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带为代价

“是我大意了吗?我太轻视敌人了吗……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我要死在这里了吗?不会的,自从那天我就与‘自由死分’道扬镳了了不是吗。明明做好了心里准备的,自己却先忘了这件事,可笑。火蛇算什么呢?也只不过是与神明交换能力者独创的一个属于自己的找事罢了,伤到我到是实打实的,确实够疼。那我呢?该倒在这里吗?让火蛇吞噬眼前这两个让自己心动不已的女人死掉?然后自己的尸体又在某个地方苏醒,若无其事的走掉?”

不知是什么原因,银蝶脑子中突然充斥了大片的疑惑,迷茫。这感觉来的莫名其妙,同时又像朝生暮死的浮游一样短命。

“银蝶,你为什么还浸在自己的阴影里?过去的事是忘不掉了吗?那点破事就让它过去吧就算自己再多想也无济于事呀,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保护好眼前这两个相处时间并不长,但是让自己感到无比充实的人。”

银蝶用牙齿要住自己的唇瓣,并不尖的牙齿陷入到粉嫩的嘴唇。嘴角流出一丝血,是咬破了还是受到了火蛇的内伤,不过现在这些都没用。银蝶让自己清醒过来,看到眼前幻哭花的脸,平日里傲娇的雨也在不停的啜泣。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伤的多么严重,火蛇已经陷进后背的肉里,与两侧形成了小小的凹字形,银蝶隐约的已经能感觉到火蛇触碰到他的脊柱骨。

“好了好了,别哭了。这点小伤算什么?雨你给我造成过更为致命的伤还记得吗?幻再哭就完全丢掉了自己骑士的气魄了,第一次见面可不是这么爱哭,不是吵吵嚷嚷着要把我抓走吗?”

银蝶宽大的衣服已经烧的只剩一片布,挂在胸前。却挡不住她丰满的胸部。

“呐,你看是不是比你的大多了?有时候还真碍事呢,羡慕男人的感觉了。”

银蝶从容不迫的开着玩笑。

“银……银蝶。”

雨空叫着银蝶的名字,却不知道现在该去说些什么了,不小心吸入尘土咳嗽了两声。

“我一直都在,虽然这么说有点奇……额。”

男人手里的火蛇再度缩紧,三人现在紧紧靠在一起,银蝶手臂在不停的颤抖。不可以放弃,为了眼前的人不可以。银蝶侧身看了看正以咄咄逼人的目光看着他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

“我不会死,你们也一样。”

周身的土开始剧烈摇晃,不断出现一丝丝的裂痕。那一刻泥土包裹来,形成一个半圆屏障把三人罩在其中,火蛇被强行截断丝丝缕缕的火星掉落,银蝶被烫了一下,没做出反应。不断大口大口吸气,又突然停止,靠在石头空堂内眼神呆滞充满疲惫。布片经过刚才的剧烈动荡已经彻底销毁,粉红色的内衣露出,不得不称赞银蝶准备的还真周全,连内衣都是女式的。眼前的银蝶充满了性感与成熟女人的魅力,男人都恨不得立刻扑向他,撤掉他最后的防线,满足自己早就感到空虚的欲望。银蝶诱人的胸部就这么露在外面,也没有盖一下,毕竟不是真的女人呢。相反的两人停止了哭泣,奇怪的眼光看着他。

“恩?看我干嘛?还盯得这么死。”

“啊……没有,就是……”

“羡慕?”

“去死。”

“我好伤心。总算是消停点了。嘶~”银蝶尝试性触碰伤口,结果疼的直呲牙,不敢靠在石壁上。

“我们安全了吗?”幻小心翼翼的问,像是生怕自己声音大了银蝶会更疼。

“暂时没有,我们必须要想出对策,因为这密闭的空间里氧气总会被用完。到时候就是真完了。”银蝶趴在石壁上,听到外面男人命令用大火炙烤石球的声音,和火蛇不断且更重的抽打在石壁上的声音。雨害怕的把头缩在衣服里。外面声音听起来确实让人毛骨悚然,是鞭子雨火焰击打石产生的巨大声响。

“幻说到底还是骑士团的呀,这点场面都不足以为惧了。不过这些家伙在外面还真是过分,得想想办法了。如果没有这俩人还好办……”银蝶眉头紧缩,绞尽脑汁的想要想出对策。

“你们听着,我们一会就这么办……”

“那你怎么办,我们不可能丢下你自己跑吧?”

“傻丫头,你们先跑我反而更安全,听懂没有?”银蝶把手轻轻放在雨的头上。

“可是,你……我……”雨实在是想不出能有什么话能让银蝶不这么做。”

“那么……”银蝶在两人额头上各亲了一下,还没等害羞的两人大吵大闹小苍就从后背钻出。“小苍准备好了嘛?”

“一切就绪,你俩可要抓紧点。”小苍回头将两人拦腰抱起。银蝶迅速为三人开辟了一条道路,小苍后背伸出翅膀从缝隙飞出。“祝你好运!”抛下一句话快速飞走。

“别让她们跑了!快抓住她!”男人从地面伸出火蛇,身旁的下属也紧跟着做出同样的动作。多条火蛇向着小苍飞去,不得不佩服这延伸能力。小苍加快扇动翅膀的速度,使得自己飞的更高。

“喂!你把我当空气呀!”银蝶在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身边的石头腾空而起砸向他们。为了躲避攻击火蛇迫不得已断了,看着三人越走越远直到火蛇无法触及的地方,男人一肚子火气,到手的猎物又飞走了。

“你们要抓的是我吧?非得殃及无辜做什么,现在全心全意来对付我!她们是你碰不得的人。”银蝶从地上抓起掉落的外套披在身上,这样可以适当的遮盖一下,至少不会显得太奇怪。

“别以为爷会怜香惜玉,就算是你是个长的不错的女人也不会!”男人看着银蝶感觉到下身一片火热,努力压制凶狠的看着银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真的如此就好了,不过第一件事……跑啦!”银蝶转身撒腿就跑,向着远处的平原。视野很开阔。

“休想跑!熔岩河!”男人双手插入土地,土地就像果冻一样抖动起来,只不过在这层土下面是滚烫的岩浆。

“啊嘞,好厉害不过没有用的哦。”银蝶背后也伸出一对翅膀,要比小苍的要大得多还是粉红色的。

眼看银蝶飞走了,男人邪魅的一笑。“踏浪!”一声暴喝,男人站上岩浆非但没有被烫死还立在上面向前滑行。岩浆飞溅到两边土地上闷声不响。

感觉风在耳边拂过是再好不过的事了,银蝶是这么认为的。本以为已经甩掉男人了,不料这家伙有够烦人的,运用了特殊的手法制造出一大片熔岩河站在上面飞速前进。银蝶本就不是什么好战分子,没有理会他接着飞。

在男人的视角刚好可以一览银蝶“裙底风光”不由得脸红了。

“不行不行,看招!”巨大的火球脱手而出,这火球出现的奇怪细看都知道是凭空出现的。没有预热的时间。次攻击方式消耗必定很少,男人又接连发射出几个。火球的表面还在噼啪噼啪作响,如同一只只凶猛的狮子向银蝶袭来。

“直接发动攻击了吗?真是鲁莽。”银蝶在第一个火球到达与自己距离一米多的地方收起翅膀,转身躲过。用余光看到二三个接踵而至,快速拍打翅膀,火球从脚下掠过。银蝶紧急下降躲过第三个。

“啊嘞?原来你的攻击都是绣花枕头吗?你可一次都没打中我哦,劝你放弃吧一会可别迷路了。”银蝶在空中悠哉悠哉的一边说话一边打着哈欠。这家伙真的是希雅拍出来追捕我们的队伍吗?何况这家伙还是个小队长,实力就仅仅只是“攻击看着很唬人吗?”银蝶不仅出现疑问,确实是他表现的太弱了,和刚得到能力的乳臭未干,跃跃欲试,想用一用自己的能力的人没什么两样。

“呐,咱们休战好不好?”银蝶尝试着与其和议,勇猛好斗不是银蝶的信条,点到为止才是银蝶一直坚持的。过度的和平是软弱的象征,眼前的这个发情的公狗般扑来的男人就更不能鲁莽了。“我很喜欢你的特点!这样说可能很奇怪,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在发出招式时不先大声喊出来。我都这么说了你还不停下?”虽然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但是银蝶是真的发自肺腑。

“那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男人似乎是把银蝶说的话当做了挑衅,斗志比刚才还要强烈。

呼,火球再一次被躲过。银蝶不禁感叹到“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速度比之前更慢了,是想要休战了吗?如果是的话我很高兴。”不料这回远没有上次那么简单。在火球越过银蝶 ,银蝶正不屑的看向他时,银蝶的余光里出现了一些特殊的东西。又是一条火蛇。端连着火球,另一端被男人牢牢抓在手里。为了不让银蝶发现还故意正面发射出去,银蝶还以为他是有勇无谋,看来这会是大错特错了。

“糟糕,忘了这茬了。”银蝶立刻就想逃离火球的攻击范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句话真不是说着玩的。火球并没有飞走多远,在越过银蝶一小段距离后,被男人用力一扯改变方向,击中银蝶翅膀的根部。银蝶失去了平衡,斜着落下。就算是没有多重,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也是会激起一阵尘土。许久,银蝶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肘部,膝盖,等关节严重擦伤。翅膀收回后在银蝶不再白嫩的后背上留下了一块圆形的伤疤。

“喂,很痛的啦!”银蝶抱怨到。“等等,为什么我说话要说‘啦’

?这变成女人副作用真大,得赶紧变回去,不过要先解决这家伙再说。”银蝶喂自己奇怪的词缀感到奇怪。

“不痛不痒打在你身上还有什么用?束手就擒吧,这就是你大意轻敌的后果。”男人晃动着麻绳走过来。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脸。

“不要!”银蝶双臂包在身前。又是一个无意间的举动,这是她作为女人第二次出现柔弱女子的形象了。杀伤力大的出奇,男人明显愣了一下。视线变得不老实,开始从头到尾的扫视银蝶。

“呕~我怎么变得这么恶心。换做平常可不会出现,不过这未必不是件好事,说不定还是机会。既然都出现了那就然后我来一演到底吧。”银蝶出现了恶趣味的想法,谁叫他现在的身躯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呢。

“大哥哥,你就……算了吧不行不行。喂,你说你为什么要抓我?”银蝶的计划胎死腹中,装作女人还是不行啊。莫不如去和他谈谈说不定就成了呢。

“希雅女神让我们抓住你,因为敌对势力的潘贡已经从东边潜入,也同样要捕捉你们,这就像是所以你还是束手就擒吧,被潘贡的人带走了可有你好受的,这也算是一种变向的保护。”

“呦呵,又是一个没有脑子的,把这事就轻易告诉了抓捕对象。”“那我再问你,我犯了什么错导致执意要把我抓去……等等,你刚才说潘工士兵从东边入侵?”银蝶突然转变话风。

“对……对呀,饶了好大一圈呢,潘贡这些老狐狸为了避开我们视线直接从我们认为最不可能防守的东边进行了入侵。”

“遭了,她们不就往东了。这可摊上事了。喂小士兵,我有事必须要走了这会请你一定要放我走。”银蝶严肃的说。

“可……可我在抓你啊。”在严肃状态的银蝶面前刚才嚣张跋扈的他也软下来。

“现在三个人的……两个人的安危就靠你的抉择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

“磨磨唧唧。”银蝶左脚上前一步,搂住男人的腰,吻了上去。惊讶,激动,甚至有一些惊喜掺杂在男人的眼中。没有反抗就很奇怪。只是觉得身上一凉衣服就没了,再度看向银蝶身上多了一件蓝色的袍子,自己则是赤裸着全身。

“你……你。”男人因为激动又或许欣喜的说不出话来。

“别你了,十分感谢你的让步这是对你奖励,现在,再见!我叫银蝶。”留下自己的名字再度原路飞回,留下男人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发现自己“裸了”脸上也多了一抹迷恋。

“靠,呕,恶心要不是为了她们我才不会这么做,呕~我的初吻,管不了那么多了。”银蝶干呕着。也是心里的一种安慰,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去追向东走的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