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微微泛白,清晨传来了鸟叫,艾丽莎揉了揉眼睛清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身处丛林的事实。

爬起来对我关切的说:“你要不要休息一会”

一晚上没有睡觉,萎靡不振,为了白天更好的因对突发状况,我决定小憩一下。

“有什么事叫我”

侧身躺在树叶上,意识很快弥散。

这个季节晚上并没有蚊子,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艾丽莎此时无所事事,在分不清方向的森林里,她庆幸有个人陪着自己。

昨天行走被树枝的所划伤的地方已经结疤,身上感到瘙痒,冒出了想要洗澡的想法。

艾丽莎注视着岳寂尘的睡颜,标准的东方面孔,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不知为何心砰砰直跳。

我并没有睡很长时间,醒过来第一眼看到艾丽莎精致的面庞,近乎挨到鼻尖,我紧忙后退。

我们返回到昨天的小溪,找了几块比较锋利的石头,制作成了简易的石斧。

“我可以洗澡吗”

艾丽莎这样提问

“不行,再忍忍”

我不是不理解身体的难受,不过在丛林频繁的洗澡并不是明智之举。

现在能够确保的食物只有一些野果和树根,虫子并没有多少能量,我也吃不下去。

我找来一些质地较干的树枝,和一些草本植物絮状的叶子用来钻木取火,艾丽莎帮我拾了一些枯树枝,进行的比较顺利,火堆顺利升起来了。

在探索过程中没有发现磷,硫等矿物,不过找到一种油脂含量较高的植物叶子,火种的保存绝非易事,中国古代的火折子就是一种保存火种的方法,相当于现在的打火机。

我正坐在火堆旁烤着果子,也不是说多好吃,凡事都要先试一试。

艾丽莎扭扭捏捏,内敛着腿说:“我想上厕所”

“自己能去吗”

我按照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艾丽莎还是有些害怕,我也不放心她离我太远。

“没走远吧”

杂草丛生的另一侧传来了艾丽莎的声音

“没有,有事喊我就行”

时间过得很快,夜幕已然降临。这天晚上由于火堆的存在我们可以安心睡上一觉。

我们继续向东探索,我总是感觉到艾丽莎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每次我一回头艾丽莎总是撇开视线。

“我有哪里不对劲吗”

“没有”

明显不是

我想起来我的衣服由于坠落导致破破烂烂,尤其是后背。

“真的吗”

稍微恐吓一下吧

“屁股”

艾丽莎坦言

“有那么好看吗”

“它就在那里,不知不觉,再说你走在我前面,我不想看也能看到啊”

艾丽莎急得直跺脚,有点可爱。

于是,我花费了不少时间缝补我的衣服。

艾丽莎跟着眼前这名男性走着,她感到身体劳累,酸痛,像生锈的齿轮艰难运作,每天的食物是一些酸涩的野果,还有微甜的树根。她有些想吃肉。

视野渐渐开阔,她看到了河床,岳寂尘走下河岸,艾丽莎学着把鞋子脱下来紧跟着步入水中,河水冰凉,冷的脚腕子有些疼,她拖着麻木的双腿前进着。

岳寂尘慢慢悠悠行进,是不是会回头看看后面,防止艾丽莎掉队。艾丽莎有些摇摇晃晃,步履蹒跚,踩到一块圆石,脚滑了一下,“啊”的一声,本以为会摔倒,健壮的手臂支撑住了她。

“小心一点”

“嗯”

感觉到脸部发烫,艾丽莎机械式的点着头。

*

我发现了一头鹿,几天没有吃肉着实令我有些嘴馋,我将手指抵在嘴唇前暗示艾丽莎,她安静的点了点头,学我的一样蹲下身子。

我将木头一端削成尖尖,类似古代用的长矛,杀死一头鹿绰绰有余。

瞄准鹿身,投掷了出去。

很好,刺中了,我急忙跑过去,鹿还在抽搐,为了不让它继续痛苦,赐予死亡。

艾丽莎跟了过来,看到到手后喜上眉梢,我早就知道这小妮子吃够了野果。

用火折子升起火堆,石斧用来切割,树枝串上,盐的话,我们发现一种外面有着白色晶体的果实,尝了一下是咸味,是盐。

火堆噼里啪啦的响着,是不是迸出火星,为了防止引起森林大火,我多少还是做了一些防备。

烤肉的香味已经散发出来了,艾丽莎像饿了好几天的饿狼,目露凶光。

差不多好了。

我拿起一块给艾丽莎。

“谢谢”

艾丽莎也不顾形象啃了起来

我也尝尝,姆嗯,味道还不错,人饿了的时候什么都好吃。

太阳从东方散发出曙光,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太阳已经被乌云遮住了。

抬头能望见灰蒙蒙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很不幸,并没有找到可以遮蔽风雨的山洞。视野所及之处仍是看不见尽头的藤蔓树木。

越往东移动,动物的数量就越多。在溪流中可以补到一些小鱼和螃蟹,增加了食物的种类。

艾丽莎头发乱糟糟的,满脸疲倦。食物和水源的充裕体力可以得到很好的补充,长途跋涉积累的疲劳逐渐加重。脚痛加上浑身酸痛,折磨着她的精神。

树林更加潮湿,每一步行进更加吃力。

我看着艾丽莎的模样,对她说道:“休息一会吧”

闻言,艾丽莎一屁股就地坐下。

“如果下雨了该怎么办”

艾丽莎平复呼吸问道

天上乌云密布,随时可能下起来。

“那样的话只能建造个简易的庇护所”

我摊了摊手说道

相比天气,我更加担心艾丽莎的身体状况。

说:“身体还能受得了吗”

艾丽莎倔强的说:“没问题,不能总是照顾我啊。”漏出苦涩的笑容

“真的不要太勉强自己哦”

“嗯”

我还是放慢了一些行进的速度。

正中午,我发现了大型动物活动的痕迹,植物的树叶翻了过去,不知道是什么动物,还是警惕一些比较好,我把这事告诉艾丽莎让她不要离我太远。

下午,雨还是没有下起来,不过运气很好,找到了一个天然形成的洞穴,有些小,不过躲雨绰绰有余。

雨还是下了起来,绵绵细雨渐渐变大,滴滴答答在森林里奏乐,舞蹈。

醒来后,艾丽莎感觉到一丝凉意,尽管用草席做了铺垫,下雨天温度降低的还是厉害。艾丽莎往岳寂尘的怀里钻了钻,很温暖,安心的再次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