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大人,潘贡的军队取我们弱点在东边悄悄入侵了!”身着盔甲气喘吁吁的士兵冲进宫殿,在门口被拌了一跤,盔甲叮当作响。立刻又爬起来颤抖着说。士兵的长着小胡子,说话小胡子一颤一颤的让人不觉的发笑。蜡黄的皮肤,三角眼,眼仁多于眼白,瘦的像干柴。若不是还会说话还会动被当做尸体也不奇怪。

“沃瑞尔,和你说过好多遍了不要大惊小怪啊,再大的事情发生了慌张又有什么用呢?”王座上一个银白色头发的女人随意的坐着,胳膊支撑着的头歪在一边。银色的眼眸,高挺的鼻梁,皮肤白如雪,嘴唇红的像初升的太阳。柳叶眉自然的挂起,再加上一身银色的礼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逐渐散发。

“是……是的女王大人。”叫做沃瑞尔的男人说道。

“不要叫我女王大人啊,这样感觉怪怪的,叫我……就好。”

“女王大人你还真会说笑,直呼您的大名是对您最大的不尊敬,您的随性还没有改掉,您的父亲在临终前托付给我的事情我到现在都一件没有做成的,您是不是也该体谅体谅我。”墙角一个老人幽幽的说道,满经岁月的脸上挂着微笑。铁靴子反射着光,巨大的吊灯上插着上千根细小的蜡烛,这是这宫殿最奢侈的东西了吧。

“管教我改掉随性难道就是尊敬吗?如果直呼大名是罪,那您这样算什么呢?罪该万死?”

“不敢不敢……”老人低下了头,表示服从。弯曲的后背好像马上就要断裂,真让人心疼。

“哈哈哈,开玩笑啦。睿柏。你还是那么轻易受骗。哦,呀!是不是又像见老朋友一样了?抱歉,说话方式要改改了,那么那么的很奇怪吧?”女神和蔼面孔上透露出由衷的微笑,微扬的嘴角给她带来了几分独特的魅力,威严的气息荡然无存。更多的是一种亲切的感觉。

“能请您给我详细的描述一下潘贡友国来的目的吗?”

“女王大人,潘贡与我们……”

“哦,抱歉。天启之战后与我们为敌了是吗?”

“正是。”沃瑞尔提醒道,牙关一直咬的紧紧的。汗从鬓角流下,顺着金黄的长发一直落到肩上,阴湿一小块布料。

“可我还是不想称它为敌国……呀,没办法呢。暂且就叫关系为红色的国家吧,噗哈哈哈,听起来好搞笑。抱歉又没控制住自己,我是不是很没有女神的气息?哦,不对,是很高贵的感觉,不不不,还是不对。到底该怎么说?啊……就这了,是统治者的气场。不许说谎哦!”女神抛开了之前的问题,压低身子再沃瑞尔耳边低语,手狠狠攥着裙摆似乎很在乎沃瑞尔的评价,自己绞尽脑汁想出的认为天衣无缝的辞藻,沃瑞尔一直强忍着已经在触碰大笑特笑的那一根弦。

“…………绝无此事,女神大人您谦虚了。”手心攥出了红色的印子,“薄的可以看见血液流动。”憋笑的滋味不好受,旧时领主统治的印象还没有消失,就算是没有,面对一国的统治者也不可能太放松吧

“唔……又是同一句话,乖孩子不可以说谎哦。来,告诉我,我很在意,请认真回答我。”女神很紧张。急出自己第二个奇怪的口头禅。

“女神大人,潘贡……”沃瑞尔被打断,女神抓着他的肩膀严肃的说,除了开玩笑时的表情都和这张娃娃一样娇嫩美丽的脸庞不搭配,眼睛死死盯着他,虽然很认真却有点搞笑。

“我看你说不说,我盯~怕了吧。权利大的人这么做的效果很显著,虽然不想这么做。自己期待的事稍微过分一点点也是可以的吧……嗯,过分一点也可以,嗯。”女神心想,不瞒也有一些自我安慰的部分。

“哈,呼~您真的只有一点感觉。嘿……”沃瑞尔艰难的思考,心里一千万次激烈碰撞后选择了一个最“安全”的说法,既不会被当做“不诚实”也不会惹得女神生气。再好不过的做法了。

“嗯~哼!我明明很努力了,为什么才只有一点点呀!?啊,不可能嘛~再来一次,我让你看看女神的气质好不好?”抬起的双手又落在沃瑞尔肩膀上,放松的心又咯噔提起来。

“女神大人,没必要吧?而且潘贡的事……”沃瑞尔显得很为难。

“啊,那就具体的说一说他们来的目的吧。”女神扫兴的说。

“根据侦查部队的说法,他们是来抓捕一个银色头发的少年和他所携带的两个少女。”沃瑞尔对少女的描述很简单一带而过。

“少年,昨天……”从西里斯回来的牵字骑士团正好遇见了他,而且小队队长幻被劫持了下落不明,对那名银色头发少年的描述就只有他可以操纵任何东西。对了还有他自称银蝶。”

“银蝶?!”女神腾地站起,曼妙的身躯才彻底出现在人们眼中。

“是,我军多次派遣部队捉拿他,屡战屡败。虽然没有死亡人员,但是他那种奇怪的能力,和距离西里斯路途遥远,还有中间的危险带。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派出的精锐都在为她们奇怪的伤口发愁。”

“停止对他的追捕,立刻停止!”女神严肃的神情很不自然。

沃瑞尔愣了一下,又紧接着说:“现在不抓住他以后可能是很大的隐患。”

“不需要,现在最重要的是他们究竟在哪里。”

“还留在西里斯,迸字队刚刚战败。”

“嗯……既然是在西里斯,为什么要在希雅东边入侵?”

“渔网撒的大,收获也大。在不确定地方位置的情况下,像是潘贡这样的大国这样做是再好不过的。”沃瑞尔说到。

“也就是说,在西里斯她们也派人去追捕了吗?”

“不确定,但多半是这样的。”

“既然这样,沃瑞尔我有事先出去一会。有人问你就说去邻国作有好交涉了。”说罢女神头也不会的走掉了,神色匆匆。

“女神大人?奇怪。”

“潘贡军已经在追捕银蝶了吗?别怕,我这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