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到达了目的地,学院内的行政大楼旁。轿车驶到了一个身穿制服的女生旁边停了下来。

不用想就知道那肯定是负责接待我们的人,而她身上穿的连衣裙应该是立江学院的校服。

——上衣为卡其色,而长裙则为黑白相间网格状。

我和于霜从后备箱里拿出行李箱之后轿车便驶去。

那是学院的用来接送人员的公家专用车。

真是有够奢侈的啊。

——望着驶去的LincolnI领航员我这么想着。

「想必二位就是靖华的转校生薛宁和乐柔柔了吧。」

她走到我们面前半米处,对我们小小的鞠了个躬这样说道。

那肯定的语气应该是刚刚的司机提前说好了的。

她面带着笑容,五官精致端正。

唯一特别的是左眼角靠太阳穴的下方有颗不是特别明显的美人痣。

头发较长,乍看似乎比于霜还要长一些。给人一种像是大家闺秀的感觉。

就在前几秒她向我们走来时我就已经对她打量了一番,只不过走近的时候我才发现了她那特别之处。

「嗯。是的。」

我带着微笑回应道。

不仅如此,我今后或许都要经常保持着这样的笑容。

这让我有些反感,但却又不得不这么做。

「我代表本院欢迎二位的到来。那之前请容我先进行自我介绍。」

说完,她稍弯下腰继续说。

「我是本院学生会外联部的副部长宣珊菱,而本人由此来是负责接待二位的引路人,如有不解二位可尽情向本人询问。」

不论是从礼貌和话语上来说,果真不愧是外联福的副部长吗……

看来这次的任务似乎并非那么无趣。

我保持着笑容不变点点头说。

「好的。不过阁下无需这般恭敬,方可使平日之姿相对便可。」

略显惊讶,她那样看着我。而后莞尔的笑了笑。

「呵呵,薛公子还真是诙谐风趣呢……莫非也对古文学颇有兴味吗?」

「没有。只是稍微懂一些罢了。」

这般委婉谦虚的局面再说什么『略懂一二』的话就显得完全像是在装蒜。

「是吗,若薛公子日后兴起的话,可以寻往鄙人相互探讨哦~」

大概是认为我和她有一样的兴趣从而对我稍微产生了一些好感吧。

我承认这的确是很自恋猜测,但是不然她也不会在和我说话时谦虚的称自己为『鄙人』了。

「如果的话……我会的……」

那一刻或许永远不会到来。

「好的。您的话我记下来了。」

行吧。可以的话我还真不想让你记下来。

任务刚开始就给自己钻了个孔子,早知如此刚刚我就干脆一点了。

「那么,既然薛公子这么说了的话,就请恕本人放恣了。」

这之后,宣珊菱调整了几秒。

而之后她的脸色也不再那么拘谨,笑容也比刚刚要自然了一些。

「那么,薛宁同学和乐柔柔同学,请跟我去见院长吧。」

说完转身便往行政楼里走去。

而我则边说着「走吧柔柔」边转过头,发现她正稍仰着头望着眼前的行政楼。

对此,我有些好奇问道。

「怎么了,柔柔?」

这时走在前边的宣珊菱也注意到了我们这边的情况而便转身回望着。

大概稍顿了2秒后她缓缓说道。

「大楼,好漂亮……」

同感,对于这一点我还是认可的。

这所学院的装修风格就是红色,行政楼也不例外。

算是一座组合楼,两边低中间高。而两边还有采用了阶梯式的分层。

入口则采用了通道的形式。

现在还有少许人在进出。由于现在是上课时间,所以那大多数应该都是教师、职工之类的。

「呵呵,这便是本校的一大特点。对于乐柔柔同学的夸赞我代替院长表示感激。不过,这样的风格是参照与欧洲东南部地区的某个独立国的建筑风格而进行装修。二位试着猜猜这是哪个国家呢?」

依旧保持着笑容。

这……算是一个入学前的小测试吗……?

看来不能让她看扁呢……,毕竟都这般提示了。

况且也还需要『高调』一点。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希腊共和国的建筑风格,不论是从石柱和外观雕刻来都有很大的相似程度,再加上你刚刚的提示所以应该是错不了的了。」

我说道。

「没错。答对了。不过也并非只是单纯的欣赏那样的建筑风而进行仿造修筑。」

「还有,什么原因吗?」

于霜问。

而宣珊菱的视线也随之转到了于霜身上。

「嗯唔。为了纪念一位来自希腊的学士与哲学家,他生前对我校无私的奉献与带给我校的荣誉,在他离开人世后院长便采用了这种方式对他进行了纪念。」

戏剧般的演讲结束。

不过我觉得不然。

奇怪点就在于宣珊菱的讲述和描述,所要表明的事物太过于模糊。

不过,如果真正的想要介绍推荐。身为外联部的宣珊菱这般简短的进行敷衍一带而过的措举很让人觉得很是怀疑。

或许……这是在刻意的回避着某个问题?

假如我说的没错。而宣珊菱上述的话语或许就是在回避于霜不经意间提到的某种话题。

也就是——学院建筑外观上。

假如是那样,那宣珊菱为什么要回避这个话题呢?

事情似乎有点有趣了。

「‘在短暂的生命中寻找永恒’,难道宣前辈说的那位学者就是‘plato’吗?」

于霜意外的很专心的听完了她的演讲。

似乎对于这类的事情很感兴趣,两眼闪闪发光的问着。

对于她的话语,宣珊菱便捂嘴淑女般的笑了笑说。

「呵呵,没想到乐柔柔同学也意外的幽默呢~很可惜那位并不是像plato那样闻名世界的人物。只是个昧昧无闻的学者而已。」

听后于霜略显失望。

于是我摸了摸她的头说。

「小柔,柏拉图早在公元400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哦。所以怎么可能存活至现代呢……」

看来霜已经开始融入了『乐柔柔』的人格了。

——正当我这么的想着的时候……

「好像……是呢……。因为刚刚宣前辈提到了‘希腊’、‘哲学家’等关键字使我联想到了《理想国》的作者plato。由于脑内的错误条件反射,使我把plato与宣前辈所说的那位学者弄混淆了。所以,这并非是我的无知,完全是本人的一时疏忽大意所致。嗯——。」

喂!霜!现在不应该叫『明』吧喂!应该是叫『哥哥』才对啊!

我心里有些紧张。虽然如此,在表面我仍还是保持镇定的微笑。

况且明明就是在狡辩说完还很严肃的嗯了一声。

而当我不经意的视线放在了宣珊凌身上想要捕捉她的反应的时候……

如果不是我的错觉得话,她刚刚那样的表情带着有些兴奋的……愉悦……?

——在我转眼的须臾间捕捉到的画面。

「呵呵,薛宁同学的妹妹还真是可爱呢~」

又变回了刚刚的笑容。——果然是我的错觉吗?

我更加疑惑了起来。

「毕竟她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妹妹。虽然比较怕生且有些呆愣,但是可别就这样小看了她的聪慧哦。」

我摸着于霜的头说道。

「reject,经思考我不觉得自己的回答是愚昧性的。」——这之后于霜在中间插了一句话。我和宣珊菱没有理会的继续说着。

「呵呵,薛宁同学的妹妹,我怎能会轻视呢~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令妹的性格很可爱而已~」

「那就多谢宣同学的夸奖了。」

「哪里哪里,薛宁同学也是博才而又见识广泛的杰出青年啊!」

啊,我已经开始有些厌倦这样的客套话了。

「杰出青年就算了。我也没有做过什么贡献社会的事,最多就是窝在房间里埋头苦干的时间或许要比别人多一些而已。」

「薛宁同学的说法可真是谦虚呢~」

「实事求是,我只是在诠释事实而已。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装模作样。」

这确实是我心里的实话,然而讽刺的是我现在的状态就是在装模作样。——令人讨厌的事实。

「这么说的话,薛宁同学还是个坦诚之人呢~」

「总之就是那样,宣同学可以那样认为。」

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的回答,宣珊菱现在的心里或许有些捉摸不透吧。

「既然如此,薛宁同学这样的一个优点我会铭记在心。那么闲话就到此为止,二位请继续跟着我来吧。」

2

「真是个漂亮的人……」

望着宣珊凌的背影,于霜在我旁边细声说道。

虽然我对这个人的容貌并不感兴趣。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确算得上是个美人。

「是啊。」

我不轻不重的回了一句。

而于霜斜视盯着我几秒之后又回收了视线。

我没有动摇,说实话我不是很了解她想表达什么亦或是想说什么而就只能装作没看到。

走廊上还有少许来回走动的教师或学生班干。甚至还摆放有自动贩卖饮料的贩卖机。

我们一路跟着宣珊菱乘着电梯来到了第7楼的校务处。

宣珊菱伸手轻轻敲了敲门说了一句「失礼了」便推开了关合式大门,随后又转身对我们做出请示的动作说。

「二位请进。」

不假思索的推门而入。

看来宣珊菱似乎对这里非常熟悉,或是说和里面的人——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于霜同样。

我俩一前一后走了进去,身后传来了关门声。

只见待客沙发处旁站着一名身穿西装带着眼镜中年男子,而此时也正看着我们。

那无疑就是宣珊菱之前口中说提到的『院长』了吧。

那人看到我们走来时便带着微笑说道。

「你们就是转校生薛宁同学和乐柔柔同学了吧?」

「是的,院长先生。」

院长听后便呵呵笑了笑说。

「我是本院的院长张斌,立江国际学院欢迎你们的到来。」

「谢谢院长先生的恭迎。」

学院长继续带着笑说的。

「那么,我也不是有什么事要说,所以就容我不请二位就坐了。」

「无妨。」

我回了一句。这样直白的发言我并不讨厌。

「二位放下国内一流有名的靖华大学而选择了本陋院真是屈才了啊。」

虽然我们并不是来自于那里。

但这学院长还真是谦敬啊……

「院长先生您太谦虚了——近几年来的立江国际学院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况且年度荣誉名校榜都赫站前三,所以怎么可能会是陋院呢。只是因为我妹妹很喜欢贵院的建筑风格和环境所以便如她所愿转到了这里。」

「那真是感谢薛同学的夸奖了,乐同学有这样一个疼爱自己的哥哥也可是要好好珍惜啊。」

院长对着于霜说道。

「of course.即便是睡觉我都不会离开他的身边。」

喂喂喂!!那不能说出去的吧!!

我在心里呐喊着。不过脸上仍还保持着微笑。

两人听后也是一愣,我随即立马做出了解释,摸了摸于霜的头说。

「毕竟我们是同一间寝室,怎么也不可能离得很远吧。」

院长和宣珊菱听后便恢复原来的神状。

「由于薛同学的妹妹情况比较特殊,所以就特例你们入住同一间寝室。这也是我们之前与你们靖华那边的校方说好了的,你们完全不必担心这个问题。」

看来那家伙想得还算是挺周到,这些问题都已经说好了。

对于这一点我不否认他的推算的确是很准确。

「那我就放心了。」

「那么欢迎就到此结束。」

说罢,学院长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两本学生证递给了我们。

「这是你们就读于本院的学生证明,可用于图书馆、体育馆、游泳馆、进出校等用途。所以,你们一定要保管好。」

随后,我回了一声「好的」便接过两本学生证。

其中一本,也就是于霜的那本我递到了她手中。

她带着惊讶的余韵翻开学生证,看着里面边简单的个人基本信息。

我也翻开草草看了看,和一般的学生证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我们这两本里面的信息都是伪造的。

「好了。我也没什么事要说了。那么宣部长就先带着他们去宿舍安顿好之后再带他们去院里逛逛熟悉一下吧。」

「明白了,院长。好了,薛宁同学和乐柔柔同学请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