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的速度很快。

紧跟着灰她们身后来到这里的是探索小队成员,每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的都有点兴奋。

因为他们知道我出去是做什么的,而且至少现在看起来不像是失败了的样子,所以他们自然觉得我是成功了。

在这样的世界里,能获得变强的方法,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凝雪倒是眼睛有些发红,一过来就抱着我的手臂,也不说话,我只好笑着安慰她说没遇到什么危险,但她还是不肯松手,似乎对于我这次出去没有告诉她的行为有点不满。

跟着她一起过来的幸存者小队成员,每个人的脸色都有点尴尬。

那个喜欢着她的队长,脸上更多的还是无奈。

然后他的身后,有着另一名女性心疼的目光,紧接着这名女性的身后,则是另一个男人无奈又自嘲的笑容。

他们小队的关系,还是跟当时一样,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混乱,位于后方唯一的一对情侣反而是最幸福的存在了。

最后我放弃了劝凝雪松开,任由她抱着我的手臂,然后将这次收获的强化药剂,具体有什么效果跟众人作出了仔细的解释。

药剂的分发很顺利,我只给了他们两个选择,会导致幻觉的那种并没有说出来,因为目前只有葵比较适合,而且还得守在边上,我自然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那些并不熟悉的人身上。

至于幸存者小队,我也只有跟凝雪是熟悉的,其他人如果有潜力,以后再用这种幻觉类的也没有问题。

幸存者小队的全员六人都还活着,除了凝雪,其他人的选择是以强化身体为主的那一类,注重了可能觉醒的神迹成长性。

凝雪现在的身体还不太适合进行四级强化,所以我给她定制了一套专属的训练流程,她用手机的记事本记录了下来,然后继续抱着我的手臂。

另外十四名探索小队成员,一半选择的是高几率觉醒神迹,但有可能失去进阶能力的那一类,看来他们比较想要立刻就能看到的战斗力。

不过即使只是眼神暗示,我也觉察到了他们都是按照了某个人的指示才做出这个选择的。

幸存者小队还是那个原先的队长率领,至于这些探索小队的则是以另一名看起来三十多岁,有着亮眼光头和大胡子的男人马首是瞻,他原本就是探索小队的副队长。

我的存在相当于总负责人,他们两支小队互不干涉,统一听从我的命令行事。

说是这么说,但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太协调,这些探索小队的成员做出这个选择,只要出现三名以上的神迹觉醒者,本来人数就优势的他们基本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只要我不在,他们做些什么,没有人可以反抗。

特别是他们全部都是男性的情况下,危险性会更高,所以在离别的时候,我有悄悄的给凝血一颗增强体质的药丸,告诉她近期加紧训练,早点达到四级强化的要求。

她认真的点了点头,最后依依不舍的跟着小队成员离开了。

这里是用来休息的大房间。

除了床铺很大之外,其余的家具都显得非常朴素,纯粹木质的建筑物,跟之前我所住的那个小别墅还是有点像的。

“夫君,那些人你要注意一点。”

轻微的刺痛之后是湿润柔软的感觉,从我肩膀上爬了起来的狼耳少女,用那如同红宝石般美丽的双眼看了过来。

“不管怎么样,他们提供的劳力都是很重要的。所以现在还不是得出结论的时候,而且人性本来就多变,若是能觉察到没希望,他们也不会选择反叛。”

只要有我在,他们应该是不会起什么歹念。

解决掉那个带头的男人也许可以解决问题,但我实在是不想直接管理十几个人,因为很麻烦。

“这种事情你知道就好,然后…这次出去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以抗衡的敌人了?”

她直勾勾的盯着我,脸上似乎有一丝怒气,她在吸取我血液的时候,应该是可以感受到我身体状态的。

“那个东西给你是用来保命的,人都死了留着有什么用?”

正准备扯点什么的我,话到嘴边就被堵了回去。

“你死了,这里所有人都要死,你要知道自己的重要性。”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伸出去想要揉揉耳朵的手,被挡了下来。

“我是觉得还没到那种程度,所以才——”

“这种事情你敷衍不了我,你的身体状态我比你清楚。”

她目光炯炯的看着我,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余地,所以强势的女性非常麻烦啊,即使看起来小小的,气势上还是会有种压迫感。

看着这样的她,我选择了沉默。

一直坐在边上的灰,坐到了我的另一侧,扯了扯我已经换成普通服装的衣角。

“黑,今晚一起睡吗?”

她将那只穿了一件单薄短袖的胸口贴在了我的手臂上,湛蓝色的瞳孔冰冷看了过来。

“好。”

我简单的就答应了。

主要是今天的我确实达到了精神疲劳的一个临界点,反正随便抱一个就能睡,我也不会挑剔。

葵的手会很不老实,红雪又是一副小孩子的身体,灰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这样的待遇简直就是人生巅峰。

“黑刚回来比较累,几个小时就可以了。”

“那不行,不会让你睡的。”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顺滑细腻的黑色长发,摸起来很舒服。

那次的分别,以为再次相遇会很尴尬,结果她依然是这副不冷不热的模样,说实话我有悄悄的松口气。

虽然知道她是为了能够活下去,以及完成自己的使命才会再次回到我的身边。

但我还是有点开心。

至少表示我对她还是有用的。

“夫君,我说的你都听进去了没有?”

“我明白错误了。”

我认真的低了低头。

她冷哼了一声,摆出了一副不再搭理我的模样,不过看起来应该已经不怎么生气了。

看了眼手机,现在是凌晨四点。

我们几个人都没有睡觉不是因为睡不着,而是在等待服下了药剂的葵清醒过来。

她现在还静静的躺在床上,脸上时不时会露出痛苦的神色,白色的睡衣早已被汗水浸透,我没有告诉她这个药剂会产生幻觉,所以她很难分辨出来真假。

第一次使用,不告知对方药效是最好的选择,不过也是最危险的一种方式。

若不是因为之前已经承受过一次打击,我不会让她承受这么大的风险,不过所谓的高风险高回报,这些付出应该都是有意义的。

“我们去隔壁吧。”

被拍了拍肩膀的灰看了我一眼,我点了点头。

她松开了我的手,跟着狼耳少女离开了这里。

红雪虽然看起来很小,但是心思却是非常细腻,她可能是觉察到了什么,所以才会给予我和葵两人单独的空间吧。

我闭上了双眼,坐在床边耐心的等待着。

静谧的空间时不时的能听到葵痛苦的呻吟,还有一些听不清楚的呢喃。

她那湿透的身体,透过衣服看起来显得非常的魅惑,虽然我知道看多了不好,但还是控制不住的偶尔看上一眼。

夏季微热的夜晚,在她的声音中变得越来越火热了。

这应该只是我身为男性,本能上的欲火被点燃的原因。

在窗外的天际出现一抹白光的时候,她的声音突然中止了。

早就做好了准备的我,第一时间扑了过去,把刚从幻觉中清醒,坐直了身体的葵按了回去。

她那总是闪烁流转着光芒的瞳孔,此时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温度。

“唔!啊!”

她在剧烈的挣扎着。

比起我们相遇的时候还要强烈的反抗,而且力量大到我就算使用了肉体的最大增幅,都快要压制不住的程度。

“黑…死…啊……!”

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或者说此时的她完全就没有明确的意识,只是身体清醒过来了而已,意识仍然还处于一片混沌。

可以看到,她的身上有着半透明的粒子在环绕。

没有颜色,就像是冰块一样,若不是存在着跟空间格格不入的感觉,我甚至都不会觉察到。

这种颜色,我以前是没有听说过的。

“葵,听得到我说话吗?”

回应我是像野兽一般的吼叫声,甚至让人怀疑她的嗓子会不会被喊坏掉的程度,撕心裂肺,能够听得出来她承受了极度的痛苦。

原本美丽动人的脸庞,也因为充血的双眼而变得狰狞了起来。

“死…我…黑……!”

她的力量越来越大了,床单都被撕成了碎片,眼里流下了晶莹的泪水,但却仍然没有恢复神智的模样。

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看起来就跟癫狂了一样。

我试图思考解决方法,但她根本就不给我松懈的时机。

我按着她的双手抖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了,这是不好的征兆。

她正常的战斗力应该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只不过初次觉醒神迹,加上全力爆发的,达到这种程度并不奇怪。

毕竟不要命的人,爆发出来的力量才是最恐怖的。

“死…死…死!”

砰——!

我的计划失败了。

原以为她这样的状态不会太持久,所以我选择了依靠时间让她清醒过来。

结果我死死的按了她接近半个小时,她的力量却始终保持在全盛状态,反而是我被抓到了一丝的空隙,直接被她震开了身体,撞到了木质的墙壁之上。

墙壁并没有被破坏,身体受到的冲击也不算大,但我还没能调整好姿势,她就已经扑到了我的面前。

就像是被压抑了很久的野兽,终于获得了解放,她发出了类似于愉悦般的吼声,洁白的牙齿用力的咬在了我的肩上。

她身上缠绕着的粒子数量,已经达到了我普通超直感的程度,所以被暗物质增幅过的牙齿,撕开我的血肉并不是难事。

“葵…你这样我可是要被咬死了。”

我主动的抱住了她的身体,主要是防止她再次拉开距离,那样可能就会变成我得跟她战斗的情况。

尝试拉扯了几次并没有把血肉撕咬下来,于是她开始贪婪的吮吸着我的血液,身上的狂暴气息似乎变得更加强盛了。

这样下去不行,她随时都可以挣脱我。

【主人,接吻是永恒不变的男女主题。】

脑海中传来了清冷的声音,似乎语气之中还有着戏虐的意味。

虽然有点扯,但她应该不会乱说。

也没有其他方法了,试一下吧。

我抓住了她的脑袋,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满嘴都是血腥味。

而且第一时间我的嘴唇就被咬破了,而她马上就挣扎了起来,若不是我全力以赴的扣着她的脑袋,可能已经直接被甩开了。

在混乱之中的她,右手刺入了我肩膀上的伤口,也许是觉察到了我嘴里不小心漏出的声音,她用力的朝着边上扯了出去。

可以感觉到血肉被分离出了身体,肩膀上一大块肉被她撕了下来。

【把暗物质传进她的身体。】

我将全身的暗物质都凝聚到了双唇,无论她怎么咬,都没能把我的嘴唇撕开。

结果就是她的双手,在我的身上抓下了一道又一道的血印,胸前和背后都被抓的血肉模糊了。

持续了大概几分钟。

能感觉到我的暗物质终于流进了她的嘴里。

在这个瞬间,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于是我终于看到了,她的眼神恢复了一丝清明。

…是我低估了药效。

【下次使用,记得绑起来。】

“嗯,这次多亏有你。”

我回应了一下脑内的那个存在,她并没有再说点什么。

这只是三级强化药剂,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没想到会是这么狂暴的副作用,如果要强硬的镇压,很容易就会伤害到她的身体。

“黑…哥?”

她那茫然的双眼转化成了极度的喜悦。

就像是怕我逃跑一样,死死的抱住了我的身体。

“这是梦吗?还是说我也一起死了?”

看来在幻觉中的我也死了。

只是不知道,让她变成这样的主因到底是什么。

很有可能是全灭,而且还是包括了她父母的那种。

幻觉的世界即使外界只是几个小时,她也有可能经历了一个月的梦境,这个在药剂的注释里有提到过。

“我们都活——”

她根本就没有给我说话的时机,直接把我按倒在地上,用那充满着血气的双唇堵了上来。

动作非常的温柔,就连抚摸着我背部的双手都是充满着爱惜的感觉。

我能清楚的看到她眼神中的那份恐惧,不舍,以及深厚的依赖。

不知道之后会不会被讨厌。

毕竟我没有告诉她这药剂的效果,初次使用告知对方药效的情况失败率很高,以后再使用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因为后面再进入幻觉世界,会遗忘掉很多事情。

湿透了的睡衣几乎都被我的血液染成了红色,她似乎并没有觉察到,闭上了双眼似乎进入了忘我的状态。

我的右手摸进了她的睡衣里面,试着滑到了她那柔软的人类希望之上。

她的身体小小的颤抖了一下,但并没有阻止我的行为,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看来是默许了我的行为。

我能感觉到被紧贴着的胸口,燃起了一团灼热的火焰。

倒是很想不顾一切的跟她做下去。

但这样总觉得有点乘人之危,而且我答应过红雪,至少在她彻底恢复之前,我都是不能做那种事情的。

所以我只是轻轻的揉了两下,就把右手缩了回来。

差不多到极限了。

我推开了她的身体。

她睁开了双眼,潮红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失落。

白皙诱人还密布着汗水的颈部,也都被染成了红色。

急促的呼吸声,以及香甜的气味不断的冲击着我最后的一丝理性。

“葵,你之前经历的都是幻觉…还有,对不起我之前没跟你说明情况。”

我试着控制了自己的声音,但因为兴奋而变得有些急促的呼吸,我也是一样的。

在这一步收手,简直就是折磨。

“…黑哥…我…不行吗……?”

她似乎根本就没听到我说了什么,眼神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一副随时都要哭出来的样子。

她是第一次坦然的接受我的行为,以前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都会被按住。

要是直接推开还不会让她这么难堪。

“…冷静点,你不是还要去找好男人吗?别随便找个人凑数。”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不愧疚是不可能的,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黑哥就行了…凑数就凑数,不用你管……”

她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幽怨。

但并没有抵抗我的右手,被我轻轻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我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这种事情还是找喜欢的人做比较好,而且…在真正确定对方能不辜负你之前,不要轻易的相信男人说的话。”

如果让我看着她跟其他男人亲热,那肯定是会嫉妒的。

即使不愿意承认,但这也许就是人类身为智慧生命体的同时,还保留着的动物本能。

雄性的占有欲,一旦品尝过滋味,就会本能的把对方当成自己的所有物。

但我不是动物,若是真的能给她带来幸福的,我想象了一下。

也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我确信,自己对她并没有男女之情。

而她对我肯定,也只是依赖罢了。

哪怕她可能迷失了,把这个东西弄错了。

我也能看的出来。

就算这是我的一己之见,我也愿意去这么相信。

除非她真的对我说出那句话。

“黑哥…你这样凭实力单身,将来估计我孩子都打酱油了,你还是光棍一个。”

“话也不能这么说,说不定孩子是我的呢。”

“就你现在的各种反应,大概只有把你绑起来或者下药才能让你妥协吧?守身如玉的黑哥,让人有点嫉妒。”

她敲了敲我的腹部,幽怨的看着我。

“嫉妒什么?”

“嫉妒那个…将来的嫂子。”

她的眼神,让我没办法继续直视。

我避开了她的目光。

“要是你找不到男人,到时候可以来报名,我给你留个位置。”

我坦荡的说道。

贴着我胸口的她,一脸鄙夷的看了过来。

“我才不要跟别的女人分享,我要独占!”

然后大声的做出了傻乎乎的宣言。

“所以我才没办法接受你啊,毕竟…我的梦想是开个后宫。”

其实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但是她对于我的这个态度,确实是挺讨讨厌的。

所以我这样说,可以让我们的距离,从现在的几乎为零变成有点隔阂的程度。

也许可以吧。

“我不会妥协的!”

她莫名的较真了起来,离开了我的胸口不屑的撇了撇嘴。

“那就没办法了。”

我摊了摊手,表示在自己也不会做出让步。

“好了,睡觉吧,黑哥今天可以抱着我睡喔~”

她回到了床上,脸上挂着可爱的笑容拍了拍边上床毯,

“不,我不抱。”

她很明显是打算不让我睡,而且经过之前的刺激,现在还跟她一起睡就是脑子出问题了。

她目光闪躲的看了一眼我的肩膀,从离开我身体的时候她应该就已经看到了。

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而已。

虽然已经依靠暗物质阻止了继续流血,但终究还是被她撕掉了一块肉,而且我身上的衣服基本已经被撕烂了,可以看到血淋淋的身体。

“这不怪你,让你看到了无法接受的事情,只是这种程度的代价已经很好了。”

我不会去问她看到了什么,因为那也许是她最害怕的事情,即使只是回忆,都会对她造成二次伤害。

我从手环里取出了消毒水和用来提升恢复能力的药水,自从伤口能够自行恢复,我基本就没用过这些东西了。

但是现在当着她的面拿出来,可以让她有点事情做。

她即使是明白我的意思,也不可能会拒绝。

默默的接过了药水,她小心翼翼的替我处理着身上的伤口,即使我再三表示没有问题,但她还是流下了晶莹的泪水,就连双手都有些颤抖。

我也只能摸着她的脑袋,来安抚她低落的情绪了。

处理完毕了之后,我把药水收了回去,略一低头就可以看到圆润的人类希望,充满了神秘的沟壑也在引诱着人类对着未知神秘的好奇心。

一旦看了,视线就像是被锁住了,无法移开。

“…明明就不敢碰,还要这样露骨的看……”

她不好意思的用手挡住了胸口,嘴里虽然在抱怨,但表情还是有点喜悦的成份。

我的行为对她身为女性的自信肯定是有所打击的,所以就算是为了补偿一下,我也得表现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

虽然有点刻意,但确实还是有用的。

木质的地板已经染上了朝阳的光芒。

把被撕的破破烂烂的床单换掉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七点了。

“真的不一起睡吗?我…会老实点的……”

蜷缩在薄毛毯里的银发少女,用那含蓄的眼神凝视着我的脸庞,声音听起来也是非常的柔和,就像是真的什么都不会做一样。

但这是谎言。

她眼神之中一闪而过的狡黠,已经把她的心思全部暴露出来了。

我越是忍耐,她越是会得寸进尺,然后欣赏着我想碰又不敢碰的模样,我几乎都能想出来她具体的作案过程。

但是她眼神之中的那一抹失落,也是确实存在着的。

稍微有点麻烦的情况。

我从手环里拿出了一个药瓶,倒了一颗纯白色的药丸到手里,然后在她讶异目光下,钻进了毛毯之中,接着顺势把她搂进了怀里。

“嘴巴张开。”

这是蕴含着大量营养的药品,对于强化过肉体以及初次觉醒神迹的她来说,这是她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她摇了摇头,将那精致的宛如人偶一般动人的面容,移到了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距离。

然后笑嘻嘻的看了我一眼,接着把嘴唇移到了我的耳边。

“用嘴喂我。”

我的身体就像是触电了一般,控制不住的抖动了起来。

没想到她能发出这种让人酥麻的声音,一瞬间仿佛意识都中断了。

这家伙一旦较劲,还是很恐怖的。

她似乎很享受我的这个反应,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愉悦了。

“别闹,嘴巴张开。”

“我们又不差这一次,用嘴喂我呀~”

虽然她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我的理智到现在都还没恢复多少,继续刺激下去真的就有可能要把持不住了,危险的甜蜜毒药,还是不能随便碰的。

而且她看起来也只是在调戏我而已,显然她没有觉察到我的真实情况,要是知道我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她应该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坦然自若了。

我擦拭了一下她那还沾染着血迹的嘴唇,摸了摸她的脑袋。

“我会忍不住的,你老实一点吧。”

她完成了一次快速的变脸,满脸通红的点了点头。

之前也只是因为在幻觉中受到了刺激,顺着气势一鼓作气而已,冷静下来之后她还是会害羞的。

而且她并没有完全接受我,这点我们都是心知肚明。

“来,嘴巴张开。”

她老实的吞了下去,看起来还有点开心的模样。

“好好睡一觉,醒来你就是铁血战士了。”

“…这个形容听起来真微妙。”

她贴在了我的胸口,撒娇似的蹭了蹭,脸上挂着一抹迷人的微笑。

大概只过去了一分钟,她就彻底的陷入了沉睡。

药丸并没有安眠的效果,只是强化药剂的原因,不同那些在睡梦中进行强化的药剂,这种会在她的精神世界累积疲劳,清醒过来之后会受到更加沉重的困意。

若不是精神状态过于紧绷,她应该是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直接睡着了才对。

很想就这样抱着她一起陷入沉睡,但我的身体还处于比较亢奋的情况,被她挑起来的欲望没有获得释放,这种状态下不可能睡得着。

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即使所有人都能觉醒神迹,都不能算是胜券在握,至少——

我只能说至少,我不会轻易的舍弃任何一个人,没有谁是该死的,没有谁是该活的,但我肯定会以她们为优先。

没有人可以说,我是错误的。

“还以为你准备一起睡了。”

离开了房间,似乎早就在门外等着的狼耳少女冷冷的看了过来。

“你都等了我半天了,我怎么能睡着。”

从葵醒过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门外站着两个人了。

另一个应该是灰吧。

“呵…就当是这么回事吧。”

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嘴角扬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凝视着我的血色双瞳,仿佛看穿了我所有的秘密。

“你这样下去…会毁灭的。”

我根本不明白,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也许她也不想让我明白,她想表达什么吧。

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似乎僵住了。

“…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我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但她那凌厉的眼神,似乎根本就不打算给予我逃避的空间。

不对。

我是想要逃避什么?

“我…没有问题。”

拼命的挤出了这陌生的沙哑声音,我没有继续看她,而是转身直接离开了那里。

她想表达什么?

我不知道。

我应该是不知道的。

肯定……

“黑。”

是灰。

她也许是在这里等着我,伸出了手的她似乎是想要抓住什么。

但我并没有看她,而是直接从她的身前走了过去,刚好避开了她的手。

但还是被拉住了。

我甩开了她的手臂。

然而我依然没能离开。

她,抱住了我的身体。

“黑,你在发抖。”

“没有。”

“黑,你在害怕?”

“没有。”

“黑…你在逃避什么?”

“与你无关。”

“转过来,抱着我。”

她松开了双手,我没有选择继续前进,因为我想证明我是对的。

我看到了,没有一丝波动,也没有任何光芒的冰蓝色双瞳。

但是…也许。

也许我还是看到了一丝的光芒。

“我没事。”

看着这样的她,不知为何,我所有的焦躁和不安都烟消云散了。

即使只是看着。

“不抱吗?”

她面无表情的张开了双手,那团存在感强烈的人类希望,仅隔着一层单薄的睡衣,就连内衣罩子的花边都能清楚的看到。

我摇了摇头。

她放下了双手。

“约好的要一起睡,黑是骗我的?”

“没有,我…是想去上个厕所。”

我试着作出了一个蹩脚的解释。

“那带我一起。”

我放弃了。

“好。”

“不是要去厕所?”

“不去了,睡觉。”

这里是副卧室。

空间会小一点,但床铺躺两三个男人都是没问题的。

被我拉到床上的她,完全是一副乖巧的模样,我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我到底是想从她们的身上寻找什么?

这个问题,就连为什么会产生我都无法明白。

“嘴巴张开。”

自然的躺在了床上,顺手把她搂到了怀里,这个动作我好像越来越熟练了。

我从手环里拿出了三级强化药剂,以强化体质为主的那种。

“用嘴喂我。”

她刻意的贴在了我的耳边,用着冰冷的声音说道。

“你确定吗?”

我认真的问到。

她像是回想起了什么,短暂的沉默过后,妥协的张开了小巧粉嫩的双唇。

我把装着液体的瓶子——

“黑的圆柱体,粗暴的塞进了我的嘴里。”

“别说话。”

我把空瓶随手放在了床的另一侧。

“黑只顾着自己舒服,把灼热的液体灌到了我的嘴里之后,就完全不管我了。”

“你在傻什么,哪里灼热了?闭上眼睛睡觉。”

“黑也会睡吗?”

“不,我应该不睡。”

她伸到了我身后的双手,轻轻的挠着我的背部,感觉有点痒痒的。

诱人的香气,仅仅只是闻着都会让人沉醉其中。

这样的感觉,应该是真实的。

我…应该是这么觉得的。

“黑…如果能……”

眼神迷离的她,并没有把话说完就彻底的陷入了沉睡。

她总是这样。

我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了。

我松开了灰的双手,用薄毛毯盖好了她的身体。

“差不多了吧?起来修炼了。”

早就待在床边的狼耳少女,无聊的打了个呵欠。

我坐到了床边,能看到她的手里漂浮着一滴深红色的血液,之前都是在晚上可能是光线不太好的原因,我没能注意到这滴鲜血四周的空间,似乎都有点扭曲了。

像是随时会爆炸一样。

“这瓶全部用完,你就可以…变强了。”

她另一只手上拿着的小瓶子,里面还存有的血量,按照这样一滴一滴的来,大概能用两百多次。

“之后会加大力度,你只要承受的住就可以脱胎换骨。”

她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平淡的解释着,然后将飘浮着的血液递到了我的面前。

对于她的种种行为,我现在还是处于受惠的一方。

至于被吸取血液的身体,我也是只能感觉到自己得到了各种各样的补充,根本就没有什么被取走了什么东西的感觉。

总有一天,她付出的这些东西,都是要给予代价的吧。

我觉得这是应该的。

因为我确实,需要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