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走了三公里。

保持着视觉强化,感知能力也是最高的频率。

强化过的视觉距离可以看的很远,但却没办法详细的一眼囊括所有,所以还必须一块块的去扫。

我已经感觉到精神开始有些疲劳了。

除了偶尔从阴影里冲出来的丧尸,我们基本没有遇到其他的威胁。

而且那些丧尸也是早已经被我感知到,顺着路线让让她们两个去清理的。

所以我甚至连长枪都没有拿出来,只是保持着最高的注意力,不断的扫视着视野里可能会存在的敌人。

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来到了一片无法穿行的区域,我带头从几辆车身上翻了过去,并且确认了没有发现情况,才跳了下来。

随后跟她们两个示意可以通过。

我的目光始终保持着在前面的位置。

因为强化的视力大概能看到一千多米外的东西,所以我基本就在那个范围扫描着。

也许是因为大意了,或者是因为疲惫的精神。

让我疏忽了一些死角。

所以在这一瞬间,我看见了微弱的火光。

就像是浑身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死亡的气息刺痛着我的神经。

【确认极限强化,反射神经处理。】

大脑超速运行着,判断出了对方的具体方位。

位置在左侧,距离只有一千米左右。

趴在一辆货车的驾驶室里,从车门的缝隙里露出了黑色的枪管。

连消音器都没有装,而且是大口径…不,反器材类的狙击步枪。

可以直接把人的身体打烂的那种,或者说本质上是用来对付直升机战车之类的重型步枪。

打到人身上,基本都是直接打成烂肉。

在移动的过程中,思绪飞速的进行着。

目标并不是我,还处于从高处跳下地面,正在自由落体的葵。

从弹道上我已经判断出来,对方瞄准的是她下个瞬间,落在地面上的位置。

【砰——!】

【咻——】

沉重的轰鸣声,跟装有消音器的破空声几乎是同时传入了我的耳朵里。

视野之中,能看到子弹已经穿过了对方的头颅。

“黑…黑哥……?”

我没有时间去拉她,也没有办法去阻止高速飞行的子弹。

而且如果不解决掉对方,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

因为光是一次的大脑极限运算,就让我的脑部传来了阵阵的刺痛。

第二次我肯定来不及反应了,他继续射击,我没办法保证能够保护她们两个。

所以我只能一边移动着身体,一边在移动中做完了瞄准定位。

最后在撞开葵的瞬间,朝着那个方向开出了一枪。

几乎算是同时的,我的子弹贯穿了对方的脑袋。

能看到飙溅而出的血液,带着些许碎肉跟骨头,还在空中飞舞着。

而对方那个威力巨大的子弹,则是擦过了我的身体。

仅仅只是擦过而已。

但我侧腹的位置,还是直接被轰出了大概直径在三十厘米的半圆形。

并不是完整的击中身体的中心,仅仅是从侧腹的边缘命中,就有这个威力。

可以想象的出来,要是被直接命中腹部。

我应该会被打成两截。

“噗…!”

抑制不住的气血流动,从我的喉咙之中涌了出来。

腹部的空洞也在疯狂的喷洒着血液。

只需要十几秒,就能让我的身体彻底失去生机的那种程度。

有内脏是直接的消失了,还有的也被震碎了部分。

“黑……”

冲到了我边上的灰,那总是冰冷的双眼,此时只有明显的慌乱。

轻微颤抖着的双手,始终没能摸在我的身上。

“黑哥、黑哥……!”

从地上爬了起来的葵,看着我的腹部惊恐的遮住了自己的嘴。

但同样的,她也不敢碰触我的身体。

只能在边上不知所措的打转着,可以感觉的出来她整个人都乱了。

因为在她们的眼里,我可能已经死了。

因为我动都没有动一下,就是保持着持枪射击的姿势站立着。

连看都没有看她们一眼,腹部还在大量的喷洒着鲜血。

正常来说,这种伤打在人身上,基本就跟宣布死亡没有什么两样。

就算是有着最好的医疗设备,也来不及。

“……你们两个冷静点,我还活着。”

我之所以没能第一时间跟她们说话,是因为我正在努力的控制暗物质。

堵住那些断掉的血管,以及保住我身体的生机。

在撞开葵之前,我已经开启了超直感,若不是如此,我是赶不上的。

而且也会当场死亡。

光是这份疼痛,跟身体的破碎程度,已经足够我成为一具冰冷残缺的尸体了。

但是超直感的状态下,只要大脑没有受到毁灭性打击,肉体没有失去太多部位。

我都能再生的过来。

是的,因为我付出了足够的代价。

“呜呜…黑哥没死…呜…太好了……”

葵安心的哭了出来。

但我没时间安稳她,我因为的身体还是很糟糕的状态。

“黑…我能做些什么?”

“…保护我。”

勉强的对神色茫然的灰作出了指示,她马上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护到了我身前的位置。

“黑的身体就由我来守护。”

内脏都被轰掉了,修复起来实在是麻烦。

而且会很慢。

身体发出了危险的警告,肾上腺也飙升了起来。

而且体力几乎也耗尽了,这种程度的伤口修复最先消耗的就是体力。

【报告,遭受致命伤,超直感将全力运行修复,生命力抽取速度提升至极限,警告,再出现任何致命伤,将无法进行修复和抑制。】

是的,现在的我只要随便再被破坏一点地方。

就是真的没救了。

能感觉的到,自己有什么东西在被疯狂的抽取的。

拿去吧,作为代价,这已经非常划算了。

如果在这里看着葵死在我面前。

我肯定。

没办法原谅自己。

“黑哥…!你的头发……!”

葵发出了震惊的声音。

头发好像变长了一点,已经遮挡住了视线,还没有完全停止下来。

大概过去了两分钟,我感觉到了身体已经好了一点。

我始终没有中断五十米范围内的感知,但还是突然感觉到了某种无法言喻危机感。

我顾不上会因为说话而刺痛的身体,急忙的对她们开口道。

“你们先躲——”

不对。

这是怎么回事?

感觉到了很多人。

有四十个左右,体形来看都是男人。

距离只有十几米了。

就在那堆车辆的后面。

为什么?

为什么到了这种距离我才感觉到?

“还真是厉害啊…那种情况还能直接反杀掉我们的狙击手,而且受到这种伤害没有直接死亡…你是怪物吗?”

就像是在嘲笑着我的愚昧一样。

他们从那些车辆的缝隙之中陆续的钻了出来。

每个人都拿着枪械,而且身形看起来也非常稳健,并不是门外汉。

全部都是男性,而且没有一个人看起来是好人。

至少他们的眼神,没有一丝善意。

被包围了。

“放下枪,小姑娘们,如果你们不想被砍断手脚当成肉壶的话,就老实一点。”

说话的是一个额前的头发推平,但后面却绑了一个小辫子的高大男人。

他的声音很粗矿,且透露出一股凶狠的气息。

身高大概在一米九以上,壮硕的身体具有着爆炸性的力量。

为什么…我没能感知到他们?

无法理解。

“你是神迹拥有者吧?看你那古怪的表情,似乎是因为感知被屏蔽了?”

这种局面在他们眼里,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手段。

所以他们的脸上,挂着的都是轻松的笑容。

是那种充满了欲望的笑容。

即使是戴着口罩,一身清凉打扮的灰,那纤细的双手跟裸露出来的腰身,以及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的大腿。

还有就算是穿着紧身衣,外面套了点宽松的衣服,也能看的出来身材非常好的葵。

这些男人不可能没有发现。

之所以他们并没有直接开枪将我打死,估计是还有更加恶趣味的事情,想要对我做。

我是明白的。

在同性面前,对其身边的女性施暴,可以让他们的内心得到最大的满足。

特别是情侣之类,那种看着双方都在痛苦着悲鸣着,有一种病态的快感。

这种事情,我曾经在执行某个任务的小国里见到过。

“屏蔽…我明白了。”

组织并不是一家独大。

或者说,他们确实是最强大的,但也有其他不比他们差很多,目标不同的存在。

因为即使是有着拯救全人类的使命,在最高点待的太久了,无可避免的还是出现了一些阴暗的存在。

那些人对普通人的威胁是非常大的。

所以就出现了一个名为教会的组织,他们的核心思想是以人为本,跟以能力看高低的组织有着明显的分歧。

然后他们在普通人对抗神迹的研究上,有着独到的见解。

那些都是被组织所不屑一股的东西,因为组织注重的是效率,给普通人配备的东西,还不如直接的神迹来的有用。

但是教会的研究还是有些成果的,其中之一就是妨碍神迹拥有者能力的仪器。

只要有一台,就能够妨碍干扰感知系的能力。

这些都是我曾经听说过的,并没有亲眼见过。

教会的隐蔽性特别强,成员可能是普通的工薪族,也有可能是便利店老板。

所以他们才能一直没被组织彻底清除。

“这玩意也是之前抢来的,没想到意外的还挺有用…前几天那伙人也跟你一样,满脸的无法理解呢…就这么不好理解吗?你们没见过这种东西?”

“有见过,只是没想到会被同为人类的家伙,用来对付自己吧。”

“哈哈哈…你看起来相当不爽呢,同为人类怎么了?这个世界的真理就是弱肉强食,弱者只有被掠夺,侵占一切!”

他说的没错。

这个世界从异变的那天起,就是这样了。

我一直都明白,威胁最大的是其他幸存者。

不过…前几天?

还有其它有神迹的人,被他们抓了吗。

“老大你还别说,那几个人里还有一对是情侣呢,我们十几个兄弟当着那男人的面…嘿嘿…看您好像没打算搞死这个男人的样子,这次是不是也要这么玩?”

从男人身后走出来的,是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光头男。

体形比较臃肿而且矮小,脸上的表情也是相当猥琐。

从出来的时候,视线就一直在灰和葵的身上转来转去。

双眼之中充斥着欲望的光芒。

灰还是护在我的身前,不过因为我的眼神示意,她是早已经放下了枪。

我很确信,如果第一时间没放下枪,那些男人会直接朝她的四肢开枪。

随后就像他们说的那样,砍断手脚。

“那是自然,不过今天不行,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让她们先安稳一天吧,过了凌晨,就可以好好玩玩了。”

留着小辫子的高大男人不容置疑的说道,还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致的观察着我们的反应。

就像是想看到我们是如何,一步步的陷入绝望深渊的,那种嗜虐的表情。

“老大万岁~这两个女人的身材看起来真是不错啊~你这小子一个人受的了吗?”

“老大,那个紧身衣的到时候不要脱掉啊,这种滋味也是不一样的哦~”

“小子你一个人,估计她们都没法满足吧,没事我们人这么多,保证让你们爽上天~哈哈哈哈~”

周围传来了猥琐下流的笑声。

杂乱无章,还包含着各种下流的言语,因为人数很多,让四周几乎都被他们的声音所覆盖了。

灰的表情依旧是没有变化。

还是站在我的身边,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黑,很痛吗?”

我点了点头。

她不知道能替我做些什么,只能继续用纸巾擦拭我额头冒出的冷汗。

是真的很痛。

就像是骨头碎掉了一样,不对我的骨头确实碎了几块。

但是击穿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什么,因为那一瞬间我已经全力的在进行止损了。

可能是这样,才导致后面继续修复的时候,被压抑下来的痛疼一口气反扑了上来。

即使不用看都知道,我的脸色应该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黑,要不要摸一摸,可能可以缓解一下疼痛。”

“我倒是想啊,现在没…你别贴上来。”

“我只是想帮你。”

“想帮我,那就照顾好葵。”

那些人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

半天了,还没有直接扑上来,只是在说着下流的语言,并狂傲的笑着。

仿佛能够击碎他人心灵一样,猥琐的狂笑着。

“那你要快点,不然她可能就被玩坏了。”

说着她看了看跪在我们边上,浑身颤抖着的葵。

看着她身下的那摊水迹,我能感觉到她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了。

她不可能想象不出来,自己会受到怎么样的虐待。

甚至连活下去的可能都没有。

被活生生的凌辱致死,以最凄惨的方式。

那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事情。

“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尽可能的撑下去。”

我比较担心的是,灰的态度。

她若是也无所谓的话,那可能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我明白…这种情况,我想要活下去,不可能顺从。”

她平静的盯着我的双眼,冰冷的眼神之中,出现了刺骨的寒意。

那是她最真挚的意志。

支撑着她,连深渊都可以无所谓的踏进去的意志。

“你们在嘀嘀咕咕什么呢?是在做爱的告别吗?没事的,我和我的兄弟们会好好疼爱你的两个女人的,会让你看着她们被我们玩到疯,你应该还能活几天吧?可不要像之前的那几个神迹拥有者那样,几下就被玩死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的笑声更加嘈杂了,对于身体早已脱力,且身负重伤的我来说,已经达到了会刺痛伤口的程度。

这些人是脑子有问题吧。

还是因为我自始自终,脸上都没有出现所谓惊恐害怕的神色。

让他们心里起了对抗意识?

不过…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他们给予了我足够的时间,让我的身体至少可以动弹了。

“葵…振作起来,尽可能的跟灰一起去抵抗,等我。”

她没有回应,但从她那颤抖了一下的肩膀来看,肯定是听到了我说的话。

这样就行了。

我没有其他的办法。

在这里反抗,只有死这个结局。

我现在冲过去,最多拼命的杀掉几个。

然后就被打成马蜂窝。

然后她们进入最惨的结局。

或者是她们也跟着我一起,拼命的抵抗,但若是没死成,下场则是会更加凄惨。

所以现在反击,我们只会被全灭。

【警告,重伤状态下使用超直感极限增幅,将会有额外的三倍消耗。警告,受损的身体也会进一步恶化。】

不会死就可以。

这是把超直感的最大持续时间,进行压缩后的爆发能力。

我将其全部分配到了速度上面。

极限加速的世界。

持续时间只有十秒。

但却足够我,冲出他们的包围圈了。

感觉到了我即将作出动作的灰,扯下了自己的口罩。

能感觉到四周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以及倒抽了一口气的惊叹声。

这是灰替我制造出来的时机。

“我会尽快来救你们的,相信我…然后撑下去。”

将狙击枪收入手环的瞬间——

凝聚在脚底的银色粒子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

我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腿骨被震出了裂痕。

不过勉强还承受的住。

眼睛根本就看不清楚周围的东西,但也不需要看清楚。

我只要能看见前面是什么就好了。

三步,四步。

几乎是在一瞬间,我就冲出了他们的包围圈。

我听到了他们愕然的声音,以及怒吼着的怪叫。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身后传来了疯狂的射击声。

四十把枪械的齐射,我并没有闻到火药的气味,因为现在的风也赶不上我的速度。

他们并没有能够再击中我一发。

感知同样增幅到极限的我,在他们抬起手的瞬间就已经移开了身位。

所以,没有问题。

他们不可能打的中我。

来到了大桥的边缘,我将最后的力量全部凝聚在了右脚之上。

咔嚓——

脚踝部位的骨头碎掉了,膝盖部位的也是。

腿骨也断裂成了几节。

能感觉到强大的风压,把我的脸都挤的变形了。

我进行了一个十多米距离的飞跃,直接跳下了大桥。

“妈的那家伙还是是人吗?不要让他跑了!”

辫子男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

“不行啊老大他已经跳下去了啊…这个高度正常人是活不了的吧,而且他肚子上还有那么大一个洞,内脏都给轰烂了。再从这种高度跳下去…应该也是必死了吧……”

“切…真是少了点乐子,如果他还活着,肯定会来救这两个女人,回去之后让兄弟们做好警戒,不要被偷袭了,一个神迹拥有者的拼命袭击,还是很可怕的。”

“干嘛要这么麻烦啊老大,直接在这里干不就完事了,等他找过来,这些女人早就……”

“我之前说的话你是当成屁了?老子是母亲拉扯大的,她的忌日我还玩女人?我还没畜牲到那种程度。不过…还真是漂亮啊,身材又好,让你们看着太危险了。回去就送到我房间里去,要是敢碰她们,你们就等死吧。”

“好的老大,那是必须的,等您享用完之后,兄弟们再来也不迟,真是捡到宝了啊…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还是两个!”

“好了,别废话了,在这边看也看不到什么东西,就算他从海里冒头了,我们也打不到他,回去吧。”

声音变得远了一些,但勉强还能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从感知上来看,他们已经回到了灰和葵的位置。

“十米范围,谁过来我就死。”

这是灰的声音。

虽然不大,但却包含着绝对的意志。

而且…她应该是用枪抵住了自己的脑袋。

“三天,三天后随你们怎么处置,她也是。不要怀疑我能不能在你们开枪的瞬间,把她的喉咙割开,以及把自己的脑袋打爆。”

那是蕴含了森冷杀意的低沉声音,就像是凶狠野兽发出来的。

即使看不见,我也能从声音里听出来她那必死的决心。

看来她还顺便把葵也当作威胁的材料了。

很聪明。

“老大,你不会答应她们吧?三天啊!兄弟们早就要忍不住了!”

“闭嘴,那个女人的眼神你觉得她会犹豫吗…?你喜欢玩尸体我不喜欢!可以…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但你必须在我们围成的圈里,跟我们回去。”

“可以,二十米之外。”

发现了对方轻易的妥协了之后,得寸进尺的要求。

这虽然有点赌,但却更能保证自身的安全。

而且我也能感觉的出来,那个被称作老大的男人,是真的心动了。

面对她们这两个超级美少女,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是三天的要求而已,而且没人说他一定会遵守约定。

“你…!好,我答应!”

“老、老大!”

“你在说什么老子就一枪蹦了你!这种程度的女人哪怕是刮花我都舍不得,她们愿意三天后就放弃那就给她们三天!回去做好防御,虽然不太相信那个男人还会活着,但也不能让她们两个如愿。”

“哦…?属下明白是自己急了点,嘿嘿嘿……”

这是那个矮小臃肿的男人的声音。

能听出来他肯定也明白了那个老大的意思。

声音,结束了。

灰…想做的话还是挺厉害的。

倒是让我安心了不少。

即使那个男人说今天不碰,我也无法完全相信他说的话,他们本来就是一群亡命之徒。

所以如果灰她们是被直接控制了,那就非常危险。

就算是最终活下来,可能也会失去女性的所有尊严。

不过现在的局面,灰她们也不可能撑的了三天。

那个男人前面有说过今天他不会动,这样也可以顺势控制住自己的手下,今天过了之后就不一定了。

而且就算她们两个不吃不喝,也只能撑一天左右,特别是熬了一晚上,精神疲乏就会有很多的可乘之机。

还会有各种生理问题,她们不可能还可以去上厕所之类。

他肯定也是想到了这些,所以这个妥协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

而且他还会想象,在过了今晚十二点之后,成功的拿下了她们。

看着她们脸上的那种绝望,必然也是一种享受。

我本来就不指望他们能信守承诺。

不过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他们也许会想到,即使我三天后过来,他们也早已经得手狂欢过了。

那时候再欣赏我那绝望的神情,也是相当愉悦的。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灰所说的三天也只是一个幌子。

我说过,会尽快过来,她们不会怀疑我说的话。

而且她们也肯定知道,我看的出来她们撑不了三天。

所以到底哪一边才是真正的愚蠢,很明显。

“这个地方,还真是有点挤啊……”

我并没有跳下桥。

就如他们说的那样,以我的状态跳下去,基本上就要死透了。

这种高度,砸在海面上跟摔在地上没什么差别。

所以在跃下大桥的瞬间,我朝着空中连续踩了两个暴空步,将自己的身体送到了桥下的洞口里面。

也就是他们的正下方。

“没有当场就游戏结束,已经算很幸运了。”

是的,如果他们直接不由分说的朝我射击,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恢复体力,让自己还能爆发一下。

或者如果他们直接选择在现场施暴,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灰跟葵失去女人的尊严。

还真是幸运。

但是……

但是之前的人,就没这么幸运了吧。

他们口中的牺牲者们。

应该都已经被他们毁灭了。

我一直都明白,末世之下总会出现这种人类。

他们在平时也许伪装的很好,跟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差别。

但是一旦脱离了控制,他们就会彻底的放飞自我,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没有法律的束缚,人类一旦真正的自由了,就会被欲望所控制。

这也是一种人性,而且是大多数人都会存在的人性。

但却是最为丑恶的一面。

【彻底修复时间预计是六个小时,这次启动超直感的时候并不是重伤状态,所以会有体力耗尽惩罚。最后得出结论,完全恢复时间为九小时。】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四点。

完全恢复就已经超过十二点了,那必然是最糟糕的局面。

所以我不能完全恢复。

但是妥协一下还是可以的。

这次我并不打算,放过任何人。

他们也一定是这样。

无论对方如何凄惨的求饶。

无论他们怎么去痛苦的喊叫。

这些都会被当作是兴奋的源泉。

我能想象的出来,那些死在他们手里的其他人类。

所以,他们没有被放过的资格。

他们的基地应该还有其他人。

一个个来,没有人可以跑掉。

“也许…我这是第一次因为其他的事情,产生杀意吧。”

强烈又让人感觉愉悦的杀意,在我的胸口蔓延着。

是因为我想象到了那些无辜的人,是如何惨死的吗?

还是因为葵跟灰,被他们抓走了?

亦或者是,泷送我的衣服,破了。

不过这个原因应该不对,即使我很珍惜,但衣服终究只是衣服。

如果要我从灰和葵以及衣服之间作出选择,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她们。

一直以来,我都很讨厌欺负女性的行为。

同样的,对于那种以欺辱女性为乐的男性。

有着本能上的憎恨。

【收到命令,将在七小时后唤醒您的意识,请安心入睡。】

七个小时,足够我恢复到一定程度了。

至少从偷袭的角度来处理他们,已经绰绰有余。

“可不要忘记了。”

一个人睡着,应该会梦到吧。

应该会被那股窒息压的喘不过气来。

然后在极度的寒冷中醒来。

浑身颤抖着,凄惨的恐惧着连想都想不起来的东西。

然后趴在地上,拼命的呼吸着,伸出手想要抓着什么。

但是现在我什么都没有。

身边谁都不在。

也许我是时候去面对了。

而且这次如果不是因为我一时间的松懈,也不会变成这样的局面。

自食其果,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埋怨。

第一次从恐惧中醒来,我就被泷拯救了。

那之后我一直在逃避着,躲避着那些东西。

然后一直被保护着。

但是……

我总不能依靠着女人的怀抱。

来度过余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