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推荐听着看的BGM:New Siberia )

  “咣当”的重重一声,脑壳与金属的碰撞声回荡在漆黑且狭窄的走廊。

  “啊!该死的修理电工,什么时候要关灯也不提前说一声”一边抚摸一头撞在冰冷的水管上,还红肿着的脑袋,一边扶着漆黑的墙壁小心翼翼地行走,熟练的步伐使她勉强能在漆黑的夜里少挨点伤,嘴里也没有少咒骂的话语,结果一只脚不偏不离地踏在了水坑上,而就在她又又又不小心栽倒在没拖干净的水坑上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她。

  “嘿,没事吧,我看你莫名其妙地撞在水管上,看不清吗?”凭借着一丝微弱的月光,看见了她那深邃而又黑暗的眼瞳,有力而且不亚于自己的手臂紧紧地握住手掌,说不上来的温暖涌上心头,常年沾满冰冷、肮脏的血液的手第一次握住有温度的东西。

  “没事,没事,只是有点磕着了而已”

  或许,在那个孩子眼里看上去我真的是个跌跌撞撞的人,只是恰巧那个跌跌撞撞的人不小心摔了个跤,一个在月光微弱的情况下,还看不清的人。

  身处某房屋的五楼,空气却和一楼一样浑浊,楼道宽到能容下三人并排,被灰白混色的水泥墙壁所包围,脚下则是发白的大理石地板,一共有两人,其中一位是踏到水潭即将要摔倒的我。而另一位则是说着关心的话,手心死死抓住我的手不放,却还有些颤抖的陌生少女。

  “是吗,那个……可以的话能不能起来了,你还意外的蛮重的……”少女面如土色的表情已经刻在脸上了,颤抖的手已经不再仅仅是颤抖的范畴了,她才意识到自己的真实体重,可能是很少城里的人承受的了的,于是便调整了姿态站的妥妥的。

  “喂,你动作这么多破绽、这么无力,就没有人教教你吗?”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动作的运作,他的可怕面部表情细微的变化,他的眼神所指的方向,都被少女看得清晰无比,猜出了他的攻击方向和手法,她的身子突然一软,朝着左面一个矫健的鱼跃测前翻滚,实战的经验完全不亚于成为指挥者的少年,再加上常年在战场上游荡的身手,早就超过了少年一条街。

  当银色的锋利刀刃从正面袭来的时候,少女正好一个侧翻闪开了,锋芒从她的肩膀划过,嵌在了她身后两米远的水泥地板上,少女一个急转身反手抓住了他的另一只手臂,超乎寻常的力道使他连挣扎都极其困难,更别说就好像泰山一样压在自己的身上,虽然只是一只脚踩在了自己的背上,但是仍然感受到了很有“分量感”,而现在不得不以双膝跪下一只手着地的尴尬情况,而且还被看似瘦弱的少女以耻辱的体重压制着。

  “没人告诉过你,你那看似只是健美的身材,体重实质上比一头大象还重吗?”沉着的少年似乎没有被现状影响,而是用着让人发寒的语气吐槽着少女的体重,只是稍微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没有像普通女人一样反驳,反而是自嘲自讽地说道。

  “嗯,我想了想,还真有这么两个人吐槽过我的体重来着,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呢,我本来的身材就长这样,而且体重也是这么重我也改变不了什么的呀,也多亏了我这样,你这种小年轻才会对我掉以轻心对不对?啊,这么说来我好像是进城了之后才逐渐胖的,嘛~虽然体型完全没胖,而体重就DuangDuang地往上涨,诶~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啊,你说是不是啊?”

  就在少女一直说话的时候,少年一直沉默不语地牙齿咬得咯咯响,起初以为是被气得牙齿都开始打架了,可是稍微细心察觉就会发现,他的牙齿是有规律的上下咬合,跟像是在打一种摩斯密码,而少女在他刚刚开始打颤的时候就发现了,可是她为什么没有组织呢,可能只是单纯地懒得阻止罢了。

  “诶~我看你咬着那玩意好像不怎么好吃……,不对不对!,我怎么最近老是关注吃的方面啊,诶!我一开始好像想说这玩意嚼劲如何来着?啊啊啊啊啊!好烦啊,难怪她一直吐槽我的某些方面很厉害,原来是这样的啊!”少女神奇一样地吐着自己的槽,还时不时被自己的槽点吓到有节奏地排少年的背。

  此时的,少年内心是绝望的。

  “妈卖批,想不到这个女人身材还可以,脑子却被身体的脂肪填满了一样,要让她参加自言自语大赛的话,倒是可以和那个家伙一决高下啊……是吗……是那家伙吗……”这时,谜一样的安静使得现状变得很尴尬,少女屡次想挑起话题而不断自言自语,却没想到这个男人比他想象的固执。

  “诶~算了,一直保持这个姿势还是蛮羞耻的,不然被人以为我们在玩那个什么什么piay,就会风评被害了,但是嘛,简简单单放了你也是不可能的,所以……”

  “?”

  高楼的风一直保持着喧嚣的姿态,在漆黑的夜色里也是如此,在风中被摇摆的铁门的声音意外,还夹杂着不和谐的声音,“咔啦!”清脆的骨头错位、损坏的声音如此的醒目,部分的肌肉组织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已经受了重伤,而本该压着少年的少女早已走去捡起自己的狙击枪了。

  即使过了几秒钟之后,少年除了脸上的汗珠暴露了以外,少女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没有痛觉,只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像一条嗮太阳的海豹一样。

  “自从我来到这个城市以后啊,就一直遇见过各种各样的奇人异事,有的人用一些药物削弱了自己的痛觉,使得在战斗的时候显得很勇猛,有的人接受了市面上的纳米机械化,表面上,他们变得更加无坚不摧、宛如高坚果,实则只有部分强者得到了收益,那些个别体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在“争斗”时候,他们的器官正在黑市里道卖、倒卖,麻痹的身体之下只剩下了简单的机械维持生命,至死都不瞑目……”说着少女就踩在天台的边缘,时不时往下看了看,然而楼下的可疑人群早就不见人影了。

  “而一开始我说的那一些削弱了自己痛觉的人,最后都不是死于痛觉突然恢复正常,而恰恰就是死于痛觉太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情况出血过多之类的”

  这时,一个高大的背影出现在少女的四周,那些穿着动力装甲的人爬着大楼上来了,而那些不好运的人只能自己一步一步走楼梯上来。

  “那边的人听着,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不想死的话就扔掉武器乖乖投降!”尽管喇叭再怎么调高音量,人再怎么卖力的去喊,而少女依然当做没有听到一样,扭头对着地上的少年说道。

  “疼痛,虽然真的很过分,总是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理由而痛,但,这些不正是身体给我们的警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