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注定是一个难熬的夜晚,整个晚上伊瑟一直握着薇薇安的手,一刻也没有松开,是不是伏在她的脸庞,机械般的确认她有没有鼻息,确认无误后,他就又会静止两三分钟,然后循环往复。

快到清晨,天空刚能见到颜色,商店街的店铺已经开始准备了,而彻夜未眠的伊瑟强撑着困倦的双眼,望见晨阳的一抹艳色,像是收到指令般开始动身。

“……我回……到了……玉米地……”

“什么?我没听清……”

“……别……离……开我……”薇薇安口齿不清,已经危在旦夕。

“不会,我只是去很近的地方,要不了一刻钟保证会回来。你看下这个,这会让你舒服点……”伊瑟用奴隶商人的催眠物品让薇薇安睡去,“等你睡醒,你就会康复,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是一个专门贩卖魔法物品的店铺,橱窗上贴着各种公文告示:任何从事黑魔法活动的人,都将被处以绞刑!店内也贴着一张羊皮卷:注意小偷。

店内的产品专门服务于王都的富贵家庭。从可以长时间保持满水的啤酒杯,到不会沾上污秽的斗篷外衣,可以负责看家的魔法闹钟。

店内只有三个人。

“大卫,最近生意怎么样?”一个穿着考究的中年顾客问道。

“有先生经常照顾,还算有滋有味。”老板一边擦着商品一边回答着,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店里第三个人————伊瑟身上。这个穿着破烂,满头大汗,打量着与自己打扮完全不符的高端商品,他显得极度紧张和不安,因为材料实际的价格,远超出他的预想,88银币。

没有办法了,也没有多余可以浪费的时间了。就当伊瑟迅速拿起一个商品打算逃跑的一瞬间,老板不出所料的抓住了他。

“……这小鬼力气好大!给我老实点!还有其他同伙吗?!被你们偷走的东西上哪去了?”

伊瑟爆发出惊人的挣扎力,然而早已在精神和身体上被煎熬的疲倦不堪的他,还是没能挣脱开店主手心。

“啊!放开我!你不能抓我!放我走!”伊瑟张口咬了店主一口。

吃痛的店主一下将伊瑟打翻在地,伊瑟随即开始在狭小的店内逃窜。

“啊!可恶!这个小混球竟然咬我!我要让你余生都后悔迈进我家店门!”

很多物品被伊瑟碰下来,噼里啪啦的摔在地上。

“天啊!停下来小鬼!我要把你的腿打断!”在店主的阵阵惊呼声中,一旁旁观的中年顾客迅速从怀中抽出一把魔杖,念动咒语。

“唔!这是什么?!”

还在逃窜的伊瑟忽然动弹不得,纵使出浑身力气,也无法移动丝毫。

店主擦了下汗,“小混蛋终于停下来了。谢谢阁下……这是什么魔法?”

“我刚施展了定身术,可以控制他一会儿。”中年顾客收起魔杖。

“这就是定身术吗?真是帮了大忙!要不我店里的这些家当都要被小鬼毁于一旦。”

“举手之劳。”

“你这小偷!这下你的罪名可不光是偷窃了,现在还要加上破坏他人财物……你个穷光蛋,你要怎么赔偿我的损失?!”店主目标转向伊瑟,气急败坏的拽住他的衣领。

“你还带着什么……这是什么?这么旧可弥补不了我的损失!”店主把伊瑟后腰处藏着的魔法书找到。

中年顾客上前拿过书。

“真是少见,一本玛杰克的魔法教材出现在这儿?小鬼,你从哪得到这儿本书?”中年顾客看向伊瑟,伊瑟全身无法动弹,只有双眼斜视地盯着他,看上去滑稽而可笑。

他声嘶力竭地吼着:“不要动它!”

“脾气还不小,回答我的问题,这是你从哪偷的?你偷了谁的?”

“闭嘴!不许说我是偷的!它本来就属于我!”

“店主?这年头小偷都这样嘴硬吗?难不成你是玛杰克的学生?如果在玛杰克有你这么小的巫师,那可真是大笑话。”

“阁下!我看只有卫兵的鞭子才能让这些冥顽不化的家伙说实话!阁下先帮我照看下店。让我去把这小毛贼送到卫兵那儿!”

“无妨。”叫做威德尔的男人点了点头。

“不要让我去卫兵那!求你不要把我送到卫兵那!我什么都说!就是我捡的!就在后街酒馆门口!我需要一块辉绿石救我朋友的命,我的朋友要死了……我最好的朋友……”说到最后,他竟哽咽起来。

“小偷的理由总是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

店主对他所说不以为然,只是想要控制住手里这个疯子。

叫做威德尔的男人却叫住了他:“等等。”

“什么?威德尔先生不会相信这小毛贼的话吧?”

“怎么会,我只是有些疑惑,你刚念出了辉绿石,你知道这个叫什么?是有人来指使你偷的?”

店主也来了兴趣,“我就说还有同伙……”

“别说话。”威德尔举起一只手示意。

“抱歉!你是在说我吗?先生?”店主显然对威德尔的态度有些不满。

“我说的就是你,安静。”

店主一言不发,生着闷气。

“……是我自己看的……那本书里有写!和珍珠磨粉混合后,初级的治疗魔法,我的朋友脚受伤了,生命垂危……求你放我走吧!”

“你还知道初级治疗魔法?”威德尔半信半疑地问。

“一个小偷还真是见多识广呢!”店主的冷嘲遭至威德尔的鄙视。

“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我说的都是真的!”

“让我重新梳理一下,我没听错的话,你是说你看的懂这本书?”威德尔问道。

“当然!这有什么难的?”

“里面的字能读出来吗?魔素是什么?说说看。”威德尔随手翻到一页,展示在伊瑟眼前。

伊瑟没有立刻说出口,他狐疑地看着这个男人,“我要是说出来,你能帮我吗?”

“真是顽固又机敏的小偷啊,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不是不可以,你还是有可能的,这要看你的表现。”

“……外泄……的魔力……”

“不错!这个杖芯回路是什么?”这人又问道。

“可以从魔杖杖芯里检查使用过的法术痕迹。”

“真是不敢相信,又令人惊讶。一个小乞丐能看懂魔法书,王都总会发生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又耐人寻味。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伊瑟。”

“我叫威德尔,是一名巫师,你知道巫师吗?”

“你是你是巫师?!我很需要巫师的帮助!请救救我的伙伴!她快死了!你要是能救她,我什么都会听你的!”

“是可以考虑下……”

这时一直不出声的店主说话了,“威德尔先生,我听不下去了,你可没权利把这个小偷带走,他弄坏了我这里这么多东西,不能就这样让他和你走了!”

“放轻松老板。我看你不要把他送去卫兵那里,你把他送去,谁来补偿你的损失呢?老板也知道治安队的那些人,想解决一件事总是需要报酬的。”

“阁下这话什么意思?”店主双手环胸,盯着他。

“我这有30枚银币,用来弥补你的损失,你把他交给我。”

“阁下,实话告诉你,打碎的这些,和摔在地上的这些,都是损失!我这里可不能把坏掉的东西再摆上货架,至少得200枚!”

“哼……那就是谈不拢了。”威德尔听了他的话,用魔杖轻轻挑起下面柜子的台布,下面有一些猫的头骨和蛇头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有几秒,店主快步又盖住。

“看来还有别人照顾你的生意,大卫,现在家家都过得不容易,你发发善心?”

“哼,既然阁下都这么说了……那就把他交给先生处置。”老板松开抓着伊瑟的手,转而盯着威德尔的口袋。

威德尔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把前面说好的30枚银币排列在桌子上,用法杖顶着伊瑟后背,推着他出去。

老板收起桌上的钱,在背后吐了口吐沫。

出了店门,伊瑟本脆弱不堪的衣服在刚的撕扯过程中已经七零八落。

“我的朋友就在鱼摊后面的小屋!先生!”

“别急,只是我想再确认下你前面说的,因为我已经为你付了30枚银币,还得罪了老板。你所说的任何事,最好不是撒谎。因为欺骗我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我不会骗您!如果您能救她,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伊瑟记得哭出来。

“打住,收起你的眼泪。至于你所承诺,我就去看看,拿上你的书。带路吧。”威德尔将那本魔法书扔给伊瑟。

转过蜿蜒曲折的巷子,来到贫民窟的深处。

“这是肮脏不堪的地方,我都没地方落脚了。你们就住在这吗?”威德尔小心翼翼地不弄脏自己的鞋子,扫过贫民窟脏兮兮的流浪孩子,孩子们也都在看这位不速之客。

“薇薇安!我找来人了!”伊瑟冲进小屋,

薇薇安躺在里面的角落,凌晨离开时她还挂着的痛苦表情已经恢复平静,就像睡着了一样。

“来晚了一步吗?”威德尔挥舞着屋内难闻的气味。

“没有!先生请赶快施法吧!快呀!”伊瑟抱起薇薇安的身体。

威德尔看了看眼前已无生气的女孩又看看哀求的男孩,无奈地掏出魔杖,“治疗魔法。”

刺眼的亮光闪过,奇迹并没有发生,薇薇安仍是安静地沉睡。

“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先生!”

“一次没用就再也没用了,伊瑟。”

伊瑟不愿接受事实,看着她浓密的睫毛似乎还在微微颤动,就仿佛她似乎还活着,只是怀中那身体已经没有了温度。

泪眼迷蒙的伊瑟注意到在薇薇安的手心攥着一个小瓶子,从僵直的握拳中取出,瓶中像是油脂似的东西,有着一股腥味。

威德尔凑近一瞧,“哦?是鱼胶嘛。”

伊瑟泪眼婆娑地抬起头,茫然地问道:“……鱼胶是?”

“啊,就是用鱼鳔熬制成胶,用来粘东西,粘木头很好用,每人家都会有。”

伊瑟马上知道这是用来干什么的。他掏出那本魔法书,才发现在书松散开线的地方被粘住了。

“……我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人就是这种脆弱的生物,生老病死,你避免不了。上帝会带她去更好的地方,你也会找到新的朋友。”

“……不,她不仅是我的朋友……她是……我心灵的寄托……我的归宿地……只属于我的紫阳花……如果我买的第一个个东西是鞋子,不,更在的话,如果我没去加入他们,不不不!更早的……如果没捡到那个怀表,如果没吃那一半面包,该死!我就应该把钱自己花掉!”伊瑟失声喊道。

“不要自责。根据王国律法,死者要尽早安葬。看你不像有钱安葬,我可以出钱帮你,但是是有前提的。我正好缺一个仆童,说是学徒也可以,作为安葬你朋友的费用。你愿意吗?孩子,已经没有什么处境比你现在还糟。”

“……你是对的……先生……”

“那就跟我走吧,带你去干净的地方。”威德尔刚想扶起他,伊瑟却直接昏倒过去。

帝国王都 富人区

带着泪痕的双眼睁开,引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天花板。伊瑟微微挪动身体,感受到的是从来没有过的舒适感,这床太舒服了,反而让他觉得很不真实。很快窗外开始下起雪来,这是伊瑟第一次在这陌生的地方看见雪。

“醒了吗?气温开始冷起来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姑且安葬了你的朋友,在不远的大众墓园,你去了就能发现,非常新的石棺,我只做了简单的墓志铭,你想要什么可以加上去。不用担心,医师说你是过度劳累,休息一阵就可以了。”

“谢谢……先生,非常感谢您。”

“这里是我的房子。你也无处可去吧?记得我们的交易吗?”

“没忘记……”

“继续睡吧,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到了明天,我还有很多规矩要教你。”威德尔背着手离开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