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星风湾时,真雄他们还没有打烊,于是我并没有像之前一样从偏门走进去,而是从正门走了进去。这时,星风湾还处于晚餐的营业状态,因为正好是饭点的末尾时间,厅堂里还有不少人在用餐,这其中佣兵、士兵的数量相对较少,更多的是一些外地观光客,而住在二楼的客人们则在自己的房间里用餐,二楼还有一个专门为住宿客人们准备的单独沙龙,供住宿的客人们平时读书或是用餐使用。

这段时间安利夏牧外来人流量非常大,佣兵、士兵、冒险士等职业的需求量也跟着变大了,一改平时一餐就能坐大半个小时的就餐风格,他们中大多数人现在都是带着外卖就直接走人,看来手头上都积攒着不少工作。

和忙得不亦乐乎的真琴打了一声招呼,我就径直走上二楼,在沙龙那里等了一会,真琴就匆匆将一份星风湾住客专用的晚餐送了上来,片刻不停,她又飞也似的冲了下去,红彤彤的脸上满是汗水,但这位星风湾的看板娘看上去却很快乐。

今晚的晚餐是白米饭配上蟹肉、豆腐、凉菜以及一小碟酢肴,真雄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出色,蟹肉处理得鲜嫩滑润,配上星风湾特有的酱料,那个味道实在是绝品,说实话这个饭餐居然是免费的,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这或许就是星风湾开张至今,能让许多客人再次光顾的理由了。

除了蟹肉之外,素菜也做极好,热腾腾的豆腐被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放在盅里,上面还放着一些葱花和香菜,白与青的颜色看上去就和很清爽,不管是色香还是味道都有着极高的水准,剩下的凉菜和酢肴也别有风味,让人食指大动的同时更加赞不绝口。

最好的证据就是这时仰天趴在桌子上的三匹小妖精,她们撑着胀鼓鼓的小肚子,齐齐露出一副满足的表情,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用手指戳一戳她们的脸颊。

三个小家伙这时都没有使用非在化,因为这几天是王都一年一度的丰收祭典,所以这时二楼的独立沙龙里只有我一人。

其他的住客们大都上街去观光了,相比头一天的拥堵,今天街上的情况就要好上许多,王都本地的居民们这时大多已经开始重新工作,街上的行人明显减少,这对于那些不喜欢吵闹或是来过一次的外来旅客来说反倒成了旅游的最好时间,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

“喂~~~吃得这么饱,你们这是不想吃夜宵了吗?”

“啧啧啧,主人,你不知道吗?女孩子的胃部点心和正餐是分开来放的!”

我当然知道了,而且自从跟你们签下契约后,这个道理我就更深刻地明白了。

当当当……

街头那头晚钟的声音透过玻璃窗传了过来,外面的天色也已经完全转黑,安利夏牧的一天又迎来了休息的时刻。

用指头点了点她们的额头,示意三人可以隐身跟我回房间了,结果以温蒂尼为首,三个小妖精一动也不动,这难道就是所谓的饭后幸福的懒散时间?

叹了一口气,一只手捏住领子将她们三个拎起,然后用另一只袖子挡在前面,就这么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三匹小妖精不但没有任何反抗,反而露出一副小动物放松心神的表情,那样子简直就像是在坐免费顺风车一样。

看来最近你们最近是过得真的很舒服,三餐保证兼带旅游观光,还有每晚的夜宵,我说你们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魔素的提供问题了?

摇着头,推开房门,眼前就出现了两座微微隆起的山丘。

嗯?

在我的床上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就在我愣神的瞬间,前方的两座山丘微微一个抖动,遮盖住它们的被子就有一半滑落掉在了地上。

砰!

还不等那两点粉色的什么映入眼帘,我就一把关上了房门。

啊嘞?奇怪,我难道走错门了?

向后退了一步,只见门派上确实写着“菊之间”三个字。

没错啊,我没走错房间啊。

可为什么我的床上会躺着一个半裸的美少女!?

难道我终于因为欲求不满而出现幻觉了?

关上门,我用手揉了揉眉心,试图让自己疲劳的神经放松下来。

接着我第三次打开门——

“唔嗯————我吃饱了~~~~”

那名介于女孩与女性之间的少女一个翻身,一道月光就挡住了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嗯!我也吃饱了!多谢款待!

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绝景,淡紫色的长发在雪白的乳房上流淌,纤细的腰部用被子半遮着,修长而富有弹性的大腿套着半解的黑色吊带丝袜,那个大胆的姿势说是毫无防备还不如是在诱惑我。

我什么时候叫的应召女郎?而且还是上门服务?!

不对不对!眼前的女孩子怎么看都只有十三、四岁,我可不是会猥亵未成年的变态大叔,作为一个思想健康的成年人,我怎么能盯着人家看呢!

啊嘞?但是,怎么感觉鼻子痒痒的?

“……主上你要看到什么时候?”

“诗萝?!”

语气森森的话语从我的脖子处吹来,不知何时诗萝居然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她脸色不豫地看着我,那眼神就跟妻子看着出轨的丈夫没什么两样,以至于我瞬间就有种要跪下认错的冲动。

话说你什么时候实体化的?为什么我没察觉?!

“哇哇哇哇哇!是个漂亮的小姐姐呢!”

“不得了、不得了啊,这就是老主人最喜欢的‘到府马杀鸡’吗?看不出主人你也很有一套嘛~”

“笨蛋主人笨蛋主人,你是什么时候叫的娼妇?这样可不好,这对温蒂尼的情操教育可是相当不好啊~”

“哎哎哎哎哎?果然,主人是要和这位小姐姐做那种事吗,心跳心跳(脸红)。”

“主上——你莫非真的——”

“我才没会这么做呢!话说你们不要这么大声啊!把人家吵醒了怎么办?”

我可不想被王都警备团以猥亵罪给抓起来!

不对!按照情况在我被逮捕之前,就可能已经声名狼藉在王都混不下去了!

——没想到源先生你是这样的人……好伤心,安妮我好伤心啊……

——源柳皇你这个禽兽!

——呵呵呵,我说过吧,再有下次就戳瞎你的眼睛哦,源先生?

瞬间,安妮、咲还有美惠三人截然不同的反应就出现在了脑子里。

哇啊~不管是哪一个都好恐怖!

因为谢尔芬她们开始闹腾,房间里顿时一片流光飞泄,而就在这时——

“唔嗯嗯嗯?发生了什么?好吵啊……”

那名半裸少女终于皱着眉头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