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都是玩笑的。

无论我还是她都没有半点暧昧的可能性,最多也就是发展成肉体关系吧。

这种关系感觉好像也不错。

“黑哥笑起来好蠢啊。”

这么说着的她,笑嘻嘻的摸了摸我腹部上她之前捅过的位置,基本已经看不出伤口的痕迹了现在。

“就是这个位置,之前小灰跟我说她捅过这里。”

“…哦。”

总觉得她的这个笑容有点危险,我的背部好像有点凉意。

这家伙是会笑呵呵的拿刀捅人的类型。

“黑哥看来不明白啊~”

她得意的笑着,似乎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了自豪。

我确实不是很明白,或者说根本就不知道他这一连串的行为是在做什么。

“黑哥…生气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紧张,也许是因为我突然沉默的原因吧。

我摇了摇头。

“不会。”

“…以后我会好好爱黑哥的,不要生气喔。”

“好好,这个吃下去。”

我从手环里拿出了一颗药丸,她没有犹豫的吞了下去,然后跃跃欲试的看了过来。

“避孕药吗?”

我推开了她跃跃欲试的笑脸。

“二级强化,你可以准备继续睡了,这次的会比较痛,大概就像是骨头碎掉一样吧。”

她那笑嘻嘻的表情凝固了。

然后,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黑哥弄的我现在还是很痛。”

夜晚的星光照亮了幽暗的小镇街道,踏上归途的我,正背着银发少女缓慢的行走着。

每一次的起伏,她都会刻意的把胸部压在我的背上,挤压几下就移开,所以感觉很强烈。

除此之外,还会时不时的在我的耳朵边上吹气,或者是舔舔我的脖子。

这家伙感觉是完全放飞自我了。

“你在这样,回去我就真的让你痛了。”

我冷冷的警告道。

她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我~好~怕~喔~”

她肆无忌惮的贴了上来。

“话说那个老头好好笑呀~”

“是医生。”

当时她发出了那种容易让人误会惨叫声,导致最后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被那个老医生耐心的教导了十几分钟。

她则是在边上捂着肚子憋笑了半天,所以基本就是我在被训斥。

区别待遇啊。

“黑哥黑哥~他为什么就只说你呀~?”

她那水灵灵的眼睛散发着纯真的光芒,不解的眨了两下。

”你这是明知故问。”

“我是真的不知道喔~”

“我要摸了。”

被我拍了拍屁股的她,老实的缩回了身体,继续下去我总是会去在意她的胸部,路都没办法好好看了。

跟什么都无所谓的灰不同,她只是比较调皮而已,除了之前兴头上可以让我乱摸之外,正常情况她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而且仔细一想,那个时候她愿意让我摸的也就只有腰和大腿了,其他地方都会被她拉住。

以前的她总是会以别人的想法为优先,温柔的让人难以置信,现在总算是会变得自私一点了。

各种意义上来讲,人类都应该是自私的才对。

“原以为会是个性格阴暗,比灰还要扭曲的问题少女,结果却是个笨蛋。”

“黑哥你好像在想什么无礼的事情,我听到了笨蛋两个字!”

也许是不小心说出来了吧。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这样挺可爱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无忧无虑。”

她用力的抱住了我的脖子,胸部紧紧的贴在了我的后脑勺上。

“经常被人说不会看气氛啊!还会被排挤!一点都不好。”

“然后就变成了什么都会去容忍的白痴?”

沉重的东西移开了。

“这是好的品质呀,爸爸妈妈说过,要多体谅他人。”

沉重的东西又压了上来。

“好了,把那两团脂肪移开点,很重。”

“刚才还在回味人家的身体,现在就不承认了吗!?”

她敲了敲我的脑袋,嗔怒道。

“我承认确实挺舒服的,什么时候能再让我爽爽?”

“以、以后看情况…!”

只要我坦诚或者不要脸一点她就会害羞。

还真是简单明了的性格,比起以前什么都藏在心里,现在这样其实好对付多了。

我已经大概的摸出了一点头绪,具体是怎么样的还需要长期观察。

一路上我们时不时的会遇到其他的行人,然而无论是谁,我们都像是看不到一样视若无睹的吵闹着。

感觉跟这样的她聊天很轻松,也很舒服,最重要的是跟她扯点黄段子,基本我都是赢家。

跟灰就是反过来了,她是真的肆无忌惮,无所畏惧,每次都是我的败北。

走在街上的我们,无时无刻的都能感受到各种各样的目光。

因为都是无关紧要的路人,他们的视线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而且我有特意让葵换上了长裤和短袖,身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裸露部位。

之所以仍然会吸引到无数的眼球,则是因为葵那如同瀑布一般流泻而下的银色长发吧,她现在是披头散发的状态,看起来是真的特别动人,就像是妖精一样梦幻。

当然我也是因为使用了极限增幅,所以头发也不是黑色的了,不过看起来跟她的还是有点区别的,我的要偏白了一点,而且不怎么亮眼。

比起银色,更偏向了灰色。

不过这种羡慕嫉妒的目光,有种莫名的快感,以前跟泷抛头露面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

而且还不会腻,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虚荣心吧。

偷笑着的她肯定也是觉察到了,不过她并没有点明,只是表现的更加亲热了,到了最后,我都感觉到大部分视线都含有了一股怨念。

后来她缠着我,让我解释当时为什么知道她在那里,我就把自己的全过程告诉她了,结果她后面就一路傻笑着连话都不怎么跟我说了,不过倒是让我轻松了不少。

——说是有点东西要拿。

所以我大概步行了一个小时左右,成功的把她丢到了床上。

然而就在我坐在沙发上休息准备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她拿着个未开封的盒子冲了出来,然后趴在沙发的靠背上,一脸坏笑的看了过来。

“黑哥~我们要不要用下~”

“好啊,我就坐这了,你自己上来。”

我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黑哥好懒啊…!”

“那我自己来?”

她吐了吐舌头,灰溜溜的跑开了。

所以想要调戏我她还是嫩了点,跟灰比起来她还是新手上路的程度。

跑到阳台上的她对我招了招手。

“黑哥,过来帮忙拿下衣服。”

我有看到她把晾衣杆藏到了门后面。

不过我并没有点破,而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来到了她的身边。

她伸出了双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黑哥抱~”

“哦。”

我直接跳了几轮,把衣服全部都拿了下来。

她气呼呼的鼓起了脸颊。

“衣服要我直接收到手环里吗?”

“嗯,啊对了,内衣内衣~”

她的身上还穿着当时的那套性感内衣,黑色蕾丝决胜套装,摸起来手感很好,她说是花了三分之一的补助金买的,跟那身黑色长裙一起算。

不过那身长裙倒是没有被回收,现场应该都已经处理完毕了,老镇长给我留了条一切无事的短信。

她解开了两个纽扣,那是我给她的男式寸杉,因为我想看她这样穿,感觉有种莫名的诱惑,我是这么跟她说的。

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脸上带着一抹红晕的看了过来。

“…黑哥还真打算看啊……”

“我们的关系应该不用避嫌了。”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她露出了看待傻子一样的眼神。

“我去卧室换,黑哥不要来偷看喔。”

从我手里拿走了一套衣服,她迅速的冲进了卧室,还刻意用力的关上了门。

“黑哥,感觉怎么样?”

除了内衣,原本我给她的黑色长裤也被换成了露大腿的白色短裤,衣服则是换成了白色的套衫,整个人感觉更加白净了。

“黑哥很喜欢看腿啊…我听说喜欢看腿的男人都很色哦……”

“男人没有不色的,只是会掩饰和不会掩饰而已。”

我接过了她递过来的一个小背包,直接丢到了手环里面。

她抱住了我的手臂,并没有很用力,只是刚好碰到了一点的程度。

“黑哥背我过去吗?”

“你都可以走路了,不背。”

“我特意换了这种短裤,黑哥不心动吗?”

这么一说,现在这样背起来我的双手就是可以直接摸在她大腿上了。

而且是没有裤子隔着的。

我确实有点心动。

“…不了。”

“黑哥认真犹豫样子,真可爱~”

她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抱着我的双手开始用力了。

“你不用强调自己的胸部了,我有好好感觉。”

“毕竟我们是一步之遥的关系嘛~黑哥,出发出发~”

这个一步之遥,用的就很微妙。

之前为了安慰她我跟她真的就只差一步了,各种意义上都是。

但是这一步的距离,却有可能是永恒的距离。

她也是明白的。

如同情侣一样的走在街上的我们,依然沐浴在各种各样的视线之中,原本我是想牵手的,不过被笑着说会不好意思,所以只能被她抱着手。

女人的感性我一直不是很懂。

大概前进了一半的路程,我接到了组织的通讯,是关于传送门任务的。

“黑哥,在看什么呢?”

我迅速的把手机收了回去,她看起来似乎有些不满,脸颊微微的鼓了起来。

“是哪个小情人的短信呀~”

“应该是大老婆的。”

“哼…小灰又没有手机。”

“…哦。”

看着她认真的埋怨,反而是我这边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对我的并不是男女之情,应该只是类似于依赖的那种,只是现在比以前更加明显了,而且完全不掩饰。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在这里她会提到灰,可能是因为先来后到吧。

简讯的内容很简单,只是让我在三天之内完成任务而已。

不过用词上稍微有点让人不舒服,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威胁的气息,看来他们真的是急了,不过意外的是这次他们没有用死亡来威胁我,可能是不希望我的压力太大吧,毕竟这个任务确实难度不小。

三天的时间吗。

现在是周一晚上八点,也就是说我几乎是睡了一整天,起来的时候并没有感到寒意,在我昏迷之前,葵的伤势基本都被我处理好了。

所以我大概能猜出来原因是什么,不过她没有特地说出来,我也就不会闲的没事去提,默默的记在心里就好了。

街道上的人流渐渐的多了起来,偶尔也会有靓丽的年轻女性,跟同样帅气的男人,不过还是那样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吸引到葵的身上。

即使她的穿着有点土气,色调单一,但是这些都无法影响她散发出来的魅力。

为了补充点体力,我们来到了一家中等的餐厅,打包了三份饭菜,被问到为什么是三份的时候,我保留了回答。

她则是转了转眼珠,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笑嘻嘻的释怀了,我大概能猜到她是误会了什么,不过并没有点破。

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踏进了大门的时候,我的脚步开始沉重了起来,然而什么都不知道的葵脸上却有着焦急的神色,开始拉着我走,所以要面对的事情,终究还是躲不过去的。

进入卧室的瞬间,她喊出了那个在我预料之中的名字,然后一脸呆滞的看着躺在床上睡觉的娇小少女。

接着像是看到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急速的退到了门外。

“…跟你想象的不一样,冷静点。”

“黑哥…没想到你原来是喜欢这么小的。”

她一脸沉痛的扶住了自己的脑袋,仿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这是犯罪啊!”

“大的小的我都喜欢,没事。”

我把盒饭放在了床边的桌上,看了眼依然在沉睡的狼耳萝莉。

她不会就这样睡到现在吧。

小心翼翼的来到我边上的葵,把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

然后湛蓝色的双眼之中,仿佛冒出了星星的光芒。

“呜哇…好可爱呀~”

“你别扑上去,她可能会咬你。”

根本不听劝的葵用力的抱住了狼耳萝莉的脑袋。

然后血色的光芒闪动,依然没有觉察到的葵,被狠狠的咬了一口。

葵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主人,我以为你跑了。”

“不会跑的,吃慢点,有很多。”

她并不会用筷子,也不会用勺子,所以我只能一口口的喂她。

在我的劝诱之下,葵只是被咬了一下而已,不过她并没有吸血,而是注入了一种说是可以刺激痛觉神经的东西,所以葵现在还躺在床上翻来翻去的揉着自己被咬的位置。

“啊啊啊…我的胸部只有黑哥可以咬啊啊啊……!”

时不时的发出傻乎乎的声音。

“主人,这个是你的处理工具吗?”

“不是,是妹妹。”

这边的萝莉狼脑子也有点问题。

直到吃完了一份饭菜,葵才停下了痛苦的翻滚,泪眼婆娑的盯着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做出了一个啊的动作。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我受伤的心灵需要安慰。”

“那我可以帮你揉几下,应该更有效果。”

“喂我吃,让你揉…两下。”

她羞涩的移开了视线。

我拿出了另一份盒饭,在她那开心的目光下,放在了她的面前。

“我还友好的把一次性筷子拆成了两半,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哼…反正我就是捡来的孩子。”

“你已经不是孩子了。”

我认真的瞄了眼她那凌乱的上半身。

她羞恼的把衣服拉了下来。

“黑哥不解释一下这个孩子吗?”

她的目光始终留在剩下的那份盒饭上,根本就没有在意我们。

葵则是吃着盒饭,有些胆怯的看了眼那个口水都要流下来的萝莉。

仔细想想,葵是银白色的头发,我也是银白色的,这个萝莉狼则是雪白。

看起来微妙的有点像一家三口。

我摆出了一副难过的模样,认真的看着歪了歪头满脸不明所以的葵。

“葵你失忆了,这是我们的女儿啊。”

意料之中的反驳并没有出现。

连吵闹的反应也没有,设想过的各种可能性我都去猜了。

结果却冷场了。

“…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啊…我没有在意……”

她的脸色还是红通通的。

从刚才开始就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说话都是轻声轻语的,完全就是一副小女人的娇羞姿态。

弄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

可能是触及了她敏感的神经吧,我只能默默的记了下来,以后尽可能的避开这方面的玩笑。

“我以后会尽力生个女儿的……”

可能是不希望我太在意吧,她羞涩的挤出了蚊子般细小的声音。

“没有女儿就多生几个。”

我马上就忘记了。

这种习惯性的回答,比思考还要快的就脱口而出了,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噫!黑哥你在想什么呢!”

她突然又变脸了,摆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

我是跟不上她的节奏了。

“我什么都没想。”

我拿起了最后一盒盒饭,喂到了流着口水的娇小狼少女嘴里。

她稍微有些犹豫,不过看着我夹到了她的面前,马上就放弃了思考。

其实我就是特地给她多买一份的,这次可能是创伤太多了,修复的速度有点慢,我的胃部现在还开着个口子,靠着暗物质在维系着不至于大出血。

虽然不会影响进食,但是会浪费多余的力气去消化,所以我的想法是在恢复之前能不吃就不吃。

“…黑哥,你不吃吗?”

“我不饿。”

其实还是有点饿的。

“要不要我喂你呀?”

“不用。”

看着仍然一脸好奇的葵,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是我在外面捡到的,来自遥远星域的兽人。”

我认真的说道。

“……”

葵露出了看待白痴一样的眼神。

“我没有开玩笑。”

“黑哥你把我当傻瓜了吗,这个耳朵…拔不下来?咿呀!我错了不要咬我!”

被凶狠的瞪了一眼的葵,惊恐的躲到了我的身后。

“原来不是情趣用品啊、那个耳朵跟尾巴!”

她一脸正气的说道。

“你的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啊……”

“一、一般来讲怎么可能会有兽人啊!我这是正常的反应!”

她急忙的辩解着,目光闪烁的避开了我的视线。

“葵…其实比我想象的还要色啊。”

我作出了无情的宣判。

“啊啊啊!我才不是那种女人!我以前也就从电脑上偶尔会看些动画跟漫画而已呀!”

“你不打自招了哦。”

“我是故意的!身正不怕影子斜!”

她满脸羞红的瞪着我的脸,理直气壮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主人,不要停下来。”

“好好。”

“…主奴玩法?”

葵马上掩住了自己的嘴巴,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没事,我理解的,毕竟谁都有寂寞空虚冷的时候。”

“啊我不管了…!黑哥你先解释清楚!”

“主人是我的夫君。”

吃着鸡肉的红雪,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葵的表情凝固了。

关于她的来历,我倒是没有什么隐瞒,出去的理由也是任务,不过说只是去寻找点东西而已。

至于她跟我签订了什么契约,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也就没有解释了,说是救了她一命,她也无家可归,也就跟着我了。

家族灭亡的事情是她自己说出来的,气氛一下就变得沉重了起来,好不容易在安全区里遗忘掉了外界恐惧的葵,也寻回了一丝锐气,这是好事。

因为现在的这个世界,要回归正轨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也有可能永远都不行,现在不过只是暂时的小憩而已。

二级强化的她,体质已经有普通银级低阶的程度了,但是她现在还无法接受三级强化,不过在我提到这里的时候,狼少女表示她有办法磨练一下葵的体质。

虽然葵用那抗议的目光看着我,但她还是接受了红雪的提议,不过是要从明天开始,我也就看不到具体的过程了。

——所以现在的我,正在泡着温泉。

之前使用了极限增幅,体力基本被掏空,之所以还有力气背着葵到处走,应该是因为被输了点营养液的缘故,而且醒来之后无时无刻的都在缓慢的恢复着,现在已经到了二成左右。

虽然吃东西才是最好的方式,不过现在我还没找到机会。

雾气闻起来很舒服,温热的水流覆盖在自己的每一寸皮肤上,闭上双眼整个人都能安心下来。

我都快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虽然有雾气遮挡,但我和葵确实都是一丝不挂的。

“黑哥,要不要来接个吻?”

她就坐在我的边上,即使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是只要睁开右眼,就会从余光里看到她那泛着热气,变成粉红色的肌肤。

也许是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她说完就满脸羞红的露出了后悔的神色。

然后紧张的抱住了自己,还装作无事发生的朝着边上挪了挪位置。

换在其他场合,我可能还会拉住她试着调教一下,不过这里就算了。

毕竟我还是个正常的男人。

“啊、哈哈…我也是开玩笑的嘿嘿~对了、黑哥你右眼……”

“早就掉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她指的应该是之前给我的那个银色美瞳,本来那东西就不适合长期戴,可能是在外面的时候就掉了。

没想到她现在才问。

“…唔,好歹也是人家第一次送的礼物啊。”

“以后再送我点东西就行了。”

“黑哥你个大男人还跟我要东西,啧啧。”

她不屑的砸了咂舌。

“我能给你的,基本都给了。”

我意味深长的说道。

她躲到了更远的地方。

“老老实实的休息吧。”

“嗯…”

满脸通红的她,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

她也是听到我之前有帮红雪洗,才提出要一起泡澡的。

那个装作无心提起的罪魁祸首则是贴在我的另一侧,双眼紧闭,安静的靠着我的手臂在休息。

虽然身材是个平板,但是接触在身上的地方却能感觉到那异常柔软的触感,可能是因为契约的原因,我的注意力基本都在她的身上。

不过我并没有看过去,因为左眼是一片黑暗的,只要不把头转过去就什么都看不到。

“夫君,待会我教你一个掩盖气息的方法。”

她突然抱住了我的手臂,用着轻柔的声音说到。

“你明天就要出门了,我现在跟着也是累赘,所以——”

“等等,我好像没有跟你说过这种事情。”

我慌忙打断了她,压低了声音应该没有被躲在边上闭着双眼的葵听到。

“妻子的感觉是很灵敏的,特别是即将远行的男人,身上都会有种孤寂的气息。”

应该是契约的原因吧。

她不愿意承认我也就不去点破了,因为我也不是很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在糊弄我。

“你到底想叫我主人还是夫君?还有前面说的掩盖气息是什么意思?”

“反正只是我的叫法,跟你没什么关系,掩盖气息的方法我不太好解释,你把头转过来。”

我转过了头,她那血色的双瞳似乎射出了一道光芒,直接窜进了我的眉心之中。

有种灼热的感觉,还痒痒的。

“别摸,闭上眼睛。”

“嗯。”

虽然对我并没有什么好感,但她起码还是不会害我的,或者说如果她要害我,我似乎也没有什么方法去抵抗。

有种奇妙的力量,从我的眉心朝着四处扩散了出去,明明是在温泉里,但是身体却感觉到了一丝清凉。

同时,我身上的暗物质也活跃了起来,跟被她吸血的时候有点像,不过运行的方式则是平静了很多。

“想象着窒息的感觉,然后引导它们跟自己的心一样平静下来。”

耳边传来了柔和又青涩的声音,温泉的气味和温度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那些婉如我血液一般流动着的银色颗粒,出现在了我的意识之中,然后觉察到了我的它们也开始慢慢的改变了自己的节奏。

流动着的它们无时无刻的都在散发着一股能量,虽然很微弱,但是连我都能感觉出来,它与这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就像是空气中出现了异味一般,非常明显。

平时的它们总是如流动着的河流,现在却因为我的原因而停止了流动,没有一丝波浪的心境,仿佛让我的感官都变得敏锐了起来。

比如花园的池塘里,游动着的鱼儿,划动着尾鳍的声音。

以及落于草地之上的枯叶,在接触大地之时,那几乎不会被人觉察到的声响。

在这个时候,都能清晰的传入我的脑海之中。

但是这跟强化听觉有着明显的区别,因为无论是什么声音,都会变成一种柔和的大小,如果只是强化听觉,那在听到噪音的时候则是会受到严重的伤害。

“…果然你可以轻易的进入心如止水的状态。”

睁开了双眼的我,看到的是脸上带着一抹不快的狼耳少女,血色的双眼纠结的看着我的眉心。

“谢谢。”

她并没有帮我的义务,而且现在的她看起来脸色比刚才要苍白了不少,显然这个行为对她来说是会伤害到自己的。

“谢什么,我只是本源之力亏损的太厉害了,现在只有你的血能让我慢慢的恢复,我怎么能让你轻易的就死掉?”

语气冷漠的她有点不自然的撇开了视线,双手抱胸摆出了一副自大的模样。

可能是在害羞吧,毕竟她的心性还是个小孩子。

“你傻笑什么!刚才的那种感觉要记清楚,安全的地方很容易,你不要太得意了!”

“嗯,你说的没错,我再感悟一会儿,你注意一下葵,要是泡晕了就把她拖回去。”

我再次闭上了双眼,在这种充满了热浪的温暖区域里,找到那一丝凉意其实是不容易的,但比起在危险的地方让自己静下心来,则是要容易了许多。

“夫君,你嘴巴张开。”

我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张了张嘴。

“别吞下去,让它自己慢慢的融化,这三滴龙血大概能让你亏损掉的生命力也补回一部分吧,肉体大概能强化到我的五分之一了。”

舌头中央仿佛有一团火焰,但是只感觉热并不会觉得烫,有股淡淡的血腥味顺着喉咙滑了下去,但却马上就窜到了其他的地方。

就像那些银色的粒子一样,它也是可以随意的在我体内自由移动的,不同的是我无法控制它们,只能顺其自然。

“谢——”

“再谢我就咬你了!不对我现在就是要咬你,可能会有点痛,这次我会多吸点。”

我点了点头,肩膀上传来了一瞬间的刺痛,紧接着就是一股温暖的热流顺着伤口涌了进来,那是属于她的力量。

不是神迹,对我来说完全就是未知的一股力量,我只知道这股力量跟神迹会产生一种共鸣,而且还能激发活性。

对于宇宙人类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就如同坐井观天一样,在遥远的星空彼岸肯定有着更加精彩的世界,虽然很好奇,但是有很多事情她没有主动说,我是不会问的。

因为我现在应该还没有接触那些事情的资格。

应该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