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047,通过卫星定位,您当前的位置是洛河州,距离米卡小镇还有二十公里。据报告该小镇最后一条信息传递是在两个小时前, 已确认占领者为极端组织‘鬼爪’,疑似存在实验基地,守备人员应该有影级存在,允许使用最高级别武力及特种装备。】

通讯仪器的屏幕上,闪烁着代表了组织形象的绿色枝叶标志,被特殊处理过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带着一股电流,这种级别的加密处理能最大限度的避免被截取通话的可能性。

但也只是最大限度的避免,科技的研发永远没有尽头,这是比拼更新速度的年代。

漫天大雪的冬季,行驶在雪地山路的物资运输货车偶尔会出现打滑的问题,但都被控制在了不会影响到车辆安全的程度,并不会出现直接滚落下山的情况。

拍打在车窗上的落雪,即使有着雨刷不停的扫开,仍然还是在边缘的位置凝聚了一层冰花,挂着茶壶的角落,上面的温度计量表已经到了零下二十五度的低温。

【你们是少有的黑级小队,请为雇主展现出你们该有的力量,祝——马到成功!】

黑级小队是十人以下,能够对抗一名黑级来判定。

人数越少。作为黑级小队的等级也就越高,我们这支七人的小队也算是较为强力的存在了,判定的时候对抗的黑级是第十名,这也是我们晋升为黑级小队的第一个任务。

“咦,之前不是说恐怖分子吗?就变成鬼爪了?”

坐在侧面的年轻女性,拨开了着落于胸前金发,朝着我这里挪了过来,柔软的某种东西碰到了我的手臂,她似乎并不在意这种事情。

当然,我也不在意。

“任务经常这样,你应该已经习惯了。”

“嘿~习惯是一回事,但果然还是会有点不安啊,队长你要好好保护人家喔!”

她眨了眨湛蓝色的眼睛,略显紧身的灰色制服将她那火辣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身上散发着跟艳丽的外貌形成差异的淡雅香味,自称混血但看起来基本只能算是白种人美女。

我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了平淡的微笑。

“影104,你还在打队长的主意啊?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而且比你好看多了,真正的混血美少女啊…!”

坐在对面的男性喝着度数不算很高的白酒,表情也是相当的享受,跟我一样算是比较纯正的东方面容,不过他的容貌属于比较帅气的那种,而我自然是普通又平凡了。

“我也是混血啊!队长都说了那不是女朋友,我就不能追求一下吗?”

“哈哈哈、你那是两个州的混血就不要拿出来丢人了…!也不看看自己的年龄,队长今年才十七岁,你多大了?”

“你…!队长、你也觉得我老了吗?”

她不安的看了过来,眼神中隐隐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她的年龄比我大了七岁,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

神迹的能力是将凝聚的暗物质转换为极高温度的火焰,熔解某些金属的时候很有用,神迹对抗上能力不是很强,丢出去的小火球速度太慢了,太容易被躲开。

不过对付一般人还是很强力的。

“队长、不要笑着摇头啊!”

眼中含着泪光,白皙精致的面容上还带着些许红晕,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要是让那些被她斩杀的敌人看到,大概会觉得是见鬼了吧。

她只要拿上武器,就会变得极度凶狠暴躁,完全没有平时这副娇滴滴的模样。

“不会老,看起来还是美丽动人,特别是贴在我手臂上的这两团,很柔软。”

“嘿嘿~影101你听听!队长说我很软呢!”

“啧、因为你除了那两团玩意已经没有优点了,这都不知道吗?”

“哼、反正你就是胡说八道!”

无视了斗嘴的两位副队长,我拿起了摆放在边上的长枪,把深陷在两团柔软物体里的右手抽了出来,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进行擦拭。

坐在后车厢内的四名队员也在小声的交谈着,也有在吃东西和玩玩手机放松的。

他们都明白在作战之前要进行合理的放松,精神一旦过于紧绷,视野和思维就会变得狭窄,这是最有可能导致死亡的状态。

“残莺系列的武器啊,我也好想要喔…就是不明白队长为什么会选长枪,我的话还是喜欢用剑啊~虽然我用不来!”

通体银白色的长枪,枪刃之下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红色枪缨,可以将凝聚的暗物质进行一定程度的增幅,而且流失的速度也会变慢。

“你就拿你那对大奶子去砸敌人就好啦!用什么剑?”

“砸敌人也不关你的事,臭流氓!”

“嘿,想学剑术我可以教你啊,就是要支付一点小小的代价。”

“不学!”

这两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吵吵闹闹的。

看起来关系很差,实际上对彼此都非常的关心。

听其他人说,他们认识了五六年,距离男女关系就只差一步而已,只是他们都没有什么自觉,我也不好点破。

至于我,只是刚好作为他们调情的中间人吧。

“拥有着空间手环的影级,队长成为黑级是早晚的事情吧~?到时候可不要忘记我们呀!”

半年执行任务的时候觉醒的伪第二神迹,战力虽然堪比黑级但副作用确实太大了,组织没有将我的等级提升,却也给予了一些只有黑级才能拥有的东西。

拥有着储存空间的科技手环,说明书上写着若体内暗物质含量达不到影级将会隐形且无法使用,为什么会有这种功能我倒是不太清楚,也许是防止普通人得到之后对世界造成冲击吧,很明显这已经是属于里科技了。

“真正的第二神迹据说很难觉醒,而且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了,不想去追求黑级。”

“哎,就算想追求也没有门路啊,提升实力几乎都是组织在一手操作,也就偶尔会出现像队长这样自己成长的,是不是有什么窍门呀?”

她眨巴着湛蓝色的眼睛,一副纯真无邪的模样,若是不考虑年龄,只看她这略显圆润的脸蛋倒是挺可爱的。

这样的问题,我已经被小队成员问过很多次了。

“没有。”

我摇了摇头。

伪第二神迹产生的可能性每个人都有,但却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无法成长就相当于是断送了未来,只是在影级里可以拥有顶尖的个人战力。

我也不知道怎么觉醒的,这样的理由他们似乎一直都不信,但我早已经厌倦了解释,至于怎么去想,那也不是我需要在意的事情。

组织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们,成为黑级似乎只能靠运气,而且我也不追求力量。

或者说我现在还活着,只是因为泷还在我的身边。

如果她也不在了,我对这个世界应该就没有任何留恋了吧。

“‘鬼爪’这个势力,听说他们为了追求力量几乎到了疯狂的程度,我们不需要定制一下作战计划吗?队长。”

坐在正对面的男人收起了酒瓶,略显迷蒙的眼神也已经消失了。

坐在车厢其他位置的队员们也停止了交流,认真的看了过来。

“出发的时候说是恐怖分子袭击事件,但组织的作文你们也该清楚,我之前订下的作战计划照常进行。影242,影243负责狙击以及我们进去之后的远程掩护,同时保持联络和隐藏自己,对方应该会来支援,其他人跟着我冲就可以了,速战速决。”

““““““是!!!””””””

没有什么危险的预感。

这次的任务,可能还是一样无聊吧。

没有多久,颠簸的车辆停了下来,远远的能看到覆盖上了一层积雪的银色小镇,建筑风格属于西方世界的格局。

为了不引起提前反应,我们下了直升机之后才找的这辆运输车,司机也是组织的外部成员,走出车门的他正在跟收购车厢后面蔬菜的店主交流。

组织的制服有着维持身体温度的功能,就像是简便的秋季服饰,不过还是会感觉到一丝寒意,也有可能是看到这苍茫一片的天地被影响了吧。

通过超高倍数的望远镜,可以看到小镇的街道上仍然有一些店家在营业,行人也是存在的,躲藏在云层后面的太阳散发着微弱的阳光,距离彻底西沉似乎也没多久了。

两名负责狙击的队员躲到了小镇外围的树林之中,确认了六个明显哨点和两个暗哨,而我和另外两名擅长潜入的则是换上了一身厚实的大衣,进去寻找所谓的实验基地。

剩余的两名同样换上了符合气温的大衣,装作旅行的情侣去各个制作食物的店面里品尝美食打探消息,自然就是那两位副队长。

不过即使两人都喊着恶心反感之类的,但却没有拒绝,感情这种事情果然还是难以捉摸。

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拥有曾经那样炽热的情感了。

确实如我想象的一样轻松。

或者说,对方似乎就没想到组织会找到这里一样,他们的保密措施也做并不好。

不过小镇的人似乎都很感激他们,说是资助了孤儿院,而且还出钱铺了条公路,让人们的生活都变得富裕了起来。

当然,用的不是鬼爪的名义,而是什么帝卡将军。

组织可能是早就发现了这里,只是没想动手罢了,之所以现在派遣我们出来,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情况,不能让对方继续进行下去。

不过,这些都不是我需要去思考的东西。

服从命令执行任务,然后回去睡觉,就这么简单。

“嗯?东方人,你的面孔很眼生啊?是外来的吗?”

疑似实验基地的大门之外,四名胸前挂着新式步枪的男人朝着我看了过来。

身材很高大,且一看就是属于现役的士兵,肉体有着持续磨炼的紧绷感,肩膀上还有着国际通用的军衔,四名都是少校,拿来看门算是大手笔了。

“停下,先说明来意,这里不是可以随便闯入的地方,先生。”

他们没有果断的举枪,也许就是因为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吧。

而且我的体形也比他们小了很多,厚实的大衣只有一层,就算有枪也只能是手枪而已,加上我将步伐控制成了普通人的那种略显虚浮的样子,会掉以轻心也是正常。

“你们好,我是通汇商行的助理,请问这里是帝卡将军的别墅吗?”

那个商行在这个国家有着一定程度的名气,主要是在慈善方面。

他们眼神中的警惕仍然存在,只是握着枪柄的手指松了下来,领头的男人对我展现出了一抹充满了善意的笑容。

“您好,先生,这里确实是帝卡将军的别墅,只是他今天在给女儿过生日,我们——”

三米的距离。

施展了步法进行冲刺的我,甩出了一拳直接砸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同时俯身踏步完成了一记侧踢,肋骨断裂的触感从我的小腿上传来,他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

结束的瞬间,我踏着雪地来到了第二个人的面前,完全没能反应过来的他被我用膝盖顶中了肚子,搭着他的肩膀我跃入了半空中。

“停下——”

也许反应过来的最后两人是想警告吧。

只是他们端起步枪的动作,应该不会有任何犹豫的进行开火,我有看到他们都打开了保险。

“不用暗物质增幅,我应该没办法这么轻松的解决他们。”

普通的肉体增幅,这个速度仅凭他们的视力是无法跟上的。

如果用武器会解决的更轻松,不过我也知道他们身为底层的存在,不可能知道的太多,所以没有必要进行斩杀。

至于那个将军,就要看他的表现了。

带着四人走入大门,通讯器上传来了完成狙击的报告,天边的日轮也已经接近了地平线。

完全不杀人是不可能的。

远远的看到了我们的两名守卫举起了步枪,只是胸前马上就绽放出了血花,踩着被染红的雪地,我们进入了别墅的大门。

大厅里有很多人,比较显眼的是身上的衣服有着一道阴森利爪的存在,这个标志我是认识的,他们似乎正在享受着这场宴会,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于大厅正中央有着一颗巨大的蛋糕,身着华丽长裙的小女孩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耀眼的金发和可爱的面容,脸上挂着纯真的笑容。

清脆悦耳的音乐声在空中回荡,作为钢琴家的女人也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之中。

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是跟‘鬼爪’有关系的,不然也不会在这里。

所以没有避嫌的必要。

注意到了大门被打开,穿着一身黑白相间女仆服的女人朝着我走了过来。

“先生,请问,您——”

绽放的鲜血,带来了一连串的惨叫声。

钢琴曲也停了下来,保持着俯身行礼动作的女仆双眼之中充满了恐惧,无力的瘫软到了地上。

“不要乱跑,都给我趴下!”

副队长发出了雄浑的呐喊,制止了可能出现的骚乱。

身着制服的‘鬼爪’成员有十六人。

第一轮五人齐射要避免伤及其他人,所以还是有十一个人冲了过来,若是他们身上都带着枪械,那我们也许还会用个假身份先混进去。

十一人只有三人的实力达到了影级,不过气息感觉有点弱,放到组织里都是中后位置的存在。

其余的都只有银级的程度,因为有着普通人夹在奔跑路线之上,我制止了想要继续射击的队员,从手环里取出了银白色的长枪。

各自为战,银级几乎都是被我们一击秒杀。

原本还充斥着香甜气息的空气也变成了腥臭,简单的白刃战以全面碾压告终。

过程中有几个没穿制服的人冲了出来,而且还掏出了手枪射击,不过仍然还是被其余的队员斩杀了。

我踩着最后一人的胸口,将枪刃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有着一头亮眼的金色短发,他的实力是这些人里最强的一个。

跟我交锋了一分钟才败下阵来,他的神迹也是全面增幅,只是自身的基数太低了,我甚至都不需要使用超直感。

被折断的长刀贯穿了他的大腿,正在往外留着散发出热气的血液。

“实验室在哪?”

“哼…!你们这群被洗脑的恶魔,要杀就杀吧!”

“你看起来对死亡毫无畏惧。”

“我们都是有信仰的人,死亡也是为了拯救世界作出贡献!首领会替我们报仇的!”

我切下了他的一只耳朵。

他强忍着没有发出惨叫,不过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脸色也憋的通红。

以现在的科技,接个耳朵回去没有什么问题,手脚也是。

所以我砍下了他的双手,先是手掌,再来是小臂,最后才是大臂。

他翻着白眼陷入了昏迷,直至最后都没说出一句话。

“鬼爪的洗脑能力也是不弱啊。”

分散到四处的队员如同树桩一般的站立着,防止有什么人逃跑或者是鼓动骚乱,我则是径直的走向生日蛋糕的位置。

身着奢华长裙的小女孩,正在一名女性的怀里哭泣,边上站着面色淡然的中年男人,身着冬式军装,肩膀上的军衔显示的是中将,他挡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参与势力纷争,你想要多少钱,开个价。”

他摆出了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似乎是将我们当成了恐怖分子一类的存在。

不过,他应该也有听到我刚才提出的问题。

“实验室在哪。”

我不介意再问一次。

他的脸上仍然没有任何波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抓住了他的衣领,将其直接甩了出去。

“松开手。”

抱着小女孩的女性浑身颤抖的摇着头,眼神中闪烁着哀求的光芒。

于是我只能抓着她的手,强行掰开并甩到了边上。

哭泣的金发小女孩看了我一眼,流淌着泪水的脸庞似乎跟我记忆中的某个人重叠了。

我伸出了手——

“我说、我说!”

我擦拭了她的泪水,并摸了摸这柔软的金色发丝。

她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迷茫,哭泣也停了下来。

“求你饶过我的家人、我什么都说!”

抱着我大腿的男人,脸上再也没有从容的姿态。

以他的身份,应该多少有接触过组织,这身制服他也明白代表了什么。

“看情况吧。”

我移开了抚摸着小女孩脑袋的右手。

我和两名队员跟着他一路前行,入口是在储物间,弄的很隐蔽。

空间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经过了好几层的身份验证,顺手解决掉了看守人,我们总算是到达了一片纯白色墙壁的区域。

这里有很多孩子,以及穿着纯白色制服的科研人员。

应该是吧。

“帝卡将军?你怎么带人来这里!你不知道——”

我斩下了一脸怒气的冲过来,正打算进行指责的男人的头颅。

“不对…这制服是…‘救赎组织’的人,大家快——”

简单的清理工作。

不同的是,这次我留下了很多活口,只是斩下了他们的手脚而已。

面对着这一排排的电子设备,以及浸泡在液体中的孩子,我必须了解情况。

“你们这些恶魔、阻止人类进化的罪人!上帝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即使被我折断了双手,脸上仍是燃烧着一股狂热的气息。

“在你的上帝来制裁我之前,我会先杀了你。”

“哼!你们什么都不要想从我嘴里知道!”

像这样的,就可以直接杀了。

我将视线看向了躺在地上保持沉默的其他人。

“没人说,那我就继续了。”

第二个人被我斩下了头颅。

第三个,第四个…第六个。

“我说、我说!”

我收住了即将切开他脖子的枪刃,看着死亡逐步靠近,受到的心理压力确实会更大。

“这些孩子…都是我们计划中的一环…大部分都已经成为了植物人…不过…还有一些是活着的…只是…没办法活过二十岁…潜能被极度开发的他们,可能会在死之前拥有神的力量!”

“你们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吗?!”

“冷静点,影104。”

我阻止了在暴走边缘,脸上充斥着怒气的金发女性,她身旁的男人也同样是一脸怒意,只是没有说话而已。

“…放过我吧、我不想死——”

“你没有资格活着。”

我斩下了他的脑袋,身旁的将军也跪在了地上,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我、我只是投资的…他们说可以改变这些孩子的命运…没有说会变成这样啊…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

“如果道歉有用,这个世界就不会存在纷争了。”

满脸忏悔的他,究竟是不是做出来的样子并不重要,我只需要如实报告给组织就行了。

若不是那个小女孩有着一丝泷的影子,我大概会直接把他杀了吧。

不过,活下去说不定才是最惨的。

花了点时间,我们把所有孩子从仪器中捞了出来,这液体有点像我们在组织里泡的那种,不过也只是颜色像而已,气味完全不同。

小点的看起来只有六七岁,大点的也就在十二三岁的样子,能够唤醒的连一半都没有。

醒来的孩子也是一脸漠然,双眼充斥着虚无,似乎完全没有理解眼前的这个世界是什么一样。

“你们是什么人?”

有着鲜艳红发的小女孩率先站了起来,对我投来了没有任何情感的目光。

我从手环里取出了一条毛毯,替她遮住了身体。

“我们是来拯救你们的天使喔!”

摆出了温柔笑容的金发女性,被无视了。

小女孩的目光始终停在我的身上。

“你的银色光芒,很耀眼。”

“…你能看到我的暗物质?”

我的身上并没有出现暗物质,她是直接看穿了我的身体。

“可以,我还知道,等我长大了,你打不过我。”

她的身上缠绕着红色的粒子,暗物质的浓度只比我差一点而已,而且我能从她身上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也许,她会成为真正的黑级,或者是在那之上的存在。

我有这样的预感。

只是…活不到二十岁,拥有再强的力量也只是一场梦。

“孤儿院的伙伴,死了好多。”

她脸色平静的环顾着四周,似乎没有半点心境上的动摇。

“我想跟你在一起,带我走吧。”

“我会带你走的,不过应该不能跟我在一起。”

“我只想跟你在一起,我喜欢银色。”

“噗、队长这是被告白了?哈哈…没有没有,我随便说说。”

被我看了一眼之后,金发女性尴尬的挠了挠脸颊。

“我不喜欢小孩子。”

我平静的说着,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她没有反抗。

“我会长大,也可以成为你的女人,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模样,但思想却非常的成熟,她应该明白自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种人体试验,组织应该是没有做的。

不然也不会派我们过来阻止。

“队长,其实…我认识一些教会的人,这些孩子要是都带回组织,可能……”

我听说过教会。

他们也是一支不弱的势力,而且管理非常人性化,致力于普通人的潜能发展,比起实力至上的组织,那里会更适合这些孩子。

“这里的人全都死了,带点试验报告和资料回去就好。”

他点了点头,掏出了酒瓶小小的喝了一口。

“我今年九岁了,理论上来说,四五年后就可以使用。”

她扯了扯我的衣服,冰冷的眼神中有着一丝渴求的光芒。

我摇了摇头。

“我们会把你们送到适合活下去的地方。”

“我没办法活过二十岁,没有必要去其他地方,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没想到她连这些都知道。

我稍微犹豫了一瞬,但还是没办法下定决心。

“那…可以吧。”

我还是决定撒谎。

到时候给她吃下安眠药,交给教会就可以了。

可能会恨我,不过肯定很快就会忘了我是谁,即使表现出了不符合容貌的成熟, 但喜欢银色的这个理由还是很幼稚的。

身后的两位应该都明白我说出这句话的含义,脸色稍微有些复杂但却没有点破。

她则是抱住了我的大腿,将小巧粉嫩的脸蛋埋了上去。

【队长,支援的人出现了,大概有五六十人,正在从小镇外部包围过来,大部分都携带了枪支,我跟影201现在要怎么做?】

胸口的通讯器里响起了冷淡的男性声音,比我想象的要快了一点,不过没有什么问题。

“掩护我们就行,注意不要被绕后。”

【好。】

“你要出去战斗了吗?”

“嗯,很快就回来。”

我抚摸着她的脑袋,用了较为柔和的语气说道。

她松开了我的大腿。

“我的爱人,帮我取个名字。”

这老气横秋的语气,稍微有点可爱。

“你原本的名字呢?”

“被带到这里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现在我只为你而活,所以需要新的名字。”

看似稚嫩的容貌下,也许有着难以想象的痛苦过去吧。

浑身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头发也是鲜艳的红色,就连瞳孔也是一样,宛如美丽的红宝石。

“就叫红吧。”

我觉得很适合。

她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

但究竟是怎么样的。

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似乎,梦到了什么画面。

睁开双眼的瞬间,脑海中闪过了一张模糊的脸庞。

但却无法想起究竟是什么,只能感觉到红色的光芒,以及略带冷意的目光。

这道目光,似曾相识。

脑袋好痛。

自从吃下了第二颗药丸,脑海里时不时的就会闪过一些片段。

这份记忆虽然不是被封印的,但却因为变成了碎片而不再完整,没有去想也就成为了自然遗忘的记忆。

好像是很重要的事情。

但我实在没办法想起来到底是什么,脑袋痛的无法继续思考。

“黑,你醒了。”

也许是深陷在挖掘记忆的思考里,我才注意到凝视着自己,宛如妖精一般迷人的梦幻面容。

近在眼前,几乎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了。

她似乎正在抚摸着我的头发,柔软的手指感觉挺舒服的。

“按照那个人说的路线,我们前进了大概十公里。入夜之后遇到了点情况,小猫教官说原地驻扎。

“嗯…我明白了。”

”这个帐篷里现在只有我和黑,要做点舒服的事情吗?”

我移开了她的手指,伸手在她的脑袋上揉了起来。

“她们呢?”

“在外面看月亮。”

“看月亮?”

“嗯,红色的月亮,而且很大,很漂亮。”

我的心脏似乎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黑,我可以抱你出去看。”

“不了,我先躺一下。”

“那我陪你。”

我没有抗拒她钻入我怀里的动作,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脑袋枕着我的手臂,冰蓝色的双眼平静如水。

血色圆月。

我的心中,有了一股不详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