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某处某街道,一座工程大楼第六楼。姀亚与范姜楠两人分别站在窗口旁。

乔装打扮的两人即便是站在人群里也就只是一般路人角色那样的装扮。

范姜楠时不时的拿着小型便携式伸缩望远镜望着侧对面的保险公司大门,此时他嘴里还在嚼着口香糖。

所谓站得越高,看得越远,这里无疑是观察目标地点最佳的位置。

不过便利的同时两人还需要忍受另一种吹残——寒风呼啸。

「噗——,明明都还没下雪,这该死的天气还真是有够冷的啊……」

放下望远镜,范姜楠吐掉口中的口香糖抱怨着冰寒的天气。

说完,他哈了一口热气,白雾从嘴中散发出来。这之后他继续拿起望远镜望着那边的情况。

置若罔闻,姀亚觉得身为精英驱逐者(Expulsion)无论身处哪种环境都要有坚持下去的毅力。

她对于范姜楠的畏缩样有些不大满意。

但是人体受到刺激后发出的反射神经完全是不可抗因素。

她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也就忍住没有将自己对范姜楠训诫的念想说出。

「情况如何?」

姀亚单脚着地抱着双手靠在墙上盯着范姜楠须臾间挤出了这么一句。

棕色齐肩长碎发随之摆动。

「预测不定,总之现在已经确认目标是那所公司的员工。还是慢慢等吧。」

范姜楠稍摇摇头,摆着原本的姿势不动这样回了一句。

说完,他放下望远镜,转头和姀亚对上了视线。

然而与姀亚不同的是他的视线却开始慢慢的往下移动。

「你……不冷吗?」

范姜楠有些不解,大冷天的为什么还要这么穿。

就在刚刚之前他就认为姀亚是不是在单纯的为了作秀才故意这样穿的。

而本来还有些疑惑范姜楠的眼神的姀亚现在也明白了他在看哪。

「这可是保暖型丝袜。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果然还是有点凉。」

「既然如此……」

「这样比较方便行动,仅此而已。」

似乎像是看穿范姜楠的心思一般,姀亚打断了他想说的话。

而后,姀亚嘴角勾起了玩味的笑说。

「楠,该不会在想着我这么穿是为了勾引男人之类的吧?」

嘴角的弧度比之前更加深了一些。

对于被猜中的心思,范姜楠稍愣了愣随后避开了姀亚那引诱人的目光边说。

「不,我可没有。」

「嚯~是吗?某人不知所措的样子我可是尽收眼底哦~真是可爱呢~」

妩媚的眼神加上更为引诱人的魅惑声音。

范姜楠有些把持不住,有一种想把她按到墙上的冲动。

奈何实力不济,他根本不是姀亚的对手。正因为如此才限制了他所有的想法。

他深深还记得2年前的那一记过肩摔,他为此躺在机构的医院里连了整整一个星期免费WIFI的惨痛经历。

所以,他如今就连想法都不敢留在脑海里了。

范姜楠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看到姀亚空荡荡的脖子之后范姜楠摘下自己的围巾扔给了她。

「现在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别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姀亚略显惊讶的望着手中的围巾,转瞬间便恢复了原样抬头说。

「哎呀,你这是在撩我吗?」

姀亚带着调戏的语气反问了一句。

而范姜楠听后则边拿起望远镜继续观望着对面公司的情况边说道。

「笨蛋,才不是呢。只是看着你那样冷的都有些发抖了我才当一回绅士而已。」

望着侧颜稍红的范姜楠,姀亚心头一暖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随即便戴上了围巾。

「话说明和霜现在还在休假中吗?」

姀亚问。

「啊。boss说他俩努力过头了,叫他们休息一段时间整顿一下。不过似乎也快到头了。」

范姜楠保持原样说道。

「怎么说?」

「之前boss来电说有个特殊任务要让他们去执行,具体内容不是很清楚。」

「所以……那或许是在为了那个任务而做的准备?」

姀亚疑问道。

「十有八九就是那样了,也不知道上头在盘算些什么。听说最近的情报称那些家伙似乎有什么大行动,我在想着会不会和那有关系。」

几天前和boss的通话中,接下任务的同时范姜楠也从boss那里稍微了解了那个特殊任务。

所以,他怀疑那个特殊任务和TK组织策备中的行动有着很大的关联。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boss命令他们休整的那一段时间也就说得过去了。我的意思是说——boss也许在谋划着什么。」

疑虑重重,范姜楠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虽然如此,但他一时间也完全摸不清楚。

做了道深呼吸,他决定把此事暂时抛在脑后。于是放下望远镜说。

「不清楚啊……完全没有头绪。总之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跟踪目标,其他的事先别管。明和霜他们自然也会解决,所以我们在这里瞎操心也没什么用。」

姀亚听后缓缓点了点头。

她的确是有点担心南阳明和于霜的事,只不过范姜楠这样说了她也便不再去想那事。

范姜楠看着姀亚似乎接纳了自己的建议之后,他再次拿起望远镜观望着。

「说起来……楠,你觉得目标在保险公司上班是因为某种意图或是抱有什么目的吗?」

范姜楠听后沉思了片刻之后说。

「保险公司内部也会划分多种的保险,车保、人寿保、工伤保险等。但是,唯一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有个专门上门与客户进行鉴定合同的职业——销售员。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么目标的目的也就已经很明确。」

而姀亚听后乍然间想到了什么随即摆着惊讶之色反问道。

「也就是说……完全可以利用那样正规的方式拜访客户然后实施杀人的意图——是吗?」

「没错。但这也只是猜测。」

仍留有惊讶的余韵,姀亚随后摆回了原本的姿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主要还是目标的情报资料可谓是寥寥无几。而他是否真正的是TK组织的成员到现在还没摸清楚。」

范姜楠再次做了一道深呼吸。

可想而知这次的任务的棘手程度有多大。

「关于目标的基础情报是谁打探收集到的?」

对于刚刚的事情的思考没有得出结果,姀亚则是放在了一边问起了另一个自己觉得可疑的问题。

「the one。所以,情报上来说完全是没什么问题。」

(the one是潜在TK组织内部的负责打探重要情报的内线人员之一的代号。)

听后,姀亚再次陷入了思考当中。片刻后,她抬起头说。

「虽然他的情报没什么问题,但是……假如……我只是说假如。他的身份暴露了从而被利用了的话……」

「不可能,如果他已经暴露了的话,之前的那些行动不可能会那么顺利的进行。」

姀亚听后点点头似乎认同了范姜楠的观点。

不过她此时的内心仍还有疑虑没有散去,但却又没找到促进疑虑的催化点在哪。

姀亚皱着眉头寻思间没有得出答案,随即看了一眼左手腕『盾』上的时间,上面由绿色字体显示着9 : 41。

这时忽然间,范姜楠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动静说道。

「亚,该行动了。目标开始移动。」

姀亚的脸色随即变得严肃,回道。

「收到。」

说罢,她便直接翻越窗口从六楼跳了下去,留下身后的一条细线。

而细线另一端的滑轮装置死死的固定在窗口的三角点。

她身上穿着的棕色背心在风吹动之下,的某种装置随之在她的腰间若隐若现。

在离地面大约2米处时细线产生了一股弹力减缓了她下坠的速度,在抵达地面时刚好完全抵消。

同时,那股弹力也将姀亚身上腰间的细线给扯了下来。

因为是废弃罢工的工程楼所有周围没有任何人。

安稳落地后的姀亚没有一丝停滞,戴上微型无线耳麦便朝着留在六楼的范姜楠所说的方向快速跑去。

5

「早呀~小雅。」

「嗯,早,丽娜。」

我抬头这样回应。看到丽娜微微侧着身子对我露出了一副甜美的微笑。

能想象出两秒前她就是以那样的姿势对我打的招呼。

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不用看人就知道是她。

「话说你又在看这个啊……」

丽娜略带没趣的语气看着我手中的《威廉·莎士比亚文集》说道。

「是啊,我还挺喜欢莎士比亚悲喜剧的写作风格的。」

丽娜每次看到我在看这本文集的时候都会说没意思。

那只是她自己不懂莎士比亚的黑色幽默风趣而已!!

虽然我心里对于她无意间的话语感到不爽,但却又不能说「那是你知识浅薄!」那种伤人的话。

毕竟谁叫眼前的这个开朗系女生是我多年的好友呢……

虽然说话比较直白且不经思考,但对待人事方面都很和蔼。在我们系当中算是比较受欢迎的女生。

「嘁~我是欣赏不来……还不如去看耽美漫画呢……」

边坐在我身旁边叹息着这样说着。

正如所说,她是个彻头彻尾的腐女。耽美漫画小说之类的都填满了她房间里的书架。

就连相关的BD碟片也是装满了几个纸箱。

嗯,也完全是个宅女。

不过她没有在刻意隐瞒自己的喜好,甚至在初次的自我介绍时就直言「我的喜好是BL!爱好家里蹲!你们可以叫我死宅女!哎嘿~」。

她之所以很受欢迎大概就是因为她那以诚相待不做作的属性吧。

虽然有时偶尔卖卖萌撒撒娇,不过那都是在讽刺某些女生而故意表现出来的。

我不否认她的确有卖萌的时候,不过那都是她本人不经意间的举动和话语所产生的那种『天然萌』的属性。

而这则令那些半身男唏嘘不已。

毕竟最重要的是,她长了一张清艳脱俗的面庞。

果然这才是重点。

「毕竟我们的兴趣和欣赏点不同,就好比我无法理解丽娜你为什么老是看那种书籍和动画一样。」

我视线回到书上,面不改色的说道。

「那是动漫!才不叫动画!!!」

丽娜嚷声反驳着。略带着一种小孩撒娇式的语气。

有什么区别吗……

我心里想着。

「总之就是这样。话说丽娜你很吵哦,不要打扰我看书。」

她这样的举动引来了教室里其他人的视线。

特别是男生,我对他们那样在自己身上游走的眼神感到很是反感,简直令人作呕。

「动画片是小孩才看的!动漫才是当代诸多青少年所追捧的潮流!!对于混淆概念的沐雅——我将加以惩罚!看——招!」

说完,丽娜便顺势一记轻飘飘的手刀朝我头顶打了下来。

霎时间,我合上书本用书背挡下了丽娜的攻击。

「啊呀!!我的手~呜呜……小雅真过分……」

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摸着左掌缘说道。

「动手在先的丽娜可没资格这么说我……」

我不为所动,边把书本放在桌上边说道。

虽然我知道她只是在开玩笑,不过就当做是给予没能理解我给出暗示的笨蛋丽娜的一个小小的惩罚吧。

「好啦好啦……我错了啦……」

我还是妥协于丽姐的卖萌攻击之下,摸了摸她的头。

毕竟她要是闹起来的话,我可受不了。

「哼(╯^╰),知错认错就好。」

「是是……」

置若罔闻。

我重整姿态,随后打开书本翻到了刚刚看到的那一部分继续衔接刚刚的阅读进度。

「话说沐雅你听说了没?」

丽娜再次凑了过来对我这么说道。

「你指的是……」

「转校生啊!大学转校生很少见吧?!」

转校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是在大学转校生就很稀罕了。

因为大学转校或是转专业可是有严格的法律规定的。

所以,在大学里会出现转校生就说明转校生是有一定的资质的。又或者是说,靠关系贿赂所谓的『走后门』。

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没有了刚刚那边惊讶的波动。

「的确……是很少见。所以说,丽娜你激动什么……又不一定转到我们的班级……」

就算是为了表达惊奇的心情这未免也有些夸张了吧……

我这样说着,而丽娜却惊诧不已的看着我。那种眼神像是发生了某种什么天大的事就我一个不知道一样。

「干嘛那么看着我嘛……」

注意到了她那样的视线,我有些困惑把视线从书本移开便放在了丽娜身上。

「难道沐雅你还没听说吗……?」

「嗯?」

我蹙着眉头就那样盯着丽娜。

「转校生就是转到外语系中我们的班级啊!」

我略显惊讶。

这还真是个戏剧性的意外呢……

看刚刚丽娜那样的反应我就隐约猜到了什么,没想到竟然真是那样。

「是…吗……」

对于转校生什么的我并不是很感兴趣。仅仅就只是感叹少有的大学转校生而已。

淡淡的回了一句之后,我把视线再次转回书本上。

「你这反应是什么嘛~!两个哦!还是两个哦!!」

不管几个,我现在只想好好安静的看书。

对于丽娜的亢奋,我心里感到很是郁闷。

肯定又在想象着什么「会不会是帅哥啊!」之类的。况且还是两个,这无疑是扩大了丽娜的臆想空间。

「哦哦……」

置之不理,我继续看着书本。

从丽娜的到来至现在我都没有翻过页。

「如果是帅哥的话……还是两个……那样的话……哈啊啊啊~」

果然是猜对了。

看来真是没法好好的看完这一页了啊……

我叹着气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7点55分。随后放进了桌子里。

我带着埋怨的眼神看着身旁的丽娜扭捏着身子。

毫无疑问,那肯定又是陷入了自己脑补幻想的画面当中。

「好了同学们,都到齐了吧?」

讲台上转来一句话,我和丽娜同时抬头看了过去。

这句话也顿时吸引了其他同学的注意力。——那正是我们班的辅导员。近40岁的大叔。此时正站在讲台上。

同一时刻,几名男生回应着「嗯嗯」、「到了到了」之类的。

虽然如此,不过班长还是很顺时的站了起来清点了一下人数。

「66,67。嗯,除了某寝室的几个老油条之外其他人都到齐了。」

点完后,他对着辅导员进行了通报。顺势嘲讽了某606寝室的几人。

「好。大家先不要说话,我有件重要的事要……」

「转校生是吧!!」

有人已经猜出来。不如说想要表明什么的意图简直太明显了。

不过那个同学的举动遭到了辅导员的凝视。顿时他吓得赶忙坐了下去。

那样的糗样也映入所有人的眼中,而些许同学开始在上边偷偷窃笑。而后又在辅导员的干咳两声停了下来。

很明显,辅导员对于自己的发言遭到打断而有些不快。

「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但是就如裤衩同学(‘喂!裤衩是什么啊!!我叫古茬!!!’某人突然站起喊道)所说的,的确是有两位转校生要转来我们的班级。」

辅导员完全无视了他的抗议继续把话说完。

而说道『裤衩』的时候引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就连我也忍不住稍笑了出来,我旁边的丽娜更是捧腹大笑。

——来自辅导员对他的报复。

而古茬回望着四周便带着尴尬之色坐了下去。

「好了同学们,玩笑到此为止。」

说完,教室里的笑声渐渐散去。

而后辅导员见状便对着门口那边喊道。

「进来吧。」

先前进来的是个带着笑脸,身高较高,穿着灰大衣的男生,看上去给人一种「阳光男生」的印象。

而后是个女生,个子不是很高,脸上毫无表情。虽然如此,但仍然掩盖不住她那倾城的容颜。

而此时班级里完全能够区分出两个派系。

——阳光帅气男生派与三无美少女派。

两派都在轻言细语,不用想,一定就是在谈论关于他们的事。

「虽然不是两个帅哥感觉有点失望,但是……那个男生很帅啊!呐呐,沐雅快看啊!!还有那个女生!!」

我的视线在那个男生身上停留几秒,丽娜的呼唤拉我拉回现时。

「那、那又怎样……长得帅,不一定可爱。是个什么人还不知道呢……」

为了遮羞我将那人贬低了一番。

不、不过……就算长得帅也要大众都认可其为人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帅气男生!

嗯,没错。就是如此!

丽娜满脸花痴用充满热情的视线望着那个男生。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

「要是他和班长的话……咕嘿嘿~」

收回之前的话。

神情愉悦,丽娜再次陷入了无限的畅想之中。

我在想着如果她陷得再深一点会不会流出口水来呢……

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腐宅女……

「咳咳,各位,这两位就是来自靖华大学的转校生。希望各位能够多多帮助他们熟悉熟悉我们的学院。好了,你们进行一下自我介绍吧。」

辅导员面带着微笑说完。

而后,那个男生向前走一步说道。

「大家好,我叫薛宁。今刚入贵院,还有许多不懂和不熟悉的地方,望各位多多指点。当然,如果有我能帮得上各位的事也请无需顾忌的来拜托我,我会尽自己所能去做的。那么,今后三年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露出了一副阳光而又爽朗的微笑之后便行了个绅士礼。

顿时,甚至有些花痴的女生忍不住叫出了声音。

我不削的撇了撇嘴。

薛宁…吗……

我心里默念了一次那个男生的名字。

反正说的倒是很好听。这样油嘴滑舌男人现在也并不是少见。

想到这里,我心里对薛宁的印象莫名的降低了几等。

「大家好…那个…我叫…乐柔柔…嗯……喜欢看书……还有……鸡蛋灌饼,我最喜欢吃。…嗯……没了,over。这样可以吗?」

没有附带任何感情的语气。

说完缓缓转过头看着薛宁似乎在进行着确认。而他溺宠的微笑着摸了摸乐柔柔的头部说。

「嗯,很不错。顺便一提,这位是我的堂妹。她比较怕生,所以还望各位多多包涵。」

堂兄妹吗……看上去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嗯,既然是兄妹,在这种程度上的亲密度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

但是……他妹妹乐柔柔是怎回事……

从出现到现在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

而且回答就好像早就做好了准备似的……况且什么……over……

难道他的妹妹是那种属性吗?——三无纯正的天然呆萌。

我撑着脸颊望着讲台的那对兄妹心里这么想着。

「啊啊啊啊~!!妹妹也好可爱啊~!!呐呐,沐雅你说是不是啊!?」

激动的丽娜随即把这种问题抛给了我。

「啊…嗯……的确是呢……」

我略显尴尬敷衍的回答道。

但不可否认的是,乐柔柔的确很可爱,更别说还有着那样的蓉貌。

反正这样的三无萌呆美少女对那些男生来说无疑是最欢迎的那种吧。

不过,这对我来说算是好事。

这样一来那些男生的视线就不会时不时往我和丽娜这边偷看了。

庆幸的同时不知为何心里却莫名的萌生出了某种挫败感。——真是讨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