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10月14日,星期一。

在结束了对卢瀚文的审判后,一整天的校园生活也随之结束。我回到宿舍,随便吃了点晚饭,然后就直接回房休息。

虽然已经到了万无一失的程度,但我向来是个细心的人,万一真的功败于垂成之际,我可没脸继续在这个学校里混下去。

因此,我拿出手机,检查起晚些要用到的东西……很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而且,东风这就要来了。

我给陈菲琳发了消息,确认一下我的东风什么时候会来。她的联系方式是周六才给我的,每次都让一个女孩子跑来我的房间,无论怎么想都不太妥当。于是,在她当晚不告而来的拜访后,我就向她索要了联系方式,以备不时之需。

和天气相比,唯一能让我感受到秋意的是入夜的时间,还没到七点钟,天色就已经黑的差不多了。我稍微休息了一会,难得地换上一身常服,准备出门。

这套衣服是周六的时候苏绮泺和艾可帮我选的,轻薄的深灰色半袖打底配一个浅灰色的休闲马甲,下装是蓝色牛仔裤,稍微露出脚踝,鞋子是黑白红三色帆布鞋。

我还挺喜欢这个风格的。

最重要的是,这是我第一次收到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孩子送来的礼物。要说唯一不好的一点,那可能就是这一身在黑夜里会比较显眼吧……

拜显眼的着装所赐,当我就快要到达指定地点时,还只隐约看到一团金色,自己就已经被对方率先发现了行踪。

“真稀奇,怎么是你?别告诉我你是路过——那种没营养的谎话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阴暗的小巷里,项瑾站在一个坏掉的灯柱下方,一脸玩味地上下打量着我。

“当然不是,我是来找你的。”

和一直以来的低调表现不同,迎着他的目光,我毫无怯意地直视回去,对他的玩味回以最诚挚的蔑视。

“哦?有意思。菲琳呢?她该不会不来了吧。”

项瑾望向我的身后——当然是不可能有其他人在的。说句毫不客气的话,能跟踪我的人或许存在,但陈菲琳绝对做不到。

于是项瑾马上把目光移回我身上。

“不知道,来不来是她的自由,我不想也不能干涉。”

“喂喂,你好像很袒护她的样子,这和我之前想的不一样啊。这么说,今天在1班拯救了她的幕后英雄……该不会是你吧?”

项瑾直接把手臂搭上我的右肩,表现出好像很熟络的样子。拜托,你要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就算了,我对男人可没兴趣。

于是我不着痕迹地轻轻一闪,没能从我的肩膀借到力的项瑾一个趔趄,差点因此失去平衡。在花费了极短时间向侧边一跳,并借此找回平衡后,项瑾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惊讶的情绪,反而笑得更加灿烂了。

又是一个捉摸不透的麻烦角色。

“当然不是我,我只是和她做了笔交易,所以你应该会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上你。”

“行吧,那你准备怎么阻止我呢,身手敏捷的穆子虚同学?”

“这很简单,你听一下这个。”

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手机,直接按下播放。

“哼,司空问那个混蛋只是运气好了一点,要不了一个学期我就会让他滚蛋,到时候,2班还不是我的囊中之物?况且2班对我来说也不过是工具而已。”

项瑾听到自己的声音从音频里传出,表情明显僵硬了一瞬,这才恢复成比之前更深的笑容。

音频里就只有这么短的一句话,当然,这是我事先剪辑好的,因为剩下的大多是对我方不利的内容。

“哎呀,虽然不想承认,但我居然被绝杀了……真有你的。我好像有点太小看1班了,不过这样才有意思,你果然是一个会给我带来惊喜的男人。”

“你应该清楚如果这段音频传播出去会怎么样。”

我收起手机。事实上,这也就是个威慑的存在,如果对方真的想拼个鱼死网破,仅仅这段音频根本决定不了什么。

“没错,我很清楚,所以小菲琳安全了,我至少暂时不会动她。不过,你真的清楚介入我们之间的后果吗?”

嘁,反将一军吗?和预料中一样的不死心,这家伙果然是个机会主义者。在今后的校园生活中,必须要小心这种人才行。

“不好意思,这只是一笔交易,你和她之后会怎样,这和我完全无关——你应该清楚我是哪一方的人。”

“当然,关于这一点,从你在这里现身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我了解菲琳,她不可能无缘无故让出自己的权利,所以她一定会以这部分让出的权利作为筹码,和某人达成交易。那么最终拿走了筹码的是谁?你来做苦力,而别人收走了利益,答案不是很明显嘛。”

苏绮砾——项瑾眯起的双眼向我传达出这样的讯息,甚至几乎要把这三个字直接写在脸上。

他的猜测虽然不太正确,但绝对算不上错误,虽然这是我故意引导他这么想的。就事论事,我做了这么多,确实是为了让苏绮砾上位,而且我相信她有能力成为一个好的领导者。

“你明白就好,多亏了你这么明事理,让我轻易取得了自己的筹码,能够完成和陈菲琳的交易——那么先失陪了,希望不会因为这次谈话而成为你的敌人。”

我故作轻松地把手插在口袋里,不再看向项瑾,而是从容地从他身边走过。

“我也正有此意,不过还有一个最后的疑问想向你请教。”项瑾没有阻止我的离去,但他的声音依然从后方幽幽传来,“我听说了有关卢瀚文的那段音频,为了以防万一,我想向你确认一下——他背后的那个幕后黑手,你知道是谁吗?”

“听你的意思,怎么好像在怀疑我一样。”

我停下脚步——不是我不想走,而是项瑾的话语成功击中了我的防线,让我不得不停下脚步。

“你能听懂真是太好了。虽然这样说有点抱歉,但那不会真的是你吧——否则我可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即使看不到,但根据这个阴阳怪气的语气,我也已经脑补出了项瑾那副欠揍的笑容。

“我很想为自己辩解,但你多半不会相信吧。自负的不止你项瑾一人,我以前也见过不少,多少有所了解。”

“说什么呢,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永远会相信朋友。你说是不是,我的朋友?”

“这样一来就简单了,很明显,我没有成为幕后黑手的实力——这样说能令你信服吗?”

“猜错了啊……好吧,我为之前的怀疑感到抱歉。那么让我们回到之前的问题——你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谁吗?”

巨大的压力从背后袭来,而我完全不想继续回答他。

因此,我不再停留,果断地迈出脚步,离开了这条昏暗的小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