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达走进了重力公司的地下研究所。

跟随电梯下到地下56米后,她径直走向了最左边的通道。

转过一个弯,她看见了关押着重要人物的地方,那名佣兵就被关在那里。

与守卫确认了身份,他帮希尔达打开了电动的牢门。

此时的这名佣兵已经面目全非,整个皮肤似乎都被掀掉了一层,浑身上下裹满了干涸的血液与翻转的肌肉。见希尔达走进来,他颤颤巍巍地抬起头。那双眼睛布满了血丝,嵌在千疮百孔的脸上。

希尔达冷漠地看着他,那名佣兵也回视着希尔达。

“你叫切扎尔。”(Cezar)希尔达道。

佣兵切扎尔扯出了一个冷笑,只是这个笑容放在这样一张面目全非的脸上显得无比狰狞和惊悚。

“隶属于疯狂雪人。死去的三人分别是亚诺什(Ianoș)、埃莱夫泰列(Elefterie)和桑德尔(Sandel)。你们四人是罗马尼亚的同乡,一起去北欧加入的疯狂雪人。”希尔达继续说道,“你的家中有一个妻子,没有孩子。除了妻子之外,你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你的父母早已去世,父亲死于癌症,母亲死于车祸。”

希尔达说到这里,切扎尔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反应,但他的眼睛出卖了他。希尔达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了他慌乱的眼神。

“重力公司的特勤突击队在布加勒斯特城找到了她。”说着,希尔达将一张照片展示给切扎尔看。下一秒,切扎尔再也无法装作漠不关心了。

那张照片,是切扎尔的妻子。

希尔达没有去管切扎尔的动摇。她打开手中的平板电脑,启动了一个视频,展示给了切扎尔。

视频里,切扎尔的妻子的双手被捆住,吊在屋顶上,嘴巴被胶布封上,一动不动,头上似乎还在往下流淌着鲜血。

这几天没日没夜的折磨,再加上妻子被抓住的消息,让切扎尔的心理防线终于崩塌了。

希尔达转身走出了监牢,示意守卫可以了,守卫立刻叫来了审讯官。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希尔达管的了。希尔达也对此不关心,她直接走向电梯的位置,想要离开这里。

“请留步,希尔达。”一个声音叫住了刚刚按下电梯按钮的希尔达。希尔达回头一看,只见是一名中年男子,而中年男子的身边则是重力公司的中国地区总负责人蒋先生。

蒋先生走到希尔达面前,有些高傲地说道:“希尔达,我宣布,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重力公司中国分部的成员了。他将会带你去你的房间,制服很快就到。”说着,他指了指旁边的中年人。

希尔达用冰冷的眼神扫视了一些那名中年人,开口道:“命令无效。无法执行。”

蒋先生和那名中年人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得见对方眼中的惊讶。

“希尔达,请你想好。这是命令!”蒋先生加重了语气,特别是最后那四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引得周围的那些路过的员工频频侧目。

“蒋先生,您无法命令我。”希尔达说完这句话,转身走上了电梯。

看着电梯门缓缓关闭,蒋先生的嘴角抽了抽,怒视着旁边的中年人:“你不是说,你能操控它吗?”中年人眉头紧皱,他沉默了一会,道:“很奇怪……我明明给它植入过一个能够让我操纵它的命令。”

早在希尔达组装阶段的初期,这名男子就造访过重力公司的总部——位于法国东南部的维登峡谷里的研究基地。他来到这里,表面上是蒋先生派来进行学术交流,实际上是为了给希尔达装上绝对命令。

中年男子是一个计算机天才,而且本人勤奋刻苦,他的水平甚至比卡萝尔还要略高一筹——这也是为什么他植入的指令没有被卡萝尔发现。

可不知为什么,他给希尔达植入的绝对命令,似乎没有效果。

“就你还计算机大神?呵,害我白高兴一场!”蒋先生骂骂咧咧地走开了,中年男子依然站在原地,仔仔细细地思考着,然后他拿出了迷你电脑,调出了一年前他给希尔达植入的程序。

程序确实是没有问题的,但为什么无法使用?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

“蒋先生很自信地向我宣布我加入了他们,但我并不懂他为什么会这么想。”希尔达走在路上,用手机对琼斯汇报道。琼斯在手机那头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蒋先生身边有一名中年男子。根据我的信息搜集,他叫黄崎,是蒋先生手下的一名计算机操作人员。在去年三月十四日到访过总部。”希尔达将自己检索到的信息告诉了琼斯。

没想到,琼斯竟然大吃了一惊:“黄崎?他似乎在去年三月十四日的时候接触过你。当时你还在初步组装阶段。”希尔达闻言,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自我检索系统启动了。过了几秒钟,希尔达开口道:“我系统中很隐蔽的地方有一个绝对指令。如果不仔细检查根本发现不了。”

琼斯闻言,长叹了一口气:“果然啊……他们的自信就源自于黄崎昨天回国了,他们想操控你。”这么说着,琼斯突然感到全身发冷,甚至还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当然了,琼斯也知道,绝对命令对希尔达无效。好像她的程序无法识别一般。

而琼斯已经几乎确定了自己的猜想,这也是让他感到发冷的原因。

希尔达产生了自我。

不,倒不如说,她从一开始就有自我。只是程序一直在压制她。

挂掉和希尔达的通话后,琼斯从书房走出,揉了揉太阳穴。

家里十分整洁,完全看不出就在昨天下午,有四个佣兵闯进来过。

“琼斯叔叔。”苏浅浅看琼斯走了出来,抬头问道,“我想明天回家。能不能麻烦你送一下我。”听到苏浅浅的要求琼斯扬起了温柔的笑容:“当然可以。”

苏浅浅也笑了起来:“希尔达姐姐真的很好。”

琼斯拍了拍苏浅浅的脑袋:“她确实很好,我一直以她为骄傲。”

“诶——”苏浅浅瞪大了眼睛,“那琼斯叔叔,你为什么不这么告诉她呢?”在苏浅浅眼里,琼斯与希尔达是一对关系不好的父女。

琼斯摇了摇头:“我也想啊,但一直没有机会。”

看着琼斯眼睛中的落寞,苏浅浅说道:“那就要找机会啊!”

琼斯再次笑了起来:“嗯,我会的,谢谢你,苏浅浅女士。”

……

同一天,晚上八点。

少年站在机场外面的大巴车上客点。

明显的东欧相貌,但却是一头黑发。

“你在哪里,希尔达……妹妹。”少年咧嘴一笑。

他刚刚从飞机上下来,什么行李也没有,只有一个单肩背包。

少年穿着当下很时髦的卫衣,一只手扶住单肩背包,另一只手将绷在下巴上的口罩拉了上来,盖在口鼻处——口罩是一个骷髅的嘴巴和牙齿,看起来相当酷。

……

与此同时,远在法国维登峡谷的重力公司总部科研组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女士们先生们!都静一静!”弥尔顿作为研究主任对大家喊道。研究员们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和叽叽喳喳的讨论,齐刷刷地看向了弥尔顿。

“就我们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就在今天早上五点整,原本在基地修整的塞德里克逃走了。我们最后一次追踪到它的信号是在夏尔 ∙ 戴高乐机场。”弥尔顿继续说道。“这么说,它是准备出国?”一名研究员问道。弥尔顿点了点头:“我们昨天晚上对它进行的修整工作,包含了一项记忆摄入。想必大家都明白,我们要给它注入一些人类的思考模式和少量情感。但不知为什么,它今天就逃走了。我们推测,和这项修整内容脱不了关系。”

看大家都聚精会神地听着,弥尔顿说出了自己的推测——那是一个让自己都感到恐惧的想法。“我认为。”弥尔顿缓缓说出了这句话,“塞德里克,进化出了自我意识。”

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弥尔顿主任的这番话,让在场的人们先是沉默,然后,炸开了锅。

“这怎么可能?”“也许会啊……主任都这么想了。”“那其它的清算者怎么办?它们都受过这种修整!”“这太危险了!塞德里克可是战争机器!”诸如此类的声音此起彼伏。

“各位,安静!”弥尔顿大喝一声,现场的人们再次安静了下来。

卡萝拉走上前,手中拿着一叠资料。她将资料递给弥尔顿,然后对研究员们朗声道:“大家应该记得,塞德里克的代号是亚伯罕。而,你们知道吗?清算者们的代号并不是随便起的。他们的代号取自于传说中的九位天使和九位堕天使。根据这些天使们之间的关系,我们给它们起了代号。”“抱歉,卡萝拉,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突然提这个。”一名研究员说道。

卡萝拉摆了摆手,继续说:“在传说中,亚伯罕是堕天使,他有一个妹妹,这个妹妹却是一名天使,名字叫瑰洱。”当卡萝拉说到这里时,研究员们恍然大悟。立刻有一个年轻的研究员大声说道:“瑰洱是希尔达!”“没错!”卡萝拉肯定地说,“假如它拥有了自我,那它肯定会先去想办法解放希尔达。”

弥尔顿翻完了资料,神色凝重地抬起头道:“希尔达现在在中国,和琼斯一起。”“嗯。”卡萝拉点了点头。“给我接中国分部!”弥尔顿高声说道。

……

希尔达和琼斯目前所在的这座城市就是中国分部的总部所在的位置。

蒋先生在接了一通电话后,立刻按响了集结武装力量的警报。

一刻钟的时间,一百余名装备比海豹突击队还精密的士兵就填满了地下研究所的大堂。

“亚伯罕来了。”蒋先生神色凝重地对士兵们说道。

特勤突击队,“穿肠刀”大队第二分队,总共114人。

听到亚伯罕的名字,每一个士兵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是那个塞德里克?”第二分队的队长问道。

蒋先生点了点头,顿时,不仅仅是特勤突击队的士兵们,乃至于整个地下研究所的员工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

蒋先生缓缓地踱起了步,他边走边说:“塞德里克已经脱离了重力公司的控制,据推测它也许是有了自我意识。但具体原因我们目前还尚不清楚,实际上总部也没完全搞明白。我们要做的只是保护这座公司,还有琼斯和希尔达。”

这时,一名士兵举起了手,蒋先生示意他说。“请问,希尔达不是塞德里克的对手吗?”这名士兵问道,“我们和希尔达配合,不考虑公共破坏和社会影响的情况下应该可以击败塞德里克吧?”

蒋先生叹了口气,说道:“塞德里克的反应速度、力量是希尔达的两倍还多。身上的防御屏障是上个月开发的最新型号,而希尔达的是两年前的老型号。塞德里克受过大量的训练和强化改造,它本身的骨骼和肌肉强度是希尔达的三倍不止。同时,它会几乎世界上所有主流的格斗技巧。”

听蒋先生说完,士兵们、研究员们面面相觑。

“不过,我们的任务不是和它正面交锋并摧毁他,而是想办法回收他。”蒋先生继续说道,“并且,根据情报显示。它心目中把希尔达当作自己的妹妹。我们可以通过这一点下手。”

“总之,我们接下来有活干了!”蒋先生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

少年随便找了家旅馆,住了进去。

从明天开始,去找希尔达吧!虽然自己的体能几乎无限,但还是要学习下人类的休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