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合上厚厚的教材,走出了教室。

“社团么...可能要去文学社吧。”面对鹤田的提问,岸谷有些不好意思。

和女生对话...已经很久没有了。突然被一个见过一面的女生问自己的去向,心里未免有些悸动。

社团的选择也代表了爱好,岸谷不是什么学习狂魔,但对于文科却是情有独钟。因为幼时除了青梅竹马,并没有别的什么朋友。无聊的时间只能用书本来打发,当自己积累了一定水准之后,开始了自己的创作之路,当然想要成功也并非那么容易。碰壁也是常有的事情,比自己优秀的人也数不胜数。

“太好了,我也想去文学社呢。”鹤田笑道。

“嗯,——嗯????”岸谷稍微有点吃惊。

“文学这个瑰宝,看来也不仅仅只有我喜欢。”岸谷想到这里,一股暖流便涌进身体。

鹤田的行为在岸谷看来,有些怪异。在其他人面前显得很文静,不和什么人交谈,除了身边几个要好的女生。但是到岸谷这里,就显得比较活泼了。要说自来熟也不应该只是对他一个男生自来熟,其实这个让他苦恼是绝对说不上的,稍微有点苦恼的是,班级里的一些男生对这位冰山一般的女生比较感兴趣,所以看到岸谷和鹤田的要好,不免有些酸味。

“今天放课后也一起回去吧。”鹤田脸上浮现一丝嫣红。

“嗯...好。”岸谷答应道,脸上也是青春期少年的一副羞涩表情。

很快到了入社的时候,文学社的社团活动室看起来也算不错,由于学校的社团并非按照年级来分,所以高低年级的社员都有。社长是三年级的相原学姐(相原真纪)。社团里人数不算多,毕竟文学社并不是什么好玩的社团,真正喜欢文学的学生也没几个,在学校上完课还需要参加文学类的社团活动,即便是社员,也有几个人是感到有些厌烦的。

一个普通的欢迎仪式之后,社团中的社员们继续干自己要做的事情。

虽然看起来真的是一个很无趣的社团,但岸谷还是很喜欢这种类似图书馆的气氛,至少没有什么人能打扰到自己。如果要概括说明社团的样子,那么可以说是小型版本的教室,只不过桌子不是分开,而是很长的一种桌子,整个屋子里有三张这种桌子,社员们坐在一起,各自完成一些任务。社团的要求当然也有,是在每一学期都要完成至少15万字左右的创作任务。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岸谷坐在窗边,长桌子的对面自然是鹤田,而右方的座位还空着,一个女生询问。

“请便。”岸谷不在乎座位的问题。

扭过头来,突然被眼前的一幕吓到。鹤田的脸有些涨红,嘴角不满的微撅。

“你生病了?”

“没,没什么。”鹤田埋下头继续写着什么。

社团活动的时间并不算长,背上自己的包,鹤田和岸谷走出了教室。

街道上的风,很温柔。夏天温度不低,傍晚这段时间就成了少有的清爽时间。

岸谷只知道两人是顺路,并不清楚鹤田的家具体在哪里。回去的路不算近,但一路上总是因为青涩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呐。岸谷君....有喜欢的人吗。”鹤田低下头,话语细若蚊声。

岸谷突然愣住,停下了脚步。

“非要说喜欢的人的话....有吧。”岸谷一瞬间从颈到脸变得白里透红。

........长久有些寂静,火车呼啸而过,打破了僵局。

“抱,抱歉。”鹤田有些不知所措。

“我先回去了。”鹤田挥了挥手,朝着十字路口的另一边走去。

岸谷甩了甩头,红的通透的脸颊才变回原本的颜色。

心里尘封许久的颜色,稍微明亮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