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照顾…生病的我?不,这个就不用了吧,你的谢意我领了。”

  原本看起来随和的刘弘毅,突然和我客套了起来。

  “你父母不在家吧。”     

  “对….他们在外地不在家。”     刘弘毅想了片刻回答到。

  “让我进去吧,仙鹤报恩的故事听过吗。”

  “听是听过….不过….”   

  我没等刘弘毅说完,便拉开门蹲下身子从他的腋下走进家中。

  一走进玄关便是长走廊,一眼望去拐角便是客厅。

  “哎,这个….”     刘弘毅虚弱的声音传来。

  因为我过度紧张的关系,不想让刘弘毅看出来太多,所以只好装得强势一点。

  “扑通…..”    

  身体扑倒于地上的声音也传入了我的耳中,我回过头看去。

  刘弘毅身上的灰白色外套滑落在左边,整个人趴倒在地看起来像是昏倒了一样。

  我快步走去,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他扶了起来…..

  ···

  装好用电饭煲熬好的粥,放在托盘下,摘下莫名有些大的烘焙手套,拿起托盘走出厨房。

  推开半开半不关的房间门,发现刘弘毅侧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我打开房间灯,他像是被发现盗窃的盗贼一般动作迅速的收起自己的‘脏品’。

  “….看起来你的精气神很好嘛。”      我也不想多说什么。

  “….啊…..你进门都没有声音的。”    反而是刘弘毅来吐槽我。

  我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刘弘毅直起身子,他接过我递给他的碗。

  “多谢啊,还特地给我煮饭。”

  “仙鹤报恩所要做的度就是仙鹤自己来标准的,所以不用道谢。”

  “靳言你还真是冷淡啊,你有过温暖的时期吗。”

  刘弘毅拿起调羹吹了吹,接着喂进嘴里。

  “本以为只是好吃,没想到好吃得可以用神乎其技来形容了。”

  来的是一通让我不明所以的夸赞。

  “有温暖的时候,只不过目前没有人可以值得我给温暖的而已。”

  “你现在不正是在给我温暖吗?”     刘弘毅神情有些嚣张的说道。

  “都说是报恩,如果不给恩人温暖的话,那还谈什么报恩。”

  “你还真是固执啊。”    

  “…..”      我没有接话,低着头听着他一口一口将粥放进嘴里的声音。

  不一会儿,他就把空空如也的碗放在了床头柜的托盘上。

  “好久没有吃到别人煮的热乎饭了。”     他满足的说道。

  “…..”      我没有接话,拉了拉自己的兜帽。

  “我的父母啊…他们经常不在家,我的伙食都是自己解决的。什么快餐店啊、外卖啊,都吃了一个遍。最近我还在挑战吃各种肯德基、芝佳基的汉堡。”

  “对了,芝佳基的米汉堡蛮不错的,起码吃得下去。”

  “…….”      

  房间内陷入了沉默,我缄口不言并不是说不想和他说话,而是自己已经不想再和他扯上什么关系了。

  自说自话的替我顶罪,虽然我在心里很感激他。

  不过….心中却感觉,他是在冷不丁地闯进我的世界当中。

  不吱声,不言语,什么都不说,犹如攻破城门的攻城车一样。‘轰’地直击心房。

  我讨厌这样,不想再一次为这种不确定因素所挂念、所烦恼。

  我心中,只要停留着叶警官的记忆就好了。

  其余的,我也不再需要。

  “靳言….你可以不用勉强在这里陪着我的,我会等消化了一点后就睡觉的。”

  “我没有勉强陪着你啊,我也在认真倾听你刚才说的话。”

  “那你,可以抬起头来聆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