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乐所面对的不是什么好人,这是她发自内心的警告,他们的脸上的表情倒是没有笑匠的丰富,反倒透露出军人特有的可怕气场,把一乐压得喘不过气,虽然从表情看不出,但是表皮下的他们肯定是在笑,他们其中一个拿着枪指着一乐,另一个则盯着笑匠,虽然子弹可以躲开,但是体力用完是迟早的事。

  “我说啊,两位猛男,有没有兴趣来玩个游戏啊”笑匠倒还是一如既往的“情况外”。

  他们也是相当的“捧场”,直接一顿扫射来回应,与一乐想象中的话唠军人截然不同,块头也没有想象中的宛如泰山,估计刚开始见得时候只是错觉,但,这气场还是真的。

  “哼~”那个黑皮的倒是轻轻地回了一下,表情变得有点微妙,便只身去单挑笑匠。

  也算是帮一乐解决了一个麻烦了。

  一乐在子弹的同时,在等待“环保者”的充能,这枪一次只能用已一发,充能有半分钟(可根据部件的改装来调节属性),趁着对面装子弹之间缝,一乐向那个大块头的脚开了一枪,本以为,不会击中也会擦伤,意料之中,不会击中,意料之外,连擦伤都没有,他只是稍微挪了一下身子,就完全躲开了,且一眼都没有看一乐,地板倒是穿了不小的洞。

  “糟了,一上来就要对付这种人,怎么玩!”一乐心里有些慌张。

  趁着躲子弹的时候,看了看了笑匠那边。

  “什么?”

  黑皮的那个人,双膝下跪,在向笑匠低着头,看上去是晕过去了,枪也掉到了地上,只是没一会的功夫,就解决了这样的一个棘手的敌人,但是,笑匠也没有打算帮助一乐的意思,若是有,那大叔早就倒下了,大叔显然也不打算理会笑匠。

  “我先休息一会,你们慢慢玩啊”说着就找了一个安全的角落,坐,了下来。

  简直不要太悠闲,但是也不无道理,他们想要看看一乐身上究竟有多少秘密,这是一次最好的机会,对于他们来说,一乐总就也不过是一个外人,自身的安全还是很有必要的,所以,有必要把自己的斤两展现出来。

  “只能这样了”

  在躲子弹的同时,一乐的脚在不停地寻找发力点,现在的她,早已准备就绪,而她一直等待的机会来的,大叔的枪的子弹已经用完了,副手武器也只是一把小手枪,一乐借助脚部的发力,一口气达到了飞快的速度,这时本隔着一定距离的他们,距离在缩短,她在边跑的时候,手里的“环保者”早已充能完毕,大叔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查觉的开心,不知是什么使他如此开心。

  “只能放手一搏了”于是一乐两支枪都武装到了手上。

  他似乎也放弃了用枪,很潇洒的把枪丢得老远,向着一乐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就像是守门员等待着接球一般,一乐还是不停地往前冲,快来到他面前时,一乐向他的头开了一枪,他虽然躲开了,但是,他的过度自信让他眼前一疼,是一乐把微热的“环保者”丢到了他脸上,虽然招数下三流,但起码管用,过度自信使他暂时失去了视野,而一乐已经绕到了他的后面。

  “结束了”枪口对准了他的脖子。

  “不要太小看人”他猛地转身,狰狞的面部瞬间与一乐的视线对上了。

  一乐急忙的开了一枪,悦动的电光从枪口弹射而出,连空气都被颤动了,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去,但是那个大叔反应极快,电流如针一般的刺到大叔的左臂一侧,破坏着肌肉,导致他左臂暂时报废了,右臂则抓着一乐的手臂,用头给一乐来了一记(老)铁头功,撞破了一乐的头皮,并流了不少的血,倒地不起。

  “game over”举起了宛若猫咪般的一乐。

  他笑得像个孩子一样,连眼角都有了一点血丝,在铁头装撞下来的时候,一乐眼皮稍微沉了一下。

  “玩够了没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头,对他的脖子来了一下华山手刀,他连头都没转白眼就翻了。

  “似李?布倒丁大叔”那橙色的衣服挖掘了一乐最深沉的记忆。

  “蛤?布丁?”显然他很疑惑

  “喂!老鬼,那边怎么样”一旁的队长跑了过来,身上连一点灰尘都没有。

  “啊,还好,就是某人不大好,流了点血腥的液体,头的”说着就撩起一乐的头发,看了看伤口。

  “伤口很浅应该还没到出血的地步,看来只能说,你们年轻人气血旺盛”

  一乐在尽力自己站起来,大叔伸出了一只手。

  “快起来!不要磨磨唧唧的”语言的流利、表情的犀利,与之前的他相比简直另一个人。

  一乐也还不服输的搭了一把手,终于是站起来了,但是还没站多久她发现,双方都意外地停止了交火,这时,观景台为中心,周围响起了那个令人讨厌试音声,还是那熟悉的味道……呸!是声音。

  “嗨,我的战友们,辛苦了,看来该死的都死了,该没弹药的都没弹药了,嗯,嗯”不知何处、不知何时,这里开始充斥着他那毫无灵性的声音。

  “但是啊~~日复一日的无聊对射和搏斗,我们挑剔的混球嘉宾们都看腻了,你们说是不是啊!”他的声音又愈发高涨,仿佛要把嗓子喊破一样的卖力。

  “是!!!!!”战斗时不成注意到的声音,犹如排山倒海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

  “那么,热身运动结束了,开始真正的,game”

  随着声音的消散之际,清脆的响指声奏起之时,天空一下将就变得漆黑不堪,取而代之的,天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盘,不,是模拟了一个巨大的转盘。

  “什,,,什么!”这句话一乐在心里说道。

  血泊的死斗、生死狙击手、杨教授的爱、等,众多闻所未闻名字映入一乐的脑海了,不管是那个项目,一乐都不想抽到,但是,自己也无能无力。

  “由你们开始倒数吧,混球们!”转盘便开始了旋转。

  “三!!!”

  “二!!!”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