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推荐BGM:Lifeline)

  她以极其夸张的扭转到头部关节的方式,看着独自努力站起来的少年,仿佛透过那块完全不透明的墨镜,少年不经意间揣测出了这位“沉稳”少女的想法,这个想法闪过少年脑子的那一刹那,他希望这只是他的一个胡思乱想而已,但很可惜,他这么想的下一秒,少女就很不配合的身子一压。

  少女在空间和位置之间的一瞬之间,消失了,动力装甲肩上早已准备好的高斯步枪,当电磁加速弹出一道子弹划出的美丽弧线时,意识还停留在金属子弹打碎脑壳,血液飞溅、眼珠爆出的危险幻想之中,打空了,闪着幻想之光的子弹飞到视线之外,停止了思考……呸!

  她在子弹之前一个飞扑飞到了少年身边,还没等少年反应过来就一手勒住了他的脖子,手上原本的巴雷特早已遗忘在地上,被旁边的银色动力装甲无情地踢得老远,手上取而代之的是抽出腿上,更加轻盈、快捷的手枪,冰冷的纯黑色金属枪口顶着跳动的脑门,“沉稳”少女的食指无线贴近在扳机上,象征着什么的豆大的汗珠从少年的侧脸上流到枪口上,而僵硬的眼神从未从少年脸上下来。

  这也不过是意料之外的意料之中的事情罢了,意料之中就不用解释了,意料之外就是没想到这位少女居然这么地灵活和“沉稳”。

  而到这时,那些可怜的保障者善后团的人终于跑上来了,虽然不是每个人都面红耳赤就是大口喘气,即使是身体素质再好,面对连气都不给喘的重重叠加几十层楼的高度,怕是吃不消啊,幸好这一切都归功于这座楼的电梯被某人事先弄废了,但是作为军人的素质还是有的,带头反向戴帽子的人向身后的人打了个眼色,队伍便有规律的呈两排扇形展开。

  少女很不和适宜地吹起了一段口哨音乐,说实话吹的有点蹩脚,全然没有把这么危险的情况放在眼里。

  “哇呜,不愧是号称最强的【擦屁股后勤团】,连抓人的排场都这么蓬勃大气、高端上档次,有灯光!(指了指开着探照灯的动力装甲)”

  “诶?”动力装甲上的人一辆蒙蔽((⊙﹏⊙))?

  “有成员!(又指了指动力装甲,然后指了指面前的后援团)我们为何不来上一个桌子,几把交椅,高高兴兴地吃上一顿呢?”少女天真的想法令在场的所有人一脸不解和迷惑,眼前的少女且不论实力究竟强劲到什么程度,其想法就好像从伊甸园出来的少女一样纯洁和单纯,正当所有人迷惑的时候,带头的人发出了憨厚的笑声。

  “哈哈哈哈,我来到这里这么久,什么奇葩的人或者人都不是的家伙都见过了,就算是你这样的人我也见得不少了,但是想你怎么强劲还这么单纯的人真是不多见了,我叫吴戈·范迪思,这位迷人的小妹……小姐姐怎么称呼?”脸上的笑容从满了阳光,么有任何一丝别的情感在里面,就是很单纯的想交个朋友一样的,很难想象这个人是经常被网上指责“冷酷杀手”的后勤团。

  “嗯?我想想啊,我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姓名,很抱歉啊,如果有缘,下次再见面时开个狂欢派再告诉你吧,机会多的是,只要你们想找到我的话,随时随地、花样繁多地找到的,对吧~”说着就歪了一下头卖了个很过分的萌,而早已知道结果的吴戈还是笑了笑,收起了手。

  “是啊,那么小姐姐,看你这次能不能全身而退了”说着吴戈把帽子别了过来,帽檐遮住了他的面孔,他缓缓地抬起了手……。

  “诶~本想还想问你们这样会不会扰民,看来是你们心里是有数的了”

  手落枪起,一颗银色的子弹在与少女纯黑的头盔“擦肩而过”,相当的迅速,本应这颗子弹会穿过两人的心脏,结束两个鲜活的生命,但反应来时才发现了两个人正在做着奇特的姿势。

  准确的来说这是一种舞蹈的一个暂停动作,但是一般来讲都是男方作为舞蹈的主动一方,不过这一次男方是超级被动的一方,用过用通俗易懂、而又不失内涵的话来说就是,就是攻和受嘛(微笑(* ̄︶ ̄)),甚至每一个动作都要极力配合这位女士,不认一个挣扎就在枪林弹雨之中被打成马蜂窝。

  基本上是在声音落下的那一刻,所有人的食指同时扣下了扳机,仿佛把眼前少年被挟持的事实忘得一干二净了,甚至抛到了九霄云外,少年隐约感觉有几颗子弹会穿过眉心,若不是少女即时一个扫堂腿扫到了自己,又在脸着地的时候即时拽住手臂拉了起来,不然就是GG。

  反观这位玩世不恭的少女,在不完全不被子弹打到的情况下还把完全不懂怎么跳舞的“舞伴”带动起来。

  而错综复杂的舞姿意外的抢眼,时而跳起了传统的舞蹈、时而跳起了激情的街舞,在一波饱和攻击过了之后,后勤团的人停下了手头过热的枪,看着这场花样繁多而又不失创新的双人舞,有的人欣慰的鼓起了掌,有的人吹起了响亮的口哨,有的人双手举起险些开始欢呼,场面一度充满了快活的氛围,若此时来上两瓶酒、一碗茴香豆,岂不美哉?

  碰!的一声,任何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子弹打在了动力装甲的后背上,穿过重重的护甲达到了核心的内部,四台动力装甲纷纷双双倒在天台的边缘,本来轻盈的装甲顿时变得沉重的废铁,把穿着的人困在里面动弹不得。

  “我的妈呀,居然还是病毒狙击弹!”装甲内的人正顶着压力,埋头对着后备动能面板进行疯狂地调整和操作,而子弹打中的地方早已渗出一大群微小的纳米机器,对着不同的地方大面积地破坏,无论装甲里的人技术再怎么厉害也无济于事,面板上依然是醒目而又讨厌的红色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