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发少女淡然一笑,洒脱的选择了宁死不从。

——如果她能有这样的反应就好了。

她连犹豫都没有的脱下了黑色连衣裙,黑色蕾丝内衣把她那奢华柔嫩的躯体衬托到了性感的极致。

那些男人的眼睛都要冒出火来了,还有不少人连裤子都顶了起来,蠢蠢欲动的他们被影级的男人瞪了一眼才压制下来冲动。

这些葵都看着眼里,或者说她的眼神中闪过了那一丝的决意,确实是被我注意到了。

就是不知道她这样还有什么办法。

“这样不太好吧?克里斯……”

那个影级的男人,拍了拍克里斯的肩膀,脸上挂着善意的笑容,但是眼神中充斥着的欲望几乎都没有掩饰。

“你们都是我的兄弟,我只是气不过她被那个男人上了而已。”

“我跟他真的是清白的……”

在这种气氛下她意外的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恐惧,只是仍然用着深情的目光注视着那个推开了自己的男人。

不过缩了缩身子遮住了部分的她,看起来还真是。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证明了,鬼哥你先来吧…”

影级男人无奈的笑了笑,来到了葵的面前。

“弟妹,你也听到了…克里斯现在在气头上,我们随便做做就好,你要是痛就叫出来,我会很温柔的。”

在肩膀被抓住的时候,葵的眼神中闪过了一瞬间的恐惧,但还是满脸泪水的点了点头。

“好…的……”

葵的双手,落在了黑色的内裤之上。

是我想多了?

真的不挣扎啊。

“不得不说…你们这样让我很尴尬。”

在她的即将脱下内衣的时候——

我踹开了客厅的大门,慢慢的走了进去。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除了那个克里斯明显的对我投来了憎恨的目光,其他男人都是一脸震惊,随后装出了一副疑惑的模样。

我没想到这些人会用这种方式让葵妥协,原以为是直接就强行动手的,结果这些人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好好当个坏人不好吗。

我不可能看着葵被他们玷污,即使那样对我来说才是最好解释的情况,我也没办法作出这个选择。

所以就算被误会,我也必须现在就出来。

“黑…哥?”

似乎什么都不明白的葵,一脸呆滞的看了过来,随后眼神之中闪过了恼怒的光芒。

原本还把手放在她肩膀上的男人,安静的退到了边上。

几乎所有人都对我投来了戏虐的目光。

“你走啊!因为…都是因为你,克里斯他才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呜…呜啊啊……”

“跟我走吧。”

我来到了她的面前,擦拭着这根本就无法阻止的泪水。

她甩开了我的手,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眼神中闪过了哀求的光芒。

“…我不想再看到你,出去!

她是真的希望我不要来干扰她,至于她真正想做的是什么,总之不可能是什么好事。

所以我不会袖手旁观。

“这些男人不会让你舒服的,还是跟我走吧。”

啪——!

即使我看清了她的动作,也没有作出躲闪的举动,听说女人生气的时候就让她打打,经验之谈总是有点道理的。

“…啊……”

她神情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滚…滚出去…我跟你没有关系……”

声音都在控制不住发抖的她,仍然表示出了拒绝的态度。

就像是个无根浮萍卷缩在风雨之中。

明明渴望着被拯救,却又害怕失去曾经带给自己温暖的东西。

哪怕她早就知道那个东西,已经不可能再给她带来温暖了。

她也无法舍弃。

“呜!?”

我抓住了她想要推开我的双手,直接把她拥入了怀里。

她的双手非常用力,不过因为完全被我的力量压制,所以看起来就像没什么抵抗一样。

我撇开了她额前凌乱的发丝,看到的是痛苦和喜悦并存着的表情。

“葵,你哭起来好难看啊。”

“没…让你看……”

她避开了我的目光,双手死死的扯住了我的衣服。

“黑哥…你到底在做什么啊,我是有…”

“你个贱人!”

行云流水的小碎步,以及在声音出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快要甩到葵的脸上了。

葵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恐惧,但是并没有闪躲。

完全就没把夹在中间的我放在眼里啊。

“克、克里斯!黑哥你放开我!”

“好。”

肉体砸在墙上的声音听起来很沉重,内脏大概被震碎了一部分,但还没到致命的程度。

急忙跑过去的葵抱住了那个男人,但却被一把推开了。

“别拿你的手碰我!”

“克里斯、相信我、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滚开!你那嘴不知道舔了他多少次吧?妈的今天我还跟你接吻了!想想就觉得恶心!”

怅然若失的葵,绝望的瘫坐在了地上。

总算是不打算继续保持沉默的那个影级,走到了我的身边。

他们是不敢轻易动手的,所以我才会选择明目张胆的出来,如果一开始他们就是强硬的要玷污葵,那我就会以最快的速度直接斩杀他们。

但是他们却给了葵一个虚假的机会,所以我现在只能让葵去明白,她不可能挽回任何东西了。

“黑六先生,您也看到了,他们的事情您没办法插手,感情这种东西没办法强求的。”

“我的事情,你没有资格过问。”

对于他谦逊的姿态,我刻意的摆出了一副傲慢的模样。

影级跟黑级的战斗力差距是很大的,他不可能知道我的真实水平,所以我表现的越强硬,他就会越害怕。

我来到了葵的身前,抬起了头的她那被泪水沾染的脸上努力的摆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黑哥…你走吧。”

她仍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即使声音充满了痛苦,即使泪水根本无法停止,即使浑身都在颤抖。

她依然选择了这个结局。

“就是,这是人家小俩口的事情!黑六大人还是走吧!”

“我们也不会怎么样的,黑六大人要是想看的话,也是可以留下来观赏的呀,或者展示一下您的床上功夫?”

男人们哄笑了起来,也许是以为我也不会随便动手的吧,而且我现在看起来确实像是被舍弃了。

“…你应该明白的。”

我平静的看着她的眼睛,并没有理会那些刻意嘲讽我的男人。

她脸上依然挂着那难看的笑容,轻轻的推开了我伸到她面前的右手。

她不可能不明白,从那个男人在把她拉进这个地方的时候,她就已经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我…不明白。”

但她仍然想要去相信,那根本就不可能会存在的希望。

既然如此——

那我也就没必要再废话了。

“哈哈哈…葵,我不会骗你的,只要你心甘情愿的去服侍我的兄弟们,我依然会娶你。”

倒在地上的男人对我投来了得意的目光,然而在下一秒,他的表情就变成了惊愕和恐惧。

没有任何人反应过来,抽出了长枪的我直接把他的右手砍了下来。

鲜血喷洒出来的瞬间,我能感觉到那个影级身上的暗物质也活跃了起来,然而他还是忍住了。

于是我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身体直接扯了起来。

“黑、黑哥你不要杀他!”

“再往前一步,我就让他人头落地。”

原本还想要扑过来的葵,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

她能听得出来,我的语气是认真的。

“要杀就杀…你别想用我来控制葵……”

被我提在手里的男人,那本应帅气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眼神中闪过的那一丝恐惧,也被他迅速的隐藏了起来。

葵则是跪在了地上,神情紧张的看着我。

“黑哥、黑哥…求求你不要杀他…我跟你走,我跟你走…”

“黑六大人,这种事情传出去不太好吧,您就算是再喜欢这个女人,也不能棒打鸳鸯啊。”

“葵、不要求他!我不允许你——噗咳!”

“克里斯!”

“别过来,我真的会杀了他喔。”

我冷冷的笑了笑。

既然已经决定当坏人了,那就不再需要什么底限,还是这种事情适合我,能打起来为什么要跟别人讲道理。

刺进了腹部的右手抓住了一根肋骨,看着脸色苍白的男人,我把这根肋骨掰成了两半。

“啊啊啊啊啊!你个混蛋!要、要杀就杀!葵你要记得,这个男人是你的杀夫仇人!”

即使慌乱的不行,他仍然一副硬气的模样。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抽出了右手,目光停在了他的股间。

“葵,恨我吗?”

“不…我不恨你…求求你放了他……”

被我左手提着头发的男人,惨白的脸上冒出了大量的冷汗。

“那我只能让你恨我了。”

“不、等等、放过我、这个贱女人你带走、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哦?你怎么错了?”

我收回了右手,目光移回到了他的脸上。

“黑六长官,您这样真的有点过分了。”

似乎是觉得要控制不住局势了,那个影级的男人爆发出了自己的气势。

身上缠绕着绿色的颗粒他,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冷冷的看了过来。

其他的男人也是一样,整齐的将枪口对准了我。

“什么过分,你们说的我听不懂啊?明明就是想上她,搞的这么复杂干嘛?”

“请放开克里斯先生,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被我提着的男人,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庆幸的神色。

即使是黑级,也不可能抗住热兵器的威力,他肯定也是知道的。

“黑哥…你走吧,我不会恨你的,还有…对不起。”

“不,你会恨我的。”

已经没办法再犹豫了,原本还是希望这个男人可以自己说出来。

但是这终究只能是一种奢求。

“接好了。”

我把他甩了出去。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我妥协了的瞬间——

【确认启动超直感,确认——启动极限增幅,倒计时开始——】

“不要——!”

十几把手枪的齐射,绽放出了耀眼的火光。

他们不可能是知道了我的想法,只是决定了撕破脸皮而已。

但是这样一来,我也就能干脆的全部杀光了。

【九。】

因为扑过来的葵也处于危险区域,我失去了第一时机,冲过去把她推到了边上。

第一轮的子弹,应该有十几发贯穿了我的身体。

在这个瞬间我已经踩出了步法,朝着他们冲了过去。

【八】

拔出了长剑的影级冲了过来,但是他根本就跟不上极限增幅状态下的我,连一次格挡都没能完成,被我砍下了头颅。

如果不进入极限增幅,可能会变成拉锯战,既然觉得要杀了那肯定是速战速决。

【七】

第二轮的射击完全乱了节奏,因为他们的视线,没有一个人能跟上我的身影。

【四,结束极限增幅,基础数值减半惩罚生效,体力消耗至5%,预计四十八小时内无法开启超直感。】

简单的杀戮结束了。

没有一招之敌,连跟的上我速度的人都没有,或是砍下脑袋,或是拦腰截断,血肉横飞,残肢漫天。

我差不多也要习惯这种画面了。

空间之中充斥着火药和血腥的气味,跟丧尸的不同,鲜活的人类血液比较温热,而且腥味也会重一点。

跪坐在角落看完了全程的葵,身上也染上了鲜红的液体,也许是被溅射到的吧。

她没有昏迷,也没有再发出什么声音,只是用那黯淡无光的双眼呆呆的看着我。

从血泊之中,我翻出了那个装死的男人,扯着他的头发把他甩到了葵的面前。

“现在恨我吗?”

她摇了摇头。

“不恨。”

“你这个贱人…你们他妈就是串通好耍我的吧……”

“黑哥,放开他。”

她冷冷的说着,举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藏在身后的短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好。”

被我甩到地上的男人发出了痛苦的声音,丢掉了短刀的葵,慌慌张张的把他抱了起来。

“克里斯……”

“哈哈…真是贱货…老子费尽心思才得到你…结果被别人拱了…”

“就算有,你也不该做这种事情,你现在还想掩饰自己的真面目吗?”

听到了我冰冷的嘲讽,躺在葵怀里的男人恼怒的看了过来。

“不该?你知道吗?当年她看我就像看条狗一样!我费了多少力气才追到她,结果摸不能摸,上不能上,忍了这么多年…被你上了,你跟我说不该?”

“我跟他没有那种关系。”

葵的眼神之中还是充满了柔情,却出现了一丝冷意。

这样的她让我感觉有点陌生。

“闭嘴!老子好不容易把你卖了,换了瓶特级强化药剂,结果还是变成了这样…你到底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我真的没有装,我爱你,克里斯。”

“爱我?那你去把他杀了,我就相信你。”

“好。”

葵面无表情的捡起了短刀,摇摇晃晃的来到了我的面前。

“你要杀我吗?”

她神情冷漠的点了点头。

利刃贯穿了我的腹部,因为刚从超直感脱离,肉体还处于极度疲劳的状态,加上我刻意的放松了那部分的肌肉,只是为了能让她刺进来。

直接扑在我身上的她并没有逃离出去的机会,因为我抓住了浑身都在颤抖着的她。

“他已经不爱你了。”

“我…我…不用你管……”

晶莹的泪水从她那略显脏乱的脸颊上滑了下来,眼神之中充满了疲惫的她,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胸口上。

“因为我们是陌生人吗?”

被我抚摸着头发的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是…是——”

砰——!

葵的胸口绽放出了鲜艳的花朵。

从背后被子弹贯穿了,那颗弹头同样也射进了我的身体。

我是有看到的,那个男人从葵冲过来的时候就爬到边上举起了手枪。

但是我没有阻止他。

“一起去死吧,你们两个贱——”

“黑哥!”

我甩开了葵的身体,用肉体接下了第二发子弹。

在他准备射击第三发的时候,他的左手已经被我丢出去的长枪钉在了地上。

“不要——!”

我没有给予葵反应过来的时间。

在空中旋转了几圈的头颅,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人死为大,已经死了的人就不会再有什么错误了。

“痛苦吗?”

倒在地上的她捂着自己的胸口,似乎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很痛吧,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这么对待,肯定很痛。”

我拨开了额头上的发丝,擦拭着她那源源不断的泪水。

她握住了我的手,湛蓝的瞳孔之中闪过了一丝悔意。

“……对不…噗咳…!”

“不要说话,以后好好补偿我就可以了。”

我回握着她那冰冷的手心,从左眼流泻而出的血液撒在了她的身上,银色粒子顺着伤口进入了她的体内。

有一部分的内脏破碎了,骨头刺穿了肺部,所以她才会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抚摸着她的脑袋,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碰了一下。

“好好睡一觉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她努力的点了点头,闭上了双眼。

再也无法抑制的血液从身上的伤口中喷了出来。

不知道被命中了多少发子弹,身体里还有遗留的弹头,原本就是靠暗物质维系着工作的,这次分散出去导致它们一口气爆发出了伤势。

而且我现在连修复时间都没有了,如果得不到救治我肯定会死。

我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老镇长的电话。

“…D区别墅房,过来接我。”

我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我应该还活着。

在黑暗中感觉到自己沉重的身体,突然变得轻松了起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流进了血管里面,然后那些冰冷的东西也被取了出去。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和洁白的棉被。

浓厚的药水气息马上就扑进了我的鼻腔之中,躺在隔壁床上的银发少女,目光呆滞的凝视着眼前的空气。

我扯掉了输液的针管,坐到了她的床上。

暗淡无光双眼,平静的看了过来。

“其实我当时很害怕。”

“嗯。”

她抓住了我摸着她头发的手,放了到她的脸上。

“黑哥出现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

“嗯。”

“但是我好爱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你明白,即使那么做了,也不可能挽回他。”

“是的,我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了。”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

“有想过以后该怎么办吗?”

她摇了摇头,随后坐直了身体,暗淡的双瞳凝视着我的眼睛,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

“黑哥要我吗?”

“要。”

“但是我不喜欢你,没问题吗?”

“没问题。”

“哦…这样啊。”

她流下了晶莹的泪水,将我那擦拭着她眼角的手,放到了她那穿着患者服饰的胸部上面。

“那黑哥…现在跟我做吧。”

她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渴望,没有给我回应的时间,我还想要说的话已经被她堵回了肚子里。

冰冷的触感,并没有点燃我心中的火焰。

她伸出了舌头试图撬开我紧闭着的双唇,抱着我的双手也在我的背上抚摸着。

在尝试无果之后,她离开了我的身体,冷冷的看了过来。

“为什么?”

我没有回应她,而是直接把她按在了床上。

就像她曾经压在我身上那样,双手穿进了她的衣服,不断的索求着她的身体,她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抹红晕,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唔…啾…嗯……”

就在她伸出手,准备把我的裤子拉下去的时候。

我按住了她的手臂。

“这样你能再次笑出来吗?”

我的嘴角应该浮现出了一个弧度。

“可以喔。”

她对我摆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看起来就跟以前没有任何差别。

“还不如灰笑的好看。”

我摇了摇头,马上就被她扯了回去,我们的脸再次叠在了一起。

能感觉到身体都热了起来,无论是我的还是她的。

“但是我能给你,她不行。”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诱人的红晕,白皙的颈部沾染上了炽热的汗水。

“如果我想,她也会是我的。”

“呵…但你现在却在我的身上,该摸的地方都摸了,除了最后一步,我的身体基本都被你掠夺走了。”

“我这是用自己的身体,来安慰你那受伤的心灵。”

被我再次挡住了双手的她,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那黑哥就应该好人做到底…我想要更多的安慰……”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娇艳的笑容,柔声的说道。

“这个得看你表现了,现在我还不能交出自己的身体。”

“该怎么表现,黑哥才可以给我呀?”

她双手在我的胸膛上抚摸着,在我的脖子上舔了一下。

然后一脸坏笑的看了过来。

很明显她觉察到了我的身体变化。

“…等你可以做回自己的时候。”

她那冰冷的双眼睁大了些许,然后抱着我的脖子,把脸埋进了我的胸口。

“那黑哥…要对我负责。”

可以感觉到她的双手都在颤抖着。

“嗯,我会弄的你一身都是的。”

“好…我…很开心……”

浑身都颤抖起来的她,发出了如同孩子一般的哭声。

那是没有任何掩饰,完全只是用来发泄的哭泣,死死的抱着我的双手,轻易的扯碎了我的衣服。

听到了动静的医生,也在我的示意下悄悄的离开了。

到后面她的声音都哑了,眼睛哭的通红,呼吸都要喘不上来了的时候就抱着我亲一会儿,然后继续哭,鼻水和泪水也弄了我一脸都是。

脱掉了衣服的我们就只有下半身还是有布料的,好几次我们都只差一点,但都默契的回避掉了。

到最后她也发现了无论是我还是她,都无法踏出这一步,都下不了真正的决心。

一步之遥,这就是我跟她的距离。

也许永远都无法改变,也许以后会发生改变。

但是现在,我们都不会踏出这一步。

“黑哥,你顶的我好痛。”

哭到睡着的她,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双手放在我的裤子上。

明明我们已经进行过了无数次这样的博弈,她还是喜欢用这个来威胁我。

“怎么不继续?”

我淡淡的说着,摸了摸她那早已被掀开了衣服的腰部。

面对我的放任,她只拉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然后目光闪烁着避开了我的视线,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的诱人的红霞。

我们身上都沾染了彼此的汗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魅惑的味道,光是闻着就让人难以忍受,所以我都是用嘴巴在呼吸的。

“对不起,我对黑哥其实…没有什么感觉。”

“现在才说没感觉,我已经要忍不住了。”

“黑…黑哥别闹了,先、先下去…顶着肚子好痛啊……”

“你原来只是跟我玩玩。”

我离开了她的身体,坐到了床边的凳子上,拿走了垫在她肚子上的保温杯。

她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模样。

“黑哥你骗我!”

气呼呼的脸颊,就像是松鼠一样鼓鼓的。

“其实差不多,我也有这么大。”

我把玩着保温杯,平淡的摇了摇头。

“我不信!”

“具体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胆怯的缩了缩脑袋,避开了我的视线。

“呃…这个话题就不继续了…!我要去找新的男人!”

然后举起了双手,大声的喊了出来,看着就感觉傻里傻气的。

“比黑哥好一万倍的那种——!”

似乎是觉得气势不够,她努力的发出了更大的声音,不过因为之前哭了太久,听起来还是有点沙哑。

“你就老老实实的当我的女人吧。”

“才不要!黑哥性格太阴暗了,我以前最讨厌这种人了!”

“我这样还阴暗,你要求太高了。”

我无奈的摇摇头,她不快的冷哼了一声,双手抱住了自己那还穿着性感内衣的胸部。

至少我没有伸进去摸,不过隔着倒是摸了几下,只是每次才开始摸就会抓住手掌,实际上都没能好好的感受。

不过我应该还是血赚了,至少这次是我主动去摸的。

“黑哥你还没看够吗…现在福利时间已经结束了,你收敛一点!”

“好的好的。”

我移开了视线。

“反正我肯定会找个好男人的,克里斯那种假惺惺的我也不会再爱了!”

“你还知道他假惺惺啊。”

她认真的看了过来。

“但是他以前还是喜欢我的,我以为他是真的要跟我结婚。”

“所以就变成了白痴吗?”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个时候,我打算自杀的。”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温暖的笑容,眼神平静的看了过来。

“我的内裤里有放一个小刀片,给你看看喔。”

她盖上了被子,然后拿了一个小盒子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才觉察到刚才跟她激情半天的自己,其实是在走钢丝。

似乎是对我的反应很满意,她得意的笑了笑。

“被那种恶心的男人碰,我还不如给黑哥爽爽。”

“你这种对比,让我很受伤。”

我扶着自己的额头,摆出了一副真的很难受的模样。

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捂着肚子,笑的很开心,连我顺手的把她那丢在床上的刀片收到了手环里都没有觉察到。

“啊啊~做回真实的自己,感觉真好~!”

“人本来就是多变的,其实哪一个都是真实的你。”

“啊不行不行,那种什么都不生气的我,就跟个傻瓜一样。”

“你也明白啊。”

“黑哥…喜欢什么样的我?”

她略带羞涩的看了过来,眼神之中闪烁着淡淡的柔情。

就像是真的在害羞一样。

“什么样的都不喜欢,你这种人很麻烦。”

这可是大实话。

“刚才在我身上的时候你不是这么说的…果然男人都是吃干抹净的垃圾!”

“你注意点声音,不要吵到别人了。”

我认真的警告了她一句,因为我已经感觉到门口有人停下脚步了,虽然不知道是谁。

“啊、抱歉……”

她紧张的挪了过来,抱住了我的手臂,粉嫩精致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可怜兮兮的模样。

“黑哥会要我的吧?”

“在被领走之前,我会养你的。”

我不为所动的说道。

“唔…怎么感觉像是在养狗一样?”

“差不多吧。”

她用力的咬了咬我的手臂,发现咬不出痕迹之后眼神怪异的看了我一眼。

“我想去…找爸爸妈妈。”

声音有些颤抖的她,眼神之中的那抹光芒,应该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然后跟他们说,你是我的哥哥。”

“然后你的老爸应该会被揍一顿。”

我把手放在了她靠在我肩上的脑袋上面,随意的抚摸着。

“哈哈哈…是有这个可能……”

她像是很舒服一样的眯上了眼睛,没有多久就倒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

也许已经找到了方向吧。

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坚强,可能是那个男人最后的一枪把她的心彻底击碎了。

具体的变化我也看不明白,但她肯定是往好的方向改变了。

毫无疑问她是爱着那个男人的,然而她在初次重逢的时候,就发现对方已经变了,只是她不愿意面对现实罢了。

然后被求婚而冲昏了头脑,结果仍然是绝望的背叛,我以为她会从此一蹶不振,再也不能展现出笑容。

但是现在看来,应该是不用多虑了。

“黑哥…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看着装睡的她,我控制着嘴角的肌肉,完成了一抹淡淡的弧度。

她睁开了半只眼睛,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然后迅速的移开了脑袋。

并不算是吃力不讨好吧,至少还是跟美少女互相告白了。

可能还是赚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