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设想过许多种死法。

我尝试过爬上楼顶,或者在河边漫步,思索着‘跳’这个动作怎样才符合常理,更是会对着商店货架上的煤炉、绳索之类的物品发呆,还一度让店员产生了误解。虽然我的行为非常古怪,但并非证明我是一个会轻生的人。我从来没有想过亲身体验去死或者自杀这样的事情……好吧,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所想的对象并不是我,而是许多假想的人物。

我是一个小说家,更准确地来说,我是一个依靠卖弄故事撰写小说来维持生计的人。

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为了笔下的人物我常常干这样的事。毕竟是要维持生计的,为了对得起所有阅读我故事的人,力求真实是必须的。

虽说作品的风格并非是悬疑恐怖会死不少人的那一类,不过为了增加剧情的紧张感将一两个角色推入万劫不复之地是常有的事。

如果让我的读者知道这种事,他们估计会结团杀进我的家中。

反正在我的脑海里有许许多多的死亡方法:饿死、病死、老死、害死、毒死、淹死、烧死、冻死、电死、窒息死、虐杀死、流血死、斩杀死、遇难死、休克死……感觉再说下去读者要把刀片寄过来了,所以姑且还是不谈论这个话题。

你问我为什么我此时会讨论这个话题?大概因为我脑子里暗藏了太多这些字眼,才会导致我此时遭了报应吧。

一辆货车笔直地向我驶来,坐在公园桌椅上正用电脑输入文字的我眼睁睁地望着它横冲直撞,越过绿化带,最后降临到我的面前。

我曾设想过数百种死法,在我看来,所谓的死亡不过只是在“世界”这个故事当中退场的行为而已,和诞生这个词汇有着同样的意思,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降生于这个世界的第一次呼吸,以及死前的最后一次呼吸本质上是同样的行为,并没有格外值得怜惜的价值。

可当死亡真正降临在你的头上的时候,你会不知所措,你会发觉原来自己所想的一切只是空想,所有准备离开这个世界的想法,在感觉不到疼痛的那一霎那让你感到恐慌,你会忘记掉所有的准备,拼了命地去祈祷一切,就像渴望仍然想要留在舞台上的配角一样。

那真的是一种本能的渴求。那种叫做求生欲望的本能。

当它在你身体内被点燃的时候,你就会在那一瞬间无比渴望地想要活下去。

即使在那之前,你无数次期待过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