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被吮吸的同时,还被注入着未知的力量,嘴里含着的所谓龙血也在融化着,所以我的体内现在是有三股存在,似乎微妙的保持了一种平衡。

原本非常狂暴的龙血,在那未知的力量面前温顺的就像是绵羊一样,而那未知力量对我体内的暗物质就非常友好,原本是被欺负的角色现在躲在别人身后狐假虎威了。

三方像是达成了协议一般,齐心协力的改造着我的身体,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身体的基础力量在变强,肉体的硬度也在提高。

虽然很微弱,但是却不会被忽视。

“要是你在这个世界混不下去了,到时候可以跟我走。”

牙齿应该是拔了出去,能感觉到柔软又湿润的存在在伤口的位置舔了几下,但是现在的我并不是可以说话的状态,所以只能听着她在我耳边低语。

“这算是我对你的承诺,如果你成长的够强,我就不会解除契约了,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感觉你挺自大的,实际上也不是那么讨厌。”

她扯了扯我的嘴角,把我的仅有的一丝上扬强行摆了回去。

“别笑,我现在要跟你说一点,之前有提到过,那时候只是半句玩笑,另一半是真的。就是你必须保持元阳之体,不然我就得花十几年才能恢复本源了,元阳之体就是没有跟女人上过床的那种,只要没有进去就还算是。”

记得她是有提起过,玩笑还能开半句的?

还好我之前跟葵确实都是没有那个意思,不然现在已经完了。

体内的血液突然像是燃烧了起来一样,无数细胞仿佛发出了悲鸣,血管也出现了一种胀痛的感觉。

这些应该都是普通人无法觉察到的东西,现在的我却能明显的感觉到。

“…你忍着点啊,我是说真的,要是我没办法恢复,我们很有可能都会死。”

她的声音里似乎含有一丝愧疚,听起来应该没有完全的跟我坦白,但是说出来的这些也没有谎言的感觉,应该是还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我吧。

或者是有什么对我比较不利的事情,她暂时还没办法开口,所以才会有这种语气。

只能这么去理解了。

“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我觉得这种感觉已经称不上是休息了。

因为刚才一瞬间的分心,导致体内的所谓龙血再次躁动了起来,而且她留下来的那些力量,因为失去了根源,逐渐的也开始压制不住了,我的暗物质都快被吓跑了。

如果直接把舌头上的这些吞下去,那我肯定会承受不住,因为即使是现在,我也已经痛的有些意识模糊了,不过这种感觉反而能让我专心的去控制着体内的银色粒子,去协助这股炽热的力量。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感觉上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

但是我这呼吸的间隙似乎变得有点大,时间感丧失倒是让我不至于分心去想其他的事情。

再次睁开双眼的瞬间,左眼似乎都看到了一瞬间的光芒,虽然马上就消失了,但这是之前不曾有个的情况。

我吐出了一口自己闻着都觉得恶臭的浊气,赶忙屏息不去把这些东西再吸回来,即使不知道是什么,我也明白肯定不是好的东西。

不仅感官变得敏锐,就连眼睛的视力都变得极为恐怖了。

原本的我大概也就属于视力很好的那种,现在则是提升了六成左右,不过这跟那所谓的龙血应该没有关系,而是她射在我眉心的那股力量,已经完全融入了我的身体,并被我掌控了。

现在的我应该可以憋气十分钟,还能完全让自己进入一种类似于假死的状态,不过这些都是得建立在我的心境平稳,没有一丝波动。

心如止水原来就是这种感觉,现在的我如果受到什么诱惑,应该也是能淡然的一笑而过了。

并没有——

我觉得这跟平时没什么差别。

“夫君,你感觉怎么样?”

虽然不清楚过去了多久,但是从此时天上月亮的位置来判断,现在应该已经过了午夜时分,算是凌晨了。

“感觉很好,谢…我除了说谢谢,也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么了。”

她的身上穿着我特地给她挑选的清凉打扮,纤细的大腿虽然并不算长,但是从短裤里露出来的部分却有着莫名的诱惑,因为很不喜欢穿衣服,所以我给她挑了大了两号的T恤,结果衣摆几乎都要完全遮住裤子了。

从上往下看就像是下面没穿一样。

我擦拭掉了自己流了出来的鼻血,应该是泡太久了的缘故。

“你可以选择服侍我,比如喂点吃的,按摩按摩之类,感谢这种行为有点无赖,仿佛谢完了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了一样。”

“那我现在给你按摩?”

突然想到她不算是人类,那我的按摩技巧是不是就可以得到正确的评价了?

她摆了摆手,然后双手插到了腰上,挺了挺那一马平川的胸部。

“我不是指你,你名义上好歹是我的男人,而且帮你也是在帮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在意的必要。”

她那血色的瞳孔之中,闪过了一抹不快。

“嗯,我会记在心里的。”

“随便你。”

虽然她嘟着嘴唇一副恼怒的模样,但是看起来还是有点开心的。

讨好小孩子的方法,我大概还是知道一点的,而且我说的也是实话,她也是能够听得出来才对。

“你这样出去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再给你点东西。”

她没有给予我回应的时间,直接伸出了手指朝着自己眉心的图案刺了过去。

那暗淡的狼头图腾瞬间就变得艳丽了起来,闪耀出了妖异的红色光芒,她将狼头部分流出的血液小心翼翼的接到了一个小瓶子里,然后递到了我的手上。

“要死的时候,喝下去…应该可以保你一命,或者说这样你都活不了,那也算是我的命了。”

她那圆润的脸蛋几乎没有了一丝的血色,似乎是没能站稳,她的身体朝着一边倒了下去。

我急忙扶住了她。

身体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摸着就像是冰块一样,而且还在轻微的颤抖着,额头上也冒出了不少冷汗。

就连那看过来的眼睛,都像是在勉强撑着。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只是怕你死了,我又不能让你别去…毕竟我们是交易关系…我得让你活下去,才能复仇……”

“告诉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你好受点?”

看着这样的她,我的内心深处也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刺痛。

她为了复仇什么都是可以去做的,虽然我是间接的受到了她的恩惠,但这并不表示她对我就没有恩了。

“给我点血……”

我轻轻的把她抬了起来,让她的嘴唇对在了我肩膀的高度。

她无力的摇了摇头。

“我没力气咬……”

“我明白了。”

把她放回地上,我迅速的从手环里抽出了黑金长枪,握着枪头另一只手则是直接砸上去。

结果并没有刺破。

“…你现在的肉体已经有我五分之一的硬度了,你的能力也没办法自伤,舌头没有强化的……”

依靠在我身上的她微微的移开了视线。

“早说啊。”

“是你太急燥了,明明花了这么久去感悟……”

我咬破了舌头,贴在了她那没有丝毫温度的双唇之上。

一开始还是我慢慢的把血传进去的,到后面她直接夹着我的舌头在吸了。

直到我的舌头都有点发麻了,她才松开了抱在我脖子上的双手。

虽然脸色看起来还是很差,但是已经可以自己站稳了。

“明天什么时候走?”

“日出的时候走吧,我想在夜晚来临之前到达第三个区域。”

虽然在这里看到的月亮仍然是正常的,但是我没办法保证会不会出现上次的那种情况。

血色之夜的敌人,即使是现在的我也不可能一夫当关,直接净空一片区域。

何况还有那身上燃烧着红色火焰,体形类似于人类的新异形,虽然之前在遇到她的地方有看到尸体,但是我不会忘记当时通过望眼镜感受到的那股危险的直觉。

那些异形的强度现在还是未知的,我有问过她,不过她的解释是那时候再遇到 我之前,神智都是混乱的所以没有办法解释。

应该是拥有异能的类型,所以我这次出去只能比上次还要小心,不能因为实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加强就迷失了自我。

“嗯…实在不行就躲一躲,你的命可不是你自己的,要时刻想着我。”

她那雪白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摆出了一副傲然的模样。

“明白,我会小心谨慎的。”

虽然很想把她眉心之上,那翘了起来的一缕红色头发压下来,但没能找到什么时机,我也就只能想一想了。

她不可能猜到我必须尽快完成任务,所以才会让我尽可能的去躲一躲,如果我把自己没有可以浪费的时间跟她说了,她很有可能会更加担心。

所以我选择了隐瞒,因为我不希望她冒出跟着我一起出去的想法。

“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葵,不要欺负她。”

终于找到了机会,我顺势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把那缕红色的头发压了下来。

她的脸上虽然露出了一副不爽的样子,但也没有抵抗,勉强算是表现出了一副乖巧的态度。

“嗯,我会拿她当妹妹看待的。”

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平板少女,要把那个凹凸有致的银发少女当成妹妹吗。

“因为是我先确认了关系,我们种族讲的是先来后到,后面的不管多大都是妹妹。”

可能是觉察到了我诧异的视线吧,她恼怒的推开了我的手掌,一脸不快的说道。

她们那可能是一夫多妻制吧,所以对其他女性都是无所谓的,只是在身份等级上会在意。

…应该是这样。

“她要问起我,就说我是有点任务要出去几天,别跟她说我是要去什么地方。”

“好了好了,我明白,赶紧去休息吧。”

她抱住了我的手臂,拉着我走向了卧室。

看来这安逸的最后一晚,我也能抱着她安心的闭目养神了。

在朝阳的第一缕光芒照射进来的时候,我就松开了怀里的狼耳萝莉。

可能是因为太疲劳了,躺到床上的她话都没说几句就睡着了,躺在另一头的葵则是因为泡的太久,睡衣之下的皮肤还是显得红彤彤的,不过因为没有得到允许,所以我也就没有抱着她去进行深度的睡眠。

结果我发现,她那冰冷的身体,也可以让我感觉到温暖了。

之前抱着暖暖的,但是却仍然散发着一股寒意,我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是既然可以睡,那我就安心的睡着了。

不是很急的情况,靠着生物钟我就能够自己醒过来,主要还是以前之前就睡过一次,精神状态本来就不会太差。

如果是很久没睡,那我就必须设置闹钟,或者依靠脑海中的那个存在了。

清醒过来的我,发现头发已经变回了黑色,这次只有三十多个小时,跟小爱预计的四十八小时差距很大,可能是因为昨晚进行了一番修炼的原因吧。

清晨的街道时不时的会吹过一股萧瑟的冷风,穿上了战斗专用套装的我跟之前一样去了那家早餐店。

结果意外的又遇到了凝雪,或者说并不算很意外,因为之前遇到她的时候也是在这个时间,我也是有意无意的希望能遇到她。

她还是那样直白的表露着自己的爱意,不过尺度掌握的很好,并不会让我感觉到难堪,通过交流她告诉了我明天她们小队准备出去探索一片区域,因为有奖励三级强化药水,和一定的武器装备,她们也是知道现在的这个世界,只有自己强了才能有底气活下去。

显然她们也明白在这里的生活只是一时的安稳,想要活的久还是得看自己的力量, 还试探性的问了我愿不愿意同行,我则是笑着拒绝了,表示自己也有其他任务。

不过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危险,我还是跟她互换了手机号码,之前的那次她最后睡着了,又迷迷糊糊的被我送了回去,我也是有点嫌麻烦就没有提起。

但是现在她们也要出去,那性质就不一样了。毕竟相识一场,可以的情况我也会尽可能的替他们想点办法,或者去支援一下。

虽然我们的方向是个九十度的直角,但是拼命赶路的情况也不是绝对来不及的,当然如果我到达了第四区域那就是真的来不及了,只能希望他们也能顺利的完成自己的任务吧。

最后告别的时候被她占了点小便宜。

虽然我有反应过来,但是看着她那含着泪光的眼神,我还是没有选择回避,只是亲吻脸颊的程度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而且还可以让她的那份不安多少的消除一点,我根本就没有要去在意的必要。

带了些早餐回到房间的时候,她们两个仍然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我并没有叫醒她们,放好了早餐和正常情况足够用上几个月的生活费,我就再次离开了这个让我能感到轻松的地方。

——丧尸的数量变少了。

这是我在来到了外面之后的第一感觉,原先在电子地图上显示出来的红色区域,并没有之前那个时候有着密密麻麻的丧尸,对比起来差距很大。

就是原本可能一条街走个几步,马上就会被十几只丧尸追着跑,现在则是走个几步只会遇到几只。

然而我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是变得更加紧张了。

因为空气中存在着一股力量,以前应该是没有的,虽然很稀薄,但却有着强烈的存在感。

就和我身上的银色粒子一样,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这些东西我以前都是感受不到的,现在则是因为感官变得非常的敏锐,所以才能轻易的‘看’到那些东西。

不过以前的我并不是看不到,而是因为感觉不到而忽视掉了,所以只需要简单的对比,就可以判断出来,空气之中这股力量是以前的我所没有遇到过的东西。

感知能力对于现在的我实在是有些鸡肋,除了距离更远之外,几乎就没有其他的意义了,而隐藏了气息之后的我,就算是从丧尸的边上走过去都不会被觉察到,所以我基本都没有拔出过长枪,也没有遭遇过战斗。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精神变得越来越紧张了。

隐藏气息的时候并不能战斗,所以我遇到异形都是选择回避,但是空气之中的那股力量,已经变得越来越浓郁了。

我没有其他的选择,因为这个方向是第三区域唯一的道路,我只能硬着头皮迈着无声的步伐,穿行在破落萧瑟的都市街头。

然后我看到了,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

或者说是人。

“…还真是诡异。”

此时我所处的这个地方,正是十字路口的交汇处,然而那原本应该是红绿灯的位置,出现了一根类似于电线杆的东西。

然后被贯穿了胸口的人们,就像是串串烧一样叠在了一起。

这很明显不可能是那些我所熟悉的异形做出的行为,我是有看到过在进食的异形,它们对于人类应该也是当成了食物才对。

被摆放在地上的手脚似乎拼出了某种图案,虽然看不懂但是我知道这肯定是有什么含义的。

所以我拿出了手机,对着那个图型拍了张照。

虽然是用手脚组成的,但我现在也没办法去在意什么,而且空气中那股危险的气息实在是太浓郁了,我暂时还不太愿意靠近这些尸体。

我很确定这些人都是幸存者,而不是被感染或者从传送门里出来的初始丧尸,因为他们身上的血肉都还没有腐化,甚至还有人是在滴着血的,其中有几个人的穿着打扮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有一名少女是脖子被贯穿,那张青涩的圆脸让我脑海中的记忆复苏了。

“虽然知道会是这个结局,但是我没想到会这么凄惨。”

我在前往第一个传送门的时候,有遇到一批看起来应该是高中生的幸存者。

因为当时看出来他们已经陷入了狂热状态,所以我根本就没想救他们。

而这个勉强还可以看的出容貌的女性,则是因为当时是面对着我,还跟我眼神相对了,所以我有点印象。

当然,她那个时候还是撅着屁股,上衣的胸罩脱了一半,身后有个男人在疯狂的扭动腰部的情况。

此时的她虽然好好穿上了衣服,不过并不影响我的记忆。

通过这个线索,以及当时的匆匆看到的一眼,可以判断出来他们一个都没落下,全部都串在了一起。

但是有个明显的问题,当时的他们所处位置是第一个传送门的深红色区域外围,现在这里是第三个深红色区域外围,这个距离除非他们疯狂的赶路,不然是不可能来到这里的。

毕竟他们人数这么多,不可能像我这样避开无畏的战斗,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跑这么远过来做什么?

总不会是拼命的赶过来把自己串起来,然后成为这个十字路口的路标吧。

“…算了,既然是见过的,那就让你们有个体面点的结局吧。”

我挥出了长枪,将贯穿了他们的铁柱劈断,随后一个个的拉了出来,放到了路口边上的人行道上。

这附近的零散丧尸也都被我处理掉了,因为我不希望聚集了太多导致发生什么意外。

把他们的尸体安放在了一个区域,然后从远处的加油站里弄了点汽油过来,最后咬了咬牙把他们丢失的四肢也放了进去。

即使是迷失了本性,陷入了疯狂,但他们仍然还都只是些花季的少年少女,在面对死亡的那一刻肯定也是会害怕的,但是没有人来拯救他们,也没有人听的到他们绝望的呼喊。

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的死亡,也许在那一刻他们才明白,不该小看这个世界吧。

死者为大,无论他们犯下过什么样的错误,在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那些都应该烟消云散了。

燃烧着的火焰会带走他们残缺的躯体,如果有来生,希望他们能有一个美好的人生吧。

“我也变得有点多愁善感了。”

将长枪挥至身后,我朝着电子地图上显示的深红色区域,迈出了坚定的步伐。

但是我并没有走多远,就再次停下了脚步。

简直就像是重复了画面一样,相同的人串,以及同样用手脚摆放出来的图案,在我来到另一条街道的时候,又如同红绿灯一般屹立在街道的拐角处。

【大概是血咒。】

脑海深处响起了冰冷的声音,她的语气之中似乎透出了一股厌恶的情绪。

“你知道是什么?”

【具体我也不清楚,只是以前听说过而已,成为祭品的这些人在死前都要遭受极度的折磨,怨念越重,形成的血兽就越是凶戾。】

“血——”

【这个我不清楚,我的记忆也是有点问题的,不然现在也不会寄居在主人的身上,不过我知道的是…最强大的血兽,以主人现在的实力大概能应对一只。】

“然后现在这种情况,不可能只有一只对吧?”

我说出了心中的猜想。

【最好是逃跑,因为血兽这种东西,是需要由什么存在来控制的,那些东西主人可能…应付不了。】

“我明白了。”

她的声音消失了,听起来似乎有点虚弱,可能只是错觉吧。

没有说破解方法,那就表示她也不知道,我在加油站里拿了好几桶汽油,这个用手脚摆放出来的图案破坏掉肯定是没问题的。

就算有问题,也应该是其他的方面。

于是我连续的给了四波人进行了火葬,第五波人的时候我已经没有汽油了,只能把他们的遗体藏到路边的店铺里,用布掩盖起来,毕竟我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在去寻找什么易燃物品。

这个深红区域的外围,丧尸实在是少到了令人诡异的程度。

异形有碰到几只,但是因为我隐藏了气息,所以它们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然后在我的观察下,确定了它们的方向。

全都是跟我一样的是朝着传送门区域,然后空气之中弥漫着的这股力量,也是都是指向那片区域。

“…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连傻子都看的出来,那片区域肯定有什么极其危险的事情。

但我不可能就这样连看都不看的掉头回去,因为我没有退路。

今天早上出发之前,我已经确认了直升机的位置,回去的时候就可以去做点手脚,但现在为了应对组织那边的命令,我也得尽力的先让这四个传送门同时爆炸一次。

这样他们再去启动直升机,然后发现问题再重新派一架直升机过来,这个过程就可以给我大量的时间,而且传送门还有恢复的可能,这样一来算起来感觉时间就可以拖很久。

在泷没有成功脱离组织之前,我必须尽可能的把灰留下来,所以能拖多久拖多久。

所以我只能更加小心的朝着第三区域中心前进。

我试着直接走到了一只游荡着的丧尸面前,是个女性的躯体。

“吼——!”

它身上的衣服基本都残破不堪了,勉强可以分辨出来应该是办公室白领的工作制服,只有当我站在它面前的时候,它才注意到我的存在。

拼尽全力扑了过来的它轻易的就被我踢碎了侧腹,迸发出来的腐肉和黑色血液溅了一地,不过它并不能感受到痛苦,动作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倒在墙壁边缘的它不痛不痒的爬了起来,嘴里发着野兽般的低吗再次朝我扑了过来。

我挥出了长枪,它的四肢在这个瞬间直接脱离飞散了出去,倒在了地上的它仍然努力的在地面上蠕动着身体,本能上的想要捕食人类吗?

力量和速度没有什么变化,果然当时是被血月影响的,但是我之所以停在这里研究,是因为它的身上散发着让我在意的力量。

也就是之前我一直感受到的那种危险的气息,虽然很淡,但确实是存在着的。

“肚子里有东西。”

我找到了那股力量的源头,直接斩开了她的腹部。

长度大概在三十厘米,有点像是甲壳类昆虫,但那应该是头部的区域,除了有两个绿豆大小的眼睛之外,还有一只有着无数利齿的圆形大口。

在被我惊醒之前,它应该是处于休眠状态,然后感应到了危险就直接朝着我扑了过来。

第一时间我是想用手挥开的,但是看着实在有点恶心,我还是选择后撤了一步,再顺着收枪的姿势将它斩落。

不过也就仅仅是砍翻到了地上,即使我的枪尖在第一时间就凝聚了银色的粒子,也没能像切普通异形那样轻易的划开它的身体。

叽——!

翻到在地上的它嘴里发出了刺耳的噪音,我朝着它的巨口奋力的刺了下去,这次并没有出现意外,它的身上燃烧起了银色的火焰,密密麻麻的纤细长足挣扎了几下也就停了下来。

“…很像,但却不是一样的。”

仔细的分辨就能感觉出来,这种甲虫一样的生物,身上散发着的气息跟那股气息还是有差别的。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这种东西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而且看样子是可以寄居在肉体里面的,只是不知道这人是生前还是感染了之后才被寄居。

即使腰部都被斩断了,它仍然还在用那泛着红光的双眼盯着我,就像是看着美食一样,嘴角还有大量疑似口水的液体留到了地上。

我击碎了它的脑袋,让这副早已不算活着的肉体得到了永远的解脱。

很多事情都已经开始走向无法控制的局面了。

或者说人类一开始就是在被动面对,什么都是得靠自己去发现,每次的突变都会带走一批幸存者。

我没有浪费时间再去看看其他的丧尸体内有没有这种东西,天边的日轮已经进入了颓势,散发出了偏红色的光芒。

穿行在都市街头的我,终究还是踏入了电子地图上的深红色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