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泽武鸣事件的第二天,我利用午休时间去学生会办公室找刹那汇报情况。

“那么,姑且可以认为这次的工作无法完成了吧?”坐在办公桌后的刹那,平静地向我确认情况。

虽然不甘心,但按照现状来看,我确实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最关键的核心,当事人唐泽武鸣没有反抗三井望的念头,而我则因为无法理解唐泽武鸣这个“弱者”的想法与感受,被他彻底拒之门外。

即使事后措施已经实施的现在,没法完成这次的工作也是事实,所以我痛快地承认了。

“没错,就是这样。”压抑起内心的繁杂的思绪,我尽可能用无所谓的口吻回答。

对此,刹那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对我耸耸肩然后苦笑着。

从他这幅轻松的态度来推断,想必一开始就没指望我能解决这次事件吧。察觉到这一点的我,忍不住问道:“关于这次的结果,你事前就猜到了?”

“与其说猜到了,不如说按照我的设想,这个问题谁都可能解决,但唯独你是不可能的吧。”拿起办公桌上的红茶,他喝了一口,从茶杯上方投射过来的,像是机械一样缺乏感情的视线,让我觉得自己在这件事里的行动一直被这个家伙牢牢掌控着。

我,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让把这件工作交给我?”

“因为有这个必要啊。”

我不明白。

一开始就已经认定是我不可能解决的事情,却交给我来做,这样有何意义?只不过是浪费事件和人力物力而已吧?

“把话说清楚。”

“很简单,”放下茶杯的刹那,把头靠在椅子靠背上,像是开玩笑似的说道:“堂本老师估计已经跟你说过了吧?因为你是强者啊。”

又是这种话。

老实说我不耐烦了。

“解释清楚,不然等下我把浩一叫过来揍你一顿,想必他也很乐意这么做吧。”嗯,现在是发挥我的笨蛋同居人最大作用的时候了。

虽说我不认为刹那动真格的话会输给浩一,可至少这个白毛混蛋现在似乎不太想来场午饭后的友谊摔跤。

证据是,他露出了一副“饶了我吧”的表情,接着说了一堆只能让我认为他有妄想症的话,“虽然吾友修你本人是个废柴,可你过去是少年暴力组织的首领,现在则是与藤月和伊藤两家的独女有牵连的人物,与此同时鬼之宫家的下任家主是你的死党...”

看到我威胁性地对他做了个割喉的动作,刹那连忙改口,“咳咳,以前的死党,以前的,而且你的身边不但有吾友早赖这样的强大角色陪伴,甚至还有一个从中东战场归来的超强佣兵卡雷尔当保镖。再说,八神家的势力,可不像你想象中的这么弱小啊。”

末了,他又补充一句:“你以为像三井望这样的人渣为什么在你碍他的事后还不对你展开报复?就是因为他清楚这些事情啊,你本身的背景,可比你想象中的要雄厚不少哦?吾友修,你是名副其实的强者。”

怎么想都只觉得这家伙是午饭吃多了在说胡话吧?

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

刹那这家伙把我说得好像什么财雄势大的少爷似的,虽然说的某部分确实是事实,可我绝不认为这里面没有夸大其词的成分在内。

“得了吧,少来抬举我了,我要真这么厉害就不会沦落到被山下伸一那种家伙狠揍的地步了,”我嫌弃地甩甩手,“说回正题吧,为什么把这次的工作交给我?”

“因为有必要让一直身处强者位置的你认清现实。”

“那你的目的达到了,我已经把事实看得很清楚了。”

“人的能力始终是有限的,除非你不做人了,不然肯定存在着你无法解决的事情,”这个白毛开始用宛如哲学家的口吻,阐述起他自以为是的哲理,“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真正的强者,我们都只不过是平凡而普通的弱者而已,大千世界何其奥妙,我们只能...”

我觉得,如果任由他说下去的话,可能整个中午都要耗在这里了,我可没这么多时间,“行了行了,你给我停下吧。告诉我,这些话你又是从哪本书抄袭得来的?”

“《黑骑士语录之哲理篇》,顺带一提,那句“人的能力始终是有限的”则抄袭自《“哔哔”的奇幻冒险》第一部里的大反派D爷。”嗯,这家伙一如既往地无视了廉耻二字,很诚实地承认了。

话说那本《黑骑士语录之哲理篇》到底是什么鬼?已经出现过好几次了喂?

“再说一次,把那本什么语录给我烧了,”我板着脸提醒他,“还有,不要再抄袭别的作品里的台词,扯上版权是很麻烦的一件事。”

对于我的提醒,刹那还是一如既往地充分诠释出了何为厚颜无耻的真正含义,“放心啦,吾友修,我都是有加上消音的,而且别的作品里的人物我也用的化名哦?不会有人找麻烦的啦,如果真的不幸因为版权问题而被找麻烦,直接删书就能完美解决问题了。”

“不,我觉得直接删书才是最大的问题。”

耸耸肩就差把“厚颜无耻”这几个字写在脸上的刹那又喝了口红茶,之后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文件,“好了,这是下一份工作的详细资料,你今晚回去后好好看看吧。”

看到递过来的那份文件,我的心里满是疲惫感,“老实说,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吗?这种事情实在好累人啊,已经连续好几次了喂?”

“不能,”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剥削员工的剩余价值是所有老板的梦想也是人生的最大目标,反正累不死你,有何所谓呢?”

这个丑恶的资本家!

“问题是我从来没有在你这里收到过能以“薪金”相称的东西啊?”我朝刹那翻了个白眼,“再说,鬼知道这一次是不是又丢些我不可能解决的事情给我?”

“放心啦,这一次肯定没问题的,”此刻,穗绫学园的学生会长,以只有皮条客拉皮条时才会有的恶心笑容看着我,“这次的工作很简单,也就是关于JK援交的问题而已。”

哈?

JK援交?

听到这个字眼的瞬间,我的脑海里不期然地浮现出了美少女高中生在情人旅馆和恶心的中年大叔欲仙欲死的画面.....

接着不知为何画面里美少女高中生变成了绫和奈绪,而中年大叔则变成了我自己......

呸呸!

美少女高中生代入成绫和奈绪这个没什么问题,可把自己代入成恶心的中年大叔的话问题可大了!

我的形象哪有这么糟糕!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妄想的画面过于龌龊,导致我的表情也一样龌龊起来,刹那他在我面前挥挥手提醒我,“嗨嗨嗨,吾友修,冷静点,不要一听到JK援交就兴奋起来啊,何况把藤月和伊藤代入进去的话可能会出事哦?”

被他这么一提醒,我发现他也跟我一样在妄想着那些不可描述的画面,因为他的表情比我还要龌龊。

好吧,虽然有点明知故问,不过还是姑且问一下吧。

“你刚才想到的是谁?”

“当然是高贵善良可爱美丽的安娜啦,我一边脱她的衣服一边...”这个混蛋就这么光明正大地用那张龌龊的脸,说出了妄想跟我的表姐进行不可描述之事的话。

说实话,虽然我也一样龌龊,可我还是很想揍刹那一顿。

对暴力的渴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我直接开口问道:“我可以揍你一顿吗?这种话是能当着我的面说的吗?”

“无所谓,反正我不要脸。”刹那继续摆出那无耻的嘴脸说道。

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可像这个家伙这样太有自知之明也是一种...让人非常恼火的事情呢!

这个混蛋,真的很令人火大!

算了,和刹那计较这种事情是毫无意义的,毕竟正如他自己说的他根本不要脸,何况这家伙和安娜是恋人,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是有资格妄想跟安娜进行十八禁不可描述之事的话,那么非他莫属了。

当然,我是挺有兴趣把这件事告诉安娜看看她会有何种反应,只不过考虑到刹那可能把我妄想跟绫和奈绪H的事情告诉她们来作为报复,只能就此作罢了。

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不早了,距离午休结束还剩下十分钟,先回去教室吧。

“先走了,工作的事情大概明天开始吧。”不等刹那回话,我便站起来转身离去。

“记住咯,吾友修,这一次你要做的,不单单是解决问题,更是为了拯救他人。”身后传来了刹那若有所指的声音。

---

晚上回到家后,趁着卡雷尔做饭的时间,我来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把刹那给我的那份文件粗略看了一下。

刚打开文件的首页,我就看到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少女留着一头棕色长发,脸上是亲切的笑容,一双大眼炯炯有神,白皙的皮肤,小巧的鼻子,虽然不算非常漂亮,可也能归类为甜美的类型吧。

从她身上的学园制服和背景是穗绫学园礼堂来看,这张照片应该是在散学礼或者别的什么场合拍的吧。

照片下面写着一行字,我看了下,上面写着川崎爱,2-A班学生。

看来这位川崎爱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角,也就是核心人物了。换句话说,进行援交的就是她是么?

想到这一点我不禁仔细端详着文件上的照片。

嗯...身材,看起来不错?腰身如何我是不知道了,毕竟川崎爱的腰部被学园制服遮住了,可是单纯从胸部来判断的话...

话说这张脸怎么感觉好眼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

仔细搜索了下自己的记忆,类似这样的长发女生...

『“不好意思,家政课的水果刀没拿稳,不小心飞出去了”,“可恶,居然没干掉”。』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曾几何时听到过的两句话。

对了!这家伙不就是之前内衣小偷事件里差点用水果刀把我干掉的那个女生吗!

这个混账女人居然敢搞援交啊?哈,这次把柄落在我手里了吧!看来可以好好要挟一番了!

出于报复心理,我在脑子里想了好几种鬼畜的方式来报复川崎爱,同时眼睛还不忘继续盯着川崎爱照片的胸部。

“嗯...应该有C?还是D呢?”

“我觉得应该是C哦,八神君。”

“哦哦,是C吗?不错...啊!?”

等等...谁在说话!?

下意识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我看到奈绪面无表情地坐在了我旁边,而她的视线投注之处是......

“2-A班的川崎爱同学是吗?八神君,你的艳遇还真多呢。”虽然奈绪保持面无表情的样子,可我分明感受到了她身上传来了极为强烈的压迫感!

不,这应该是杀气才对!

话说这一幕怎么好像似曾相识?

我有不好的预感。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接下来就是......

“藤月同学!八神君又有新的艳遇了!我们又遭遇大危机了!”

果然是这样。

在奈绪堪称尽竭全力的嘶喊后,出现的是屋子某处传来的拖鞋在木制地板上的奔跑声音。

想必某人很快就会赶到,并且用她的那双长腿跟我的脸来次亲密接触了吧。

啊,我就知道会这样。

出于对这种莫名其妙的倒霉事情已经有着近乎麻木的抗性,同时我也开始很抖M地觉得能够跟绫的长腿亲密接触一下也不是坏事的缘故,我变得非常冷静,冷静到可以让我自己静下心来好好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平心而论,我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过根据过往的经验来看,立刻解释是行不通的,所以,这种时候最好的做法是——

——拖别人下水,死也要找个垫背的。

那么,问题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或者说在这间大宅里,谁才是我同生共死的最好对象?

答案不是呼之欲出吗?只有那个人了吧。

“是浩一介绍给我的!是浩一介绍给我的!”

没错,我就这么说了。

于是,当奈绪脸色一变,朝着正飞奔过来客厅的某人大喊:“是早赖同学介绍女生给八神君认识的!藤月同学!”时,就变得再正常不过了。

话音刚落,某人似乎来了个急刹车,转而找某个倒霉蛋去了,没多久,我听到屋子某处传来浩一的惨叫:“藤,藤月!?你,你想做什么!?...等一下,我什么都...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呜呜呜呜!”

惨叫声戛然而止。

我就不去想象浩一到底遭遇了怎么样惨无人道的对待了,晚饭前想象中那种必须被打上马赛克的画面只会让自己等下吃不下饭而已。

算了一下,以浩一的牺牲为代价,我的受难时间被推迟了三十秒左右,才推迟了这么点时间也太短了吧?

算了,反正心理算是平衡点了。

只是我还是在心里默哀了一句:吾友,你的牺牲真不值得。

那么,接下来的就是.....

“死变态痴汉!!!你这个,超级渣男!”

当绫的声音在客厅响起时,我平静地站起来,宛如为了信仰而牺牲的信徒般地敞开双臂,迎接绫的飞踢。

虽然很痛,不过还是值得说明一下,我看到了哦,小熊内裤。

既然状况如同当初绫和奈绪误会我跟水无月有什么不可告人关系时一样,那么十分钟后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又被五花大绑扔在沙发上,就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了。

没错,喜闻乐见的拷问游戏时间又到了。

有了前一次的经验,这次我得以非常镇定地先开口说道:“好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过大概无论我怎么解释你们都不会听的了吧?所以先看看那份文件好吗?”

因为浑身上下都被绳子绑得严严实实的,我只能用下巴示意放在沙发上的那份文件。

听到我的话后绫脸色凝重地拿起沙发上的文件,跟奈绪一起翻阅起来。

诸如“长得挺可爱的不是吗?”“这次是个有威胁的目标呢,藤月同学。”“要多加小心。”之类的我根本不明其其含义所在的讨论声不断传入我的耳膜里,我就不去思考这些话都是什么意思了,反正这两个家伙在这种情况下总是非常奇怪的处于同一阵线上。

大概,我也差不多该对这种事情感到麻木了吧,不然也不会这么心安理得地等待她们的讨论结果。

总而言之,过了几分钟后,详细翻阅完那份文件的绫和奈绪,总算把之前的那副严峻面孔卸下了。

“真是非常对不起呢,八神君,这一次我们又误会了。”两只手掌合十的奈绪感觉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道,之后她也开始了对我的松绑。

嘛,比起上一次,这次算是有点小改进了,不是吗?

奈绪的歉意是意料中事,反倒这次绫却依然没有给我好脸色,脸上不但看不出任何悔过的意思,甚至还摆了一副臭脸。

“告诉我,阿痴,为什么你这种人总是这么好女人缘呢?”这家伙叉着腰说话的样子活像在审问我一样。

不过这句“这么好女人缘”是什么意思?

“喂喂,话不能这么说吧?我怎么好女人缘了?”

“上一次的水无月祀叶,这次的川崎爱,哼哼,”绫皮笑肉不笑地说着,“再细想一下,你的身边不是有我和伊藤吗?你这个变态到底还要祸害多少女生才够?”

“呸!你这话说得好像我是个专门欺骗女生感情的渣男似的!”

“不然呢?如果说水无月祀叶不是你喜欢的类型的话,那么,这一次的川崎爱,难道你不会心动吗?”绫狐疑地盯着我。

无独有偶,听到这句话后,还在给我松绑的奈绪也停下了双手,把同样的视线投注于我身上。

怎么感觉好像我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样子?

可能是为了加强效果吧,绫拿起文件指着上面的照片,“不是很可爱吗?笑得很甜美呢。”

“是哦,八神君,通常来说男生都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女生的吧?”另一边奈绪也步步逼近中。

感觉,越来越像逼供了啊...

她们两个难道很希望听到我说“我非常喜欢川崎爱这种类型的女生哦!”?

虽然确实有种想看看她们如果真的听到我这么说会是何种反应的兴趣,只是不知为何直觉一直在警告我,不能因为好奇心而犯这种错误,这是死线,一旦踏过肯定死无葬身之地的,因此只能作罢了。

基于过去的经验,我还是挺相信自己的直觉的。

再说,就算川崎爱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也有着绝对不会被她喜欢上的杀手锏...呃,这么一说怎么感觉很微妙啊?

算了,不纠结这个。

“好了你们两个,这个叫川崎爱的家伙在上次的内衣小偷事件里差点用水果刀把我干掉了,就算我喜欢她,她也不可能喜欢我吧?”

我明白自己的这句话有着决定性的说服力,因为绫和奈绪都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是时候再加把劲了,“你们想想,虽然内衣小偷事件已经结束了,可是现在穗绫学园里关于我的谣言一直满天飞,哪个女生会喜欢一个好色下作还有频发性变态行为的家伙啊?”

老实说,虽然是为了打消绫和奈绪的那份我所不能理解的疑虑,可是这样形容自己实在是...

好悲哀啊......

与表面上的镇定相反,实际上我的心在滴血。

然而,更为微妙的是,绫和奈绪的反应。

只见她们都用一种想要说什么却又无法说出口的纠结表情来看着我。然后,没多久她们又同时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此刻我的心里全是问号。

这算什么反应啊喂?

无妨,这种事情不重要,还是先听听她们对于川崎爱援交的事情有什么看法好了。

“好了,先来讨论正事吧,关于川崎爱的援交问题,你们怎么看?”

先开口回答的是奈绪,她歪着头思考了一下然后说:“既然是援交的话,想必与金钱有关吧?可是既然能入读穗绫学园,应该不会为金钱而困扰才对?”

奈绪说得没错,穗绫学园不算什么全国著名的高校,可也是三浦市内首屈一指的私立名校,虽然学费不算高昂,可会因金钱问题而困扰的学生也是难以入读的。

最低限度也必须是普通的中产家庭。

不过,还存在着不同的看法,“或许川崎爱追求物质上的享受也说不定呢?”坐在我旁边位置上优雅地翘起双腿的绫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是要买奢侈品的话,普通高中生的零用钱肯定不够的吧?”

“藤月同学说得也有道理...可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说话的同时奈绪也坐到了我另一边的位置上,总觉得好像被她和绫左右夹攻了,“刚才的文件上写着,那位川崎同学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呢,从她的照片来看也不像追求奢侈品的那一类人哦?这样的女生会去援交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

嗯...问题似乎陷入了死胡同。

老实说,这次的工作只是让川崎爱停止援交的行为,可是援交的原因总让我非常在意。她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援交呢?

话说回来,现在的日本高中女生好像有很多援交的例子吧?大多是为了钱,可是本身不缺钱的话,又为何进行援交?

总不可能为了兴趣吧?

如果真的存在因为兴趣而援交的女高中生,请务必也跟我援交,谢谢。

再想想,川崎爱不是长得挺不错的嘛?而且她的身材也非常棒哦?拥有至少CCUP的胸部,而且长相甜美的女高中生,虽然之前她还想着用水果刀干掉我,可是如果她为了兴趣而跟我援交的话,那画面想想就......

嘿嘿嘿嘿嘿嘿嘿.....

啊,不好,一不小心思想变得龌龊了,还是停止这种念头吧。被左右夹攻自己的两位女生看穿的话,到时候估计要遭受“左右捏脸之刑”也说不定。

然而,事实是,我太天真了。

“八神君,有那么一瞬间...”

“你的眼神变得变态了呢,阿痴。”

像是早有预谋似的,身边的两人同时对我投来足以贯穿我灵魂的鄙夷目光。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

“是想到什么了什么吗?八神君?”一边说着,奈绪一边用力地捏我的右脸。

“让我猜猜,死变态痴汉想到了川崎爱和你援交的话,是怎么样一副淫靡的画面,对吧?”绫也用力捏我的左脸中。

真的是“左右捏脸之刑”啊!?

好,好痛!

“你这头淫荡的贱狗,最好醒目一点,”绫捏得越来越用力了,“不要在我面前想着和别的女生搞什么下流事情的画面,不然有你好受的。”

“还有在我面前也不能想这种事情呢,”另一边的奈绪也同样如此,“已经濒临变态边缘的八神君可不能真的成为变态,知道吗?”

说话的语气很正常,可她们身上惊人的杀气还有那副像是要活剥了我的表情总让我联想到恶鬼!这两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话说我觉得自己的脸快要被捏得变形了!如果有镜子在眼前的话,估计可以看到我整张脸都被扭曲成螺旋状了吧!

不管了,还是赶紧道歉比较好!不然再这样下去我非得整容不可!

“知,知道了!再也不敢了!”

谢天谢地,听到我这么说之后,绫和奈绪总算松开了手。

“哼,还有下次可饶不了你。”

“可不能再继续变态下去了哦。”

摸了摸自己差点就要破相的脸,确定左右两边脸颊没有少了一块肉之后,我才把话题继续下去,“不论如何,川崎爱援交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这件事太敏感了。对于学园来说,这是天大的丑闻,一旦外传的话学园估计要名誉扫地了。”

实际上,不单止穗绫的名声会受到重创,更重要的是......

“最大的受害者应该还是川崎爱自身吧?要是她援交的事情被学园理事会知道的话...”

“川崎同学很有可能被开除学籍呢。”

绫和奈绪的担忧是正确的。

对于穗绫学园这样的私立名校来说,声誉重于一切,绝不允许出现学生援交这种丑闻。一旦川崎爱援交的事情败露,开除学籍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一次和之前的唐泽武鸣受欺凌不一样,被穗绫开除的川崎爱就算重读别的学校,估计也不会遭到录用,因为她的学生档案会非常清楚地记录其因援交而被开除的事实。

换言之,名为川崎爱的女生这一辈子的前途算是毁了。

学生会之所以插手这件事,除了不想让穗绫的名声受损以外,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拯救川崎爱吧。

想到这一点我就想起了今天和刹那分别时他所说的那句话——

——『“不单单是解决问题,更是要拯救他人”』

老实说,单凭这一点,我认为刹那这个学生会长还是及格的。

“好了,我觉得没必要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了,”这时候,似乎对话题已经失去兴趣的绫直接下了结论,“明天去找川崎爱交涉吧,毕竟以现有的线索来看,我们一直在这里讨论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不是吗?”

“嗯...藤月同学说得没错呢,那我先回房间写作业了。”

“我也是。”

刚坐下没多久的绫和奈绪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了。

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刚才奈绪只是给我的上半身松绑了,下半身依然绑得严严实实的......

尝试了一下,发现单纯靠我自己是没办法解开这些绑在身上的绳子的。

喊了一下绫和奈绪,没有反应,打电话给她们,也不接听。

我有点怀疑这两个混账女人是故意不理我的。

卡雷尔是不用指望了,那个凡事力求做到最好的黑人在下厨的时候是不会把手机带在身上的,因为那会让他分心,而且他下厨时会把厨房的门关上,身处客厅的我的声音是没法传到厨房里的。

至于浩一...估计还在三途川作短期旅行吧。

这......

看来只能等开饭的时候让卡雷尔过来帮我松绑了。

嘛,从实事求是的角度来看,比起上次,这次确实有进步了,不是吗?至少我的上半身能动了哦?至少...呸!为什么总是我遭遇这种倒霉事情!这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