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讨厌自己。

少女的脑海中,时不时会闪现这样的念头。

背衬着朦胧的月色,鲜红和漆黑交织的哥特式礼裙在夜风中摇曳,如白瓷般的细腻肌肤,也包裹着梦幻似的淡淡光晕。

仰起头,任由扎在脑袋两旁一长一短的发辫迎风飘起,拥有令人屏息容貌的美丽少女,将幽幽的视线投向璀璨的星空。

左右瞳色相异的双眼,映着星空闪闪发亮。特别是位于右边的、那嵌入着时钟的指针的金色妖异瞳孔,更是散发出比起以往更加明艳的色彩。

今天是一个晴朗的夜晚,熟悉的星座都清晰可辨。据说,人类为星座命名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甚至有些在遥远的神话时代。

即使经历了对人类而言漫长而悠久的时间,星空的配置却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就宛如永恒的画卷一般。

但是,与夜色融为一体的少女,被称为【梦魇】的凶恶精灵——时崎狂三却知道……星空亦非永恒,有开始的一刻也有终结的瞬间。

自己这一秒所看到的光芒,可能来自于数百万年前的宇宙彼端,可能早已灭亡,化作了宇宙的尘埃。

操控时间……天使【刻刻帝】的权能,只属于时崎狂三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能力。

同时,也是人类梦寐以求的,近似于无敌的梦幻力量。

然而真是如此吗?

不,否定的,这种观点一点都不准确。

因为,就连区区追溯数十年、在宇宙的规模看来几乎可以算作是误差的短短“刹那”,连这小小的愿望都无法轻易实现的“力量”会是无敌的吗?当然不是,简直引人发笑。

简直就好像刚刚学会自行车的孩童,误以为自己可以行遍天下一般的滑稽。

所以,少女讨厌自己。

讨厌紧紧攥着这微不足道的力量当成救命稻草,挣扎了数十年碌碌无为的丑陋自己。

讨厌曾经向往着虚假的正义却惨遭利用,甚至手刃亲友还不自知的愚蠢自己。

讨厌钻牛角尖不愿悔改,即使抛弃怦然心动的初恋,也坚持一意孤行的顽固自己。

——我,果然还是讨厌自己……

假如换做是普通人,这样的自哀自怨或许毫无意义,因为厌恶的对象就是自己,根本就找不到发泄的方向。

但对于时崎狂三而言,却不尽然,因为她既是“自己”,又不是“自己”。

没错,眼前的“时崎狂三”并非狂三本人,而是由天使【刻刻帝】的力量所创造出的‘分身’。

是通过使用【八之弹(Het)】剥离‘自己曾经的一瞬’,由此所创造出的模拟人格。

即使人格和外形毫无疑问是狂三本人,可是根据剥离的‘瞬间’不同,每一个分身的思想和情感都会和本体有些许的差异。

不巧的是,这个分身所剥离的一瞬,正是精灵时崎狂三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无比后悔,同时陷入自我厌恶的一瞬。

对于眼前的“时崎狂三”而言,她所厌恶的目标,也就是自己的本体,恐怕此时正在千里之外,正为了缥缈的梦想进行着一些阴谋诡计吧。

狂三一边对自己本体的行为感到无奈,一边将手中的一张纸片凑到脸旁。

纸片显得有些破损皱污,无可奈何的,毕竟这并非什么特殊的材质,只是天宫市商店街所供应的普通纸张罢了,经过一个星期的日晒风吹,还淋了一场小雨,自然就会变成这幅惨兮兮的模样。

尽管如此,它和普通的纸张又有所不同,这是一张专门用于许愿的纸签。

可以看到,纸签上面,写着两排端正的黑字,虽然因为水污的原因有些化开,却不影响阅读。

——只愿能有朝一日与■■再次相遇。 时崎狂三

正如署名一样,纸签上熟悉的字迹出自“自己”的手笔。

不,准确的来说,是不同于自己的,另一个时崎狂三的分身所留下的纸签。

另一个分身究竟经历了什么,又是在何种状况下写下这些的,狂三已经无从得知。

因为那个“自己”,已然被本体无情地消灭,并遭到吸收……

但是……但是,自己仿佛能够“她”写下这些时的心境。

——啊啊……“我”一定是沉浸在心醉的恋慕之中,感受着幸福,并心怀着期待写下这些的吧。

狂三感慨着,将许愿的纸签,小心翼翼地印在了自己樱红的细唇上。

感受着纸张粗糙的质感,她却仿佛能够从中寻找到些许温暖一般,脸颊泛起了霞红,并露出陶醉的浅笑。

自己还清晰地记得……那属于自己的,被八之弹(Het)剥离本体的历史瞬间——

那一刻,能将世间万物吞噬殆尽的红莲的浊流,轻而易举地将自己引以为傲的天使——【刻刻帝】的钟盘熔开。

毋庸置疑的,来自于炎之天使——【灼烂歼鬼】的全力炮击,那暴虐火龙的咆哮,其破坏力远远超出了自己灵装的防御极限。

假如不是在最后一瞬,炮口紧急偏移了它轰击的轨迹的话……

假如不是回忆中的那个少年,奋不顾身地守护在不能动弹的自己面前的疯狂举动。

恐怕,名为【时崎狂三】的精灵,便会在那一刻,连同自己长年的夙愿一起被烈焰蒸发,连灰都不剩一颗吧。

不知从哪里听说过,在面临死亡的一刻,人往往能够释怀很多事。

尤其是被发狂的烈火所吞噬,对于时崎狂三而言,或许说得上是一种“赎罪”,是来自于昔日挚友穿越时空的制裁之炎。

狂三不得不陷入反思……

——结果,自己究竟在追寻什么?

像那样在学校的天台上,狂笑着引发空间震,试图进行毫无意义的杀戮——那么做真的能够抚平自己的后悔,真的能够拯救失去的一切,真的赎清自己的罪孽吗?

当然不能……当时的自己,或许只是在歇斯底里地发泄罢了。

那时候,眼看自己的分身,被少年的真情所打动的一幕,时崎狂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和不甘——原来,自己的复仇,自己的怨恨,竟只是这种程度就会动摇的儿戏罢了?

之后的一切,简直就是一场闹剧,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像是胡乱撒气的孩子一样难堪。

但她怎么也料不到,在最后的最后——

那个遭到自己的背叛,被自己所伤害,在卑劣的胁迫之下走投无路的少年,到头来却为了自己义无反顾地拼上了性命。

——啊啊……那才是自己曾几何时所憧憬向往的“正义”,不是吗?

死里逃生的一刻,沉浸在感慨和感动之中,狂三甚至不自觉地在昏迷的少年的唇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遗憾的是,灵力并没有因为这一吻遭到封印,所以本体似乎以为那只是不含感情的,“一时兴起”的恶作剧罢了。

但是眼前的狂三、被从那热吻的一刻被剥离出来的分身却不会忘记——那正是自己,不可自拔陷入热恋的一瞬。

——下一次,下一次再遇到那位少年的时候,自己一定要……

就在这时……粗暴的气流扰乱了夜风的节奏。直升机螺旋桨的机械噪音缓缓地从远处逼近,不合时宜地打断了狂三那沉浸于记忆的感伤。

“啊啦……看来是时候工作了。是呢是呢……虽说讨厌,但我也是‘时崎狂三’,桀桀桀桀……来吧,和我一起翩翩起舞吧,一起为复仇的篇章添上一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