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推荐BGM:50 Ways to Say Goodbye)

“吧唧~吧唧~吧唧~”手里拿着新鲜热乎看起来很诱人的馒头,嘴部发出不太优雅的咀嚼食物声音,可是在疲劳的折磨下,眼眶略黑的一乐已经习惯地无视了这种声音,只想着早早吃完睡个回笼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了好久的缘故,今天感觉馒头异常的美味,一乐一边仰着头看着大厅偌大的液晶显示器,放着今日新闻,一边用着毛巾擦着脸上的汗,三个动作互不干扰、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而今天的新闻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也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不过又是一些自娱自乐的、无聊到极点的什么鬼死人统计,国家之间又又又发生了什么政治、经济上的纠纷,看到这的时候一乐很不愉快的皱了邹眉头,这样对于已死之人来说,这是很不尊重他们的作为。

但除此之外,依然没有什么让自己感到有趣的事,但是这个很微妙的时候,广播发出了阵阵刺耳的声响,引得一乐不得不捂住耳朵,真不知为什么,科技这么发达的时代里还用这么破旧的喇叭式广播,而广播的内容就和这刺耳噪音一样,转甚即逝。

“下午两点半,集合”简洁明了到连气都不带喘一口的,一开始连一乐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懵逼地愣了一会儿,然后就跟没事人一样继续自己悠游自在的时光。

“嗨呀~真不知道他们这次又在搞什么飞机呢?对不对,可能这次不再搞什么飞机了,改去搞坦克了也不一定了呢”笑匠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了身旁,也是跟个没事人一样,嬉皮笑脸地吐槽着刚刚那段一乐根本不明白的广播,港真,要不是早已习惯神出鬼没的笑匠的话,刚刚一乐可能就会gayover,然后笑匠顶着一身经过胃酸熏陶的食物,灰溜溜地去澡堂。

“哦,我觉得还好”显然一乐对于笑匠过于明显的用意,假装不懂笑匠的用意别过眼进去,显然笑匠有些尴尬,但还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嗯~其实呢,对于这一次我还是知道一点点的,真的就是那么一点点,毕竟已经有一些记得不大清了,诶,我想一想啊,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老化的话,就是远程精准操作动力装甲什么的,听说灵活度还挺高的,如果到时候不是让我们玩VR的话就不是了,也罢,看到那个密密麻麻的课程表的时候,我还是个纯洁的小处男,现在已经是一名成熟的老猛男了,而且我不清楚他们有没有心情搞进度,因为最新一次知道进度的时候好像还流产了,也不一定呢~”

“哇呜,能让你这个记仇鬼都忘记了的事,究竟是多么遥远的事了,还真是有点好奇呢(敷衍至极)”一乐端起一碗白中泛起几丝淡粉色和青色的粥(皮蛋瘦肉粥),几口就喝完了。

“哎呀~就算你求我也是无济于事的事啦,谁都知道人的记忆力是有限的嘛”笑匠很没心没肺地回复道,耸了耸肩,便起身拍了拍臀部的灰尘扬长而去,不得不说这个人真的是没有目的都不会出现在人身边,准确的说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嘛,不得利不早起。

与此同时也引起了一乐的好奇心,为什么他们会研究这种东西呢,是真的无聊吗。

匆匆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昏暗走廊,两个人的身影在走过一节节的灯光无限延长,两人为了同一个目的、踏着同样的步伐,一路上的闲杂人员自发的越来越少,明明都没有什么告示牌警告什么的,刚开始来到大厅的时候堪比菜市场,但就是这么诡异的人数,这让白发少年不由自主地疑问了起来,只有我们被安排过去了吗,怎么还没见到自己的队友啊。

在一道毫不起眼的门前两人停下了脚步,门边上的牌子早已积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硕大的“操作室”几个大字险些就被掩盖过去了,吴戈好奇地向前伸出食指擦了擦牌子上面的灰尘,结果一抹过去,宛如不小心用力几万了一小支牙膏一样,只是轻轻地擦就卷起了三厘米厚的灰尘。

“我的妈呀,真脏,我怀疑这搓灰尘是不是比我还老了,只是这样就这么厚的一层”吴戈一脸嫌弃的把食指上的灰尘“老古董”在衣服上蹭掉,与此同时能容下两人的自动门缓缓地打开了,迎面走过来一个身高只到他们胸口的小孩,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浓浓的读书人的气质,本应纯黑的发色不由添加了几分令人担忧的白色,黑色的方框眼镜在身材的烘托下,显得格外沉重。

“你们后勤团的速度怎么比带壳的爬行纲生物还慢,这样也还敢自称超越前任“单兵团”恐怕连标准的分数都不可能做到,还讲什么超越?和当年那群家伙根本没法比啊!怎么这一届比一届差的呀,我们的时间很宝贵的,你们这算是变相在谋财害命了,啊,我的天啊,现在的人都是被温室消磨了意志力吗”说着她便转身就走了,少年还一脸蒙蔽。

面对这种直视清高、说话都无不不带一句嘲讽的话唠,相比之下,少年顿时觉得吴戈这个人说话嘴里简直涂了一层蜂蜜,说话超级好听的,虽然自己也清楚为什么眼前这个小孩为什么这么猖狂,但是即使是这样,少年的某根神经还是忍不住地绷紧了,我们已经提前差不多好几分钟就来到这里了,这小孩还嫌我们慢,这对我们的要求未免太严格了吧。

但是吴戈还是及时察觉到了少年细微的情绪,即使出手阻止了少年危险的年头,

所幸操作室的环境相对走廊亮堂一些,即使布局没有少年想象中的到处充满科技感,但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特别感觉,感觉整个空气里都能闻到清新的味道。

“你们好两位先生,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可以直接就位了”极具机械质感的声音吸引了两人的注意,转眼看去,身穿罕见的正统黑白管家服装的,衣服一角的每一个褶皱都被烫的很好,胸前顶着一朵仿佛用鲜血沾染的玫瑰花,不过看样子应该是用仿真的而不是真的,衣服没有遮盖的大部分已经见不到属于人类的血色了,下巴和仅有的上部分脑袋不有突出一些违和,表情很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