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王都 富人区

第二天,伊瑟就可以下床活动。

威德尔独自一人居住,让他包揽了仆童、佣人和学徒等等的角色,交换住处,食物和安全。这里是第一次能真正称作房子的地方,虽然有着不错的装修和家具,却丝毫没有生活气息,陈旧,布满灰尘。但也比瓦棚和鱼摊的小屋要强百倍,似乎在贫民窟吃饱上顿没下顿的生活结束了。

威德尔吃着东西,他叫伊瑟立在一旁,开始给他介绍规矩:“既然你成为我家里的一员,我就定些规矩。第一个,不许和乞丐说话,和街上你以前认识的一切人断绝来往,我不希望有人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说我和一些小偷,乞丐有来往。第二,没人的时候你要管我叫老师,有人的时候你要管我叫先生。第三,吃饭的时候我会坐在这儿,而你要坐这儿。”

“是的,老师。”

“很好。伊瑟的名字是谁给你取得?你父母吗?”

“我没父亲,或者说我不知道他们是谁。这个名字是我的朋友薇薇安给我取的。”

威德尔沉默片刻,“还可以,就继续叫这个吧。你刚说你没有父母?”

“嗯的,我的伙伴薇薇安也问过我,在我记忆中美没有任何印象,我不记得他们的长相,我是从一个战场的尸体堆里爬出来的。”

威德尔看了他一眼,侧身去倒酒,“战场?要是真如你所说,那么你很可能是某个随军人员的孩子,或是哪个士兵、扈从的孩子,或许是骑士也有可能,还有巫师。因为你确实具备着一些你不该有的能力,但是无法求证就是了。”

伊瑟本想从这个威德尔口中听到不一样的消息,然而结果还是令他失望的。

威德尔突然说道:“但是并不是没有办法。”

“威德尔老师你知道什么办法吗?!”

“魔法。”

“魔法可以帮我找到父母吗?”

“魔法是门高深莫测的学问,包括记忆魔法,现在也有很多没有发掘的魔法。”威德尔站起身。

伊瑟注视着他。

“所以就说回我最开始说的了。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最适合学习魔法的孩子,你不该在街头流浪,你和那些乞丐是不同的。伊瑟,你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我打赌。”威德尔走过来抚摸着伊瑟的头。

“我虽然没有孩子,但我很久以前还是按小孩的卧室布置了这里,没想到正好能派上用场。你也在这里睡过一晚了,很舒适吧?”

“是的,老师。”

“但那也只是昨天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将决定你吃的是土豆,还是面包。是继续睡在这里,还是在阁楼的夹层里。”威德尔走到一扇书架前。

伊瑟因为紧张咽了咽唾沫。

“看看这本书,然后告诉我里面的内容。”威德尔从上抽下一本魔法书,扔给了他。

伊瑟翻开书,从上往下眉头紧锁地仔细看着。

片刻的等待,威德尔脸上的欣喜和期待就已经消失不见,取代的是阴沉的面容。他由靠在椅背上,变成端坐着,再变成弓着背,双手握十。

“……果然不行吗……我也真是的,一时头脑发热,竟然会听信一个小偷的鬼话,还带进家里……”

“……魔素……魔素的具体反应程度不仅取决于环境因素、魔力来源的纯度和精度,还取决与执法者的能力和专注度……”

威德尔又展露出喜色,“不错!继续。”

“按照贝克戈德史密斯所说……在步骤中,单独写一个字母表示将……该面顺时针旋转90度,字母后加一个减号表示将……该面逆时针旋转90度,字母后加一个数字2表示将……该面旋转180度……的情况下……”伊瑟虽然有些结巴,但还是一字不差的读出了它。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再一次看到还是让我感到惊讶,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一个小孩,你简直是神童!我现在肯定你的父母肯定是巫师,嗯……我是说……你确定你曾经没受过什么教育?关于魔法的。”

“没有老师,我只是可以看懂,就是……一看就认识,就这么简单而已。”

“嗯,我需要的就是你的这份天赋。最后还有一个问题,你信仰上帝吗?”

“不,老师。准确来说我并不认为他们存在,如果真的存在,那他就不会让薇薇安这样丧命,或是仁慈的他根本不在乎。”

“你产生了一些偏见,让我告诉你,你能遇见我,就一定是上帝的安排。不管你之前信或是不信,在这个家里,你必须要信。不光信仰上帝,还有服从我,服从任何比你高的人。”

“遵命,老师。”

“我会为你带一些书,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给我翻译它。”

“我会的,只是我想去看看我的朋友。”

威德尔怀疑地注视着他,嘱咐道:“早去早回。”

在大众墓园伊瑟找到了薇薇安的墓穴,虽然整片墓地都已覆盖上白雪,伊瑟还是轻而易举的发现了那新挖出来的泥土。墓碑上面刻着一串字:自由快乐的燕子。

石棺附着淡淡薄雪,干净的没有一点泥土。伊瑟带着勉强能辨识出是手摇风琴的碎片,放在石棺上,“我尽力去找了,但只能找回这点。本想带鸢尾花给你,但是已经开始下雪,所有的花都不见了。我遇到了一个还算好的先生,虽然很古怪,但让我很放心,这不就和我一样吗?我要赶快回去了,第一次离开不能太久,我们都有新的事要干。我会常来看你的。”

在痞老板的阁楼,不断传出剧烈地声响,痞老板头破血流,跪在房子中间。他恶人窝跟班的孩子静静地围观,两名黑衣人歇斯底里地翻箱倒柜。

“我真不知道他去哪了……有孩子说他被一个大人带走……”痞老板流着鼻血,哆哆嗦嗦地说着。

“哦?是吗?一个大人!你猜会发生什么?”

“你要补偿我的损失,你要把他找回来,在他把我们都说出去前。然后我会隔开他的喉咙,如果你没有找到他,我就割开你的喉咙。不要动歪脑筋,也不要指望你那点门路,在我们坏人和坏人之间,可没有法律这种东西!”

“我会尝试……”

“不是尝试!是必须找到他!”

第二天,说好的书很快就来了。

“帮我把每页的标题下的标注都用普通文字抄在这张皮纸上。”

伊瑟面露难色地停住笔,“老师?普通文字是?”

“嗯?现在我可不想开玩笑。”威德尔不耐烦的看着他,马上他从伊瑟的眼中发现他是真的不会。

“看来我还得负责教你识字,看着,这个像山一样的字母叫做A。”

“呃?”

“A。”

“誒……”

“虽然具备些阅读魔法文字的天赋,但是普通文字却一窍不通吗?好吧,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听好了伊瑟,每天晚上我会教你识字。要达到能帮我做事的程度,你必须要学会它,而且要很快的。”

伊瑟愁眉不展,点点头。

“先把它抄一百遍。”威德尔拍下笔,起身离去。

只过了那几天的相敬如宾的日子,威德尔很快变得失去耐心,常常也为各种小事发火。

吃饭。

威德尔盯着盘中的面包,面色凝重,拿起来捏了捏,丢在地上,“我说过不要把隔天的面包再端上来吧?像石头一样,这里可不是贫民窟。”

读书。

威德尔躺在床上,伊瑟立在床边朗读着上面的内容。

威德尔突然抬起手,示意他停下,以戏谑地口吻发问:“我没有听错吧?虽然我没看过你读的书,但我能听懂你读错了。实销术是什么?你创造的吗?是失效术!”

洗衣服。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洗完衣服要搭展!看看你的杰作!现在就像拧干的抹布。”

“对不起,先生。”

“你不会从来没洗过衣服吧?还有!是老师,我们周围难道有别人吗?”

“是,老师。”伊瑟总是头也不抬的低声回复。

终于,就这样的一星期过去,在这天晚上的识字课上,威德尔勃然大怒,爆发出来。

“我快要忍受不了你消极的态度!上帝作证,猪都没你这样蠢!你确实该回到街上捡垃圾和乞讨,7天时间!竟然还没有学会第四个字母!D!D!我说了多少遍!你写了这么多遍,是在浪费我的墨水吗?”

伊瑟低着头,不发一言。

“你应该感恩戴德。你要是继续这样阴沉下去,对我起不到任何帮助,你就要回到大街上去!现在可不是好的时节,没有鲜花,没有行人,好好想想吧。”

伊瑟黯然神伤,一幅怅然若失的样子。

“今天就到这儿,我要去休息了。”威德尔摔门而出。

并不是伊瑟没有学习天赋,而是他还无法适应现在的生活,无法摆脱薇薇安的身影。他已经连着几页做噩梦,梦到奔跑在黑暗阴冷的细长小道,在不断摇晃的笼子中。伊瑟明白事情的缘由,只要他还和过去有联系,他就无法接受和去享受现在的生活,为此他早已萌生了一个计划。

听到威德尔睡着,他翻开一本魔法书。

“火焰魔法?太醒目了……利刃魔法?感觉不靠谱……我要找一个能完全解决这一切的”他快速翻动着,目光一目十行,“……位移魔法……第一节,置换魔法,将两个空间物质交换位移……很不错,既能充当利刃魔法的效果,又可以活用。”

伊瑟使用置换魔法,窗外的树枝消失不见,到了他的手上,随手扔进一旁的壁炉。他注视着火炉中熊熊燃烧的大火,倒影在他那漆黑无光的双瞳中。

晚间两人的饭桌。

“院子里的树枝被折断许多,不知是哪的孩子干的。你有见过吗?”威德尔吃饭的时候突然说道,低着头边吃边看他。

“有吗?没注意。”

威德尔收回目光,“我在对牛弹琴。”

“很抱歉,老师。”

“我看见我的魔杖被挪动过了,还有一些魔法材料也被动过,你应该知道吧?”

伊瑟停下手里的动作。

“我并不想追究你对什么感兴趣、用来干什么。我最近很忙,我现在没有精力来管你,只不过,没忘我之前给你说的吧?最好不要给我带来麻烦。”

伊瑟心中有些颤动,他的话和自己心中所想吻合在一起。确实如他所说,他接下来想做的是非常可怕的事。如果做出来,所带来的后果很可能将是自己入狱,失去现在获得的一切,不光牵连到威德尔先生,甚至连自己也肯定会被绞死。

但如果不做,他却再也无法忍受内心的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