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步轻移,柯丽思来到我的身前,今天的死神小姐并没有穿着公会接待人员的女仆装,而是身着一身便衣。

带着帽兜的开衫毛衣紧贴胸部,披肩的紫色外衣宽松地套在身上,腰间则是亚麻长裙,黑色的马尾辫没有扎起,而是披散在肩上,那一身文学少女的气质瞬间就让我产生了她焕发出知性光芒的错觉,因为她现在的打扮实在是太合身了,以至于让我觉得平时美少女力就已经很高的她,这时更增加了20%的战斗力!

柯丽思带上黑色的长手套,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刚刚和美惠换班准备回家。

“怎么了?一副失了神的样子?”

像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柯丽思有些奇怪向我问道,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金色的光流。

“啊……不,没什么,只是觉得柯丽思你这样的打扮很漂亮,平时都不怎么有机会看到。”

话一出口,我就下意识觉得不妙,惨了,怎么忘了眼前的这个少女是个开不得玩笑的家伙,上次在大厅里和她说笑就已经惹得她不快了。

但回头一想,反正柯丽思这家伙会读心术,我这点心思也瞒不过她啊,于是我也就缓下心神,打算之后再补救。

可没料到就是我这无心的一语,居然让平时冰山不融的死神小姐脸红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向后退了一步。

“咕……!不、不要以为夸我一句,就可以提升好感度了,柳皇先生你这种技量对我是没用的!”

“哎?!”             

难道是因为没想到我是真心这么想的,所以你害羞了?话说你还真读了我的心思啊!

“才没有害羞!”

因为读取了我的心思,她大声的反驳道。

但同时也等于是承认了我的猜想,带着微弱金色流光的眼眸一个扎眼间又归于平淡。

在她身后的美惠被这么一喊也吓了一跳,她放下刚要端起的咖啡向我们看来。

那视线在我们之间逡巡了一会,最后这位成熟的大姐姐突然笑着说:“这可是真是少见,我们白菊亭一向沉着冷静的柯丽思小姐居然害羞了,难道这是恋爱的预兆?”

“才不是!”

柯丽思急忙大声地否定,但美惠却点着她的嘴唇说笑道:“柯丽思,像这样的气急败坏可是会适得其反哦?难道你真的对源先生一见钟情?”

“美、美惠姐!”

柯丽思这时已经急得满头大汗了,她向左右看了看,然后居然就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样子就像是要把错误都怪在我身上一样。

为此,我只好笑着耸了耸肩。

“明白了、明白了,全是我的不好行了吧?”

“嘴巴上这么说,其实、其实是为了……唔唔唔~!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她微微红着脸用手指指着我,金色的流光在眼眸中荡漾,那是读心发动的迹象。

你其实是想说我是为了替你解围才这么说的吧?

呀嘞呀嘞,读心也是个麻烦的能力呢。

“总之!像柳皇先生你样油嘴滑舌的男士,我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柯丽思。”

“什么事,美惠姐?”

“像你这样的态度,就叫做傲娇哦?”

“才没有!”

她竖起指头,转过头向我警告道:“而且我这一身衣着也很普通啦,你上次也是这么称赞美惠姐的吧。”

她虽然这么说着,但脸颊上却又有一丝不是很明显的红晕。

这时美惠歪着脖子,在想了想后突然就有些好奇地问道:“是这样吗?奇怪,可在我的印象中,源先生并没有夸奖过我的衣着啊?”

“啊……!”

明显那是因为读了我的思考才知道的内容,这一下,柯丽思不由愣住了,看来她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会读心这件事。

于是,我笑着打岔道:“你是说上次美惠的那一身便服吗?啊呀,不愧是精明通透、善解人意的柯丽思小姐,居然能从我热情的视线中读取那些赞美的含义,在下源柳皇佩服佩服。”

结果,处于“傲娇”状态的柯丽思又瞪了我一眼。

“谁精明通透、善解人意了?!大笨蛋!”

她哼了一声,跟着低下头小声说道:“真是恶心死了……”

“嗯——”

看着并肩站在自己面前的我们,美惠难得地露出了恶作剧的神情。

她用手指点了点下巴,然后居然这么说道:“你们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喂!美惠姐姐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难道就不怕柯丽思暴走吗?!

有些胆战心惊地将视线一移,只见冰山一般的死神小姐却没有像平时那样爆发出黑色的火焰,而是用一种“看你干的好事”的眼神看着我。

哈?!你这意思是怪我喽?

尽管这时我和柯丽思都有些尴尬,但难得起了恶作剧心思的美惠姐姐却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我们。她拿眼光打量着我们,端起桌上的那被咖啡喝了一口,然后故意这么说道——

“不过这样可不好,这一下你就和琥杏成为竞争对手了,毕竟小琥杏也很喜欢源先生呢。”

而恰巧这时,琥杏竟然就真的从资料室那边探出了脑袋。

“美惠姐,你叫我?”

“才没有叫你!”

“啊!是柳皇!”

柯丽思连忙大声否定,但琥杏这时却已经看见了我,她双眼一亮,就这么一个飞扑向我冲了过来。

“等——!”

还来不及喝阻,全天元气满点的兽耳娘已经一把抱住了我,没错,就像是摔跤运动员那样一个抱腰猛扑,琥杏就这样用脑袋撞在了我的胃上。

强烈的冲击力撞得我几乎要失去平衡,要不是我这逆天的真气护体,我估计我就得当场把一天的食物都给吐出来!

低下头一看,只见这个罪魁祸首正用脸颊蹭着我,在我的怀里使劲地闹腾,看她一副高兴的模样,仿佛就有一股太阳的气息在全身扩散,右手不知不觉就开始抚摸起了她的脑袋。

感觉养了只宠物犬,又像是多了个爱撒娇的妹妹。

“嘿嘿嘿~~”

因为脑袋被抚摸得很舒服,她露出整个人都被融化的表情还一边说道:“呀~~~被治愈了,真是被治愈了,感觉这几天的疲劳都被驱散了~”

真能说呢,琥杏,明明被治愈的一方是我啊。

经过这么一闹,柯丽思也没了心情继续和我们纠缠,她看着抱着我的琥杏一副头痛的模样,用手拍了拍额头,之后她这么就向我们道了一声别,向着公会大门走去,瞧她肩上背着的那个黑色单肩手提包,看来柯丽思这时应该会先去附近的书店然后才去吃晚饭,因为那个手提包是她常用的藏书用道具。

我趁着她还没走出大门,赶紧叫住她,当然是在被琥杏抱着的状态下。

“柯丽思,这个可丽饼给你,这个时间点你还没吃晚饭吧?”

将那个蓝莓味的可丽饼递了过去,我知道那是她爱吃的味道。

接过可丽饼,柯丽思又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轻声嘀咕了一声不知是什么的话语,最后一甩黑色的长发走了出去,但这一次她没有使用读心。

“柳皇……”

“不要说我偏心哦,也有你和美惠的份。”

都不用想,我就知道这时还趴在我背上的琥杏要说什么。

“琥杏的是柑橘味,美惠姐的是香草味,嗯嗯~柳皇有好好记住我们的喜好呢~ ♪”

“那还真是多谢你的夸奖了。”

“啊————!这语气你完全就在敷衍琥杏吧!”

“不敢不敢,我怎么敢敷衍一向明察秋毫的琥杏大人呢?”

摸抚摸抚。

“呼嘿嘿~~~被柳皇摸抚摸抚过后,感觉整个人都放松起来了呢~”

是是是,被你这么一打闹,我也真心觉得今天一天的坑爹事都不怎么重要了。

抬起头就看到了美惠那不经意间露出的微笑,我和她同时相视而笑。

在补充了完了能量后,琥杏又钻进了资料室,看来最近公会的工作真的很忙,否则换在平时她这时一定会赖在我身边不走。

那两名在一边用餐的白锡冒险士这时也背着行囊出发了,冒险士的委托并不只有白天的任务,有时也会有夜晚的工作,像是宅邸的护卫啊、恶灵的退散之类的活,并不在少数,而且一些特殊材料和药草的采集也有在晚上才能做到的。

走到任务公示板前,只见那上面的委托数量依旧没有明显的减少,虽然不少委托已经被处理掉了,但还是不断有新的委托贴上来,这几天狄斯缇、劳伦斯他们不说,就连老铁这家伙我也就是昨晚才见到了一面,大家如今都忙得很,小田和春乃似乎也接了任务出城去了,我昨天在集市上似乎有隐隐约约见到他们。

冒险士们忙得焦头烂额,而美惠她们这些工作人员也不得清闲,如今公会的工作是三人中的两人轮流上阵,平时休息的时间都减少了一半。

我这边接下来的任务目前总共有三件,其一是咲的武器测试、其二是吕贝克大叔的药草采集、其三则是王都警备团委托的夜间巡逻。

咲那边的委托其实只是玩票性质,根本就没花多少时间。

但因为是限定条件的委托,所以在我接下任务后单子就被美惠她们给取了下来,不像悬壶堂那边的委托,只要血炎环还有需求就会一直贴在那里。

关于第三个夜间巡逻的委托,倒是原本不在我的计划当中。

我在柜台前向美惠汇报了一下当前的情况,我本来打算把几个任务一起解决,然后才来汇报的,但既然来了,也就顺带把这件事给做了吧。不同冒险士间有着不同的行事风格,有每完成一项任务就来公会汇报的人,也有像我这样几项完成后才来汇报的懒货。

咲给出的报酬真的是很优厚,居然整整有35枚金币,比任务上写的报酬还多出了5枚,看来这其中也有我临时指点科尔泰的工资。

相形之下,吕贝克大叔给的酬劳就寒酸多了,但我也不介意,毕竟就算只有几枚铜币这趟任务我也会私下去接。

冒险士赚取的酬劳,一般会由委托人向公会交纳,但也有付出一些手续费后,在任务完成时自己交给冒险士的,就像那些护送商队之类视过程中危险程度情高低而定酬劳的任务。

在从美惠手上接过酬劳的时候,我注意到桌子上的那张清单上罗列着一大堆的高级魔兽核,看数量竟然有三十头那么多,其中竟然还有不少是B级魔兽。

“美惠,最近公会有很多危险魔兽的讨伐任务吗?”

“嗯?啊……源先生你说这个呀,这是碧洛迪丝带回来的‘土特产’。”

美惠点着那张单子,一边揉着眉心一边露出稍稍疲劳的神色,看得出要处理这些魔兽核,相当耗费精力。

“碧洛迪丝?是那位【帝锋】吗?”

“嗯,白菊亭仅有的四位紫银冒险士之一,【帝锋】碧洛迪丝,说起来她也和源先生你一样都住在星风湾呢。”

“是啊,她的房间就在我的隔壁,但是我没记错的话,她应该出差在外才对,难道这位小姐今天回来了吗?”

“嗯,碧洛迪丝这次外派的任务是讨伐魔兽,最近王国各地的魔兽不知为何都很躁动,虽然比不上魔王降临那时候的情况,但是相比过往还是很异常,各地的支部都寄来了支援要求,而一些只有无人公会的村庄更是状况紧急,所以我们这边就出动了【钢山铁岳】和【帝锋】两人作为临时的游击冒险士在各地巡回。”

游击冒险士啊……

那是不隶属于特定地方公会,在各地巡回的冒险士的代称,一般只有高级冒险士才有这个资格得到公会的认证成为游击冒险士,作为证明游击冒险士有着特殊的认证徽章,在我和勇者离开圣都时就曾从圣都公会的老爹那里得到过那个徽章。

不同于一般冒险士证书上的衔桂狮鹫纹章,游击冒险士的徽章是枪剑相交的十字架形,右上角则刻有着象征夏之女神的启明之星,虽说不是所有的高级冒险士都愿意背井离乡去当一个漂泊的旅人,但成为游击冒险士,在冒险界可以说是名誉的象征。

但这个称号却让我有着不好的回忆,因为在美惠说出这个名词的瞬间,我的脑海里就出现了某个拿着偃月轮的娇蛮大小姐。

——米莉艾尔,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你差不多也该放弃了吧?

——吵死了!吵死了!只要我还没有认为我输了,这场战斗就不会结束!

——唉……你这样只不过是在无用功罢了,至少等提升实力后再来向我挑战啊。

——可恶!为什么像你这样的家伙可以突破第四武境?!明明是我比较努力!

——别说得我这武境好像是捡来的一样好吧,你知道在这一年间我历经了多少生死场吗?

——可是我也有刻苦修炼啊!可恶可恶可恶!像你这样的家伙、像你这样的家伙!

——是是是,像我这样的人只是运气好,凑巧走大运才练到了第五武境总行了吧?

——……凑巧,哼!那你的意思是从早到晚都努力修行的我还比不上一时走运的你了?!

——喂!这样说也不行、那样说也不行,米莉艾尔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怎么样要你管啊!啊啊啊!气死我了!王琉缘你给我记住了!直到打败你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哈?等一下!米莉艾尔!你别一边放狠话逃跑一边哭啊!要是让人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该怎么办?!

一想到那个任性又好斗的贵族大小姐,我整个脑仁都痛了起来,要说让我最不想见的人,排第一的自然是勇者,接下来是贝莉雅,第三名的就是米莉艾尔了。

呃,也不对,如果再加上七大罪中的某个傲慢小姐以及精灵国度那位天生和我八字不合的精灵小姐,米莉艾尔应该排在第五位,毕竟她在我拒绝来往的名单中还处于可以打发的类型,论棘手程度远远不能跟前面四个相比。

“唔?对了,说起钢山铁岳,美惠,好像他昨天就已经回王都了。”

“咦?源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已经见过他了?”

能不知道吗?我估计再过两天,那个家伙被老图那德卿揍了一顿的传闻就会飞得全王都都知道,到时候他那一身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装扮就真的算是出名了,当然是被人当作笑料意义上的出名。

掐头去尾,简单地将事情向美惠说明了一遍。

结果,作为白菊亭看板娘之首的美惠大姐姐只是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叹息表情,看来那位昵称叫麦克,大名是麦柯希的大帅哥不仅是段位就连性格在公会里也是众人皆知。摊上这么一个“残念男”美惠她们这些工作人员也真是够辛苦了。

“源先生,后天晚上还要去参加警备团组织的夜间巡逻吗?”

“嗯,是第三警备团的委托。”

“那可不要累坏身体了,虽然任务很重要,但在这种时期倒下了,麻烦的可是我们公会工作人员。”

“美惠姐姐你这么说是不是太无情了?小弟我好伤心啊……”

“呵呵,所谓能者多劳,而且源先生你的实力远不止白锡级别吧?我可不认为这些中等程度的委托会造成你的困扰。”

“但是,精神上的鼓励也是必要的吧?”

“知道了知道了,那么——哎咻——”

出其不意,美惠说着说着就身体一个前倾,她垫起脚隔着柜台双手搭在我的肩上。

就在我还疑惑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只见眼前的这位红发大姐姐已经一个仰头在我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哈?哎多……发生了什么?

视线的前方是相当近距离的巨大双峰,香甜的女性味道侵入鼻腔,脑子霎那一片空白,接着心湖中谢尔芬、沙拉曼还有温蒂尼的黄色尖叫就爆发了出来。

我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从腰间的长剑上传来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意。

“美美美美美惠姐姐!”

你刚才做了什么?!

“呵呵,怎么了?不是说需要精神上的鼓励吗?怎么样?多少精神了一些了吗?”

“但但但是!”

“嗯……源先生……你难道还是处男?”

“呱啊——!”

不知是高兴,还是失落,又或者是耻辱,总之这时我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冷静一点,主人,不就是被亲了一下吗,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沙拉曼说的没错,童·贞·主·人~☆】

【哇啊啊啊,好、好大胆呀,这位大姐姐好大胆啊,难道人类的大姐姐们都是这么开放的吗?】

【被亲了、被亲了、被亲了、被亲了、主上被亲了……】

沙拉曼和谢尔芬津津有味的看着热闹、温蒂尼则红着脸手忙脚乱,至于诗萝……

因为剑灵小姐今天心情很沉闷,所以把自己关在剑中自闭去了。

从冒险公会离开时,我的脑子还有些晕乎乎的,像这种亲昵的举动,我过去有被谁这么做过吗?

……

……         

靠!完全没有!完·全·没·有啊!

在我二十一年的人生中完全没有这样的经历啊!

我这算不算是第一次的初吻?

不对!初吻那是嘴对嘴,我这就是额头上被亲了一口,算个屁啊!

我要冷静下来!我可是大陆史上最年轻的剑圣,这点小事岂能乱了我的心神?

嗯,没错,冷静下来,好了,想想今天回去后午饭吃什么?

什么?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老子当宵夜吃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