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之前在前一章也说过,但我在这里再次重申一遍,本人、我、这个大陆上最年轻的剑圣·王琉缘并不是什么草食系的男子!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性癖!

像是猥亵萝莉或是未成年少女这等丧尽天良却又具有背德快感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你们可以怀疑我这是欲盖弥彰、口是心非,但是我作为一个健全的成年人是有底线的!

况且我喜欢的是巨乳御姐啊!

教师Play什么的才是我的最爱!强O什么的根本就是在我的射程范围外好吧?射程外!

啊……不好,说漏嘴了。

Cut cut!重新来过!导演,请把上面两句给删掉。

咳!总之,我是不会对眼前这名美少女出手的。

而且人家这时已经醒了过来,她有很好的理由在这时大声尖叫,然后给我两三个耳光,近而让我有一个体面的社会死,反正我是理亏词穷,完全没有反击的手段。

咦?难道说这是我前所未有的最大危机?

 

眼前在床上坐起身来的少女一脸睡眼惺忪,她好像还没有搞清楚眼前的情况,长而皎洁的睫毛下还挂着一丝因为被吵醒而带来的泪水,她是一名相当美丽的少女,虽然身材还处于发育阶段,但却有着独特的青涩魅力,那纤细而玲珑的姿态正是处于娇小与成熟之间的代名词。

不知名的半裸少女A,嗯,我姑且就先这么称呼她吧,她盘着双腿将双手放在两腿之间,然后渐渐清晰的双眸逐渐聚焦在我的身上。

“你、你好……”

“……谁?”

她向我提问道。

“路过的年轻绅士?”

啊嘞,我为什么要用疑问句?

话说这里是我的房间吧?!

我心虚地向她打着招呼,但少女A只是可爱的歪了歪头,她低下头看了看一丝不挂的身体,然后又再次看向我。

“……”

“……”

我们无声的对视了一会,然后她毫不顾忌地交叠起双掌伸起懒腰来,月光下,那胸部、那细腰、那翘臀一览无余。

喂!少女A小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豪放?!

对于我投来的惊愕视线,处于半裸状态的少女A根本满不在乎。

“嗯,看来我这是遇上了淫贼……”

“哈哈,淫贼?在哪里?要是有这样的人,真想痛扁他一顿呢。”

“是啊,社会的垃圾是没有人权的。”

“哈哈……”

“呵呵……”

“……”

“……”

再度的沉默中,她活动了一下肩膀,然后抬起那变得如鹰隼般锋利的眼神说道:“死吧。”

唰!

还不及准备,那个迅捷的身影已经在一个转折后杀至了我的背后。

好快!是加速法!

这位小姐是名斗气系统的高手!

夹带斗气的手刀无声无息地向我的脖子斩来,看来虽然她嘴巴上说要我死,但实际上只是想打晕我。

不过,我哪有这么好对付的,别说我根本就不是淫贼,就算我真的做了回登徒子,也没有束手就擒的道理!

……

……

不对,说错了!哪有做淫贼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话说我那根本就是假设而已,我是清白的好吧!

对了!这时候就应该是诗萝和谢尔芬她们登场的时候了,有她们作证的话,我的嫌疑就可以洗清了!

“诗……”

啊嘞?她们人呢?!

一个转头,身边哪里还有我那四名契约精灵的踪影。

难道她们刚才趁乱已经躲进了水晶和长剑?!

喂——————!

你们这还算是和我一心同体的契约者吗?!

“哈啊!”

脸上还不及扯出一个荒谬的表情,一声清喝就在耳边响起,之前被一个侧身躲过攻击的少女A又再次杀了上来。

她身上一丝不挂,各个危险的部位让人一览无余,月光下朦胧的光线就像是一层透明的薄纱披在了她的身上,那身姿实在是太过诱惑。

太、太卑鄙了!太狡猾了!

你这叫我怎么反击啊?

一个低头躲过迎面而来的扫腿,我都不敢抬头看她,生怕眼前出现了什么少女的秘密花园。

但少女A却不会管这些,一连串的连击流利攻来,逼得我只有连连后退,狼狈不堪。

喂!你就没有一点羞耻心吗?!

因为是星风湾的房间,我又不能直接把这里给轰出一个窟窿来逃走,这时候就有心把诗萝她们给叫出来抵挡一阵,可是——

【被亲了、被亲了、被亲了、被亲了、半裸的女人、半裸的女人、半裸的女人、半裸的女人……】

【大姐头你不要这么样好吗?感觉很恐怖呀……】

完蛋了!平日可靠的剑灵小姐今晚完全就派不上用场啊!

穷途末路之际,我只好闭上眼睛迎击,以剑气感应来判断对方的位置,但这样一来,如今就只有第四武境的我立刻落入了下风。

是哪个混蛋说高手用心眼来作战的时候,战斗力就会上升30个百分点的?

为什么我完全就感觉不出来啊?!

不过数个呼吸,我就已经连续挡下好几次攻击,无声无息的攻防在小小的房间里展开,我胆战心惊地招架着对方的攻势,一边心里还担心着这边动静太大会把楼下的真琴他们和二楼的房客们给吸引过来,不过还好,现在正是星风湾忙碌的时候,一楼那边人声鼎沸,而二楼房间里客人们也大多不在,要不到时我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眼前的少女A动作敏捷,行招之间流畅异常,她虽然没有杀意,但那个实力确实是只有历经战场的剑士才能拥有的身手。

万幸的是她还不是第四武境的大宗师,无法做到斗气的隐藏,否则我这时候就真的已经扑街了。

单掌击出,将少女A连人带招一击震退,然后只听唰的一声,前方响起足踏地板的声音,那应该是她在一个空中后翻后落地的声音。

“唔嗯嗯嗯——”

不知为何她发出了有些闹别扭的声音。

那可爱的声音像极了一只因为抓不住猎物的小猫而生气的声音。

接着前方传来不规则的纷乱脚步声,看来少女A小姐是想用左右移动的方式来混淆我的听觉,点子是不错,可惜我依靠的并非是听觉,而是剑气感应。

身体静立不动,但剑气却准确地捕捉到了她移动的轨迹。

咦?奇怪,她怎么没有攻过来?反而向床边冲去?

咣当。

从少女那里传来了什么巨大金属被拿起来的声音,然后——

这个感觉,难道!

“喝呀!”

还没等心中的那个不详的念头升起,我的预测已经成真。

一道剑风压顶而来,冰冷的寒芒瞬间就让肌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纳尼?这小妞居然拿剑劈我?!而且这个感觉她拿的还是斩马刀一类的重型剑刃!

急忙一个闪身向后躲去,在离开剑刃攻击的范围的同时,并没有听到地板被砸烂的声音,那个厚重的剑锋发出一个破风的响声后,锋利的剑刃一个急转猛然划出一道V字型的轨迹,整个剑刃竟然轻灵地向我追击而来。

看来对方也不想破坏星风湾的房间,但这样一来,我房间里的行礼和装饰就被剑风给吹得乱七八糟了。

这一点我不用睁眼看都可以知道,因为从对方的技巧与斗气就可以判断出她是一名斗气大成的超级高手。

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星风湾的房间太小了,我在这个空间里完全就没有闪躲的余地,而少女A小姐的那把重型武器则占了极大的地利,就尺寸来说,那把斩马刀还是其他什么的武器却正好能施展开来。

仓促间躲过一击横劈,接踵而来的就是再次正面压下的斩击,但那个攻击与其说是斩击,其实更像是拿着重剑用剑背直接砸了下来。

小姐,虽然很高兴你并没有砍人的打算,但你用这样一把重剑把人给砸晕过去,真的没有问题吗?

重伤残废之类的,事后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不妙啊,再这样下去,我就真的坚持不住了。不是指身体上的负担,而是从心理上来说,一想到眼前有一个半裸的少女在那里舞动身体,心里就一阵心烦意乱,当然我这绝不是青春期少年特有的思春表现,毕竟你看我这都已经有二十一了,是个出色的成年人了。

脚步连连后退,就在我靠近走廊的同时,脑子里突然一个灵光闪现。

对了!只要证明这里是我的房间就行了啊!

一掌格挡开剑背,顺势退出房间,就在踏出门口的瞬间,伸出右手一把抓出门口的门牌。

“等一下!你看这个!这是这个房间的门牌,这里是菊之间,是我的房间!”

我拿下门牌对准少女A的位置大声说道,这时候我也顾不上闭着眼睛了,手持门牌的样子就像是个微服出访的巡抚大人。

“呼哎?”

因为这个变故来得太过突然,少女A一下子就愣住了,在她看清“菊之间”三个字的同时,整个身体也停了下来,那把等身高的巨剑因为收势不及一下子就撞上了门梁。

咚的一声,因为失去了平衡,少女A就这么仰天倒了下去,更夸张的是因为落势太快,那把巨剑也顺势压在了她的身上。

“呼喵~~~”

剑背撞上额头的同时,她双眼呈现螺旋纹,就这么晕了过去。

我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战斗就突然结束了。

碧绿的流光一闪,爱恶作剧的风之妖精出现了,她飘到少女A的脑袋上方。

“笨蛋主人,她晕过了哎~”

“谢尔芬,不用你说我也看见了。”

“你真的不打算强O她?”

“强你个头啦!还不赶快把她弄醒?!”

“真的是非常对不起!”

少女A就这么摆出了一个土下座的姿势,跪在了我的床上,她这时已经穿上了衣服,那是一套方便活动的剑士装,但是造型却很时尚,看上去像是哥特萝莉的风格,衣服的边缘上甚至还有轻飘飘的丝带。

那把足有她大半人高的双刃剑这时也回到了剑鞘里被竖放在屋子的角落边。

“没事的,小姐你就抬起头来吧,反正我也没受伤,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一边摇着手,一边笑着说道。

没有造成伤害就好,老实说像你这样因为误会而发生的冲突我早就习以为常了,事到如今也不会产生什么特别生气的想法。

谁料我的话刚说完,少女就一个激灵,她抬起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到了我的跟前,按着床被她双眼发光的说道:“小姐?!你叫我小姐?”

“是、是的,怎么了?我的称呼有什么问题吗?”

“嗯嗯!不是的!”

她使劲的摇了摇头,兴奋地说道:“你能再这样叫我一遍吗!”

“小、小姐?”

“哇啊~~~~!好高兴啊!居然会有人在和我打架后还称呼我小姐的!”

看着她那一脸万万岁的表情,我不经冷汗直流,这小妞看着很漂亮,莫非内在其实也是个极其天然呆的笨蛋角色?

不好,我身边的小笨蛋角色早已经超出饱和了,现在可没有再接受一个麻烦美少女的余力。

为此,我表情一正,将话题重新导回正途。

“那啥,我说,我们现在是不是不应该在意称呼的问题?”

“啊呀!这可真是太失礼了!”

她一个蹦跳,又再次后退到床的中心土下座了下去。

我这时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正对着跪在床上的她,她悄悄地抬起眼神好奇的看着我,全然没有了刚才交手时的凌厉。

一接触到那个充满好奇心和好意的眼神,我就一阵头疼,我心中的麻烦警报器正在嗡嗡作响,眼前之人肯定是麻烦,尽管她是个美少女。

揉了揉眉心,我试图让她抬起头来。

“那个,总之,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的名字是源琉缘,姓是源,名字是柳皇,是这个星风湾菊之间的住客,前不久刚刚来到王都,是一名白锡冒险士。”

“哎哎哎——?!你是冒险士吗?!还是刚来白菊亭不久的新人?!”

“嗯,是的,怎么了?”

“惨了!我居然对重要的后辈出手了!”

“哈?你说什么?”

“那个……其实我也是冒险士……”

“哦?然后呢?”

尚不知姓名的少女A畏畏缩缩地坐正身体,她眼神飘忽地说道:“我的名字是碧洛迪丝,跟你一样也是一名冒险士,代号是【帝锋】,就位阶上来说应该是紫银……简单来说就是你的前辈!”

碧洛迪丝?这名字我很有印象啊……

……

嗯?这不就是我们公会的紫银冒险士吗?而且还是我的邻居!

“哇——!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走错房间,还差点揍了你一顿!”

看着我恍然大悟且有些目瞪口呆的模样,少女A或者说我们公会的王牌冒险士【帝锋】碧洛迪丝又手足无措了起来。

“失职,太失职了!我真是愧对支部长的教诲!哇啊啊!事到如今,就请你揍我一顿吧!”

说着说着她竟然真的一把扑了过来,她抓起我的手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那样子别说让我打她了,就是责怪的想法也没有了。

别说打女孩子根本就有违我的信条,就是我没有这个信条,面对眼前可爱的姑娘也下不了手啊。

我连忙把她推开。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去打一个女孩?”

“呜呜呜~源柳皇你真是个好人啊!”

“而且我还看到了你的裸体,就当是两两扯平了吧。”

虽然只是瞥了一小眼。

“那既然是这样,你就多看两眼当作是补偿吧!”

说完,她就顺势要去脱刚刚才穿上的衣服。

噗!这丫头的行动力太可怕了!怎么说什么就做什么?!简直就是一个野生儿嘛!

“你不要引诱我犯罪啊!”

“嗯???唔唔唔???”

噼里啪啦一阵骚动,好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眼前这位帝锋前辈给劝住,误会终于冰释,我也不用担心因为不名誉的罪名而被投进王都监狱,但怎么感觉到身心俱疲呢?

“那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又寒暄了一阵,少女挥着手兴高采烈地向我作别,结果等门被关上了一阵子后,她又再度匆匆忙忙地冲了进来。

“不好!我忘了【奥斯罗】了!”

拿上那把被她遗忘在了角落里的大剑,碧洛迪丝不好意思地向我鞠了鞠躬。

“嘿嘿~”

她露出难为情的表情,带着那有点灿烂的笑容,踏踏踏,她又跑了出去。

呀嘞呀嘞,真是如同疾风一般的少女。

目送着她离去,我不经一拍额头整个人就这么瘫倒在了椅子上,这种疲劳的感觉就像是在面对弥蕾尤和琥杏的混合体一样。

稍稍整理了一下还算整齐的房间,我本能地就想把无名长剑给放在桌上,但这时——

【裸体少女裸体少女裸体少女、不洁不洁不洁不洁不洁……】

就像是被诅咒了的魔剑,剑身中传来了一阵语音不清的低吟。

诗萝你这是要自闭到病娇的前兆啊……

但这时我又不能把你叫出来开导一番,因为我怕你一个心情不好就直接暴起揍人,即使不是用物理的手段,光是你那个可以匹敌西尔维娅的暴力语言,我就承受不起啊。

于是我很明智地后退了两步,今晚就让你一个人冷静冷静吧。

没问题的,我相信你一定能自己振作起来的,因为你可是既善良又成熟的高等精灵啊。

嗯,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我怂!

……

绝对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