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周末很快就结束了,时间总是这样,稍微放松一下它就会很快溜走。

“抱歉,能占用大家一点时间吗?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公布。”

下午的课程刚结束,夏眠就跑到讲台上阻止大家离开。由于陈菲琳的失势,1班已经连续两个星期没能顺利召开班会,同学们早就习惯了在这时提前离场。

因此,当夏眠阻止大家离开时,几乎所有人都为此感到奇怪。好在静静站在一旁的苏绮砾在班级内的影响力还算不错,同学们在互相张望之后还是选择了暂时听从夏眠的安排。

另一边,苏绮泺手脚麻利地打开了教室的多媒体设备,密匙则是陈菲琳提供的。除了授课教师之外,陈菲琳是班上目前唯一拥有动用多媒体设备权限的人——当然,马上就会有第二个了。

“上一周,在这个班级发生了十分令人心痛的内乱事件,大家应该都知道我们成立了以苏绮泺和苏绮砾为核心的小组,专门调查这一事件。现在我们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收获,希望大家能听一下这个。”

站在一旁的苏绮砾把自己的手机链接在设备上,经过简单的校正后,掺杂着杂音的音频播放出来,正是周六在商业区时她从邮箱中得到的那个。

和陈菲琳一样,卢瀚文也有着辨识度极高的嗓音,那是相当厚重且沉稳的声音,所以同学们立刻从录音中将他分辨出来。数十道目光全部集中在卢瀚文身上,这让的脸色则在一瞬之间变得煞白。

随着音频的播放,教室里的气氛逐渐变得凝重,同学们的表情也随之变得阴沉。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现在的卢瀚文恐怕已经千疮百孔了吧。

音频很短,但每句话都是重点,当它戛然而止的瞬间,坐在我前方的姜文卿腾地站起身。

说实话,吓了我一跳。

“卢瀚文,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居然是个吃里扒外的小人!”

正义感极强的姜文卿自告奋勇地担任起声讨卢瀚文的先锋,随着他的话,同学们全部把矛头转向卢瀚文。反观他的几位同伴,在卢瀚文陷入声讨的中心时,他们完全不敢说话,生怕把自己也牵扯进去。

“不,不是这样的,我真的得到了陈菲琳背叛班级的证据,你们千万不能相信她!”

卢瀚文奋力挣扎,他站起来拍着桌子大喊,试图用自己的声音盖过全班同学,做出一副要和陈菲琳鱼死网破的样子。

“什么证据,你倒是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啊!”

“没错!而且就算陈菲琳有可能是叛徒,那也是之后再说,现在要解决的肯定是你这个确实的叛徒!”

同学们吵吵嚷嚷地反驳姜文卿,有些情绪激动的甚至已经准备对卢瀚文发动肉体上的攻击。

“大家,请冷静一下!我们并不是为了挑起大家与卢瀚文同学的争端,只是想给大家带来一个真相。至于卢瀚文的诡辩,想必大家在音频里也听到了,他背后的真正主谋会把证据公布到网络上。换句话说,如果他没有公开,就说明根本没有证据,那自然可以证明陈菲琳同学的清白;但如果真的有所谓的‘证据’,大家可以到那时再宣泄剩余的怒火。所以我们默默等待就好,不是吗?”

苏绮泺在吵闹的教室中大喊,她超高的音调成功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轻易做到了卢瀚文想做但没做成的事情。在她理智的说辞下,同学们的情绪似乎稍微平静下来,但依然没能改变教室里到处都充斥着斥责声的现状。

我倒是没想到同学们有这么强的正义感,居然会差点引发暴力事件……看来大家对考试失利这件事真的有很深的怨念。

“同学们,我有一个折中方案,能请大家听一下吗?”

事件的主角——陈菲琳,在这个时候终于从座位上站起来,就好像重回王座的旧王一样登上讲台。大概是之前针对她的主要人物卢瀚文已经自身难保,她也多少取回了一些身为班长的权威,这次并没有任何人起来反对她。

在用始终平静如一的视线扫过全班之后,同学们都随着她的视线安静下来,陈菲琳深吸一口气,在时隔三个星期之后,她的声音再次以班长的身份响彻全班。

“同学们,很抱歉在入学之初就给大家带来这么多麻烦。经过这次的事件,我看到了自己的渺小,我根本无法独自承担起领导班级的责任,却在入学当天固执地推迟了副班长的选举,因此造成了之后的彻底失败。”

哦?那个陈菲琳居然也会有妥协的时候,她确实在这次的事件中成长了。不过,我看她不是看到了自己的渺小,而是明白了什么叫“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占据班级绝大多数的普通学生,他们就像乱世的愚民一样,永远不在乎哪个诸侯是对的,只在乎哪个诸侯对他们好。陈菲琳大概是发现了这一点,态度才会改变的这么快。

就算在座的每一位同学都是在某个领域值得称道的人才,但绝非每个人都是全才。班级需要一位领导者,候选人之一的卢瀚文已经出局,那么在剩下的陈菲琳和苏绮砾中,究竟谁才是最适合的人选?

说实话,我不知道。

“经过这次的事件,恐怕有很多同学依然无法完全相信我,而我也非常担心自己的能力是否足以让1班在下一次考试中挽回损失。所以我希望趁着今天的机会推选出一位副班长,不知道大家觉得怎样?”

陈菲琳还是很讲信誉的,这么快就付出了自己的筹码,作为一个交易对象,她无疑是我喜欢的类型。

看来我也得抓紧时间展现出自己的诚意才行。

同学们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大家全都是一副思索的样子。我趁机踢了一下姜文卿的座椅,把他从多次的震惊中惊醒。

“我、我投苏绮砾一票!”

惊醒的姜文卿马上反应过来,把选票投给了朝思暮想的苏绮砾。

唉,这家伙还是太好懂了。

“我也支持苏绮砾!”

“我也是!”

本来我还想跟在姜文卿后面应和一下的,但是没想到苏绮砾在班上的人气已经高到了这种程度,姜文卿话音刚落,就有为数不少的学生举起手投票。

“不好意思,请大家少安毋躁,你们这样乱喊……我没办法统计票数的。”陈菲琳稍显慌张地左右摆手,显露出之前从来不曾有过的可爱一面。人们对可爱的事物果然没有抵抗力,教室里马上安静下来。

“那么,支持苏绮砾同学当选的,请举手。”

望着大家整整齐齐举起的手臂,我知道,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了。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苏绮砾以绝对多数的支持率当选为1班的副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