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我想学。”

这个一个普通的出去探索的日子。

葵留守在酒店里,我跟灰则是来到了商店街区域还没探索过的地方,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可用资源。

就在刚才,我干净利落的解决了从角落里扑出来的一只丧尸,灰就一直对我表达着,想要学体术的意思。

理由是双刀有时候来不及反应,会像刚才一样被动。

没有我的话,她刚才已经被偷袭成功了。

因为那丧尸可能之前是保持着没有动的姿态,所以也没有被我感知到。

还算是千钧一发了。

“…真的不太适合。”

她想学的不是所谓的拳脚功夫,而是不知道哪里看到的柔术。

柔术我是会的,对人方面这个其实很适合女性。

但是…

看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体,我实在没有把握,自己可以正常的去教她。

“因为会在意吗。”

她似乎明白了我在犹豫什么。

但她又一直是认为,我对她的身体是没有兴趣的。

“想摸就摸,想看就看,你知道我是无所谓的。”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想啊。

她那冰冷的双眼没有任何的动摇,语气之中也没有丝毫的怒气。

只是在平淡的诉说着,她认为的事情。

“我会让你舒服的。”

“好…我输了。”

我按住了她那几乎要扑上来的身体。

“回去之后,换好衣服来练习室。”

她的眼神闪过了开心的光芒。

我明白那是她表现出喜悦的模样。

“我会洗干净,黑喜欢什么样的内衣?”

“…随便都行。”

“因为都是要脱掉的吗?”

“不会脱。”

“黑喜欢穿着做啊。”

“也不会做。”

感觉头有点痛了。

“再吵我就要敲头了。”

思考了半天,我还是只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大概在交流的天赋上,也是没什么救了。

那之后我们深入到了某个商场的内部区域。

在生活用品区域,发现被搜刮的情况并不严重,于是我们稍微分头的去拿了点东西。

然后在集合的时候,我发现了灰的手里拿着一盒有着性感女性图案的东西。

“灰…你拿这个做什么。”

“备用。”

“不…用不到的,丢掉。”

“不行,有备无患。”

那是男女健康生活保证的物品。

“丢掉。”

我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更加强硬了。

她犹豫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

摇了摇头。

“有了就完了,不行。”

应该是葵教的吧。

葵到底都跟她说了些什么东西?

感觉回去之后必须要警告一下她了。

因为以前的灰,都没有提过要用这种东西。

“这个用不到,浪费空间。”

“葵说过,黑也是男人,总有忍不住的时候,所以经常说要给你点独立空间发泄一下,有几次还特地把自己穿过的衣服丢在角落,说你可能用的到。”

所以这几天偶尔会出现在显眼位置的东西,原来都是刻意安排的啊。

那家伙总是在奇怪的地方有着诡异的想法。

“然后…也有可能会发生克制不住的情况,虽然想尽可能的避免,但是有可能的话,还是要做好准备。所以她让我带点这个回去。”

葵看起来平时什么都没想的样子,结果却做了莫名其妙的觉悟。

确实,她们两个现在都是依靠着我的情况,而且武力上也是绝对的弱势。

反抗是不可能反抗的,所以出现最糟糕的情况,只能希望能挽救一下。

但是……

“…你要拿这个,以后我就不煮菜了。”

话音刚落。

她已经把那个盒子丢了出去。

简单的就放弃了。

“回去跟葵说,黑会在外面的,问题不会很大。”

连借口都想好了。

“不管外面还是里面,都是不会发生的。”

这段时间下来,对于固执的她,我发现了一个非常有用的威胁。

那就是吃的东西上面。

她似乎很喜欢我做的熟食。

因为每次我都能看到,她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跟平时吃东西的那种随意不同。

是认真又专注的样子。

“用这种事情威胁,黑也变得有点坏了。”

她似乎有点不太开心,语气也变得更加冰冷了。

“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善良了。”

带这种东西回去不就等于告诉我,可以去做点什么。

能做什么。

强迫她们去做那种事情,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而且我也不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更何况感觉是浪费能量的行为。

是的,那肯定很浪费能量。

我觉得这个想法没什么问题。

“用那个的话,我是可以无所谓的,随便黑怎么做。”

她非常平静的看着我的双眼。

就像是之前让我帮她挑选衣服一样,自然又普通。

“……”

“这里也可以,黑要用吗?”

我连威胁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根本就不在意这种事情,所以也构不成威胁的条件。

稍微有点被刺激到了。

我点了点头。

她回去捡回了盒子,打开了包装,并拿了一包出来。

撕开之后,用嘴叼了起来。

眼神示意我脱下裤子。

“……”

这个也是葵教的?

不是说跟男朋友纯洁的只牵过手吗?

怎么连这种东西都。

我感觉到自己的头在莫名的刺痛着。

感觉继续下去就危险了。

从各种角度上来说,我还是个正常的男人。

这个地方还是退缩一下吧。

我扯过了她嘴上叼着的透明物体,丢到了一边。

她有些犹豫的看了我一眼。

“…要直接来吗?记得不要在里面。”

“不来,跟我去下层看看。”

虽然想告诉她,那样也并不安全。

但是感觉到解释起来会很麻烦,还是算了。

——地下二层的区域,意外的有不少食材类的存货。

我提着黑金色的长枪,花了几分钟才把这个区域清理干净。

并没有异形,只是有一些零散的丧尸,因为是分头去处理的,所以我们也算是顺便观察了一下这里面的店面。

虽然很多熟食都已经发臭了,而且到处都有老鼠蟑螂这种东西,但我们还是找到了一些可以使用的食材。

“黑,晚上吃这个。”

回到了我身边的灰,死死盯着手里的大白菜,眼睛里还出现了些许雀跃的光芒。

丝毫没有掩饰的,那是心情很好的模样。

我接过了大白菜,放到了手环里面。

“还有其他的,也拿点。”

说着我走进了边上的店铺里面,打开了大型冷冻柜开始往手环里装着东西。

“我不太喜欢蘑菇。”

“保存时间可以很久。”

“黑做的,勉强可以。”

有不少蔬菜,可以说是大丰收了。

比起味道好的肉类,实际上蔬菜的营养才是最好的。

虽然保鲜的时间太久,应该流失了不少,不过影响不大。

裤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是葵打来的。

【黑哥黑哥…!刚才忘记说了,那个什么…帮忙带一点。】

那个什么是什么。

现在流行哑语?

“说清楚。”

【呃、可以…可以给小灰吗?】

“不说我挂了。”

【啊啊啊…!卫生巾卫生巾卫生巾!】

什么啊,这种东西我不是经常帮她们拿吗。

“所以女人才麻烦啊,要是没有你们打算怎么办。”

【啊…那也许就是真正的末日了吧…黑哥记得拿xx牌的喔,小灰好像比较喜欢……】

这种东西也有差别的吗?

我还以为都是一样的。

“嗯,那我先——”

【诶等等等等…那个要是看到什么卡牌类的小游戏,也可以带……】

她有点紧张的试探道。

确实没有什么娱乐,她们除了按照我的方法训练之外,其余的时间都闲的只能到处晃。

唯一的消遣就是看看电视节目,但基本上都是各种新闻。

“看到就顺手带点回来。”

【啊谢谢黑——】

我挂掉了手机,因为灰已经自顾自的,跑到商铺的内部区域里去了,。

我听到了挥舞刀刃的声音。

“看来没什么事。”

一只被划开了脖子,另一只则是被捅穿了心脏部位。

已经被灰解决了,衣服上来看像是这家店的员工。

坐到了椅子上的灰,脸色看起来似乎有点苍白,

“黑,我这里被咬到了。”

她指了指自己的侧腹位置,刚才因为角度的问题,我并没有看到。

“为什么不等我。”

我有跟她们说过,行动之前要问下我的意见。

“对不起,我有点大意了。”

“伤口会因为对不起就消失掉吗?”

她低下了头,没有说话,只是脸色变得越发苍白了起来。

“再有第二次,我不会管你的。”

必须要让她清楚,对于我说的话要牢记于心。

这也是能让她尽可能的,去避免失败和遇到危险。

“嗯,我明白了。”

我拿出了消毒用的酒精,和清理伤口用的棉签,蹲在了她的身旁。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处理咬伤的伤口。

记得泷说过会有感染的危险,要把伤口的血吸出来。

我看了眼她那裸露在外面的腰身。

下半身是条宽松的短裤,上半身是白色的T恤。

我移开了她拉着衣角的手,然后把衣服直接掀了起来,直接用她那胸部卡着。

这应该是合理的动作。

“黑在吸着我的那里。”

我稍微抬了点头,隔着两团人类的希望,我只能勉强看到她的眼神之中,出现了迷离的光芒。

“我要咬你了。”

“黑好粗暴。”

“……”

吐掉了一口黑色的血液,我继续把自己的嘴对在了她腰部的那个咬痕上面。

只是被咬到,还没有撕开皮肉,不然就要变得很麻烦了。

为了不让她颤抖的身体乱动,我一只手按在了她的大腿腿上面,另一只手则是绕过她的后背勾住。

小臂的上方被柔软的东西压迫着。

耳里传来的尽是她那急促,又有些颤抖的喘息声,而且火热的吐吸还直接打在了我的脖子上面。

这样的她,看起来反倒是跟普通的女人没有什么差别了。

虽然我觉得普通人,应该不会被吸吸伤口就变成这样。

毒血意外的有不少,可能是属于感染性的,所以我一直没有停下来。

她身体的抖动幅度也变得越来越大了,最后还把上半身压到了我的头上,双手用力的抱住了我的脖子。

…哦哦这两团压在头上的感觉。

不对不对,我这样动不了。

“你这样我动不了。”

她松开了双手,精致的面容上早已是一片红霞。

“…腰部没力气了,等一下。”

粗略的扫了一眼,她的身上也都被汗水浸透了,特别是裸露出来的部分。

那汗水就像是露珠一样。

勉强挤出来的声音,也是酥软的没有了原先那种冰冷的感觉。

这体质还真是麻烦,各种意义上。

最后吸的这口,已经没有黑色的血液了。

才发现,这样应该不需要用酒精消毒了。

不过我还是松开了固定她的双手,倒了点酒精到她的腰上。

“呜…!”

我什么都听不到。

是的我什么都听不到。

凝神精心。

我几乎将自己的视线完全控制在了她腰部的伤口上面。

其余的东西我全部都看不到。

因为抖动的太厉害,浪费了几分钟,才用棉签把伤口里面一点脏东西弄出来。

翻开了一点皮肉才发现,低下还有点泥土之类的东西。

“好了。”

“黑,可以让我靠着吗?”

“不行。”

她指的靠着,是让我直接保持这样趴在她双腿上的姿势,然后她的人在靠到我的背上。

我早就被她那充满了魅惑的气息,弄的快要克制不住了。

离开了她的身子,我非常迅速的转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最近都没怎么休息,所以在这方面的克制力上差了点吧。

“黑,翘起来了吗?”

“没有…休息好了,换身衣服再回去吧。”

我努力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

让声音跟平常并没有什么差别。

“看来我还是有点魅力的。”

她闭上了双眼,脑袋后仰的靠着椅子开始了短暂的休息。

脸上的红晕还没有退去,而且锁骨的部分因为染上了一层汗珠,显得非常的迷人。

啊不能看。

我用力的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混沌的大脑获得一丝清明。

实在是太香了。

以前就有这种感觉,特别是满身大汗的情况,那种味道简直就是最好的催情剂。

明明是一样的沐浴露,为什么在女人的身上闻起来就完全不同。

这也许是个无法解释的永恒谜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