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评论】开局一只猴,如何制霸美少女战国?评《织田信奈的野望》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甚谁   发布时间:2019-11-22 17:22


本文作者: 甚谁

参与评审: 歧路先知 、 浅月与猫 、 熊腾浩


《织田信奈的野望》(《織田信奈の野望》,下称《信奈》)是由春日御影所著,みやま零当担插画的著名架空历史轻小说系列。原本连载于GA文库,在11卷之后变更出版社为富士见fantasia文库,并更名为《织田信奈的野望 全国版》。小说主要讲述热爱战国历史题材游戏的平凡高中生相良良晴穿越到战国日本,却发现这个世界的战国武将居然全是美少女。在机缘巧合之下,顶替了历史中“木下藤吉郎”即丰臣秀吉的身份,与名为“织田信奈”美少女主公一起进行天下布武的故事。


《信奈》目前已经完结。但全系列的销量统计情报目前尚不可知,通过对于GA文库时代前9卷的销量统计(2012年,前9卷销量突破100万)可以合理猜测全系列累计销量应在200万到400万之间(包括GA文库出版的本篇前10卷、外传1卷;富士见fantasia文库出版的本篇全国版1~22卷、短篇3卷、外传5卷、fanbook 1卷)。

总的来说,在轻小说销量排行中也颇为可观。作为一部“架空历史”题材的轻小说,能够获得如此销量确实是非常不容易。在销量高于名作之壁《IS》(220万)的轻小说中,除了《信奈》之外,唯一可以和日本历史扯上关系的恐怕只有川上稔的《境界线上的地平线》系列。

这部小说到底是如何成为日本轻小说界的一个特例,在通俗文学 · 历史小说分类极为发达的日本出版界开辟属于自己的粉丝群,如何把历史主题和轻小说的表现方式结合在一起。这便是这篇文章的关注点所在。


1. 当架空历史遇上boy meets girl

在2009年这个时间点,日本轻小说业界可谓是风起云涌,传统的奇幻题材与日常题材的轻小说的竞争都是相当白热化。作为后起之秀的GA文库为了能够在角川系统治的业界中分得一杯羹,开发一些相对更加新颖的轻小说题材是弯道超车的关键所在。《信奈》基本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语境中被推起来的作品。

如果说在出版业极为发达的日本,轻小说是从SF小说、推理小说中学来了科幻元素和推理元素,那么能不能在日本同样非常发达的历史小说,尤其是战国历史小说上汲取创作素材呢?从现在往回看,“从历史小说中汲取创作素材”正是《信奈》的创作思路。

历史小说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对于各个历史人物的脸谱式的刻画——历史考据当然要强调一个某一个人物的复杂性和全面性,而历史小说则恰恰相反,它往往从一个人物最关键的一个面相上切入,并展开他/她的故事。这一点成为了“把历史小说轻小说化”最关键的一点。而轻小说另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是要有萌妹,于是《信奈》就开始了大家非常熟悉的操作:娘化历史人物。历史人物的娘化在09年还谈不上是一个烂大街的设定,而像《信奈》这样把几乎所有出场人物全部都娘化的操作,我们很难说里面没有《恋姬无双》这种前辈作品的影响。


但是《信奈》又有自己的思路,对于轻小说读者来说,萌妹显然是最为关键的。当有了历史人物作为素材库,那么“如何创作各种各样的角色”这件事被解决了,但是“如何让这些角色吸引人”和“如何把这些角色安排在一个有趣的故事中”则变成了娘化题材作者亟待解决的问题。相信许多读者也会有所体会,在许多娘化 · 拟人化作品里,作者往往只是把一个角色随便安上一个历史人物的名字,然后把那一人物的各种故事和设定强行套在身上,并且没办法想到一个能够自圆其说的故事结构将所有这些“皮套人物”连接起来。导致这样的作品根本谈不上是一个“故事”。

春日御影在《信奈》里想到的解决方法是“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虽然与原本的历史非常相似,但是在具体的地方有所不同。这样的设定其实是为了他能够用现代人的思维去演绎历史故事,让整个故事自圆其说做好了铺垫。虽然我们都知道《信奈》是一个娘化历史文,但是春日御影在文中一直在给读者传达一个概念:《信奈》不是娘化了历史人物,而是在另外一个大家原本就是女性的世界里。这个世界里的人物也与原来的那些历史人物只是同名,但是思考做事的方式都有所不同。

因为有这样一重思考在,所以春日御影写“秀吉是一个为了美少女而出生入死最后被箭射死的好色大叔”、“信奈(信长)是一个憧憬着南蛮(西洋)文化,有点傲娇的金发美少女”、“信奈和光秀的本能寺之变,其实是为了争夺男人的修罗场”等等故事时,让不懂历史典故的读者能够完全当做异世界冒险故事来理解,并且会心一笑。这样的“架空世界”的无罪宣言,其实在知名历史宅川上稔的作品里我们也能够见到,就是“袭名者”的设定——信奈不是织田信长,而是对于第三者来说在已知信长命运的基础上,背负了信长命运的人。

在这样一种结构的设计上“如何把这些角色安排在一个有趣的故事中”这个问题就很好的被解决了:《信奈》讲述的正是主人公相良良晴从“魔王信长”的命运中拯救少女织田信奈的故事,通过扭转命运的悲剧,最终到达光辉而幸福的未来。


而另一个问题“如何让这些角色吸引人”春日御影处理的也非常好,在整部《信奈》中出场人物数百个,其中关键人物也有几十个。而这些人物从主人公信奈这样的金发傲娇大小姐属性,到大额头后辈光秀,霸气狂虎武田信玄,神性萝莉上衫兼信,邪气眼之王伊达政宗,魔法少女大友宗麟以及相良萝莉军团的设计基本上都会让人眼前一亮。尤其是毛利家、武田家、上杉家、大友家等个人回都堪称本小说神回,对于这些美少女的个人故事的演绎春日御影几乎发挥的不能更好了,他在轻松搞笑和严肃战斗的转换上非常擅长,对于感情的渲染也往往十分到位,这样的技术是这本书能够写成一部可以说是最出名的架空历史题材轻小说的关键所在。

*附上衫兼信个人回神级对白,大友宗麟回同样也有神级对白,春日御影的基本功基本上无需多言:

良晴轻轻碰触笔直举著长枪、仍在发抖的白皙小手。

 「抓到你了,谦信。来地上吧,你可以不用再害怕了。」

 「这样的温柔太不负责了。你是织田信奈的心上人吧?」

 「这样是很不负责任没错,不过我只能拯救人命,没办法连灵魂都一并救到。能够拯救灵魂的人,就只有当事人自己。」

 「我没办法得到你。就算在战场上无敌不败,以义将之名成为流芳后世的传说,但还是无法获得你的人。你想要折磨我吗?」

 「是啊,我就是要折磨你。你应该坠入凡间,以人类身分受尽折磨。我绝对不允许你『用死来逃避』。因为我也觉得很痛苦,所以我们就扯平啦。」


2. 来自异世界的我与充满伤痛的你

用Boy meets girl,高中生相良良晴扭转织田信奈的魔王命运这一主线穿起这个战国娘化故事可以说是春日御影“神乎其技”的创造。能有这个天才般的创想当然不是仅仅是因为作者敢想敢做——他自己在最终卷的后记中坦言,曾经梦想写过战国时代版本的《零之使魔》。显然,《信奈》“主人公被召唤到战国时代”这个剧情结构,《零之使魔》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可以说在看完整部作品之后,《信奈》确实是在《零之使魔》的架构上进行自己的延伸和扩展:好色男和傲娇女的组合,不断误解而又在战斗中成长互相理解的两人,主人公的究极自爆殿后撤退战,以及两作都拥有的“世界or恋情”的神秘要素。

这样一个模式给《信奈》带来的是一个不用再多去思考的完善的剧情结构,作者只需要把时间花在考察历史资料,创造新的萌系历史娘化人物填进个人回剧情,再研究自己如何把日常写萌,战斗写帅就OK。更重要的是,《零之使魔》的剧情结构上限非常高,它提供了一个把剧情往深处写的可能。

春日御影自己在最终卷后记中谈到了十年前(2009)的轻小说界的格局:学院日常占大多数,无论是现代日本的学院还是异世界的学院,非此类作品企划几乎无法通过编辑的同意。而异界穿越题材作品如果主角是被“召唤”到异世界的话,总会面临是否要回归到原本世界的问题。现在的web异界转生用“死后转生”这一点切断了前世和此世的联系,但是这种切断其实不过是为提供一个悠闲或者放纵的无忧无虑的异世界幻想提供了便利,这同样也是当前web快销创作的特点之一。

但是作为00年代末尾的轻小说,学习了《零之使魔》的《信奈》显然不仅只是想做一个售卖战国萌娘的厕纸小说,于是主人公良晴一方面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回到父母的怀抱。一方面又不能回去,要留在这个世界拯救信奈这两者之间的张力成为了本作品的一大看点之一(毋庸置疑,这一点来自于《零之使魔》)。良晴是一个不断在成长的主人公,从最开始的弱不禁风,猴儿性十足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战国武将,他的好强,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人、连敌人也要拯救的温柔和自己内心的软弱都让这部作品的剧情增色十足。而他的成长,正是通过自己背负这两项愿望之间的冲突和纠葛而体现出来的。


而另一方面,沿袭《零之使魔》的《信奈》在对于“伤痛女主角”的把握上简直出神入化。BMG式故事最终还是靠女主角决胜负——女主角是不是让人心动,让人心痛,让人可怜,她的一举一动都牵挂着主人公(读者)的心呢?个人认为,《信奈》几乎完美做到了这一点。这部作品中的几个核心女主:织田信奈,明智光秀,武田信玄,上衫兼信,相良义阳,大友宗麟各自背负着自己痛苦的命运。信奈和光秀纠缠在一起走向破灭的人生,双面人武田,背负着神之名的上杉,“命运的姐姐”相良义阳,以及弑弟之人大友宗麟。

表面上信奈是第一女主,事实上这些次女主成为了对于信奈的补充,从各个方面都在彰显着作品的主题:拯救那些被宿命束缚的少女。邂逅,拯救,最终互相成全。女主角借助主人公走出过去,建立起不可磨灭的羁绊的两人最终携手走向未来。取材于厚重,血腥而又惨痛的历史故事的女主人公的“伤痛”都无比的浓厚,而有着现代人思维的良晴总是又能够直接切入这种伤痛之中,许诺自己一定会治愈这种伤痛,请与我一同走下去。在BMG故事的内核的理解和实践上,《信奈》同样是做到了极限。


3. “天下布武 ” 是成为女主角的必经之路

在前面两节谈了《信奈》这部作品如何取材于历史,又如何近乎完美地演绎轻小说的王道boy meets girl的。最后再来谈谈,除了这些之外,《信奈》还有什么?

《信奈》的作者春日御影是一个非常偏好在各种文化·历史里寻找创作素材的人。春日御影后来的多部作品,也是都是或多或少与各种文化·历史有关系的缝合作。譬如讲阴阳师的《狐姬的仆人》,讲百年战争的《尤利西斯 贞德与炼金骑士》。最近春日御影又开始把目光放在了中国历史上,正在连载中的两部作品为《真·三国志妹》和《項羽さんと劉邦くん 〜少年は阿房宮を目指す〜》。前者是少年穿越到平行世界的三国,变身刘备带着美少女妹妹张飞关羽等人实现蜀汉中兴的故事。后者是社畜穿越到平行世界的汉朝成为刘邦,和美少女项羽一起逐鹿天下的故事。

可惜的是,后来的这些所有作品都无法超越《信奈》。不留情的说,与《信奈》相比,春日御影的的这些新作可以说是垃圾。《信奈》确实就是春日御影的全部了:架空世界,取材于历史的主线故事,平凡而又普通的男主角、娘化的历史人物,以及总是和世界的命运、历史的洪流纠缠在一起的boy meets girl的感情主线。春日御影的创作在《信奈》结束之后变得浅层化了,虽然创作的基本思路还在,但是总是更多偏向于表面的“萌”。而较少去挖掘女主角的内心。


前文都在讲,作者如何把历史故事当做素材库,通过扎实的基本功写出沉重而又复杂的女主角,又如何让主人公拯救她们的。但是这件事是如何变得重要的呢?我想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如果“萌”只停留在表层,而不涉及到女主角的痛苦、努力、放弃和绝望的话,从来就无法称得上是真正的“萌”。女主角也就无法成为真正的“女主角”。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只有在燃烧充分的时候,真情实感才会显露出来。缺乏“转”的作品中的女主角不过是纸片人,她到底背负着什么,又在希望着什么?她为什么对主人公好,又时不时与主人公关系冷淡,在她的心目中主人公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这些体现“萌”或者说女主角力的东西,最终只有在剧情的“转”之中才能发现。并不是因为女主角们太过可爱了,所以和她们一起“天下布武”。而恰恰是在“天下布武”的过程中发现了女主角们的可爱之处。正是在一个庞大而关键的目的中,女主角的魅力最终体现出来了,不是女主角自带了怎样的剧情,而是主线剧情的发展完成了“女主角”。在《信奈》中,尤其如此。

春日御影现在的创作的问题其实和现在诸多轻小说新作的问题一样,作者往往有一些很好很棒的点子,但是缺乏一个优秀的主线剧情让整个故事连接起来,最终沦为点子的堆积。这样的作品,也许一卷两卷角色还有些生动有趣,可是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不过是不断重复角色最开始的给出设定,而没有任何发展,最终只会让读者觉得枯燥无味。在女主角创作上,这样的问题更加严重。傲娇、毒舌、幼女等等属性是我们现在经常见到的,《信奈》里面也非常多,但是如果只是给出具有这些属性的角色,并且说她们因为各自的原因都喜欢男主人公,这样确实也还不错,但是无法成为一部好作品。

只有像《信奈》这样,让女主角们都紧密地围绕在一个共同的主线周围,并且为此而燃烧自己,让主人公和女主角们都为了“天下布武”而痛苦地挣扎,这恐怕才是成就让读者感动、愉悦而又流泪的女主角的必经之路。不敢写、不能写感情线和故事主线互相纠缠的作品的作者,最终只会被读者所讨厌吧。

织田信奈


QQ图片20190903184601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