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那你,可以抬起头来聆听吗】

  刘弘毅的这句话像是被遗弃的小狗一般,可怜巴巴地仰望着我,在祈求着我。

  我抬起头,习惯性地再一次拉了一下自己的兜帽。

  刘弘毅的脸色比之前好了太多,起码嘴唇有点颜色了,不像刚才在门口一样,白得像僵尸一样吓人。

  “靳言你,在班上给人的感觉是阴冷,沉闷的。每次你一走到教室的时候,我总感觉身边会刮起不知名的阴风,然后背后起一阵的鸡皮疙瘩。”

  “这就是你每次进来教室的时候给人的感觉。”

  “对了,你还记得我们那时候刚进班级,你的自我介绍吗?”

  “…..记得。”     

  “那时候你真的好酷啊…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但是只把兜帽套在头上,也不套好袖子。”

  “当时你就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声音不大不小,不过给我的感觉就是很酷。”

  “虽然也有人在背后说你装模作样,说你穿着那件黑色兜帽外套很傻X之类的话,可我就是觉得,你活出了你自己。”

  我活出了我自己吗。

  “你没有顾忌别人的目光,特立独行的,像一个特别有范的大佬一样。那个时候,你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你的认知,有些浅薄。”

  “啊?”      

  被我反驳后,刘弘毅提高嗓门地说着,不过声音还是十分嘶哑。

  “我只是在逃避自己而已,把自己逃避在这件外套之下。其实我很在意外人的目光,所以不要随意揣测我做这些事情的想法。”

  “你刚才所说的,仅仅是你的主观思想而已。”

  “我是一个懦弱的人,我不是你心中的什么大佬,或许来说我正是那些人口中所说的傻X。不过我也不会改,假使我真的为了那些人口中不负责任的话语就改变我自己的话,那我才是真正的傻X,相对于过去的我,还有…..”

  我的话匣子像是被打开了一样,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差点就要说出叶警官的事情了。

  及时闭嘴的我,刘弘毅的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好意思,我激动了。”

  “不,不是。我很乐意继续听你说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靳言你说那么多话呢。”

  刘弘毅看起来有些兴奋的样子。

  “是吗…因为想到自己的一些事情了,就….”

  “对了,我和你道歉,关于上次在班级里吼你的那次。”

  “那个不用道歉啦,我也知道我太没有礼貌了。”

  刘弘毅露出开朗地笑容,原本面色苍白的他渐渐恢复了血色。

  随后,他拿起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看起来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并且,我后来发现,自己放肆地自言自语,还不如等到一个安静的时机等到靳言你主动和我说话…就像刚才那样子。”

  看着刘弘毅这个样子,我十分讶异。我瞬间低下头来,摇了摇自己的头。

  刚才,刘弘毅他又冷不防地闯入我的心中。

  心中突然涌现出一种酸楚,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在这种和别人平和说话的时刻,心中却那么的难受。

  好像内心揪成一团,难以解开,可是自己却越着急解开。

  这种心急如焚又难以招架的心情….真的太痛苦了。

  我好累,为什么在上次和刘弘毅第一次说话后,我最近的心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明明一开始就说好,心中只能停留着叶警官了。

  心率又一次加快,自己的鼻子仿佛没有空气进出了的感觉。

  双腿仿佛没有了知觉,大脑瞬间放空,不自觉地开始大口呼吸。

  我捂住口鼻,再一次陷入了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