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是个小说家?”

“以此维生而已,没什么成就,虽然写了几部作品,但并不叫座。就和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一个道理,我在这行排不上状元,撑死算个举人。”

“说话倒是挺有趣,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了一眼周遭,仅有一张桌子以及两张椅子,四周漆黑的环境难见五指,房间内仅有的光源是桌子上的一盏台灯,那光芒微弱到我与对方相对而坐都看不清对方的脸,仅能照亮桌子上的一片空间,那里有一双白净的手,正拿着笔纸在做着记录。

如果不是我仍记得自己被货车碾过的画面,恐怕我会误以为自己犯了什么过错正在被警察审讯。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您叫醒我的嘛。”失去了中途记忆的我,一醒来睁开双眼便是那微弱的光芒正在直射我的眼睛,和警察审讯犯人时一模一样。

“你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他的声音听着很年轻,但有些阴沉,像是没有朝气的阴沉青年。

“很抱歉,我醒来就在这里了。我不是手机,没有自带GPS功能,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在哪?”我有点无奈地说道。

“这不是有牌子写着嘛。”他用手指点了点桌子,示意我看一下他面前的牌子。

我看了一眼,提示道:“你放反了。”

他也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是如此。可能感觉有些不堪,场面一度非常安静,但我看不到他的脸,所以也只能跟着他沉默。

他将牌子反了过来,放在了灯光所照的范围内,以便我能够看得清楚。

我定睛看了一眼那块牌子,惊愕了一下,感觉有点难以置信。

牌子上写着“地狱”两个字,并非地域或者抵御,也不是用英语写着的“hell”(地狱),而是用清清楚楚地用中文在那张纸上写着“地狱”两个字。

我有些茫然,甚至是悲愤,半天没说话憋出一句话:

“你这字还挺好看,亲自手写的?”

我凝视了那两个字许久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果。

他发出了听上去有些错愕的“emm”声,问道:“这个是我自己写的……这很重要吗?”

“当然了,我编辑老嫌弃我写字难看,让我没事练练,毕竟她的工作内容多了一项鉴别草书还挺辛苦的。明明我还挺自豪的,我妈妈还说我写字的风格很让人怀念……”

“姑且不说你的编辑,你的母亲真奇怪……不对,这不是重点,你注重一下内容好吗?”

我环视了一圈四周的环境,无论怎么看这个地方都不像是传统印象上地狱该有的模样,就是随处可见的写字楼里的小房间,没有任何特色、没有任何特点的小房间,面前的人却告诉我这里是地狱?

“形式的东西不要太过注重,你只要知道你已经死亡这个事实,以及你此时处于地狱这个地方就好了。”

“那我现在知道了,既然这里是地狱,那就证明我已经死了对吧?接下来你是不是要给我安排转生呢?话说我很好奇,你是阎罗王吗?还是黑白无常?哦,我知道了,一定是牛头马面吧?不然不会遮光不给我看真面目。”

“很遗憾,我是恶魔,不是你说的那一些角色。”他有些不耐烦地转了几下笔,我很识趣地停下了嘴巴,场面一下便安静了下来。

“我真的已经死了啊。”许久后我这样问道。

“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吗?”

“当然了,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

他冷笑地哼了我一声,细声说了一句:“我差点就信了你的鬼话。”

我有些不理解,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别太在意。”他随意地在本子上翻了几页,询问道:“你叫什么?”

“西瓜。”

“……真名?”

“哦,我以为你说笔名。”我挠了挠头。“因为工作时与人会面总需要报笔名,后来便习惯了,我叫杨帆。”

“什么怪习惯……好吧,我刚刚查了一下你的履历,你的阳寿并未用尽啊。”他很随意地翻了几下,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在查询。

“你不是恶魔吗?为什么会有阳寿这种这么东方的设定。”

“你们活人懂个锤子死人后的世界,到了这里你就得按我们的规矩,你没用尽阳寿就没办法转生。所以我姑且给点特权,你选个地方,把阳寿用完了再回来报道。”

“这算什么意思?是让我复活的意思吗?”

“哪有那么好?你想得太美了吧。”他托着腮说道:“你已经死了,就算让你复活你也做不了什么。”

“那我怎么才算是用尽阳寿?”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继续翻着桌子上的本子,低吟道:“你有没有什么遗憾?没有达成的,或者说现在很想去做的。”

“……回去写下一作。”我没有过多的犹豫就即答出了自己的答案,“上一作并不怎么满意,就因为想要把更多的心血投注到下一作当中,结果在取材的路上死掉了。”

“驳回,鬼知道你要花多少时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这些作家鸽子最厉害了。”

你又知道我们作者都是鸽子了???

“你就没其他想做的?”他有些惊讶,加大了分贝问道:“每一个人站在我的面前,总是哭诉还有大把事情想要做,大把人还没见,你却想不到该做什么?”

“并不是没有想做的啊,只是我已经死了啊,已经在地狱当中的我哪里想得到要做什么啊。”

他沉思了半会。“正常人是不会下地狱的,唯有犯了极大错误的人,才会堕入地狱受苦受难。”

我愣了愣,苦思冥想了一阵,问道:“我偷喝了卡斯克那瓶红酒的事情被发现了?”

场面再度安静,然后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我们还是想想,你去哪里度过最后的日子会比较好。”

“可我真不知道有什么想去的做的啊。”我顺着话题往下接,顺便也想要掩盖偷喝了挚友红酒的事实。

“26岁,单亲家庭,母亲早就去世,独生子,真是可怜啊……”他很是可惜地说道,可能这意味着我在现世中没有任何人需要去交代后事,这让他很苦恼吧。

“真是抱歉。”我下意识地道歉。他也没回应我的歉意,很是干脆地问了一句:“要不要随便跳转就算了?”

“随便……?”

他把本子合上,挠头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听上去很是不耐烦了。“反正你也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了,干脆不管时间不管地点胡乱走一趟吧,你玩够了就回来转世。”

“还有这种操作?”虽然他说得非常正确,但我却听出了不耐烦的语气。

“死者,杨帆,由于本人无法决定场所,因此决定使用随机跳送,这个是本人所决定的操作,与恶魔业务员105216号的工作无关……”他火速地在本子撕下一页纸,一边念读一边在上边快速书写。

“我还没说答应呢!”我察觉到了一丝不妥,难不成这家伙是在赶我走?

“已经由不得你答应了,因为我不会让你阻碍我下班时间的。”他站了起来,越过桌子抓住了我的手,狠狠地在那张纸上盖了一下手印。我并没有压过印泥这种东西,手指上也是干干净净,但松开手指的时候,上面确确实实是有一个淡蓝色的印记,这让我很是惊讶。

“急着下班?地狱还有这种设定?如果可以我真想投诉你。”我带着恼意,不满地说道。

“地狱可没有这设定,但作者有,我也很想继续帮你,可这part的篇幅不够了,所以我该下班了。如果要投诉我,请记住我的工号,105216。”

他的脸终于不再难以望见,但并没有印象中恶魔那般可怕的脸,而是一张有些苍白、平庸的脸,是人类的脸,就这样立在我的面前,正咧着嘴对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