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看起来是半透明的。

面积很大,几乎遮盖住了我的整片视野,被蹭到的树木在燃烧着,发出了清脆的爆鸣声。

要是正常情况,我应该不会选择正面冲过来吧。

因为以我的速度避开并不是难事,且看起来诡异危险。

但是脑海中的她说了,这种程度的东西在我的暗物质面前,可以被轻易的瓦解,而且不会产生爆炸。

为了带动气势,正面击破是最好的选择。

我相信她在这种事情上还是不会欺骗我的。

挥出枪刃,缠绕着的银色粒子在与火球碰撞的瞬间爆发出了耀眼的强光,停滞只有一瞬,便轻易的‘透’了进去。

就像是切入了水里的手感,有种挥空的感觉,但眼前的巨大火球确实直接爆开了。

化为了鲜艳的红色碎片,就如雪花一般飘落。

不仅没有爆炸,连高温都没有,彻底成为了灰烬。

透过木墙的缺口,可以看到内部的异界生物全部都聚集到了一起,但却没有直接从出来,而是挡在那只穿着与众不同的服饰,手里拿着根棒子的存在前面。

数量大概有两百多只,还有两支小股敌人正在从侧面饶过来,虽然脚步压的很低,但却无法避开我的感应。

对方也看到了我身后赶过来的人群,所以摆出了防御阵型,本以为会一窝蜂的扑过来,没想到它们还是有点纪律的。

那个首领张着嘴似乎在念着什么,也许是法杖的木棒上面还燃烧着一团火焰,应该是想要在两侧的部下突袭过来的同时,给与压力吧。

只是它也许没想到,隔着这么远我也能清楚的看到它的一举一动。

“黑哥——”

冲到了我身边的葵急切的拍了拍我的胸口,又摸了摸肩膀和腹部,似乎是在找什么的样子。

其余人也冲了过来,手里提着各种各样的冷兵器,一副整装待发的气势。

“分两队朝着木墙的左右两方前进,灰和葵还有红雪跟着我。”

左侧是幸存者小队,右侧则是探索小队,如果直接让他们各自突袭,幸存者小队那边会有点压力。

身为小队长的光头杨三,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身后的男人。

“你们四个跟着青炎兄弟走,其余人跟我!”

“是——!”

我看了眼留在原地的三位少女。

“以保护自己为主,不行就求救,我会保护你们。”

这些普通的敌人都不强,以她们现在的身体强度,只要不被包围就没有问题。

“不,这次我们来守护黑哥的背后!”

葵的脸上存在着坚定的神色。

少了一分柔弱,但却变得更加迷人了。

第三道火球降临——

两侧绕后的敌人也已经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之中,咆哮和怪叫声络绎不绝,分作两波的男女们朝着对方负责偷袭的小队冲了过去。

保持着超直感状态的我,并不打算让空中的火球落地,踏着一旁的残缺木墙跃向了空中,直接完成了一记横扫。

落地的同时,正面的异界生物们已经冲了过来,超过两百的数量同时冲锋,形成了一股势如破竹的气势,连大地都仿佛震颤了起来。

但——

论到破军,我还是有点自信的。

【超直感正常维系时间无法计算,主人请速战速决。】

“明白。”

这是在我服下了第二颗药丸之后,第一次在现实世界使用超直感,持续的时间肯定比以前久,但也不会太多,我仍然需要快速结束战斗。

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的葵也拔出了太刀,朝着正面冲来的敌人甩出了一道划破了空气的空色暗物质。

“空间斩!”

……

余光中能看到她脸色微红,眼神之中含着一股兴奋,动作的气势也很足。

只是这三个字,我之前没听她喊过。

速度接近亚音速,发动的时候需要蓄力凝聚几秒而且动作明显,单对单的近距离对抗很难发挥出来,不过若是有人掩护的群体作战,那就相当于算是一个威力不俗的杀伤性攻击了。

距离超过三十米之后威力会衰减,六十米自然消失。

如同切开西瓜一般斩下了两颗头颅,若是距离近些,应该能够一次斩杀五六个。

我也没有停留,收回了观察的目光,继续朝着双腿灌注力量奔跑。

甩在右侧的长枪几乎贴在了地面之上,凝聚的银色粒子也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澎湃的力量充斥着我的身体,仿佛一只野兽要窜出来一样。

战意和杀意,让我感到了一丝灼热。

就在我即将冲入它们阵型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一片泛着寒光的长矛,从飞出的位置来看应该是中心部分丢出来的。

我挥出了枪刃——

没有停留片刻,劈开了第一波长矛之后,凝聚了暗物质的脚底发出了暴鸣声,进行了爆空步的同时扭转身体,踩出了短距离冲刺的步法。

剩余的长矛成片的落在了我的影子之上。

黑色的血花绽放。

连抵挡的动作都没来得及做,数颗头颅升空的同时,我的左手抓住了枪柄朝着右侧挥了下去。

噗——!

被分离的黑色肉块飞溅而出,双手紧握枪声朝着左侧刺了出去,贯穿了数名敌人之后将其举了起来,砸向右侧的同时抽枪回转,进行了连续三圈的圆形扫。

残肢碎肉飞向了空中,一股恶心的臭味也侵入了我的鼻腔。

但我确实是撕开了一个缺口,连包围之势都无法形成的它们,冲锋的阵型已经乱了。

“杀!”

再次挥出长枪,顺着撕开的缺口不断的突进,每一次横扫都能带起一片血雾,它们的攻击却连我的影子都跟不上。

如果按照等级划分,它们的体能素质其实就在银级中阶的程度,速度确实很快,但在战斗中并不是速度快就够了。

力量也是很重要的。

不断的突进,沾染到身上的血液都顺着衣摆滴了下去,一路踩着尸体冲锋,偶尔在转身横扫的时候会将目光移到她们那边。

葵负责支援和正面对拼,灰则是拿着手枪在疯狂射击,红雪也变身成了成年的姿态,每一次的挥爪都能带起一片断臂碎骨。

身上还挂着被撑破的衣服裤子,看起来充满了诱惑。

这些异界生物的嘴里吐着不知名语言,眼神之中充满了暴虐和欲望的扑向她们,但都被轻易的破除了包围。

在我突进到中心区域的时候,左右两侧的小队赶了回来,发出了不输于它们的咆哮加入了战场。

以我和她们为核心,两侧的小队如同两把利刃一般刺了进来,节节败退的它们已经出现了丢矛逃跑的存在。

不过却会被其他的同类当场斩杀,空气之中充斥着血腥与恶臭,四处都是惨叫和呐喊,兵器交接的火花络绎不绝,清脆的声音就如同一场交响乐一般让人热血沸腾。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而那躲于最后方的首领,放弃了不伤害同伴的想法凝聚了火球朝着我们飞来,但速度过慢的缺陷确实明显,反而是加快了它们的数量削减,丢了几次之后就放弃了这个行为。

“人类!你们要什么我可以给!放下武器!”

在此起彼伏的杀戮声中宛如惊雷炸响一般的声音,似乎还带了一丝震慑气势的威严。

“给你O的臭O,当我们是傻子吗!?兄弟们杀啊!!!”

“杀!!!”

“杀!!!”

光头杨三挥舞着手中的巨斧,劈开了正面的数名敌人,带领着身后的男人蚕食着仍然在试图包围他们的异界生物。

我也再次扫出了一道枪芒,将侧面的扑来的敌人震飞并踩着步法向前推进。

“给我停下——!”

就在我踩着尸体一路冲刺,即将冲出重围的时候。

视线被声音吸引的我,看了它一眼。

然后无数利刃贯穿了我的身体。

连同着脑袋也被砍了下来。

死亡的黑暗与混沌让我的意识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

【解。】

黑暗破散,一道清冷的声音将我的意识拉了回来。

【这是幻术,正常情况以主人的精神力大概会僵直两秒,但这个瞬间很致命,主人小心点,我能做的事情不多。】

死亡的感觉很真实,能感觉到我的背部泛起了一股凉意,但却不值得恐惧。

避开了迎面而来的利刃,但身体却已经倾斜导致无法继续改变动作,这样下去我会被另一边的敌人贯穿。

低雷般的暴鸣声响起,凝聚的神心瞬间完成了一次跳动,如同电纹一般扩散而出的银光从我的眼前闪过。

获得了补充的暗物质焕发出了兴奋的活力,强行改变了体势的我旋转了身体朝着侧面滑了出去,枪柄作为支撑直接跃到了空中。

胸口燃烧着一股炽热的东西。

想要毁灭一切。

想要把眼中的一切,都化为灰烬。

“斩!”

伴随着脱口而出的咆哮,我劈开了一道血路直接冲了出去,距离首领只有二十米不到的距离。

只需要两秒,我就能够冲到它的面前。

嗖——

也就是在这个瞬间,侧面的空中出现了微弱的破风音,细碎的白色利刃如同箭雨一般的飞了过来。

凝聚着银色粒子的长枪带动了一股气流将其直接吹散,些许冰凉的液体落到了我的脸色,似乎是冰刃。

已经存在火球这种东西了,冰刃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意外,而且破坏力感觉就跟飞刀差不多,爆碎的粉末落在我身上的同时跟银色粒子产生了正面的碰撞,几乎是在瞬间就被吞噬殆尽了。

如果没有暗物质,可能会影响到我的身体动作吧。

“咔多亚!”

围在它身边的十二只穿着统一,但却跟之前那些不同的矮小生物四散而去,摆出了一个类似于倒三角的阵型,一半手持泛着寒气的银白长矛,一半举着冒着火光的红色长刀。

这应该是护卫级的了。

率先扑来的两只,长矛直取我的面门,另一只则是紧随其后仿佛想要封死我的规避动作。

但我完全没有回避,连我的速度都无法跟上的它们,保持着攻击我原本位置的动作冲刺,而我却已经踩出了步法绕到了——

不对。

一股危险的气息刺痛了我的神经,我收回了最后一步朝着身后挥出了长枪。

挡下了一道斩击之后朝着斜上方刺了出去,将另一道劈砍震开,并旋转了身体朝着紧随其后的异界生物踢了一记凝聚了暗物质的飞踢,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轰——!

背部似乎被什么击中了,右眼之中能看到它们那丑陋的脸上挂着残虐冷酷的笑容,战斗的时候大部分都是靠感觉来判断敌人的存在,特别是我只有一只眼能看到的情况。

所以,位于视野死角的致命一击,同样被我挡了下来。

“咔哇——”

我抓住了它的脑袋,凝聚了暗物质的手掌轻易的将它的脑袋捏爆。

就像是捏碎了一颗鸡蛋一样。

然后再次挥出枪身,挡下了充满了寒气的劈砍的同时压低了身体,俯身进行了两步的短距离步法突刺,贯穿了对方的头颅并急速抽回朝着左侧砸了出去,将冒着火光的长刀连同着脑袋直接砸碎。

也就是在这个瞬间,大概六道攻击同时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也早已调整好了姿态,准备进行回旋扫枪,将对方全部震开。

但——

手脚突然变得沉重,让我的动作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直。

【解…重力操控也会啊,主人快点把那家伙解决掉!】

若是没有脑海中的存在,我可能会因为这个僵直导致被贯穿身体,对于完全未知的敌人,我的准备确实很少,特别是对方接连不断的用出了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的能力。

但就算是被贯穿,我也能够避开脑袋受伤。

所以结果不会改变。

随着胸口的神心补充了大量的银色粒子,燃烧着的气流吹在了我的脸上,围在我周围的剩余护卫级异界生物,破碎的白红碎片以及黑色的血液同时飞向了空中,升腾而上的头颅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眼角的余光中,我看到了正在浴血奋战的他们,以及节节败退却还能勉强招架和进行包围的剩余残兵,若是不能够速战速决,很快就会出现伤亡的情况。

葵的气息已经变弱了,能够看到完全是靠着红雪在护着她们,否则可能早就受到了致命伤害。

我低估了敌人,敌人也低估了我们。

凝聚了银色粒子的脚底爆发出了如同子弹破空一般的声响,踏碎了地面的我保持着双手持枪的动作,进行了最后一记突刺。

目标是这个首领级的存在。

“你很强,人类!”

我没有搭理它的咆哮,化作一道银芒的枪刃已经来到了它的面前,只需要一瞬间,它的脑袋就会被我贯穿。

但——

金光色的光芒,挡住了我的突刺。

缠绕着银色粒子的枪尖爆发出了尖锐的撕鸣,就像是刺在了同样坚硬的金属之上,飞溅而出的火花让我的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疑惑。

眼前这个宛如光圈一样的金色屏障,位于空气之中,看起来比纸还薄,却能够抵挡住我全速冲刺的突进。

【这是护体光屏,以主人现在的神迹强度,它最多只能挡三十秒,请持续输入暗物质,很快就能破坏。】

我微微的点了点头,将随着神心鼓动获得了补充的暗物质尽可能的朝枪尖凝聚了过去。

只是对方的脸上不仅没有恐惧,甚至还有一丝傲然得意。

让我的心里出现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只要我不死,很快你的同伴都会被抓起来,砍断手脚,女的拿来当发泄工具,男的用来当备用食物,哈哈哈哈!”

“是吗。”

如果继续拖下去,大概再有五分钟就会出现大量的伤亡了。

不过在那之前我只要回到战线,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当时锁定我的气息,并不是它的。

但它同样是发现了我,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直接就攻进来。

当时那种情况如果逃跑会变得更麻烦,不如趁着这些生物都在这里一口气全部歼灭。

“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哦,不说就算了。”

大不了之后去问问红雪,我也只是随便问一下而已。

似乎对我的冷淡反应非常不满,它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狠厉之色。

“给你投降的机会,留下女人和双手,我饶你一命。”

“我不会给你投降的机会,你们必须死。”

就算投降也是一样,我不会放过这里的任何一只异界生物。

因为我们本来就是敌对,而且还是不可调节的。

它那丑陋的面孔变得更加狰狞了。

“好…很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只能冒着被族长责罚的代价,将你们全部献祭了!”

它手里的木棒散发出了诡异的光芒,几乎是在同时,位于它身后不远处的血色图案冒出了大量的血液,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无数白骨也瞬间被震成了粉末,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笼罩了我的心头。

“就算不是完全体,也不是你们能够——”

宛如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响起,划出了银色光芒的枪刃贯穿了它的头颅。

但也就是在这个瞬间,血色图案的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光圈,呈现黑紫色调,跟我以前炸过的传送门非常相似。

一只像是手掌的东西从光圈内伸了出来,宛如抓着门框一样捏住了光圈的边缘,随后空间就如同破碎的玻璃一般产生了一道道细长的裂缝。

高度大概有八米左右,体形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肉球,下身有着四只也许是大腿的东西撑着地面,胸前的位置有着两只也许是手臂的物体,腹部的那只则是拖在了地上。

背上似乎也有两只手臂,不过也是耷拉着似乎没办法行动,可以行动的四只手都持着一柄巨大的圆锤。

也许是脑袋的部位上有着一只猩红色的巨大眼球,它张开了有着无数尖牙的巨口。

“吼!!!!!!!!!!!”

如同一阵飓风席卷而来。

感受到气流变化的我第一时间将身体前倾并直接踏出了脚步,抵消了对方惊天怒吼的冲击,意识也在一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不过马上就恢复了过来。

寂静无声的世界,可以感觉到温热的液体滑过了我左右两侧的脸颊。

鼓膜被震破了。

没有时间震撼,它那看似笨重的身体几乎是在眨眼间就来到了我的面前,一记沉重的巨锤撕裂了空气砸向了我的身体。

早已凝聚在脚底的银色粒子瞬间完成了压缩,爆发出了强劲的推动力,避开了重锤之后我朝着它的一只大腿劈了过去。

缠绕着银色光芒的枪刃,被轻易的弹开了。

同时,一股黑色的雾气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主人,屏息!】

脑海中响起了清冷的声音,我躲开了第二道重锤,身体落地瞬间另一把也已经来到了我的头顶,同时还有一把从侧面封死了我可能闪躲的方向。

不再闪躲的我挥出了长枪,震开了重如山峰的巨锤,然后继续朝着另一面挥去,手臂的骨头发出了碎裂的声音,但并没有折断。

每一锤的力量都十分巨大,但我都通过卸力的方式将过于庞大的力量分散到了身体的各个部位来平摊伤害,双脚也在沉重的力量下陷入了地面之中。

然后,它开始了疯狂的四锤连打,形成的气浪吹在脸上都有一种被利刃刮过的触感。

我也不甘示弱的疯狂回击,无尽的火花和银色碎屑在眼前爆碎,肺部仅存的氧气也在燃烧着,全身都在渴求着氧气的供给,但我知道如果呼吸一切就都结束了。

每一次挥动枪身手臂的肌肉和骨头都会发出悲鸣,全身上下用来卸力的骨头也是一样,皮肤早已经撕裂,可以看到鲜红的血液伴随着火花在空中翻腾,点缀出了一道诡异的画面。

若不是依靠神心持续不断的补充暗物质,我根本不可能有余力用暗物质护住骨头和脆弱的内脏。但就算是这样,在不断的抵挡中,我还是清楚的感觉到身体内部正在逐渐的走向毁灭。

若是停止暗物质维系,我会在一瞬间成为鲜血四溅的血人,无论内外。

但继续下去我同样会死,因为暗物质已经快要跟不上破损的速度了。

它的速度很快,就算是现在我的超直感状态加上神禁,都只是勉强比它快一点而已。

叠加神禁的时机不够,因为在被动防御所以没办法叠加。

所以,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虽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我只能——

【确认进入极限振幅…倒计时,十。】

濒临崩溃的身体就如同枯木逢春一般,一股温暖的感觉涌上了我的胸口。

早已深陷地面的双脚同时压缩了空气完成了一次爆发,我从无尽的重锤中闪了出来。

落地的瞬间再次踏出左脚,扭转腰身的同时一股撕裂的刺痛让我的神经燃烧了起来,腰部的肌肉似乎崩裂了,但是没有问题。

我还是朝着它那高大的脑袋冲了出去。

【九。】

我没想过这次突刺能够贯穿它的身体,它的巨口里吐出了一道黑色的光芒,速度应该很快,但在我的眼里却跟乌龟爬没有什么区别。

【八。】

避开了黑光的同时,一柄巨锤已经来到了我的侧面,调转了枪尖轻点一下,随后朝着另一边弹去的我,获得了神心补充的暗物质,再度于双腿之上燃烧。

【七。】

苦苦支撑着的脚骨勉强没有断开,我再次冲了出去,它的动作还没有反应过来,划出了一道银色光芒的枪刃利落的切开了它左侧的手臂。

失去了控制的巨大手臂朝着地面落了下去,它那丑陋的面容变得更加狰狞了。

张着巨口似乎在说什么,但我没有去维系鼓膜,所以现在还是什么都听不到。

【六。】

踩着还处于半空中的断臂,我朝着另一只挥来的巨锤扑了过去,枪尖直接碰撞的瞬间完成卸力,并在空中踩出了一次爆空步直接跃到了巨锤的上方。

踩着锤柄施展步法,每一步都能感觉某些部位的肌肉在撕裂着,温热的液体到处都能感觉到。

但我还没有到极限。

【五。】

右胸口的手臂被我成功斩下,同时一只巨锤再次来到我的身边,不同的是这次它选择了丢过来,后面还跟着一记沉重的拳头。

于是我踩着空气完成了一次旋转身体,凝聚了暗物质的右腿直接踢在了重锤的侧面,根本不去看重锤是否会砸在它的身上,调整了身体以下往上的姿态,爆发出最大的力量刺出了枪刃。

【四。】

以拳头中心为点,无数的血肉爆碎开来,我将它的手臂直接变成了开花的竹条,从大臂冲出的瞬间朝着空中踩出了爆空步。

枪尖直指它那巨大的眼球。

【三。】

感觉到了一股气流从下方升腾,但我仍然没有选择退却,燃烧着银色光芒的枪尖精确的刺穿了那颗巨大的眼球。

沉重的锤面,第一次砸到了我的身体。

【二。】

剧烈的痛楚让我的右眼在一瞬间陷入了黑暗,我没有抵抗力量而是顺其自然的飞向了空中,余光中能看到它即使看不见了,追击而来的巨锤仍然是正确的方向。

随着神心的补充,我的脚底再次完成暗物质凝聚,先是左脚朝着一侧踏出——

快速旋转的身体已经有了巨大的力量,但我还是选择再踏出右脚。

“纵然身死魂灭,我也要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寻得通往光明之路。”

【一。】

这是我第一次,念出了这种台词。

她说是咒语,可以增幅,而且自己想出来的效果会更好。

她确实没有骗我。

可以感觉到,浑身上下都燃烧了起来,不断爆碎的银色粒子全部都涌到了枪身之上。

飞射而出的枪身,宛如一道划破天际的流星,充斥着一往无前的决意。

死或生,就在这一瞬间。

巨锤和粗大的手臂,被轻易的贯穿了。

连带着它那巨大的脑袋一起,迸发出了鲜艳的血花,随后银色的火花就如同一支艳丽的花朵一般在它那巨大的身躯上绽放。

看来,我还能继续活下去。

【…主人。】

“我还能动。”

落在地上的我差点就直接倒了下去。

但我知道,战斗还没有结束。

从手环里拿了颗应急药丸直接吞了下去,没有余力去维系身上的伤口,只是把重要的部位堵住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我朝着已经只剩几十只的异界生物走了过去。

打斗似乎早就停止了,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我的身上,随着我缓慢的脚步,它们纷纷丢掉了武器跪倒在地,双手抱头一副求饶的姿态。

我没有看它们,聚到了一起的人们走到了我的身边。

“黑哥…”

“…黑。”

眼含泪光的葵双手似乎在颤抖,不过并没有抱上来,也许是我看起来有点凄惨吧。

紧贴在我另一侧的灰则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摸了摸她的头发。

“你们表现的很好,至少没有人死。”

葵的腹部和肩膀出现了两道伤口,灰的背上也有一道,红雪浑身都有,不过看起来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他人也都有着一定程度的伤势,但并不致命。

“…所以,还有力气吗?”

即使脸色充满了疲倦之色,众人还是点了点头。

跪在地上的异界生物们,发出了难听的声音。

“饶、饶命!尊贵的强者,请放过我们!我们已经投降了!”

“你们可以选择拿起武器。”

它们的身体似乎在剧烈的颤抖着,我能感觉到那是恐惧的情绪。

“那就求您放过我们的家人、他们是无辜的!”

“是…请放过我们的家人!”

我从一开始就感应到了,还有一部分异界生物躲在那些简陋的木制房屋之中。

“黑哥…要不……”

“葵,对待敌人,不能心慈手软。”

她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

“你们是怎么对待人类的?他们没有求饶?没有家人?打人的时候就要做好被打的觉悟,杀人的时候就要想到被杀的可能。所以乞求只会让我更加的看不起你们。”

“对不起、对不起……”

“我们知道错了…请饶了我们…!”

“我们的族长不会放过你的!你最好——”

我来到了那只跪在地上的放狠话异界生物面前,它那也许是眼睛的地方流淌着恐惧的泪水,惊惧的朝后方爬了出去。

我斩下了它的头颅,朝着身后的众人看了过去。

“全部杀了。”

只要是敌人就没有放过的必要,从它们侵入这个世界的时候,这就已经是全面的战争了。

不是被屠刀宰杀就是挥下屠刀。

战争永远都没有道理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