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浩一如昨晚商量好的那样直接请假了。

虽说我个人有点奇怪为什么早上会发现他躺在花园里呼呼大睡,可直觉告诉我,这件事与奈绪有关,不想自己的某些认知被破坏掉的话,还是别多过问为妙。

上午在学园时有偶遇川崎爱,只是,无论我怎么搭话,她也只是带着歉意摇了摇头,之后不再理我。

我想,虽然川崎爱早明白当初的我只是以公事公办的态度去帮助她的,可由于这始终是能归类为善意的行为,因此对川崎爱来说,拒绝这份善意非常不好受吧。

说到底,这家伙也只是个善良过头的人罢了。

除此之外,还是一个对感情盲目得过分的人,或者应该说说用情太深了吧。不然,有哪个女生会答应男友对自己提出的援交赚钱的要求呢?

如果按我的想法来看待这件事的话,我只觉得愚蠢至极,并且十分可笑。可在当事人,在川崎爱眼里,这并不是什么能笑得出来的事情,而是恰好相反,这是赌上了自己的尊严与前途,都必须去完成之事。

这么一想川崎爱的男友到底用了何种理由来拜托她去援交,倒是让我越来越好奇了。然而,人生中只经历过一次恋爱,并且这段恋爱还是以被好友抢走女朋友而告终的我,无论怎样思来想去都无法得出答案。

或许,我确实是一个无法理解恋爱为何物的人也说不定,这么说的话当初枝月会放弃我而选择剑志倒是说得通了。

以孤僻者自居的我,本不应该思考这种问题才对,问题是,就算自己透过思考也无法得出答案,心中却依然存在着一股欲望,想要知道答案,想要弄明白川崎爱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因此,吃午饭的时候我为这个问题而询问绫和奈绪,对此,她们给了我一个让我难以理解的答复。

“女生啊,尤其是高中女生,无论再怎么样现实,都始终会有憧憬着恋爱的心的哦?这种事情在八神君你的眼里,或许显得很可笑吧,可是,想要得到只属于自己的王子的垂青,是每一个女生内心深处藏匿着的梦想呢。”

这是,奈绪给予的答案。

“很简单,因为那个渣男已经彻底占据了川崎爱的内心了,像她那样的女生,估计只要几句甜言蜜语就会沦陷了吧。可是,正因为这样,不论那个渣男以何种理由拜托川崎爱,甚至欺骗川崎爱,都是不可饶恕的。践踏女生感情的渣滓从这个世界上死光了才是最好的呢。”

这是,绫的答复。

平心而论,我根本无法从这两位少女的身上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唯一能让我明白的,是她们对于川崎爱男友的那股痛恨,因为在提及到那个渣男的时候,无论绫还是奈绪,眼里都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女性公敌,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了吧。

然而,无论我身边的两位女生再怎么痛恨川崎爱的男友也好,都无补于事。因为既然有着不惜出卖尊严也要给自己男友金钱的决心,那么在当事人川崎爱眼里,那个男人,想必已经等同于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了吧。

老实说有点嫉妒呢...

凭什么那种渣男可以得到甜美CCUP少女的垂青,凭什么我就...

不好,还是赶快停止这种想法吧。

不然就显得自己很像人生失败者了。

然而,无法得到答案的我,依然被那个问题搞得心绪不宁:那个渣男,到底用了何种手法,让川崎爱答应为自己援交来赚钱?

这件事,越想便越觉得荒谬。

可是,明知道是如此荒谬,我却不得不解决这件事。不单单是为了学生会暗部的工作,更重要的是,我确实不想看着川崎爱继续在这条不归路上走下去。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富有善心的人,也不觉得自己像浩一那样持有那么强烈的正义感,相反,我应该一直都是那种肮脏卑劣可以对任何悲剧抱以冷眼旁观态度的冷漠者才对。

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这种错误的事情继续下去。

究竟是我改变了,还是突然的善心大发?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像唐泽武鸣事件那样的事情一次就够了,我已经受够了当时的那种,看着错误的事情在自己面前发生,却什么都做不到的无力感。

可能...不,是我意识到,这只是我的伪善而已。

无妨,伪善就伪善,只要能满足自己,把心中无力感的深坑填满,让自己不再难受就可以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迎来了下午放学的时刻。也正是在这时候,我收到了浩一的邮件,看着手机里显示的邮件内容,我的嘴角不期然地微微上扬起来——

——了结这件事的机会,终于到了。

该怎么做,一早就想好了,和奈绪还有绫商量好后,我连书包都没拿便匆匆赶往浩一邮件指示的地点。

---

浩一邮件中指示的地点,是学园附近的家庭餐厅,也就是上次我和绫还有奈绪谈话的那一家。

当我到达时,只见浩一拿了张报纸在看着,可眼睛却一直鬼鬼祟祟地时不时看向斜对面桌的两个男人。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两个男的其中之一,应该就是川崎爱的人渣男朋友了吧。

浩一看到我时,连忙小小声地招呼我过去,“这边,这边!”

坐下来之后我才发现一件事。

“我说,浩一,”盯着自己的笨蛋同居人的同时,我小小声说道:“你看报纸的习惯是反着看的么?还是你的眼睛和正常人不一样,看东西是上下颠倒的?”

没错,这个蠢货手里的报纸是上下反着的。

被我这么一说,浩一才惊觉自己手里的报纸拿反了,“哎?抱歉抱歉。”

连忙把报纸反过来的浩一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我看了下四周,这家家庭餐厅的客人还是不少的,也时不时有人经过这个位置,为什么没有人出声提醒浩一呢?

这么想着的我又发现了新的问题。

在报纸的左上角,我看到了一行小字:平成元年。

然后报纸的主要版面被一则新闻所占据,看样子应该是头条吧,这个很正常,然而问题出在这则新闻的标题上面——

——《新年号!平成!》

这就很耐人寻味了,浩一这家伙是从哪里找来的好几十年前的报纸?这上面的新闻都已经变成彻头彻尾的旧闻了啊。

而且还用这种好几十年前的报纸来掩饰自己正在搞跟踪和监视?拿着平成元年的报纸,还上下颠倒地看着,这样一来谁都能察觉到有问题好吗?

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之前经过的人没有出声提醒浩一了:因为这家伙实在太蠢了,蠢到让人根本不想去提醒他。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表情来面对浩一。

这家伙的智商已经突破人类下限了吧?

“干,干嘛?怎么用这种像是看待笨蛋一样的眼神看我?”

毫无自觉啊,可以确定了,这家伙的智商的确突破人类下限了。

不管他,还是把注意力放在川崎爱的人渣男友身上吧。

偷偷观察了一下,那张桌子上两个男的,其中一个身高1米9左右,皮肤黝黑,长得非常健壮,虽说不及卡雷尔,只是应该也差不了多少了,讽刺的是,他脸上的表情倒是显得和和气气的。

另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戴了一副眼镜,身穿亚麻色的夏季毛衣,给人一种博学多才具有书生气质的感觉。

看到这里,对于哪个是川崎爱的男友我的心里已经猜得七七八八了,不过我还是向浩一确定了一下,“哪个是川崎爱的人渣男友?”

“穿毛衣的,”趁对方没注意到的时候,浩一偷偷用手了指了指那个穿毛衣的家伙,接着详细介绍起来,“小野六郎太,大学高才生,性别男,中产家庭,长相帅气,内裤颜色是...”

一听到这里我不由得马上制止他,“停停停!”

我可不想知道那种渣男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内裤啊!话说以前就很想问了,为什么要调查人家穿什么颜色的内裤?浩一调查这种事情是要做什么?

“人家的内裤颜色有什么好调查的?”

没想到这家伙一连憋屈地反驳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能调查到这种东西啊!”

总感觉好可疑。

算了,不管这个问题,“那他拿川崎爱援交的钱是做什么?”

“购买软性毒品,还有就是...”说出了重中之重的一点后,浩一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奇怪,就像是还有话想说,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似的,“算了,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呃,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还是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不论如何,我按照浩一说的,继续观察那个叫小野六郎太的渣男。

只见他似乎和那个长得很健壮的男人聊得很开心的样子,感觉,没什么问题啊?聊着聊着,他们两个的手握在了一起,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之后还含情脉脉地...互相对视...

感觉...没什么...

呸!问题可大了好吧!

这,这...

“发现问题所在了吧?修。”当浩一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好。

“啊,这个问题,相当之严重啊。”

该怎么说好呢,对于川崎爱我突然只能觉得深感同情了。

我也明白浩一刚才为什么不把话说出口了。

实在是...太悲哀了吧,虽然还不到出卖肉体的地步,可川崎爱出卖尊严辛辛苦苦援交得来的钱,居然是被用于小野六郎太购买软性毒品,还有包养自己的情人?

最悲哀的是,小野六郎太的情人居然是个男的!?

这场感情骗局还真的是欺骗得非常彻底啊,超彻底的!

就算川崎爱没有去援交而是选择了别的什么方式赚钱,这次也一样尊严扫地了,居然被个同性恋渣男欺骗感情?实在是有够悲哀的了吧。

这下子全都能说通了,为什么作为一个渣男,小野六郎太在获取了川崎爱的信任后,只选择了骗钱而没有继续把色也骗了,正是因为他根本不喜欢女人啊。

他喜欢的是那个皮肤黑黑的壮男啊,或许在他们眼里,川崎爱才是第三者也说不定!?

该死,我发现自己没法直视小野六郎太和他的正牌情人了!

这根本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对于受害者川崎爱而言这是一件很悲哀也很可怕的事,可对于作为旁观者的我来说......

老实说我有点想笑,不对,我已经在心里面笑出来了。

这事也太可笑了吧?

某方面来说,面对这种事居然还想笑的我,道德观可能颇为低下也说不定,无妨,反正我就是个烂人,关于这一点我还是有点自觉的。

再说,只是在心里头笑出来而已,已经算是我还保有最低限度道德的表现了吧?

然而,当我想到川崎爱得知真相时会是怎么样的一副表情,我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以他人的不幸为乐是很好玩的一件事,可当这件事会深深伤害到当事人时,可让我开心不起来。

不论如何,必须让这场可笑的骗局在今天划下休止符,我暗自下定决心了。

恰好这时,小野六郎太和他的同性恋人离开座位,到前台结账去了,看来是要到别的地方去了吗?

“浩一,跟上。”

“嗯。”

一边说着,我们一边先一步走出家庭餐厅,在外面等着他们两个出来,以便继续跟踪下去。

---

虽说本身已经明白小野六郎太和他的情人要去什么地方,可没想到居然如此直接——

——他们去的地方,是情人旅馆...

没错,情人旅馆。

当我和浩一鬼鬼祟祟地跟着那两个家伙,看到他们挽着手有说有笑地走进情人旅馆时,我们两个人的脸上都只剩下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我竭力不去思考情人旅馆里的那两个同性恋到底谁是主动,不然总觉得要恶心得连上一年圣诞节吃的火鸡都要吐出来。

总而言之,看来已经可以按照当初计划好的,让绫和奈绪把川崎爱带过来了。虽说一开始有考虑到可能发生什么恶性暴力事件想让卡雷尔也一起过来,只是作为教师的他如果被人发现在校外参与暴力斗殴的话,估计要出大问题,所以我只叫上了绫和奈绪。

话说回来,有什么证据能比在情人旅馆大门前来个“捉奸在床”,更能让川崎爱意识到自己对这段感情的付出并不值得的吗?

我想,恐怕没有了吧?

虽然对于当事人川崎爱来说,这必定非常痛苦,然而,长痛不如短痛,对于深陷感情漩涡的人,唯有下最猛的药才能挽救,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看清现实。

我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我没有多想什么,便打电话让绫和奈绪把川崎爱带过来。

接下来,能做的事情,就只有等待了吧。

幸好现在这个时间,这条街上来往的人非常稀少,所以我和浩一两个在情人旅馆前盯梢的男生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

不然肯定要尴尬死了。

当我们无所事事地靠在情人旅馆门口墙壁时,浩一突然提出了某个问题,“呐,修,你觉得...当川崎爱发现自己原来一直被骗了的话,她会是怎么样的感觉?”

这个问题...该让我如何回答呢。

“一定会,觉得很痛苦的吧?”

事到如今,我只能这么说了。

“没错,一定会很痛苦的,”不知是否想到了什么,此刻的浩一,显得非常惆怅,“所以,让她直面这个现实,真的好吗?”

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

“浩一,把话说清楚。”

靠在墙上的他双手抱头,仰天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们的目的只是阻止川崎爱继续援交而已吧?既然如此,我们私下里强迫小野六郎太和川崎爱分手不就行了吗?只要分手了,援交就没有意义了,这样的话就可以拯救她了吧?”

“也就是,”浩一看向了我,他的眼里,满是对川崎爱的同情与怜悯,“其实我们不需要川崎爱直面这么残酷的现实吧?”

他的意思,我明白了。

浩一他...说得没错。

对川崎爱而言,与小野六郎太的感情,是值得连自己的尊严也一并搭进去的,世间最重要之物。然而,现实的残酷却远超她的想象,在这段感情中,川崎爱只不过是个上当受骗的可怜人罢了。

这样的话,让她直面如此残酷的现实,让她看着自己所喜欢的人与另一个人从情人旅馆里出来......这无关小野六郎太的正牌恋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在感情的角度上来看,爱情不分男女,不管小野六郎太的正牌情人是男是女,川崎爱都一样会受到伤害。

而且,这份伤害所带来的痛苦,想必超乎我们所有人想象。

这,其实是在加深川崎爱所受到的伤害也说不定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

事到如今我才终于意识到,其实这件事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的吧?可我却......

然而,现在才来后悔已经太迟了,因为当我明白这一点时,在绫和奈绪的陪同下,川崎爱已经到了。

“上次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我不会放弃的...为什么连早赖同学也在这里?”或许是因为知道我们是想要帮助她的缘故,发现与我一样在女生圈子里臭名远扬的浩一也在场时,川崎爱没有露出鄙夷的神色。

沉重地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浩一,把话题交给了我,“怎么说呢...川崎,接下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也许...等下你会非常痛苦,但请相信我们,”我看了一眼我的同居人们,“我们,是想要帮助你的。”

我也,只能这么说了,毕竟,我也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非常痛苦?”川崎爱狐疑地看着我,接着,她看到了我和浩一身后的情人旅馆,不解地问道:“你让伊藤和藤月把我带到这里来,却什么也不打算解释吗?”

显而易见的不悦浮现在川崎爱的脸上,我们这种摸棱两可的态度估计让她很不满吧。

老实说,就算我想说点什么,可也始终没法说出口啊,难不成直接在这里跟她说,“你的男朋友和他的男朋友来这里开房了,你被骗了,蠢货”这样?

恐怕只会令川崎爱当场气到一巴掌打过来吧。

“如果不打算解释的话,那恕我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等下我...”说到这里时,她脸色沉重地停顿了下,“等下我还有工作呢。”

我们都知道这所谓的工作是指什么,然而,我们没有人敢把那个字眼说出口。

不论如何,没法从我们这里得出自己满意答复的川崎爱似乎确实不想久留了,她转身便打算离开这里。

见状的奈绪连忙上前抓住她的手,“请相信我们,川崎同学,我们是真心想要帮助你的。”

“虽然这个死变态痴汉确实常常弄出些让人哭笑不得的麻烦事情出来,可这一次,请相信他,如果没有必要,他是绝不会做任何无用功的事情的。”连绫也上前堵住川崎爱的去路。

可是,川崎爱的耐心也见底了,“放开我伊藤同学,不要挡我的路,藤月同学,我等下可是...”

就在这个时候。

“你说,那个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姓川崎的可怜虫应该还在为你拼死拼活地援交赚钱吧?小六。”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种无知少女最好骗了,而且我还这么地迷人啊?壮壮。不过我觉得那个白痴也是时候该把肉体也出卖了,陪那些中年大叔喝酒的钱根本不够我们花啊,毕竟我们的花销也挺大的呢。”

我们的身后,毫无预兆地响起了无耻人渣们的声音。

是小野六郎太和他的情人,他们两个正非常亲热地从情人旅馆里出来。

先不论他们彼此之间那恶心至极的昵称,光是这种肆无忌惮地嘲笑作为受害者的川崎爱的话语,已经足够令人火大了!

很想冲上去把那两个混蛋揍一顿——

——我相信,这是我和我的同居人们一致的想法,因为我们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然而,我们的感受只是无关紧要的事情,真正重要的......

是那位被嘲笑为白痴的人,即是,在这场感情骗局中作为受害者的存在。

听到那两个人渣的声音时,背对他们的川崎爱整个人僵立在原地,发出了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细小却不可置信的声音,“小野...君?”

慢慢转过身来的川崎爱,看到小野六郎太和他的男性情人挽着手的亲密模样时,泪水顿时夺眶而出。

“怎么...可能?”

“川崎?”

同样地,小野六郎太也发现了川崎爱的存在。只不过,他的眼里除了一开始的惊讶之外,更多的是...漠然。

没有丝毫的慌张,没有丝毫的惧怕,有的只是宛如看待什么死物似的的冷漠。

恐怕在他的眼里,对自己投注了极深感情的川崎爱,只不过是用完即丢的一次性工具而已吧。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僵立在原地流着泪的川崎爱,发出了痛苦的声音,“你只是在骗我?”

与之相反,小野六郎太以轻描淡写的口吻承认了,“没错,就是这样,有什么意见吗?”

此为,摧毁少女内心深处理智的一句话。

“你这个骗子!你明明说喜欢我的!你明明这样说了的!”无法压抑自身冲动的川崎爱走到小野六郎太面前,痛诉他的谎言,“你说你的母亲重病了,而你家里却拿不出钱来治病,所以请求我去援交来帮助你,都是骗我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的是,这番痛诉却换来了嘲笑,“谁叫你这么蠢啊?这种一听就满是破绽的谎话你也信,不会用用脑子吗?女人胸大无脑果然是对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此令人恼火的笑声!在我这个旁观者听起来都已经几乎压抑不住想暴揍这个混蛋一顿的冲动了,在川崎爱听来只会更觉得刺耳吧?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合情合理了。

“啪”地一声脆响。

愤怒的川崎爱流着泪像是把自身的所有感情灌注其中似的,一巴掌打到小野六郎太的脸上。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打我!?”与所有渣滓无赖一样,感情骗子小野六郎太像是自己才是受害者似的恼羞成怒起来,“不给点颜色你看看是不行了是吧!”

糟糕!扬起拳头的他,看着就要直接一拳打到川崎爱脸上了!

......

好吧,这种时候我该做些什么呢?

其实我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

因为在脑袋开始运转思考之前,身体便已经不由自主地行动起来了。或者说,之前就一直存在着这么一股冲动吧,这股冲动在怂恿我,要求我,告诫我,必须这么做。

于是......

“阿痴!?”

“八神君!”

“喂喂,修!”

“八,八神同学?”

在一众少年少女的惊呼之下,我做了一件事非常不符合自己作风的事情——

——为川崎爱挡了小野六郎太的拳头,换言之,英雄救美。

只是我马上就后悔了。

该死!

好痛!

痛死了!

这混蛋看起来体格跟我差不多的吧?怎么一拳下来会这么痛!而且好死不死偏偏是打在脸上!我觉得自己的左脸已经高高肿起来了。

可是...

不论再怎么痛也好,该说的话,始终要说的!

“喂,你这欺骗纯情少女感情的混蛋,我忍你很久了!”一边将自己压抑已久的感情释放出来,我一边用拳头对那个该死的感情骗子还以颜色!

拼尽所有力气,一拳打在那个家伙的左眼上。

“啊!我的眼睛!”

不管他发出怎么样的惨叫,我也置之不理,反而继续出拳。

“觉得痛吗!这就对了!可是,你再怎么痛,估计也不到川崎内心痛苦的十分之一吧!”

然而,我接下来的拳头没能命中那个混蛋,因为另一个混蛋把我的拳头挡了下来——

——是小野六郎太的情人。

“小鬼,不管你你还真的是想逞英雄逞到底是吧?”

啊,糟糕!忘了还有这个家伙了!

形势瞬间逆转,刚才仗着突袭占了便宜才得手的我,现在眼看又要被打了!

幸运的是,我的这边有正义使者的存在!

“修是不是英雄我是不知道啦,但是我知道自己确实是英雄没错!因为我可是正义的使者啊!”

以疾风般的速度挡在我和小野六郎太的情人之间的,是浩一。

只见他一手抓住了那个家伙的拳头,不但没有后退,反而继续用力往前推。

但,现在还不能算势均力敌。

因为我方的男生里能称得上战力的人,只有浩一一个。而我虽然刚才头脑发热帮川崎爱挡了一拳,还趁势回击了一下小野六郎太,可不得不承认......

作为一个高中男生,我的体力和体格都只能算在废物一栏里。

也不是没有其他能称之为战力的人,毕竟绫就在这里,可是要让绫帮忙打架这个我实在是......

做不到。

太丢人了!明明是我自己脑袋发热上来逞英雄的,可却被绫所救?估计要被她嘲笑一辈子的吧!

同样的,我也不想让奈绪帮忙,这个倒不是丢人不丢人的问题,而是...小天使奈绪跟我一样手无缚鸡之力,没有了“奈绪牌便当”的她,有杀伤力吗?再说,如果受伤了怎么办?

恐怕我要愧疚一辈子的。

而且这个时候的小野六郎太已经从眼睛的痛楚回过神来了,“小子,我要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已经原形毕露一只手捂住左眼的他正恶狠狠地盯着我呢。

如果浩一能够以一敌二那是最好不过,问题是,这一点谁也无法保证。毕竟对方有着人数优势,而且小野六郎太情人的体格就摆在那。

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开始后悔没有把卡雷尔叫来了...

“喂,你刚才说,要把谁的眼睛挖出来?”

幸运的是,看来幸运女神今天是站在我这边的,因为意料之外的声音响起了。

这声音的主人是...剑志。

不知何时来到了这里的他,正散发着只能用“凶恶”来形容的气息,现在的剑志,如同鬼神。

感觉这家伙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他刻意无视了绫和奈绪,直接走到了我这边,看了一眼还在哭着的川崎爱,又看了下和小野六郎太情人对峙的浩一,最后,把视线放到我了身上。

我能感觉到,他在盯着我肿起的半张脸。

“虽说这个死鱼眼现在很讨厌我,而且还和我绝交了,可是啊...”双手插袋的剑志一脸火大地走到小野六郎太面前,“他也不是你这种杂碎能动手的对象啊!”

速度快得我根本看不清楚!

当小野六郎太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就直接倒在地上时,我才意识剑志一脚踢中了他的腹部!

如同真正的不良,哦不,剑志这个家伙就是个不良,总之,狠狠一脚踩住倒地的小野六郎太头上,剑志接着对小野六郎太的情人咆哮道:“你如果是想继续的话,那我奉陪,只不过我可无法保证接下来你们会变得怎么样,要与“BLACK”为敌的话,先做好心理准备吧!”

说完,他又指了指川崎爱,“还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件事和这个女的有关吧?你们要是敢再找她麻烦的话,我会让你们在医院里躺上个十年八年的!”

到底是“BLACK”的名头过于响亮,还是剑志实在太过凶恶呢?无耻渣男二人组中还能站着的那一位,明显已经害怕起来了。

“对,对不起!”

一边说着道歉的话语,他一边把地上已经晕过去的小野六郎太扛起来,以极快地速度逃离了这里。

呃......

有点,不爽的感觉。

居然被剑志救了啊?

真是人生中的一大耻辱!

“唧,垃圾...你也别给我找这么多麻烦啊,修。”而剑志这边,没等我说些什么,便如同刚才突然登场那般,又自顾自地突然离去了。

话说是我错觉吗?怎么感觉剑志走人的时候用满是优越感的眼神看了浩一一眼?

“装模作样的混蛋!居然敢用这种眼神看我!”看来不是我的错觉,因为浩一他正愤愤不平地喃喃自语着。

好了,不论如何,事情算是解决了吧?

不,不对...还没有解决。

因为,作为这场感情闹剧中受伤害最深也是唯一的受害者,川崎爱的心可能已经死了。

我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表情来对待失声痛哭的她,只是,当奈绪走上前去想安慰她时,却遭到了拒绝。

“请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

这是,我今天从这位少女的口中,听到的最后的一句话。

川崎爱到底是抱着怎么样的想法来说出这句话的呢?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从她离去时的背影看来,她的内心肯定充满了痛苦与寂寥吧。

看着她的背影,我不由得再一次想到,这件事,应该存在着更好的解决办法的吧?应该存在着不把如此残酷的现实摆在川崎爱的面前,也能完美解决的办法的吧?

然而,现在想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事情已经发生,后悔是没有用的。

至此,我只能少有地,对那位少女献上我由衷的祝福,希望她能重新振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