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03型强化药剂,主要以体能强化为主,在觉醒神迹的几率上提高了二十个百分点。

EX03型强化药剂,主要以觉醒神迹为主,有一定几率成为无法进阶的神迹,无其他副作用。

PL03诱导型强化药剂,专攻觉醒神迹,会产生幻觉刺激大脑,有一定几率心灵崩溃,警告——有脑死亡可能性。

这里是存放着各类药物的储藏室。

有像是商品一般陈列在货架上的,也有放在类似于保险柜之中的,甚至还有遮遮掩掩的藏在暗格里面的。

这些藏起来的都需要身份验证,不过对于有着黑级身份卡的我来说基本算是形同虚设。

暗格里的药剂只有三种,基本都是高危险性的试验品,这个诱导型算是最安全的一类,其余的两种看着副作用就感觉不是正常人可以用的,就没算入收集目标里面。

葵有了一丝觉醒神迹的征兆,也许是因为之前受到了刺激的缘故。

小镇被入侵的时候,红雪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然后带着葵躲到了灰的那里,至于她是怎么知道灰在哪里的,她并没有跟我解释。

那两名护卫是为了拖延时间才被感染的,而她们三人则是在红雪的某种能力下潜伏了起来。

不过躲在烟囱里面的她们,透过凿出来的洞口基本算是目睹了小镇覆灭的全过程,特别是那两名护卫被折磨至崩溃的每一声惨叫,无疑对葵的刺激是最严重的。

这几天我有特意观察她对于各种事情的反应,表面上看起来并没什么变化,但是神情已经变得有些冷厉了,特别是在提起面对敌人还会不会有恐惧之心的时候,她眼神坚定的说了不可能再存在那种情况。

我觉得现在的她,已经具备了战士才有的决心。

灰倒是还没有觉醒神迹的征兆,或者说她本身就有某种力量,而且是高于我的存在,所以我并不能觉察到她的异常。

记得在跨海大桥那次战斗中,左眼失明,从昏迷状态恢复之后的我,肉体的修复进度根本不是正常的速度,那时候我就有点怀疑了。

不过灰自己不说出来,我是不会去问的,

每个人都会有着各种各样的秘密,我跟她的关系并没有到那种程度,茂然询问很有可能只会是自讨没趣。

“这个诱导型的可以带几瓶。”

葵经历过之前的事情,被幻觉击溃心灵的可能性很低,如果她能觉醒神迹,那至少可以成为一个有力的战斗单位。

然后这个DL03可以多带点,那些幸存者小队除了凝雪之外,全部都是可以服用的,至于能不能觉醒神迹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这一周以来他们在我的安排下拼命的磨练肉体,应该可以承受四级的体能强化,如果无法觉醒神迹那五级强化就是终点。

五级肉体强化能达到影级低阶,但是没有神迹的情况下,战斗力最多只能算普通的银级中阶,对付一下丧尸没有问题,普通的异形也可以牵制,但击杀就显得比较困难了。

无法凝聚神迹基本没办法破开异形的黑色鳞片,不过即使只能牵制也比现在要好的多。

我们没有支援,靠我一个人要带这么多人求生,敌人的实力不仅可以碾压我,数量也是多了不知道多少倍,这种情况我也只有尽可能的把准备工作做好这个选项。

要是遭遇大批异形就等于输了一半,感悟潜息的方法不可能给所有人,即使红雪受得了亏损我都不会同意。

但是…现在的世界不能潜息确实是非常危险。

没有什么好的方法,除了幸存者小队的全员六人之外,还有十几个当时一起出去执行任务的,零伤亡是不可能的。

所以必要的时候,一定程度的牺牲也是必要的的,即使被他人厌恶也没有关系。

因为那并不重要。

“竟然还有六级强化药剂。”

翻开了暗格中各种各样的药剂,最后我看到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按照我所了解的资料,药剂提升最多只能到五级的程度,那之后就必须依靠肉体的磨练,以及药液和神迹的刺激来完成进阶,精神力的要求也是非常苛刻的。

六级药剂已经可以直接强化成影级了,可以看出来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在末世来临的时候还没有遭遇危险。

固守在这里的他们,应该也是能得到补给的,但是最后却从内部受到了冲击。

很有可能是出现了被感染的人,然后隐瞒了下来,最后导致了这里的覆灭吧。

PL06诱导型,服用前必须承受过本系列至少两次洗礼,可提升神迹品级,同时肉体基因改造也是最大化发掘潜能,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极高几率使人心智失常,属于试验品阶段。

失败案例两人,目前成功率百分之零。

银3567,服用三小时后神智失常,全身充血肌肉鼓起,最后骨头爆碎,于五小时后确认死亡。

银5783,服用六小时后失去生命特征,无任何征兆,属于暗示类死亡,无法抢救。

暗示类死亡,我以前听说过这样的实验。

就是把死刑犯绑起来告诉他将进行放血,不让他看到自己的手臂,然后用刀尖点一下手腕就在他的手上倒热水模拟放血,最后那个犯人真的就像是失血过多一样的死亡了。

这个实验倒是挺有名的,不过因为人道问题真实的案例很少,这个银5783的死亡,大概就是在幻觉的世界遇到了必死的情况,导致了心灵彻底的死亡。

这种药剂,有点危险。

“…不过,还是带回去吧。”

直至五级的存量都足够,至于有几率觉醒成无法提升神迹的那种也少量的带一些,毕竟有些人的资质确实不行,到时候只要给个选择,他们不会有什么意见。

葵…单独给她带诱导型吧,至少三四五级的她应该都能撑的过来,而且还有大几率觉醒提升神迹的效果,如果能成为影级,那她就可以替我分担一点压力了。

把药剂全部放到了专门用来转移的箱子里,再小心翼翼的放置于手环之中,我来到了另一个区域。

主要是以药丸存在,大多用着透明的小瓶子装着,有一枝独秀也有成群结队,下方还标识着功能以及药物名字的注释。

“之前我为什么就没想到来这些地方?”

仔细一想,应该是因为太忙了吧。

我基本就没有怎么好好休息过,一直在跑来跑去的。

虽然组织给予过我一次补给,战时药物也是有的,不过种类确实是少了一点,大多都是拼命挖掘潜能的东西,恢复方面的药物几乎没有。

虽然有着那些药物现在的价值特别高这样的理由,但也可以看出来组织对我个人的存在是不太看好的。

或者说是因为我耽误了太长的时间,他们对我已经有了怨气,这很正常。

毕竟在他们眼里,我是阻碍着世界获得救赎的恶人啊。

虽然我并没有表现出反抗的态度,但结果上来说我确实是耽误了太长的时间。

“战意激发…体力快速恢复…综合营养补充都有……”

数量最多的药瓶,可以说是现在的我最需要的东西。

可以补充人体需要的各种营养,还能补全一些人体内部隐性的缺失,对于服用了强化药剂的人来说,这些东西都是要大量消耗的。

如果没有这些药丸,光是一个人都不知道要吃掉多少肉类才能补的回去身体的亏空。

虽然我们现在占据的那个地方有着一定能力的自给自足,但对比起来就是供不应求了。

“很好。”

吃下了三颗回复体力的药丸,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体力在快速的恢复,连同着精神都振作了不少。

这是完全没有副作用的,而且会出现饱腹感,几乎可以替代掉吃饭进食的行为,就是口味淡了点,而且无法满足食欲。

毕竟吃东西并不仅仅是为了填饱肚子。

这些药瓶非常坚固,根本就不需要刻意保护起来。

就在我大把的将小瓶子丢到手环里的时候,角落里的一个紫色瓶子吸引到了我的注意力。

“提高神心凝聚的成功率?”

神禁之所以被列为禁忌技巧,最大的原因就是在凝聚神心的时候特别容易出现爆碎的情况,对于初学者来说,一百个人里能有一个人成功掌握都算是走运了。

不过这是客观成功率,真实的情况一般都是会先进行适应性试验,确认可以尝试才会被允许进行,而且还会做好保护措施,所以死亡率并不高。

我对组织的开发研究并不了解,这种药物有可能早已投入运用了,也有可能是新型试验品,没有注释我也只能猜测。

“…这种姿势。”

药瓶下方附带了一张图片,需要已掌控神禁的人来引导对方,上面两个男人以非常暧昧的姿势抱在一起,还有主导方需要做的手部动作图解。

…先记下来吧。

虽然不一定会用到,但若是葵真的能成功觉醒神迹,这种程度应该不会太羞耻,毕竟我们是滚过床单的关系,应该不会有什么需要害羞的地方。

并没有花多少时间,我找到了储备武器装备的地方。

热兵器虽然种类繁多,但并没有特制的存在,都是些以前用来对付普通人的,这种子弹没办法穿透犬类以外的异形,不过对付丧尸群体和人类倒是有着不小的威力。

冷兵器方面,新型混合金属的有不少,虽然没有变形系列,但是至少硬度不错,应该可以扛的住普通异形的攻击。

看了眼几个大型盾牌,我觉得可以让他们组成攻防一体的小队,这样还能降低伤亡率。

“手环的空间有点不够用。”

存储空间的大小是固定的,我也只好尽可能的挑选一些优质武器,保证每个人都能分到装备的程度。

低级战斗服也收集了不少,手环的压缩空间基本已经塞不下什么东西了。

这样就没必要继续探索了。

把工作人员们集中在了一起,倒上了特殊的药粉,替他们简单的完成了安葬之后,我离开了这个研究所。

按照路线,我走的是返程,刻意的绕到了那个黑级少女之前待着的酒店,跟预料中的一样,她已经不在那里了。

在使用过极限增幅,或者生命力已经大量流失过的情况下,再进入超直感是非常危险的,基本是必死。

所以我还是有点好奇,她是怎么把我拉回来的,也许以后有机会可以问问。

现在的我头发的颜色还是没有变回去,也就是说连超直感都不能使用。

潜息状态下暴露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多少还是有点紧张,毕竟有底牌在手跟两手空空在心理上就会存在着落差。

雨已经停了。

街道上四处都是积水,到处都有在水里打滚的丧尸,它们大部分情况会漫无目地的游荡,偶尔也会像个懒汉一样躺在地上胡乱扭动,看起来就有点滑稽。

不过还是太冷清了。

之前跟那个少女在这附近打斗,就连丧尸都没能吸引到,异形自然更不用说,我这次出来到现在连一只都没看到过。

这片区域属于低感染,电子地图上显示的是浅红色,这种程度我也不清楚算不算正常。

之前安置好的四枚遥控炸弹,虽然出现了意外,但我还是在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引爆了。

就像是地震一样的动静,四个方向都是非常远的,但却能听到明显的轰鸣声。

可以确定的是,那些燃烧着火焰的异形也无法承受那种毁灭力,我当时破坏掉了它们留在小镇的上的东西,无论是出于安全的考虑还是复仇,引爆炸弹都是最好的选择。

也许这就是导致了这次出来,连异形都看不到的原因吧。

走在清冷的破败街头,因为较为安全,我忍不住的在思考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关键点在于…通讯的信号再次中断。”

我记得这种情况的出现是有原因的。

浑身遍布晶体的巨大异形,还有晶体巨人的这种叫法,应该是在葵和灰被挟持的那次,从那些幸存者的基地里看到过电视新闻的报到。

“前途堪忧啊。”

无法获得指示,我连去哪里都不知道。

想要获得指示,就必须去寻找所谓的晶体巨人,再击杀它。

问题是那个巨人的实力,我觉得应该不会低于黑级,那样的存在以目前的我来说肯定无法抗衡,不过运用科学的力量还是有很大的机会。

炸弹确实是好东西。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头绪。

总不可能靠瞎晃悠就碰到吧。

……

“还真的给我撞到了。”

因为体形巨大,即使隔着几公里都能清楚的看到轮廓。

属于又长又圆的类型,通过视觉强化之后能够清楚的看到,即使是在夜晚,它身上的那些晶体都能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高度大概在十米左右,肉体看起来有着爆炸性的力量,就像是个非常健壮的矮小男人,被直接放大了数倍。

意外的是,那片区域还有普通异形,丧尸的数量看起来也挺多的,来的时候我没有走进那里。

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悄然的行走在阴影之中,似乎正在靠近晶体巨人。

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看起来应该也是可以避开感应。

为了仔细观察,我跳上了一家只有两层楼高度的餐厅顶部。

我的视觉在之前通过感悟潜息获得了不少的提升,加上原本就属于顶尖的程度,配合上增幅,两三公里外的画面几乎可以像是五六米一样。

只不过这种观察,需要将画面收缩,所以能看到的范围相对起来就会小了很多。

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她成功贴到了晶体巨人的边上,然后浑身爆发出了冰蓝色的颗粒冲了过去。

她还是只出了一把刀。

速度非常快,我几乎只能看到一道影子。

被挡住了。

晶体巨人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快,而且动作非常灵活的挡住了她的攻击,接下来就是一连串我根本就看不清楚的攻防。

短短的几秒时间她已经应该已经连续挥出了十几刀,而且还不断的在对方那庞大的身体上蹦来蹦去的,就像是只灵活的兔子一样。

最后能捕捉到的画面,是她的左手伸向了另一把刀的瞬间。

只有一瞬,快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落在了地上。

晶体巨人的脑袋被斩了下来。

根本就看不见。

我几乎已经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她的双手,而且在她伸向另一把刀的时候,视觉增幅也提升到了极限。

但就是这样,我依然是什么都没能看到。

“也许这就是我跟她的差距吧。”

虽然当时只是一击,但她的刀实际上品质是要比我的黑金长枪要低的,之所以会一击就被斩断,还是因为凝聚的暗物质有差距。

我能感觉出来,她现在的肉体增幅应该跟我的超直感差不多,但这出刀的速度肯定不仅仅是力量上的原因,也许是某种技巧。

冷兵器盛行的时代,各类兵器都有着五花八门的技巧,虽然这些东西在现代有被组织统一收录,并通过脑内芯片注入了脑海中。

但其实这些都只是徒有型而没有魂。

以前我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挥动长枪,各种招式也都是固定的,主要还是依靠力量和暗物质。

但是她刚才准备拔出第二把刀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强烈的意志。

她的斩击里,附带了不一样的东西。

“感谢指导。”

虽然还不太明白,但是稍微找到了一点感觉。

也许我是把力量跟神迹看的太过于重要了,忘记了人类还有着另一种力量。

虽然有点可笑,但不可否认的是,那种东西确实是存在着的。

而且还有着我无法想象的威力。

但这些都不重要。

我掏出了手机,迅速的点开了通讯录,在泷的号码后面点下了拨通键。

信号并没有恢复。

无法理解。

可能是还有其他的晶体巨人,也有可能是这次导致通讯异常的是其它存在,总之现在的我应该还没办法处理。

就交给这位可爱的黑级少女吧,她应该也是想要恢复通讯,才会去主动袭击那只晶体巨人的。

我再次踏上了归途的道路,为了不跟她遭遇,刻意的绕了一条远路。

结果就遇到了从未看到过的东西。

会呼吸的建筑物。

我对它的第一印象是这样。

应该算是商业大楼的存在,还挂着一些破旧的广告招牌,不同于以往的是,这栋建筑被大量类似于树枝或者说是触手一样的存在覆盖了。

几乎快要看不出原型的程度,那些细长的东西还会时不时的蠕动,而且整栋建筑物就像是活物,会按照一定频率发出低鸣。

斩断了延伸到脚边的一根,悄无声息的就来到了我的面前,要不是觉察到了一丝危险,我可能就要中招了。

随手在路边捡了根木头戳了两下,比想象中的要柔软,有点像是肉质,不过木头马上就出现了被腐蚀的黑色区域,丢出去之后马上就完全变成了黑色,落在地上的时候直接就成为了灰烬。

连一点残渣都没有剩。

“…这是有毒?”

刚才还想用手摸的我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表面看起来就只是个漆黑的诡异物体,没有任何异味,用来切割的枪刃也没有什么情况,差点就麻痹大意了。

直觉告诉我,这栋建筑里面肯定有什么恐怖的存在。

但我现在连超直感都没办法开启,这样去探查未知的存在,就跟赌运气差不多,实在是有点找死的感觉。

“炸掉吧。”

我作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这种想法,在大楼倒塌了之后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如同潮水一般。

种类繁多,有十几只长足的,也有四足的,还有些干脆就没有足靠着类似于翅膀一样的东西移动。

不过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全都是甲壳类,黑色的基调,上面的花纹各有不同,口器都是圆形有着无数利齿的那种。

处于奔跑状态的我,偶尔会有几只追上来,依靠着短暂的接触已经看清了它们的形态。

实力并不强,防御虽然坚硬但只要凝聚了暗物质,枪刃就可以轻易的斩开它们的身体。

不过数量实在太多了。

在炸开的一瞬间,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即使我掉头就跑也没能彻底的甩开它们,要不是时不时的甩几颗炸弹,我应该早就被追上了。

我并没有慌不择路,仍然是踩在返程的路线之上,不过这一路奔跑才发现,破败萧条的街道时不时就会出现一栋诡异的建筑。

虽然我明白这可能只是无用功,但还是顺手在奔跑的过程中不断的甩出炸弹,听着接连不断的轰鸣声,体验到了某种莫名的快感。

身后的虫潮,几乎已经有了铺天盖地的趋势,一眼连尽头都看不到。

【主人炸毁了它们的虫巢,气息已经被锁定了,基本上只能选择全部消灭。】

引爆了一排的汽车,正打算继续奔跑的我,听到了清冷又带有一丝魅惑的声音。

“…你早点说啊。”

要是知道这样,我哪里会去选择招惹这些东西,而且听她的语气,似乎对它们还是有所了解的。

【主人又没问,而且这些东西确实该消灭,您不是入手了一些新的爆炸物?这些虫子很怕火的。】

“好。”

继续争论也没有意义,我从手环里取出了几个装满了蓝色液体的小瓶子,朝着身后黑压压的一片直接甩了出去。

然后肉体增幅提升至极限值,拼尽全力的冲了出去。

能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

在无数悉悉刷刷的诡异声响中,几乎微弱的像是不存在一样。

紧接着就听到了坚硬的东西,暴开了的声音。

一连串的暴鸣声,噼里啪啦的就像是高温的油里倒了一勺水下去。

这炸弹是以破碎圆心向外延伸覆盖,就算是我用力的甩出了几十米,再拼命的逃跑,仍然还是被火焰追上了脚步。

要不是紧要关头把头缩到了衣服里面,我基本已经变成光头了。

之前我只见识过这套衣服避水的能力,这次被火焰覆盖了几秒,倒是让我有了直观的感受。

被衣服覆盖的地方,基本感觉不到任何温度,没有衣服覆盖的皮肤全部都被灼烧成了黑红色,要不是及时冲了出来,我可能都要闻到自己身上的肉味了。

昏暗的夜空变成了暗红色,即使我已经冲出了几百米仍然能感觉到那股炽热的能量,怎么都得以万为单位的虫类大军,以及那片区域的所有建筑,都燃烧了起来。

就像是鲜艳的红莲一般美丽动人,连漏网之鱼都不存在,那片区域彻底的成为了火焰的世界。

随着第一栋建筑的倒下,各类建筑开始陆续的崩塌,迎着炽热的夜风,能闻到一股恶心的焦臭味。

这是燃烧弹,也可以说是高端科技液体炸弹,它并不是把什么东西点燃,而是可以造成空气中的质子剧烈的碰撞,然后直接点燃空气,反正原理什么的我是不懂。

不过如果这个时候,破坏掉这微妙的平衡,火焰所覆盖的区域就会直接被引爆,介绍上是这么说的。

可以形成空间爆炸,在毁灭力上远远高于一般战术炸弹,不过覆盖范围有限。

处于火焰区域的外围,我在思考着要不要引爆这片区域。

“太大的动静可能会招惹到无法应付的存在,还是算了。”

那些虫潮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抱团凝聚在了一起,即使是现在也有大部分都还是活着的,引爆之后肯定可以全部消灭,但很有可能会得不偿失。

大概还能燃烧十秒,这种结果也算可以接受。

我朝着归途的方向,再次迈出了脚步。

夜空上的弦月始终挥洒在我前进的道路上,越来越萧条破败的街道不断的从我眼前闪过,左眼确实能看到什么东西了,不过还很微弱。

就像是黑暗中仅存的一丝萤虫之火一般,不过就是因为能看到这一丝的东西,我的左眼现在看起来就不会别扭了,可以正常的聚焦。

虽然基本还是一片黑暗,但这也算是给了我一个有可能恢复的希望。

凌晨一点。

万物俱籁,我从破碎的城墙走了进去,可以看到熟悉的场景,不过这里已经变得比外面还要冷清了。

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彻底的清空所有的丧尸,原本不打算清理的尸体,最后还是在凝雪的坚持下浪费了更多时间,集中在一起进行了火化。

大概十分钟的路程,我来到了一片略显辽阔的草原地带,这是小镇仅有的一个大型牧场,也是我们现在暂时停留的安全区。

当时我陷入了昏迷,没有多久凝雪她们恢复了体力就赶了回来,当我醒来的时候,她们已经把这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了,我也不太好意思再去开口说什么转移。

“头?”

“是我。”

“哦、您终于回来了!欢迎!”

站在哨点上的男人恭谨的对我行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我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

“辛苦了,通知一下所有人来会议室集合。”

“好的,您也辛苦了!”

他抬起了挂在脖子上的对讲机,开始了小声的交流。

原本他们是打算叫我黑头的,不过看着爆笑的凝雪,这个叫法被我驳回了。

以三角形围绕着牧场,有三个明哨,八小时轮换制度,除了我之外所有的男性都被编到了里面,至于女性则是要负责照顾一些家禽以及打理粮草蔬菜。

这里有稻田和蔬菜种植区域,牧场原本就是有雇人帮忙的,而且凝雪她们之前就在这里做过几天,非常熟悉这里的流程,所以这一周以来过的还算是安稳。

“黑哥~!”

才来到所谓的会议室,也就是牧场主要建筑的门外,远远的就能看到小跑着的银发少女,波涛汹涌的冲了过来。

我张开了双手,接下了她的飞扑。

“你这是带球撞人。”

“啊?”

她满脸笑容的歪了歪头,然后刻意的蹭了蹭我的胸口,让我感觉到的柔软更加明显了。

也许总有一天我们两个会惹火烧身吧,不过目前还是处于可控的情况,我也不讨厌她对我撒娇的模样。

而且我能感觉出来,她对我的只是依赖,并没有红雪那样露骨直白的爱意。

因为就穿着一件简单的短袖,低头就可以看到她那洁白的半球,眼睛自然的被吸引进了那神秘的沟壑。

觉察到视线的时候,我才发现灰和红雪已经来到了我们的身旁。

因为抱着感觉很舒服,不自觉的就沉沦了进去。

即使掩饰的很好,但她看向我的时候,眼神从头发上一扫而光的瞬间,闪过的那一丝泪光,让我感觉到了另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暖。

“你们还要抱多久?”

灰不冷不热的说着,伸手在我头上摸了一下,似乎是拿掉了什么残渣碎屑。

“我想一直抱着。”

“诶嘿嘿…黑哥真坦率~”

“等下换我。”

“都有都有,不用吃醋。”

我淡然的摆了摆手。

“呵。”

灰的表情变丰富了一点,偶尔还能自然的冷笑了,这是个很大的进步。

“夫君,这次收获怎么样?”

宛如高傲的神明一般抱着什么都没有的胸部,头上两只毛绒绒的狼耳随着她的声音非常灵性的动了两下。

血红色的瞳孔之中,也闪烁着有些无法看透的光芒。

“大丰收。”

我摆出了一个应该还不错的笑容。

也许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