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和孟朵朵原本想的不太一样,但目前的事情走向也确实是“各个击破”的样子。

沈淼的问题一解决,她立刻就觉得之前仿佛压在肩膀上似的沉重空气轻了不少。而且有个人一直在耳边喋喋不休,也让她没那么多时间困扰和伤感。

“要我说,你就直接在寝室里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喊为什么你们不理我,她们自然就会过来哄你了吧。”

沈淼叼着一块小饼干,含含糊糊地说道。

孟朵朵将刚收集到一个签名的住宿同意书放回架子上,叹了口气:“要是那么容易就好了。”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这么简单地就能原谅谎言啊。这句话在舌根上滚了两下,没说出来。

“你们想的真多。”沈淼摇摇头,把小饼干咽了下去。但很快又点了点头,“但你说的也对,至少姜疏肯定不会像我这么好搞定的。”

原来你知道啊。

孟朵朵只能点头。

今天下午依然只有她们两个待在寝室。姜疏应该是一如既往地在仔细,段筱琬却不知道去了哪里——问了沈淼之后孟朵朵才知道,段筱琬前两天居然在外面的餐厅里找了份兼职。

“筱琬有个男朋友!”

沈淼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恋爱八卦,孟朵朵和姜疏都是单身,一直没给她多少机会发挥而已,逮到唯一有男朋友的段筱琬,立刻就爆发出了十分的热情,“他们两个啊,是高中同学。那时候对方向筱琬表白,筱琬也就答应了,现在在不同的城市上大学,她说至少来往的车票钱要自己赚,就去打工了。”

“打工啊……”孟朵朵一瞬间有些心动,但想到自己还没完成的漫画稿,只能望钱兴叹。

画漫画已经相当于自己的打工了吧。她这么想着,突然觉得有点不是滋味。人家在餐厅打工还能按照工作时间拿到固定的工资,自己呢?就算没日没夜地画,只要编辑或者老板说一句“不行”,那些时间就全都白费。

目前她也的确处于这样的状态,新稿子至今都还没画完,没成就,也没钱。

“我要不要也试试看打工呢……”

“打工干嘛呀?又累又赚不到多少钱。”

她小声嘟囔的这句话被沈淼听见了,后者立刻来了精神。

“朵朵你不是在画漫画吗,连载出版改编这一套流程走下来应该也能赚不少吧。对了对了,现在在画的我知道不能给我看,以前的呢?你画过什么?我跟你说我对漫画也是很熟的哦,以前我休学……咳,我是说以前我很闲的时候,把市面上所有的漫画杂志都买回家看了一遍呢。”

“全部?!”

“全部哦。”沈淼双手叉腰,一脸得意,“所以你要是在杂志上连载过,我说不定知道。”

“虽然确实有过……不过只是杂志社用来填补页面空白,才勉强收了的四格搞笑漫画而已,一般人甚至都注意不到吧。”

“四格?搞笑?真的有哇!是什么是什么?快跟我说说。”沈淼的眼睛闪闪发光。

“是关于……妖怪的漫画。”孟朵朵看着自己桌上的数位板,苦笑了一下,“那时候还没有这种高端的设备,只能用笔和纸画,网点也要自己裁下来贴。现在想想,故事也确实没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我还是画得挺认真。”

说着,孟朵朵干脆拿起笔画了起来。

“就是这样一个有点笨笨的,天真的小姑娘的故事。”

随着电容笔在板子上滑动,一个中短发的圆脸小女孩的形象出现在了画纸的一角。她刚被一块香蕉皮绊倒,趴在地上,眼角有泪。

“她非常倒霉,因为有一只小妖怪,总是在她身边恶作剧。”

寥寥几笔,小女孩的身后多出一根电线杆,有一只黑色的小怪物正捂着嘴巴吃吃地笑。

“小女孩看不到妖怪,所以甚至不知道自己其实是有人可以埋怨的。她以为都只是自己不小心,只是自己太倒霉。”

孟朵朵手腕一抖,在小女孩的身下画了两条线。在下一格,她已经重新站了起来,并露出大大的笑容。

“我小时候最喜欢画这种笑脸。”

仿佛看着画面中的女孩子一次又一次地笑起来,自己也就有了继续努力的勇气,而且……

“已经倒霉到这种程度了,之后发生的就只能是好事了。”

孟朵朵一愣,放下了笔,看向突然开口的沈淼。

“幸运和不幸总是相等的。这个世界,是公平的。”

沈淼看着屏幕上的女孩子,自己也笑了起来。

孟朵朵这时候才发现,沈淼的笑容,和她最喜欢画的那种有点相似。她咽了咽口水,试探着问道:“你看过……”

“我看过!”沈淼扑过来抓住了她的双手,激动地连连点头,“我以前最喜欢这套漫画了!最后女主和小妖怪打架的剧情简直太棒了!我都看哭了!没想到竟然是你画的!那本杂志我每个月都买!每次都第一个看你的漫画!天哪!我竟然和我最喜欢的作者大大住在同一个寝室……我一定是在做梦,不,我不是在做梦!天啊啊啊啊啊——”

“淼……淼淼你冷静点……”

孟朵朵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自己的读者,更别说还是这种狂热粉丝,激动的同时还有点手足无措。

最后,她总算靠着一整套签绘让沈淼冷静了下来。

“我要把它们收起来,当成传家宝呜呜呜。”沈淼左手抱着签绘死活不放,右手已经在购物网站上搜索钻石画框了,“等我回家就把它们放银行的保险箱里去呜呜呜,以后留给我闺女。”

“不……淼淼,这个真的没必要……”

她想说你想要的话我随时能给你画十个八个的,但又有点害怕沈淼真立刻就要,于是关键时刻怂了,闭上了嘴。

“有必要有必要!朵朵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那个漫画!”

“谢……谢谢。”

“不用谢!比起这个,你的新作什么时候出啊,到时候我一定买,买爆!收藏用观赏用实际用安利用的全部都要买!”

“快……快了……就快了……”

孟朵朵默默地流下了冷汗。

但说实话,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赶出宿舍,和因为拖稿被师兄打死哪一件事会先来。

事实上是——

段筱琬先来。

裹着外套的姑娘带着一身的饭菜香味挪进寝室时,已经又到了黄昏。

孟朵朵最近不喜欢这个时间段。

夏天的尾巴还没彻底过去,就算开着窗户,也只有温热的空气滚进来。再加上橙红色的天空做背景,会让人有种难以呼吸沉闷感。

段筱琬看了一眼沈淼和孟朵朵,一言不发地坐了下去。

孟朵朵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该说点什么,旁边的沈淼却先一步站了起来,走到段筱琬的身边。

“朵朵也不是故意耍咱们玩的,不跟她说话太过分了,你就原谅她吧。”

“淼淼?!”

像是感觉到了孟朵朵的惊讶,沈淼转过头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你不是也为我说话了吗,这是回礼。”

“你已经原谅她了?”段筱琬的目光在沈淼和孟朵朵之间跳转,在得到两人点头的回应之后,站起来,将椅子转了个圈,和另外两人面对面,深吸了一口气,正色道,“那么现在和我说吧。”

“说,说什么?”孟朵朵愣住了。

“说你该对我,对我们说的话。”段筱琬简单地解释完毕后就闭上了嘴,腰背挺得笔直,严肃地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筱琬有点可怕啊……这就是所谓的不鸣则已?”

孟朵朵听见沈淼在她耳边小声感叹,她觉得这个成语用在这里怪怪的,但同样觉得现在的段筱琬让人紧张的她已经无暇他顾,只能努力地思考着段筱琬究竟想听什么。

“我……我……我一直没好好学习,最后毕业清考的时候还迟到……”

“那些和我们没什么关系。”

段筱琬干脆地打断了她。

“我不是想装嫩逗你们玩,只是各种事情撞在一起我没找到机会解释……”

“那么多在寝室的时间,找不到机会?”

段筱琬挑挑眉,眼含讥讽。

“我以前和室友的关系也说不上多好,所以……”

“她们是她们,我们是我们,没有放在一起比较的理由和必要吧。”

孟朵朵沉默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啊!”沈淼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不就是存心挑刺吗?朵朵不是说了她……”

“和你也没关系!”段筱琬提高了音量喊道。

两人都从没见过她这样说话。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是柔软的,温和的,细声细语的,从来都没见过她大声说话的样子……

但她也是坚强的。

是决定了什么事情就不会轻易动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