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库娘的灵魂拷问】对谈神主ZUN:只要自由地去创作就好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二爷、银の翼、羽毛   发布时间:2020-02-11 18:06



Q:您能和我们说一下刚刚发售的东方Project第十七作《东方鬼形兽》与以往作品相比,有什么不同或者特点吗?

ZUN:大致还是没什么变化的。作品的舞台从天空变成了地狱,因此色调偏黑,看上去更富攻击性。


Q:东方系列到《东方鬼形兽》已经推出了许多作品,前后是什么支持了您二十余年来的创作?

ZUN:因为创作使我快乐。不创作就不舒服。这是我的毕生事业。


Q:您来中国总是到北京上海,以后有没有兴趣去其他中国城市参加活动呢?

ZUN:中国到处都有活动,有机会我自然想去。


Q:您多次来中国出席活动,不过这次您带来了全系列的作品,感觉和以往(在日本举办活动)有什么不同吗?

ZUN:是的,有许多不同。我感受到了大家强烈的热情。看见下面聚起这么多人,我很惊讶。另外,这里的公安挺严格的。昨天我就总是被数落。


Q:东方系列拥有许多各不相同的角色,您最中意哪个角色,或者说在设计的时候觉得哪个角色做起来最困难?

ZUN:角色的数量确实挺多的。要说中意的话,那还是灵梦。然后在设计的时候最费神的,应该就是这次新作当中登场的角色。我投入了许多精力。


Q:您如何看待东方系列繁荣的同人文化?

ZUN:在日本,东方的同人文化在十多年前曾经繁荣过一段时间,感觉现在中国乃至亚洲的东方同人氛围比当时的日本还要热烈。我很惊讶。


Q:东方系列作品带有日本民俗文化特色,您是如何收集灵感的?

ZUN:读书,以及在旅行中的见闻。日常的生活就是我学习如何创作的过程。


Q:在中国,东方系列有许多高质量的二次创作作品。您看过中国粉丝制作的二次创作作品吗?您对中国的二次创作者有什么想说的吗?

ZUN:看过不少。有一些来CM的中国社团还会送我他们的作品。我觉得他们的游戏水准很高,希望大家能尽情创作。


Q:您觉得独立游戏和同人游戏有什么区别吗?

ZUN:一开始独立游戏和同人游戏看上去没什么区别,但后来我感觉还是有区别的。但是今天跑来这里参加活动,感觉确实还是没什么区别。今天我过来,感觉自己的身份就是独立游戏创作者。


Q:去年您在北京大学接受了采访,那时您收到了茅台作为礼物,您觉得口味怎么样?

ZUN:收到的时候我很吃惊。不过以前我也有收到过,也喝过茅台,都是用正统的喝法,装在小玻璃杯一口气干完。口味很丰富,很好喝。


Q:东方系列有许多符卡,这些符卡您都是怎样设计的?

ZUN:这就各有不同了。有的符卡是切合角色性格制作的,有些是照顾到游戏性而制作的,也有一些是偶然抓住了灵感制作出来的。


Q:除了符卡弹幕之外,游戏当中还有普通弹幕,那样的弹幕您是怎样设计的呢?

ZUN:普通的弹幕有时是用来吓唬玩家,有时是为了增加难度,逼玩家按B。普通弹幕疯狂,符卡弹幕细致。


Q:您自己也是硬核弹幕游戏玩家,您自己能通关自己游戏的LunZUNtic难度吗?

ZUN:以前可以的,现在就不行了。年纪大了,玩不来了。


Q:现在东方系列的世界观已经变得庞大,最近年轻的一代开始接触东方系列,您对他们如何入手了解这个系列有什么建议吗?

ZUN:不管怎么去解释怎么去表现,我能做的事情还是有限的。不了解系列的人,只要稍稍了解一部分,觉得有意思就行了。就算不完全把握整个世界观也没关系。


Q:二十多年来,东方系列的曲风有变化吗?

ZUN:我没有主动改变过,不过时间这么长,或许确实也在不知不觉中演变着吧。我都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制作的音乐。


Q:您怎样看待新老粉丝之间的争吵?

ZUN:我觉得吵一吵也不是坏事。在日本,老粉丝和新粉丝之间也经常吵架。但是如果我支持老粉丝,就会让新粉丝离开;如果我出面请大家听听新粉丝的意见,又会让老粉丝觉得烦。只有热衷于作品的粉丝才会吵架,我是这样认为的。


Q:东方二次创作游戏需要在东方原本的特质与游戏性之间取得妥协,在这方面您有什么建议吗?

ZUN:这个取决于制作者的想法。如果重视游戏性,那就侧重游戏性。不过作为东方的二次创作,太过偏离原本的东方世界也不大好。不过不管怎样,我觉得只要自由地去创作就好了。


Q:在中国,东方系列一直很受欢迎,您有什么话想对中国的粉丝说吗?

ZUN:感谢大家从无数的作品当中选择了东方。大家也没必要太过沉浸于东方世界,喜欢的时候玩一玩就行了。我会继续创作,希望大家以后继续支持。


QQ图片20190903184601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