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我趴在床上,整个人蜷缩在一起。疯狂呼吸的我,口鼻总算有空气流通的感觉。

  但是这个时候,一双有力的手抓住我的肩膀,把我的身子摆正扶到了床头。

  刘弘毅掀开被子,从被子散开的热气奔涌出来。他拿开我捂住嘴巴的右手,二话不说伸出自己的手捂住。

  他整个人靠在我的身上,下巴抵在肩窝,一呼一吸打在脖颈上,混杂着热气,蔓延至全身。刘弘毅身体的温度接连不断地传递在我的身上。

  自己的身体好像没了存在一样,心跳也偏离自己的身体之外,明明刚刚感觉到一丝的呼吸的我,又重新回到了若有若无的状态。

  刘弘毅右手用力地捂住我的嘴巴和鼻子,原本不冷不热的我额头沁出了汗珠。

  口鼻的空气开始缓缓流动,心跳重新回到体内,双腿轻微抽动,大脑逐渐恢复意识。

  我开始正常的呼吸了。

  察觉到我呼吸变正常后,刘弘毅收回右手,整个人朝一旁躺倒。

  “累死我了…没想到第三次还是这么累。”

  “第三次….咳咳….”     

  我不解地看向刘弘毅,他点点头。

  “对啊,第三次。上次体育课,我背你去医务室的时候,也帮你弄了一次。你自己身体都没有知觉了,掰开你的手是很容易的事情。”

  “那你说的第一次是…..”

  “啊?第一次就是半年前,你在考试的时候突然摔倒,接着我把你背去医务室。看你拼命捂着口鼻但好像又没有用力的样子,我想了想就照做了,没想到瞎猫撞上死耗子了。”

  第一次…..那次给我的温暖…..半年前【过呼吸】第一次发作的时候。

  我看着刘弘毅的侧脸,他的嘴角上扬,眼睛里放着星星一般的光芒。

  我好像陷入了一个不知名的漩涡之中,在漩涡里,原本近在咫尺的刘弘毅突然愈来愈远。

  漩涡当中,周围都是破碎的玻璃组成的。

  我环视看去,玻璃上倒映着从前我和叶警官的点点滴滴。

  这些碎片不停地在我眼前回转,放映,像是无止境的老电影一般。

  可是,这些碎片的画面却愈发清晰了起来,并且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有些害怕,本能性地往后退去。可是,却始终支配不了自己的身体。

  碎片越来越近,开始拼凑,组织。玻璃碎片形成了一个人像,那个人像便是叶警官。

  人像当中的叶警官,我似乎没有见过,又熟悉、又陌生。

  明明就是叶警官的脸,可不像是叶警官会做出的表情。

  人像中的叶警官,双眸中流露出的不是以前的严肃和锋利,而是一种向往生活的悲哀,一种渴望某样事物的卑微。

  明明是一直日思夜想的人,此刻出现在眼前,心中却是说不清的恐惧。

  “唰!”          顷刻之间,一个人突然冲了过来,他整个人撞在叶警官上。

  由碎片堆积的叶警官瞬间土崩瓦解,看着那些破碎飞扬的回忆,眼眶再一次盈满了泪珠。

  我明白了那个表情是什么时候的了,是高中报道那天,叶警官回头而来所露出的面容。

  “你怎么了?靳言?”    

  从外面传来的声音宛如风暴一般,卷走了所有的碎片,我扭头过去,原本远去的刘弘毅再一次回到了我的身旁…..

  泪水从眼眶中流下,我轻轻地吸了一下鼻子,看着面前面露担忧神情的刘弘毅。

  我整个人的表情拧作一团,不甘心地开始呜咽着。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为什么这么没有礼貌,都不事先打一声招呼….为什么…为什么我却如此在意….为什么…明明心中最重要的东西都被你所破坏,为什么却一点都生不起来…为什么…..”  

  低下头,泪水毫不停息地往外流出,泪花朦胧一片,模糊了视线。

  随后,似曾相识的温暖再一次萦绕住全身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