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膜差不多已经完全恢复了。

原本也只是被震裂了而已,解决掉那只奇异生物之后,为了进行交流优先调用了暗物质维系正常功能,现在完全恢复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肋骨断了四根,手臂跟小腿的骨头也出现了不少裂缝,但却没有断开,只是裂开想来应该也能很快就恢复。

现在的自愈效果虽然差了很多,但是被强化了的体质也是让受到的伤害降低了,仔细算起来应该还是赚了。

要是完全没强化过肉体的我,大概现在连走路都没办法进行了,这其中的差距不可谓不大。

那只诡异生物的力量和速度都很反常,有点像之前遇到的那些血兽,但很明显它不是处于最佳状态,有好几只手臂都是废的,而且行动虽然快但反应速度却有点僵硬,就像是脑子不灵光一样。

完整的形态力量可能要高于血兽,但当时遇到的那些血兽似乎也不最强形态,这样就没办法进行比较了。

全都是陌生诡异的能力和生物,感觉越来越麻烦了。

以我的实力,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伪第二神迹也许很快就会用到,我有这样的预感。

脑海里的她,应该有也办法让我直接掌握,所以没有问题,我的手里仍然捏着一张底牌。

不过小心谨慎同样是必须的,今天这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

“等下记得去找背包。”

冲过来的时候,他们把背包全都丢在了树林里,所以我花了点时间分发了消毒水和绷带,然后再环视了一眼这些至少精神状态还算可以的男人们。

“去处理伤口吧。”

沉默的点了点头,原本还因为胜利而显得有些喜悦的他们,脸上都出现了无法释怀的神色。

之前一直觉得很奇怪。

它们在厮杀的时候,目露凶光且浑身充斥着残虐嗜血的气息,投降之后只是的面对着我的杀意,就恐惧的瑟瑟发抖连站起来抵抗都做不到。

问了脑海中的她,说是失去了勇气祝福所以抵抗不了我的杀意,而且当时士气高涨的冲锋,也能极大程度的不被影响,毕竟杀意这种东西跟气势有点像,都是无形缥缈的存在,拿来当依仗并不可取。

大概还有七八十只的数量,全都匍匐在地引颈待屠,我也没有手下留情快速的结束了它们的生命。

不过因为有着‘我下的命令’这个前提,其他人也倒是没有出现下不去手的情况。

“恢复体力的药记得也要吃。”

恢复体力的药丸我之前就有分发给每一个人,战斗状态下恢复的效果很差,大概只有三分之一,不过实在到了紧要关头,浪费一点药物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女的留下来。”

我看了一眼准备跟着他们一起离开的少女们。

“黑哥,这点小伤随便处理一下就好…”

眉头微皱的葵轻描淡写的说着。

她肩膀上的伤口较长,若是简单处理靠自然恢复,肯定会留下疤痕。

“摸起来手感会变差,所以不行。”

“……喔。”

即使明白我是在开玩笑,她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苍白的脸颊上也浮现出了一丝血色。

灰的背后应该是被长矛划了一下,伤口同样较长。

红雪虽然遍体鳞伤,但却都是较浅的伤口,这也许就是战斗经验上的差距吧。

凝雪以及剩余的两位少女,伤势倒是不严重,不过顺手治疗一下也是可以的。

“别贴过来。”

“黑在后面就想靠上去,已经是习惯了。”

她把肩膀从我的胸口移开了。

“…下面也别贴着。”

“又没碰到。”

贴着我大腿的柔软臀部也移开了。

总觉得她从刚才开始就有点不太对劲。

似乎是有什么心事,发呆的频率比平时要高多了。

但我好像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询问,她不想说我总不能强迫吧。

从左眼流泻而出的液体,钻进了她的伤口之中,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她伤口内的情况。

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几乎已经伤及骨头了,而且有发炎的征兆。

若不是红雪的力量止住了血,很可能她已经失血过多导致死亡了。

什么叫不严重?

原来都是因为红雪做了应急处理,我才会觉得她的伤口只是比较长而已。

撕着她伤口附近的布料,我的手指似乎有点控制不住的在颤抖。

“黑?”

“以后注意点。”

我摸了摸她那漆黑如墨的长发,掩饰了自己的动摇。

“嗯。”

处理好了灰的伤口之后,我给她吃了颗补充体力和综合营养的药丸。

葵的果然也是一样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多了,若是没有被止血肯定会导致失血过多的那种。

她还一脸若无其事的笑着,似乎是想让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身为治疗的一方,我比她们还要清楚伤口的严重程度,根本就不是可以被敷衍过去的。

她可能不明白吧。

“…黑哥,你脸色好难看喔…?”

“我一直都这样。”

“嘿嘿,是在心疼我吗?”

她眨巴着眼睛,一副开心的模样。

我微微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

她的笑容,仍然还是那么耀眼。

我撕开了她侧腹和肩上的衣服。

“呀!”

“痛吗?”

她硬是摆出了一副僵硬的笑容,故作镇静的摇了摇头。

“没、没有…不是很痛……”

声音听起来都是有气无力的。

“痛就叫出来,可能会舒服一点。”

“唔…黑哥你这种说法好色喔!”

“是你的问题。”

“小灰又来偏袒黑哥了吗?!我——啊!”

“好了,别咬到舌头。”

原本就是紧身衣的类型,虽然是防御力高的材质但不代表不会受伤,而且被砍破之后一部分陷到了伤口里面,所以我得把那些碎片拉出来。

剩余的残渣再去利用暗物质排出来,毕竟我现在能调动的力量已经不多了。

处理好葵的伤口之后,意识短暂的恍惚了一瞬。

似乎被盯着我的葵发现了。

她那恢复了一丝血色的脸上出现了忧虑的神色,秀美的眉毛也微微的皱了起来。

“黑哥…你不去休息一下吗?”

“事情完了再休息。”

“……嗯。”

面对我认真的语气,她似乎也想不到什么反驳的话语,只能勉强的点了点头。

凝雪和其余的两位少女,也许因为是处于男性团体里,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护,倒是跟我之前判断的没什么差别都只是轻伤。

处理好了她们的伤势之后,我来到了躲在一边的狼耳少女身旁。

背靠着简陋的木制房屋,似乎正在对着蓝天白云发呆,身上的伤口都没有流血,不过确实是有点触目惊心,因为太多了。

“别过来烦我,你自己都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我没事。”

“谢谢。”

“啊?你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

“没有,只是真诚的道谢。”

“你这死气沉沉的脸没有半点真诚的影子啊…那个阵法有一丝灵性,估计你当时是看了它一眼吧?被发现也是我之前没有跟你提过这个问题,所以不要道谢,给我弄点好吃的就行。”

她无聊的瞟了我一眼,再度把视线转了回去。

“怎么说你还是我的夫君,去处理其他——”

我按住了她那小巧的肩膀。

伤口虽然不深,但放着不管总觉得有点不舒服。

“让我任性一下。”

她冷冷的哼了一声,并没有挣脱我的双手。

“…算了,你随便折腾。”

处理好了最后一位伤员,我带着所有人准备去解决最麻烦的事情。

也就是那些被俘虏的人类。

从战斗发生至现在,他们都是茫然的看着虚空,就算我们来到他们的面前,一个个的脸上都没有半点被拯救的喜悦。

存在的只有麻木和冷漠。

十二名男性,五名女性,身上都没有任何遮掩物,跟几名男性成员分头替他们用布料遮掩住了身体之后,我才让其他人走过来。

“你们还有能说话的没有。”

没有回应。

真是麻烦啊。

“黑哥…不要杀他们。”

“我没有想杀他们。”

虽然我是真的觉得,死亡可能才是他们最好的解脱,而且带着实在太麻烦了。

但我没法下手。

“都不想活了,那我们现在就走。”

我冷冷的说道。

一名看起来大概有三十多岁的男人,发出了沙哑的笑声。

“你笑什么?”

“…你们还想走?该不会以为这片森林就只有这一个部落吧?”

他的眼神黯淡无光,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语气稍微有人让人不舒服。

“这几个女人可真漂亮啊…可惜没办法拿来爽爽,倒是要便宜那些畜生了~”

他应该是知道什么事情,我有这种直觉。

我伸手制止了身后想要开口的几名男性。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可以给你吃的。”

我没有忘记当时的那只特殊存在,提到过什么族长,只是它肯定不会告诉我太多,所以我当机立断的将其斩杀了。

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光芒,那是对某种事物的渴望。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把你身旁的这个黑发女人拿来让我爽爽,我才会告诉你,不要急着生气,这是决定你们命运的选择,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

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充满了欲望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站在我身旁的灰。

我抑制住了杀意。

“啊啊~好吓人,怎么不直接把我的脑袋割下来?架在脖子上有什么意思?动手啊!”

“这么有种,怎么还像狗一样被圈养着?”

身后的青炎冷冷的冒了一句。

男人的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

“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们想被抓吗!?原本老子也是一个小队的头领,每天晚上可以享受三四个女人的身体,结果就莫名其妙的被抓了起来!还要看着那些东西把老子的女人玩到死,你们也逃不掉的!到时候说不定会比我更惨!哈哈哈哈哈!”

“你看起来还挺有精神的,不像其他人似乎都饿的没力气了。”

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紧张,虽然马上就消失了,但我自然没有看漏。

“其他人也不是不能说话,只是因为你的存在,他们才不敢说话吧?”

我的语气始终保持着冷漠,没有过多的情绪在里面。

“你、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反正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信息,不仅要献上吃的食物,还要把这几个女人拿来让我爽一个晚上,不然你们就等死吧!”

他的额头出现了些许冷汗,看来确实是被我猜中了。

这种人也是会存在的。

只要自己能活下去,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替那些异界生物管理人类,辛苦吗?”

他的眼神中闪过了畏惧的光芒。

“真的不怕死,那你还在犹豫什么?我的长枪就在你的脖子下面,自己动一动就可以解脱。”

说着我把枪刃朝着他的脖子上轻轻的划了一下。

他惊恐的朝后倒了下去。

“不、大家都是人类,你难道想要赶尽杀绝?!”

“你还能算人吗?”

面对我冰冷的视线,他的身体似乎都颤抖了起来。

“哼、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猜到的,但那又怎么样?!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老子没有做错!”

他似乎破罐子破摔了,倒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

我以为他会死不承认的。

“想要活下去我还能有什么办法?我确实是负责管理他们,而且因为管理的不错一直都没被杀!平时还能捡它们玩过的女人爽爽,虽然都被搞的半死不活,但我感觉还不错!”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疯狂,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起来。

“你又懂什么?在这种绝望的环境下我还能怎么办?告诉我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你也会落到这种下场的,到时候你说不定会比我还要凄惨!”

为了活下去,他已经放弃了一切。

这确实不能算是错了,至少对他而言,那是活下去的唯一选择。

我放下了长枪。

“我不会杀你,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我可以给你足够吃两周的食物。”

葵拉了拉我的衣角,摇了摇头似乎是想要劝我。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微微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用担心。

她点了点头,目光回到了男人的身上。

“哼…不行,我最多把条件变成让一个女人给我爽爽,你边上这几个随便丢给我一个就行,反正是这样的世界你身为首领应该都用过了吧?我也是太久没有品尝过真正的女人了,我保证我会说实话。”

“这种话你再说一次,脑袋就可以落地了。”

光是他用这种充满欲望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扫着她们,都足够我杀他几次了。

“你也太小气了吧?算了…我要两个月的食物,而且手枪跟武器也要,还有你们身上的衣服应该也是强化过的吧?给我整一套,然后……”

他的目光扫向了那几名裹着布料默不作声的女性。

“我要带走两个还可以用的女人,这样的条件——”

“前面的答应你,后面的不行。”

“啧…你难道也想玩这些女人?不是吧…?”

说着他看了眼我身旁的少女们。

“…别把他想成你这种恶心的人,不说就是死,他下不了手我可以杀,你也是个畜生!”

眼神锐利的凝雪,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杀意,拔出了插在大腿上的双刀。

我按住了她的双手。

“凝雪,现在交给我。”

“…好。”

她点了点头,把刀收了回去。

周围的男女都是一副怒不可歇的模样,想来也是正常。

虽然不是专门来救他们的,但怎么也是属于救命恩人,但却被坐地起价的提出了各种要求,会生气也在情理之中。

若不是我确实想要从他嘴里了解一些事情,我也不会让他活这么久。

“切、还真当老子是吓大的?反正我一死你们也都要陪葬,我怕什么?”

他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似乎是算准了我会妥协一样。

虽然我确实是很想知道他掌握的消息,但也快要到忍耐的极限了。

“…小哥你身上的杀气很重啊,算了我只带一个女人走,这是最后的底线。”

似乎是感应到了我的一丝杀意,他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

其实,他应该还有一层底限,但我在这里答应他也差不多了。

“我答应你。”

“黑哥?!”

“闭嘴。”

睁大了双眼的葵,眼圈似乎都红了起来,似乎是没想到我会对她这么说,只是我拉住了她的手,一时她也没法跑开。

男人满意的笑了笑。

“唉…终究还是讨价还价而已,你可以对天发誓吗?欺骗我就不得好死之类的毒誓,不然我不放心啊。”

只是这样完全没有问题。

所谓的发誓,我一直都是不放在心上的。

“行,你也得发誓没有说谎。”

我认真的说着,冷漠的注视着他的脸庞。

“好…那我先来,我李九发誓接下来说的话都是真话,否则全身溃烂而死,永世不得超生!”

我的嘴角扬起了淡淡的弧度。

“我发誓如果不放过你,魂灭身死,永无葬身之地。”

“唔…你这个好像有点淡啊,不过勉强凑合了,听好了啊,我只说一遍。”

他是在两个月前被抓到的。

在世界发生异变之后,带领了一支十几人的小队占领了一片较为安全的区域,原本还算过的不错,结果突然就被袭击了,按他所说对方其实只是在大军迁移,顺带抓了不少人类。

通过交流,他从那些异族人的嘴里知道了它们是某个高贵种族的直属部下,身为神的代言人,过来这个蒙昧无知的星球也只是为了传播力量而已。

那个高贵种族,应该就是发起了这场入侵的那些存在,至于直属部下,我想应该是自封的。

它们来到森林里之后,不是摆弄古怪的石头,就是吸食着从血色图案里喷涌出来的血色雾气。

似乎还都很享受的样子,可能是在修炼什么古怪的东西,这里红雪给了提示,那些生物应该是在夺取这颗星球的某种能量,而那是其他星球已经缺失的东西。

他们身上刻画的图案也是为了提升被吸收的效果而已。

至于为什么说我们在劫难逃,他最后才说到。

这里的只是一小支部落,数量连大部落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而且那只让我受伤的怪物,他就见到过好几只手臂健全的,我们若是不避开必然是全灭。

至于避开的方法,他按照我给出的目的地,指了条稍微有点饶的路线出来,说是可以避开大军,成功走出森林。

全程我都注视着他的言行举止,眼神和情绪上的波动始终都是平静的,看起来应该没有说谎。

但保险起见,这条路线我会走,但也同样会提起最高的警戒,发现什么异常就直接逃跑。

真正的大部落,我们是没办法抗衡的。

在他侃侃而谈的期间,其余的人去把丢在树林里的背包捡了回来,分发了一些食物给那些躺在地上的人,他也拿了几瓶啤酒,配着辣味肉干吃得不亦乐乎。

“差不多就是这样,哎我可真羡慕你啊,这么漂亮的女人就像是从画里出来的一样,用起来感觉怎么样?”

席地而坐的我,身旁坐着的是一脸平静的灰。

她从治疗完伤口之后就一直保持着贴在我边上,肯定是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是找不到机会。

“黑说很舒服,我也觉得很舒服。”

她偶尔会回一两句,每次对方接话她就沉默,所以男人也只是笑了笑,瞟了一眼她裸露出来的腰部和大腿,狠狠的灌了一口啤酒。

“好了,我可以走了吧?”

他站了起来,身上还裹着布料,倒是没有刻意裸露出来。

“可以。”

我平静回应道。

感受到了几道目光,似乎都是对我的这个决定有所不满。

“黑哥…你真的答应他了?大不了我们可以赶走他啊,你只是发誓不杀他而已,不然被带走的女孩太可怜了啊…!”

我摸了摸葵的脑袋,控制着嘴角完成了一个弧度。

“葵,你觉得我会把那种东西当真吗?”

她像是明白了我要做什么,朝着我抓着长枪的右手扑了过来。

但我终究还是甩了出去。

只是直接从肚子里穿了出来,我当然可以选择爆头,但我想让他有更多的时间面对死亡。

他转了过来,一脸疑惑的说道。

“你他O的言而无信?为什么?!”

“嗯?什么为什么?”

我喝了口矿泉水,平静的看了回去。

“为什么要杀我?你前面跟我讨价还价不就是打算放过我了吗?”

“哦,我只是想让你觉得我是认真考虑之后,艰难的作出了这个决定而已,不然我答应的太爽快,你也会起疑啊。”

我拉住了想要冲过去的葵,把她直接抱在了怀里。

“至于放过你,从一开始你打算让她们给你爽爽的时候,就已经没有这个选项了。”

他的脸上出现了嘲讽的笑容。

“就因为我说的话?你连毒誓都不怕了…?”

“我比较相信科学,虽然这个世界现在变得比较魔幻了,但至少还没有鬼神。”

“哈哈哈哈!可以的…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狠…我以为最多就是把我赶走而已,没想到你会下杀手…!记着,你会不得好死的!你会不得好死的!!!”

“说完了?可以上路了。”

我甩出了一把匕首,直接贯穿了他的脖子。

这次,他再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倒在了地上。

原本我还以为他会求饶,结果最后死的倒还是有点硬气。

可能是知道我既然已经出手,就没有放过他的可能吧。

“黑哥…你没必要这样的,这种人杀了都脏自己的手,明明…明明赶走就好了啊!”

“不行,放走他很危险,这条路线是他指出来的,他如果去领敌人怎么办?他看你们的眼神充满了欲望,这种事情完全做的出来。”

“可是…可是你也不能…毒誓这种东西,不可以乱发的啊…!”

“放心吧,我死了肯定有地方埋。”

“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她非常恼怒的瞪了我一眼。

似乎是真的生气了。

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跟灰谈点事情,你先去边上吃点东西吧,等下准备撤离了。”

覆灭了这里的异界生物之后,大概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继续待下去有点危险。

“黑哥…那些人真的要带着走吗?”

她小声的问着,表情似乎有点不安。

“总不能全杀掉吧,如果真的这么做,我就要丢掉人心了。”

这是个很麻烦的问题,若是他们直接死了倒还好,但他们都活了下来,我斩杀投降的异界生物还有理由,屠戮这些凄惨的人类就没有任何道理了。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我要保护的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其余的都只是顺手而已。

随时可以抛弃。

“也是…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

说完她从我的怀里闪了出去,恬静的笑了笑跑到了围坐在一起的男女之中。

始终坐在我另一侧的灰,靠到了我的身上。

“黑,刀坏了。”

她拿着只剩刀柄的军刀,在我面前晃了晃。

这是非常普通的军刀,对付丧尸还可以,若是她可以使用神迹,对抗异形问题也不会很大。

但她终究还是没有觉醒神迹,虽然曾经我看过她的资料说是体内暗物质极高,但我从来就没有感觉到过。

“坏了就换,我这里还有更好的,你早就该换了。”

这两把是我在得到黑金武器的时候送给她的,也是我在执行护送任务之前携带的。

“这是黑送我的定情信物,只剩一把了。”

说着她拔出了另一把坑坑洼洼,虽然没有生锈但也不再锋利的黑色军刀。

“什么时候成定情信物了?赶紧换了吧。”

“换了我也没用,武器不能发光没办法切开那些家伙的皮肤。”

她果然还是在意这个事情。

“要不是被保护着,我肯定已经死了。”

“嗯,所以你要对她们好点。”

“怎么好?把黑给她们用吗?”

我敲了敲她的脑袋。

她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疑惑。

“我分你点吃的东西,等下在路上去分给她们。”

我从手环里拿了几根巧克力棒出来。

“我会自己吃掉的。”

我想也是。

“…你就不能分点出去吗?”

“不能,黑给我的,不分出去。”

“那我多给你一点呢?”

“那我就可以多吃一点了。”

看来这个方法行不通。

我把巧克力棒收了回去。

她似乎有些失望。

“…先吃两根。”

我还是拿了两根出来。

“好,但我还是觉得很失落,帮不上什么忙。”

虽然看不出来哪里失落了,而且吃的速度好快,这家伙真的不是来骗吃的吗?

“黑也吃一口。”

她将咬了一半的巧克力棒递到了我的面前。

上面的齿印清晰可见,还有着一丝晶莹的液体。

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终究只是食物,我也确实需要补充一点热量。

“开玩笑的。”

她收了回去,嘴角微扬看起来心情似乎变好了一点。

也只是感觉而已。

虽然我这边稍微有点不太愉快。

“黑生气了?”

“没有。”

“这根给你吃。”

“这本来就是我的。”

“因为我没有咬过,所以不要吗?”

她迅速的撕开了包装,轻轻的咬了一口再次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不会再上当了。

“看来黑已经对我的口水没有兴趣了。”

她快速的吃完了巧克力棒,用着冰蓝色的双眼凝视着我的眼睛。

似乎在等着我说什么。

“言归正传,武器我再给你两把,那把旧的也丢了吧。”

我从手环里掏了两把类似的军刀出来,材质要更加高级,一般也很难被破坏,当然对抗异形还是没用。

她平静的收了下来,不过并没有打算丢掉原本的那把。

“坏掉的会丢,至于这把,我会珍藏起来。”

“…行。”

强行让她丢掉也没有意义,只要愿意换武器就行了。

紧紧的挨着她那柔软的身体,让我本就有些疲惫的精神状态,逐渐的恍惚了起来。

我摇了摇脑袋。

“黑,想睡就睡吧,我会背你。”

以她现在的体能,背个我确实没有压力。

但我有点没法接受那样的画面。

想要站起来,却被抱住了手臂。

我都没注意到,她是什么时候抱住我的。

“黑,休息。”

“找到安全的地方再休息。”

“这种小事交给我们就好了,黑现在需要休息。”

她的双手非常有力,眼神之中闪烁着认真的光芒。

“我的精神还挺好的,没必要在这里睡。”

“不,黑从一开始就是最差的一个,浑身都是血,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快点…睡觉。”

“…我——”

“睡觉,休息,黑。”

她抱着我的双手似乎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抚摸着她那如同黑夜一般深邃的长发。

就老老实实的听她一次吧。

她一直都很固执,一旦认定就绝不改变,除非我用命令来要求她。

但我也已经有点讨厌那种感觉了。

“那,记得找个男人背我。”

这是我最后的坚持。

她点了点头。

我倒在了她的身上,再也无法支撑下去的意识,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睡觉,真的是一种伟大的行为。

我由衷的这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