单身。要不要考虑?”岚和他成熟的面貌成了反比,轻薄浮躁用来形容他最为合适。见面就说了一大堆惹人生气的话,对他的印象当然不好。

“去死!我才不是鸟!我今天非把你嘴撕烂拿去喂鸟!”小苍扯着嗓子喊。

“呦呵,脾气还挺爆。一会就让你狠不起来。”岚轻蔑的看着大喊大叫的小苍。

“我才不要做你的妻子!”

“别这么绝情,要不再考虑?”岚厚着脸皮问道。

“不要不要!”

“喂,你是小孩子吗?”雨说道。冷冷的瞥了一眼岚。

“呐,一个个都是倔脾气吗?难办了,看来只有先解决你们了。”岚撸起袖子,示意马上就要冲上去的手下退回,由自己来解决。“今天一定带你俩走,至于你这个大鸟……哼。”

“先发制人!”小苍犹如一阵旋风,嗖!窜过去。就这么,手无寸铁,对自己实力有绝对自信。冲到岚身前三米的位置,岚不慌不忙的举起手,一道刺眼的光射出来。小苍没有料到,这家伙也是有特殊能力的,捂着眼睛装了过去。“bong!光爆炸了,小苍被炸飞好远。跌落在水里。

“你们俩快跑!这家伙,比我要强!”小苍在水里露出半个头提醒雨和幻。可是已经晚了,幻已经被炸到了,倒在地上,看起来轻的很多。岚是真要娶一个不明不白的女人为妻呀!

“笨蛋!雨,等等你要做什么?回来!”小苍看到雨走上前,大声制止雨没有听。身体是麻木的状态。

“岚,我不允许你伤害我的朋友!”雨坚定的眼神射在岚脸上,从未有过的。

“呵呵,你也要试试我光爆的威力吗?不过也好,省得我去抓你。来。”

“雨,你打不过!”雨觉得这句话很熟悉,听过两遍了,哪次都没有影响到她,这次也不例外,雨已经做好了准备攻击的姿态。视线一刻也没离开过岚,死死盯着,就像狼遇到狗一样。

“破浪!”雨高高跃起,用锋利的爪子劈向岚。速度快的可怕。奇怪了,岚一闪身就躲过了,就像在当时在温泉的银蝶一样。扑空了,雨摔了个踉跄,又马上调整好发动第二次攻击。

“潮起!”雨的动作这次如同流水,时快时慢,动作没有规律。劈,砍。

“雕虫小技,光爆!”岚右手朝天释放光爆,冲击波把雨推出去老远,这一次攻击如果是打在肉体上估计会粉身碎骨吧。

“呼,呼。嘶——疼……”雨强忍着没有叫出声,发出了阵阵低吟。脚扭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蠢狼!你有多厉害?你是不知道自己的渺小,兽人族……恶心。自大又狂妄!兽人就不配活在这世上!”岚似乎早就算好了,在雨安静下来后使用了语言攻击,这种方法对心灵有创伤的人尤为管用。

“不,我不渺小,我有朋友。”雨成功被引上了那条路。

“不,你没有。兽人族不配拥有朋友!”岚提高音调说。

“我有朋友!我有朋友,我有家人,我不渺小,我不卑微。”雨颤抖的说,这一切都在岚的意料之中,利用别人旧日的伤口是很快乐的事,在岚眼中。

“这反应太棒了,接下来。这是为了方便运输,不要误会。光爆!”光芒再度出现,这次尤为恐怖,雨还在原地抱着头。谁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有此反应。仅仅是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这时候说雨神经敏感都不会有错。

“我有朋友,我有家人……”雨没有一点要躲开的意思。

“危险!”是小苍。小苍拖着还麻痹着的腿扑倒了岚,光爆在小苍身体上释放。大洞出现在小苍的身体上。流着白色的血液,小苍到在一边。

“真脏,你所谓的朋友还真够意思。”岚甩甩手上的血液。

“苍姐姐……死了?”雨一下子回过神来,看着小苍。

“死了……苍姐姐死了……都怪我。”

“接下来就是你。”光爆在雨脚下释放。雨觉得一条腿失去了知觉,低头一看自己的另一条腿不见了,炸飞了,飞到哪里未知。“啊~啊!”雨痛苦的尖叫着。

“去死。总部又没说不让当场处决犯人,所以这此算你倒霉,再见了。”岚走到雨面前。

“怎么办?谁能救我?我还有一件大事。苍姐姐?不可能。幻?她自己都晕倒了。”雨搜寻着获救的方法。

“银蝶,救救我!”雨竭尽全力,不抱有任何希望的喊出来。

“bong!”爆炸了。

“一切都结束了吗?我还有件大事呀!不甘心。咦?他是?”

“小野猫,你可真能作!这这种货色都打不过,绝了。”

“这熟悉的声音,是银蝶,真的是银蝶。他手里正抓着半截手臂,岚的身体不知道被炸到哪里去了。

“银蝶……银蝶,银蝶,银蝶!”雨想要抱着他哭一顿,刚起身就跌倒了,她忘了自己又断了条腿。

“又断腿了,真是服了你了。现在好好睡吧,醒来就没事了。”雨的眼睛被银蝶盖住,困意不绝,最终睡去。

“呼,真是鲁莽的三个人。”银蝶把小苍拽到后背上,小苍立刻就溶进去了。银蝶左手扛着雨,右手扛着幻,正准备走。“我的天啊,为什么都是组团来的?玩火的也是,玩爆炸的也是了!”银蝶一回头看到一群手掌冒出白光的人。

“哎嘿,我来晚了吗?”是女神,突然出现在银蝶身后。

“希……希雅?哎呦。”

“叫妈妈,真没礼貌。这就是你看中的女人吗?”

“不……不是啦。”

“没必要掩饰,妈妈一定支持你,你女生的样子我好久没看了,真漂亮。”

“……”

“相聚总是短暂的,这里交给我,你赶紧去坐飞船走。”

“可是……”

“放心吧,希雅军队不会再追捕了。”

“谢谢。”银蝶简短的说了一句转身要走。

“银蝶,这给你。”女神把一个袋子抛给银蝶。没来得及打开看,船就启动了。

“记得给我看看儿媳妇!”希雅女神调皮的作了个鬼脸。“该你们了。给予点小惩罚吧……”

银蝶看着母亲女神,心中失去了很久的母爱的感觉又回来了,相聚短暂是唯一的遗憾。

“先治好你再说。”银蝶把雨平放在船板上,熟悉的一幕发生了,还是白色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