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南阳明打理完毕之时已是1小时之后。

此时的他身穿着日常穿着的灰色风衣缓缓走出了房间过道。

从南阳明这边就可以看得到于霜的侧颜。

只见她身穿着卡其色棉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要比南阳明要快上许多。

不过南阳明之所以这么慢还是因为在房间里做了半小时的热身运动才会如此。

似乎注意到了走过来的南阳明,正在看着电视机的于霜转头对他说道。

「明,好慢。虽然我已经有在忍耐,但是,肠胃感官仍在向我发送‘需要补充能量’的警告,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一下明时间上的问题。」

紧接着,于霜从沙发上站起身子并指着电视机上方的时钟说道。

「——已经九点了。」

南阳明看着一脸认真说着的于霜,嘴角露出了微笑。

「抱歉,忘了时间上的问题。待会我就多给霜点一份吧。」

「了解。既然明这么说了的话。」

于霜乖巧的点了点头,即便是没有表达出来南阳明都能感受到于霜兴奋内心。

「走吧。现在就带你去吃鸡蛋灌饼。」

「叮咚~」

房门口传来门铃,刚想说什么的于霜微张着嘴把想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此时两人都在疑惑着会是谁的光顾,因为如果有人前来拜访的话一定会先行和他们打好招呼。

然而那之前两人并没有接到任何人的来电。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紧接着南阳明缓缓走向了门口并由里而外打开了房门接着……

「hello~明,最近还好吗~」

突如其来的拥抱与香水味让南阳明有些猝不及防,于是茫然的愣在了原地。

而南阳明也在开门时的那一瞬间就知道了对方是谁,而内心毫无波动,紧接着他立马推开了对方面无表情的说道。

「您打招呼的方式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啊……」

「真是冷淡呢~连姐姐的热情拥抱都拒绝了。怎么?难道你已经过了青春男孩的‘生理期’了吗?又或是说已经……进入‘贤者模式’了呢?」

只见女子身穿着深蓝色的格子毛呢外套,而外套之下是套着丝袜的芊玉双腿。

而南阳明眼前的这名突然拜访的女子名叫凌瑾瑜,是Dispel计划的情报接线员之一。

是个比较喜欢戏弄年龄比自己低的男孩的『大姐姐』。

此时手上还提手不知道装有什么东西的环保塑料袋。

「怎么可能,笨蛋……」

南阳明开始质疑着面前的女人脑子里装的是不是都是黄段子有关。而南阳明最应付不来的就是她。

这还不是南阳明最苦恼的地方。

心灵天真单纯的于霜当然也听到了这番话,而她对话中内容的不理解此时正歪这头尝试着进行思考但毫无结果。

「嗯。听说一般事后的男人说话都这么硬气。况且不能说长辈是‘笨蛋’哦~」

凌瑾瑜点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而南阳明听后更加郁闷了起来,随后叹了口气说道。

「算了,随你怎么说。况且凌小姐不也快是3……」

「哎呀,明说什么来着?人家刚刚没听清呢~能再说一遍吗?」

凌瑾瑜眯笑着盯着南阳明说道。

『喂喂,拜托。表情很可怕啊好不好!』

南阳明打心底的觉得这么的女人可不能惹便打起了退堂鼓。

虽然对方看似没生气,但却散发出了令人背脊发凉的气场。

所以南阳明当然不敢当着本人的面继续说什么某人已经是差不多『30岁的阿姨』了这样子。

嗯。他不敢说。(确信)

「啊…呃…我说的是……凌姐您……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哎呀,刚刚果然是我听错了。嗯嗯。」

凌瑾瑜这才高兴的点点头说道,这之后她咳了咳嗓子继续说道。

「总之,先去沙发上坐着吧。」

凌瑾瑜边说着,边向于霜那边走去且还边对于霜打着招呼「hi,霜儿好久不见~」于霜也回了一句「ms凌,早上好。」

望着凌瑾瑜的背影,南阳明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关上房门后也往那边走去。

「呐呐,霜儿。」

「嗯~?」

「明他对你出手了没?」

「出手,是指?」

于霜疑问道,脸上也布满了疑惑的表情。

「喂喂,你这**人快给我够了!!」

南阳明边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边训斥道。

前几秒凌瑾瑜看了一眼他之时他就知道了这个色女人一定又在想些什么无聊的事。

就结果而言,南阳明无疑是猜对了。

所以他忍受不了这样的话题在纯洁的于霜面前提起。

就这样,凌瑾瑜听了南阳明的警告也便没再说下去,调皮的吐了吐舌。

虽说凌瑾瑜已有28岁的年龄,但外边却仍然和一般18来岁的少女有着相差无几的面容,并且论美色也不逊色于于霜。

如果把年龄减掉相符的话,那么两人对比的差异就在于凌瑾瑜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话说明也太过分了吧!什么色女人嘛!人家很纯洁单一的好不好!」

凌瑾瑜说完嘟了嘟嘴,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原样。

南阳明顿时鄙视的看着凌瑾瑜。

他可是深深的知道这个女人总是利用美色和装纯去调戏组织里那些纯洁的年轻人。

对此,南阳明可完全不吃她那一套。

「喂!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嘛!!」

「没什么,只是觉得凌姐您的胸部还是那么大呢。」

「哼,别以为随便找个敷衍我的理由就能蒙混过关!那眼神明明就像是在说‘这个臭女人’之类的吧!!」

南阳明听后也是露出了惊讶之色说道。

「wow,竟然被你猜到了……」

「你……你……我……呃…呜呜……哇哈……霜儿……明…明他欺负我……」

凌瑾瑜说罢就抱住于霜进行诉苦,而南阳明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女人的把戏。

「明,不许欺负ms凌。经情况的分析,我认为明这样的行为很不绅士。所以,明需要对ms凌道歉。」

凌瑾瑜利用了于霜进行了反击,而南阳明顿时哑口无言。

面对着于霜他不可能生气,稍想想之后他也芝意识到了刚刚自己说的似乎的确有些过了。

无奈之下,南阳明只好底下了头说道。

「对不起……是我说的过分了……」

就那样片刻之后,凌瑾瑜缓缓转过头边『哽咽』的说道。

「……不会再说我是色女了吗……」

「不会了。」

「……不会说我是性骚扰了吗……」

「不会。」

「……也不会不和我去lover hotel了吗……」

「不会……呃……才怪!!喂!!!」

「啊哈哈~开玩笑的啦~」

凌瑾瑜离开了于霜的怀抱嬉笑着对南阳明吐着舌头。

南阳明心底也暗自觉得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奥斯卡影帝,死性不改。

最终南阳明则放弃了思考,他不再生气。认为和这个女人认真他就输了索性直接不跟进她的话题。

「算了,我懒得跟你说了。话说凌姐你到底找我们有什么事?」

如果只是提供情报的话话直接用shield通话就行,所以南阳明很奇怪凌瑾瑜为何亲自这般行动。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谈正事吧。」

步入正题,凌瑾瑜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且从眼神上来看似乎事情并不简单。

而南阳明也察觉到了凌瑾瑜的神色。

于霜乖巧的坐在旁边也很认真的外听讲。

「亚楠他们的跟踪行动很成功,任务目标已经基本上被他们掌握了行。」

「也就是说……再进一步就可以对目标实行抓捕行动了——对吗?」

「没错。的确如此。目前的情报来说目标很有可能是TK组织的高层干员。所以很有活抓的必要。但是……」

「但是?」

「那个人的行动方式与平日的作风都很奇怪。」

「怎么说?」

「一般TK组织高层的周围都会分散着隐藏在人群的护卫队进行保护。然而那个人经常独自一人出门,且总会找有监控摄像头的位置地方行动。」

「看样子,那个人似乎也掌握了我们的一些情报?又或是说他两的存在已经被发现了?如果按照是TK组织的成员来说他那样的行动方式未免对我们来说也太有利了。」

有着近5年执行任务经验的南阳明斩杀或抓捕过许多TK组织的高层人员。

但听闻这样的人他还是第一次。所以,他开始臆测那个组织是否还有什么底牌没有亮出而在思考着。

「正如你所说的,以上都有可能。目前已知的情报来说,除了他的身世之外的任何情报似乎都有造假的痕迹。」

「看来并不一般啊……」

对此,南阳明心里开始担心起亚和楠的情况。

毕竟这般使用了未知手段隐藏了自己身份让人难以辨别的对手比较棘手。

「总之,在没有摸清对方真正的底细之前他们也不会贸然行动的,所以你们就放心吧,况且以他们的实力和经验来谈你们也根本不用担心吧。」

「这我当然知道,只不过TK组织会有这种神秘的人觉得有些可疑,或许他们还藏有什么底牌也说不定。」

「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只是那些家伙太狡猾了,就连他们内部的精英干员了解的行动情报都少之甚少。」

TK组织的行动总会很隐秘且突然。

如果没有早已渗透进去的内线情报员的话,或许dispel行动还会更加难以实行吧。

而情报对机构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因为那将决定了行动的成败。

虽然TK组织以及消减了近70%的势力,但相对来说残余分散各地的TK组织成员也正是最难以对付的敌人。

所以,窃取情报机密的路途也将会更加坎坷与艰难。

正因为如此,如今的内线渗透者也将会更加的难以行动,也可以说是无不处于危险之中。

「虽然如此,但不管他们怎样也终究还是dispel行动的歼灭对象。所以,没什么可感叹的。」

南阳明从不会认为TK组织行动的成功就是他们的强大,而是会思考自身错存在的问题从而去改善最后将其打败。

但是,他从没有将TK组织视为对手,而是一开始就将其定位在了铲除对象之内。

那样仅以杀人为目标目的的恐怖组织他不屑于将他们和自己进行攀比,其他事物也是如此。

「我说的狡猾可是贬义词,可没在感叹他们壮举。」

南阳明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在想着亚和楠的事情。

而事情似乎到这里也迎来了结束,三人都静静的坐着。

大概几十秒过后,于霜打破了安静看着低头沉思南阳明缓缓开口说道。

「明,在担心亚和楠吗?」

南阳明回过神对于霜笑了笑说。

「啊嗯……」

「明,要相信他们。亚和楠不会做出不理智的行动的。」

「嗯。我明白了。」

然而南阳明并不是在担心亚楠的情况,只是对他们追踪的那个目标抱有些许兴趣与疑虑。

但看着于霜在安慰自己南阳明便也自认接受了于霜的用意。

这之后,南阳明视线转向凌瑾瑜说道。

「除了这个没什么其他的事了吧……」

「嗯。」

「那直接用‘盾’通话不是更加方便吗……」

「哼,你这家伙可真是迟钝呢……我手中提着的袋子你还看不出来吗?即便看不出来也闻不出来是什么吗?」

这么说起来,南阳明刚刚的确闻到了袋子里的香味。

不过他没太在意也就忽略掉了。

「也就是说凌姐你特地过来看望我们的吗……」

「唉,终于发觉了啊……我还以为你会更加的迟钝呢~于霜早就已经发现了哦~」

凌瑾瑜戏谑的说道。

接着南阳明看向于霜,发现她正盯着环保塑料袋移不开视线。

「嘿嘿,霜儿饿了吧?」

于霜点点头说道。

「yes,这是ms凌买给我们的慰问品吗?」

「没~错~,霜儿猜猜这是什么,哼哼,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吧。」

「鸡蛋、香葱、番茄牛肉酱、火腿肉、生菜——鸡蛋灌饼!」

于霜两眼盯着袋子闪闪发光,似乎下一秒就要将袋子里的『敌人』统统消灭。

「bingo~果然我的霜儿最可爱啦~」

凌瑾瑜说着就把于霜抱住蹭着于霜的脸颊。

南阳明默默在一旁望着两人的互动。

「ms凌,很痒……鸡蛋饼……我可以吃吗…?」

于霜眯着眼睛这样说着。

「当然可以。」

凌瑾瑜停下了骚扰便从袋子里拿出包装好的两份鸡蛋灌饼递给了于霜进行说道。

「诺,霜儿快吃吧~」

「了解。」

于霜正经脸对凌瑾瑜行了个军礼之后便拿起鸡蛋灌饼幸福的吃了起来。

「那个……我的那份呢……?」

这时南阳明在一旁弱弱的问了一句。

凌瑾瑜转头盯着他看了几秒后轻哼一声说道。

「哼,说长辈是笨蛋且没有绅士风度的明是屑。」

「再怎么说那也太过分了吧……」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啦。给,这是你的。」

随后凌瑾瑜又从袋子中拿出一大盒灌汤包放在了桌子上。

紧接着又拿出了一些糕点之类的小吃。

「此行就是为了看望你两的生活情况,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没有好担心的了。」

话毕,南阳明也立马意识到了凌瑾瑜的用意。

之前的一些小玩笑大概就是为了让他们两人放松一下心情。

于是,南阳明对凌瑾瑜说了声「谢谢」。

凌瑾瑜看了看南阳明一眼,浅笑着摸着仍在幸福的吃着鸡蛋灌饼的于霜的头部,一边摸着一边说道。

「别这么客气,毕竟我也是算是看着你们长大的,所以……」

凌瑾瑜眼睛释放出了一丝柔情,似乎在回想着往事。

南阳明也是看着这样的凌瑾瑜没有说话,不过此时他心底默默的坚定了某种信念。

片刻后,凌瑾瑜拧着挎包站起身子说。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毕竟晚上还有收集情报的任务所以我得回去准备准备。」

边说着边对南阳明笑了笑,而南阳明点点头也以微笑相对。

「ms凌,要回去了吗?」

此时手中还抓着鸡蛋灌饼的于霜轻轻的问道,嘴角还留有鸡蛋饼的残渣小削。

「嗯~下次有时间的话我再带你出去玩。」

凌瑾瑜弯下腰边用纸巾擦拭着于霜的嘴角边说道。

「嗯,了解。」

「好了,那我就走了。」

凌瑾瑜说罢就转身准备离去,而后被于霜叫住再次停下了脚步。

「ms凌,还有件事我无法理解。」

「什么事啊小霜儿。」

「刚刚你说的‘明对我出手’是什么意思?经过考虑许久我还是没能理解ms凌那句话的含义。」

南阳明听后露出了一丝苦而又尴尬的笑容。

凌瑾瑜则是偷偷的看着南阳明那吃瘪的样子坏笑着,而后被南阳明也发现了这个死性不改的女人在打着怎样的算盘。

「这个问题……你就问明吧,他会向你解释的。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byebye~」

「呃喂!!别给我跑路啊!!!」

凌瑾瑜说罢迅速的走向门口打开关闭房门就那样消失在了两人的视野之中。

刚刚的感动又换回了如今的郁闷,凌瑾瑜给南阳明留下的摊子使他的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于霜了。

「明……」

于霜就那样正经的看着南阳明,似乎在等待着他的解释说明。

无奈之下,南阳明只好继续编造理由给敷衍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