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样的。」

把少女们招呼回茶馆后,森谷雪绘站在桌前,清了清嗓子,摆出了说大事的架势。

「你们对超能力都有一定的了解吗?」

「有,倒不如说很清楚才是!」

在以超能力开发为前沿科技的蝴蝶岛上,超能力几乎是人人皆知的一个概念,不过森谷却对少女们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比起单纯的询问,更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就比如说梦镜回廊,你们可以说出它的定义吗?」

「梦镜回廊的话,简称DMC,是一个由大脑构建、以人体为容器的微小而稳定的念力场,拥有反映幻动者能力的特定波长……」

「非常正确!」

森谷轻轻一拍手,肯定了栗花落的答案。

「如果能了解到这种程度实在是太好了,不过我接下来的话可能有点青涩难懂,希望你们可以接受。」

对应地,她再次拍了拍手,只不过这次保持了双手合十的姿势,拜托少女们认真听下去。

「没问题的!」

而少女们互相看了看对方之后,也在森谷的期待中对她点了点头。毕竟对她们三个翘家少女来说,本来就没有非要拒绝森谷的理由,如果能帮到对方的话,她们自己也会很开心的。

「嗯,那我就开始了。接着刚才的话题,对于有稳定波长的DMC念力场,是否有着与其相对应的、波长不稳定的存在呢?答案是肯定的。研究表明,当DMC念力场的波长不稳定,也就是开始波动的时候,幻动者能够以数倍的效率使用能力,但同时也会背负起因能力不稳定而陷入崩溃的风险。用学术语言来描述,这种不稳定的念力场被称为DMC激发场,是DMC念力场被输入特定数值而激发后的产物。」

「是没有听说过的概念啊!」

爱纱不由得对庞大的信息量而心生感叹。

「是的,这并不是中学生所需要的知识,不过它在大学阶段的应用范围非常广泛。」

「新月也不知道吗?」

「诶?……那个,姑且有点耳闻,不过实际上也才刚刚了解到就是了。」

栗花落略显迟疑,不过她马上接回了和森谷的对话。

「森谷小姐告诉我们这个有什么原因吗?」

「正如我刚才所说,DMC激发场可以让幻动者在背负风险的前提下强化能力对吧?这门技术如果能得到恰当利用的话,一定能在能力开发方面起到非常重大的作用,这一点是不可否定的。只不过……」

「只不过?」

比起平铺直述,适当的转折语气更能引起听者的兴趣。很显然,这种说话艺术虽然屡见不鲜,但总是意外地有效果。

「如果它得到了不恰当的利用呢?」

「唔……」

三个少女都陷入了沉思。

「如果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了迅速提升能力而过度地激发DMC念力场的话,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毋庸置疑,那将会几乎让所有长时间处于激发状态的幻动者自取灭亡吧?

不过现在要讨论的可不是这类别有用心的人自己激发自己的事。

「现在的问题就是,东瀛的这些别有用心的人,已经开始为了开发出强大的能力,而强迫很多幻动者接受这种高强度地实验了。」

听到这里,她们的内心升起一股不安的气氛。

首先,森谷雪绘应该不会无缘无故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她们这些毫无瓜葛的人吧?

其次,如果这是有原因的,那么促使她特地把这些事情说给少女们听的动机是什么呢?

马上,她们联想到了自从进入微光茶馆之后,最让她们在意的一个人。

山吹风铃。

「没错。那个孩子,她……就是这个实验的受害者之一。」

「是这样的吗……」

四人之间沉默了半晌。

「啊,不用担心,虽然山吹同学经历了被实验所折磨的痛苦,不过好在她后来及时从那里逃出来了,现在因为没有居住的地方,所以我把她收留在了这里。」

森谷像是为了驱散压抑的气氛般抬高了音调,但充斥在少女们之间因同情山吹而产生的负面情感仍不可避免地扩散着。

但她可不是单纯地为了让少女们得知这个故事而伤怀不已才这么做的。

「说了这么多,真是麻烦你们能听到这里。实际上,我是想拜托各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多多照顾一下山吹同学吗?」

「让我们?」

「可能这个请求实在有点唐突,但这对我来说,也许是目前能找到唯一缓解问题的方法了。山吹同学也是今天才刚来到微光茶馆的,不过她这一天似乎并不想和任何人接触,唯独在刚才试着和各位说了几句话。所以……」

「我知道了。」

栗花落几乎在森谷语气中断的同一时间接过了话题。

「山吹同学的经历,我是非常能够理解的。就算没有森谷小姐的请求,我大概也会再试着去接触一下她的吧?至少对我来说,这是完全没问题的。爱纱,小静,你们呢?」

「当然了!」

这是一声发自内心的肯定。

如果说少女们能够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而帮助到一名因接受了残忍的实验而陷入阴霾中的女孩,那她们说什么都是非常愿意的。

不仅如此,这似乎也是栗花落在暗示着爱纱,她也是能帮助到别人的,就算因为复数现实而遭到周围人们的冷落,她也还没有到达被这个世界所抛弃的地步。

也就是说,还有着发现这个世界更多美好的价值与可能。

想到这里,爱纱更加坚定了积极面对生活的信念。

「实在是太感谢各位了!浪费了大家那么久的时间,如果你们着急的话……」

「好的,那我们就先离开了?」

「欢迎下次光临!」

森谷笑容满面,多次向少女们做出深表谢意的手势,还走出门外目送她们的身影在夜色中逐渐远去。

自己的不情之请能这么轻易地被少女们接受,森谷也是非常意外的。不过比起这个,只要能让自从来到微光茶馆后就一直闭门不出的山吹走出心理阴影,她就非常满足了。

只不过……

「这还不够。」

目光眨眼间就冷了下来。

「最多只能算是权宜之计罢了……」

没有了先前招待少女们的热情,仿佛是突然换了个人一般,开始喃喃自语。

「麻烦别人来解决自己的事情并不是什么明智的计策。想要从山吹口中了解实验的详情,就不得不让她对自己人敞开心扉才行……」

森谷摇摇头,边在门口来回踱步,边单手托腮,深深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说到底,那样稀有的自然系根本不是随便就能找到的。既然东瀛那边想要继续进行实验没那么容易,那这边的时间还算比较充裕……算了,姑且先这样试试看吧。」

对情况做出让步后,森谷发出了一声叹息,又摇了摇头,往微光茶馆里走了进去。

「啊啊,不知不觉都已经这么晚了!」

坐在开往东瀛的电车上,蝶羽舒心地伸了伸懒腰,对身旁的两名少女说道。

「今天的爱纱看起来玩得很开心呢。怎么样,稍微好一点了吗?」

「嗯……倒不如说和新月和静在一起,我已经完全没问题了!」

爱纱自然知道栗花落向她询问的是什么事。虽然冒昧地提到那段经历对当事人来讲很不礼貌,但不知为何,当栗花落用这种委婉的语气说出口时,爱纱却只从其中感受到了满满的关心。

(新月真是温柔呢……)

「对了,说起来大家还没有交换过联系方式吧?如果下次也想要一起来玩的话,联系不上对方可不行。」

话音刚落,栗花落就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在两人面前晃了晃。

「啊,对对对,吾辈竟然给忘了。明明之前提醒过自己好几遍的……」

看着后知后觉地采取行动的蝶羽,爱纱也把手机拿了出来,若无其事地划掉了锁屏界面数不清的未读信息。

随后,她们互相添加了对方的LINE账号,又闲聊了几句后,最终在终点站各自道别。

值得一提的是,在回家的路上,爱纱的手机中发生了这样一串对话:

//五月七日三日月『爱纱的家人现在或许很担心爱纱吧?虽然他们不能理解你,但和家人的关系总是要搞好的哦』

//我『嗯,我会的』

//五月七日三日月『如果有什么困扰的话,随时都可以来咨询我!站在朋友的角度,我能提供的帮助很有限,接下来更多的还需要靠爱纱自己的努力才行』

//我『谢谢新月』

//五月七日三日月『那先晚安?』

//我『晚安』

虽然主要都是栗花落的发言,但爱纱也想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回家后该怎么面对家人们呢?

继续坚持自己的立场?还是暂且妥协,让大家对自己的偏见随着时间慢慢流逝?

爱纱并不知道该采取怎样的行动。

「我回来了。」

「啊,姐姐,你可算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本身时,或许更多人会抱有「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的心情,但这并不符合爱纱所听到的语气。

反而像是对方抱有期待地等了自己很久一样。

「怎么了,花环……」

站在玄关面露喜色的少女,浅井花环,带着与平日不同的口吻问道:

「姐姐今天也有发生回溯现象吗?」

「不,姑且没有……」

本来以为接下来会是「诶,今天居然没有啊」的展开,但爱纱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嘲讽。

这个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自己的妹妹,居然突然关心起了自己?

「太好了……」

「不对不对,你怎么……」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爱纱换好鞋子,等待着花环的下文。

「对不起,姐姐,之前都是我误会你了。今天我在家仔细想了想,虽然姐姐说的事情都很奇怪,听起来的确像是胡乱编造的故事,但回过头来看,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话,又有谁不会像姐姐一样拼命地寻求他人的信任呢?」

「花环……」

「所以啦,我决定多听姐姐讲一讲关于回溯现象的事情!」

这样说着的花环,对着爱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爱纱从来没有想过再不厌其烦地向家人们解释,企图换来哪怕一丝的信任。本来她只要有栗花落就够了……

可花环却主动提出这个请求。

果然是栗花落的能力生效了吗?虽然不知道原理是什么,但这还是爱纱第一次得到妹妹的肯定。说起来,似乎自从她今天醒来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再回溯过了。

「实在是太好了,那我们先去客厅吧?」

「好的!」

在这之后,爱纱和花环一直交流到了第二天凌晨。

「嗯~做了个好梦呢。」

清晨的阳光透过纱窗,静静洒在卧室的地板上,反射出柔和的光芒。爱纱揉了揉惺忪的双眼,面带微笑地从床上醒了过来。

「一个晚上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想和新月她们做……」

她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准备起身换衣服。

爱纱就寝时习惯穿宽松的睡衣,因为她本人觉得这样换什么衣服都快,而且睡觉时也能更加舒适一点。嗯,在各种意义上而言都很舒适。

「今天穿什么样的衣服呢?」

或许是对卧室不会有外人突然闯入很有自信,爱纱非常自然地裸着身子,在衣柜前挑选着合适的衣服,嘴里也哼起了明快的小曲。

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传来的新信息的提醒音。

「啊,有人给我发LINE了。大清早的……」

//遥&舞『浅井同学,请不要忘记今天的值班』

//我『好的。对了,今天要巡查的区域是?』

//遥&舞『和昨天一样,浅井同学,你在这方面偷懒了哦,这些本来是你应该记住的』

//我『我知道啦……嘿嘿』

不知为何,若叶遥和若叶舞用的是同一个LINE。刚开始的时候,这的确给爱纱带来了一定的困扰,不过习惯之后,她也就能够从说话方式中猜出对方的身份了。

就比如说,刚才跟爱纱对话的若叶遥。

再比如说……

//遥&舞『喂,浅井,别忘了』

//我『嗯』

所以说是别忘了什么啊……

出现这般对话的时候,对面就是若叶舞无疑。

「话说和昨天一样,是要去哪里来着?」

等等。

「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

她像是联想到了什么,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值班,值班……我昨天好像没去过吧?因为发生了那种事情。」

//我『那个,我昨天不是不在吗』

//遥&舞『你在说什么啊浅井,对了来的时候记得帮我带一份寿司,大分量的那种』

「咦?」

她感到一丝隐隐的不安,不想亲自确认内心的疑惑,而是带有一丝逃避心理地问道:

//我『舞,今天是几号?』

//遥&舞『5月7号啊,你今天怎么了』

//遥&舞『浅井同学身体不舒服吗?还是』

今天是7号……?!

她心头猛地一颤,慌张地翻起了好友列表。

「新月、新月……没有?!」

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五月七日三日月」七个大字。

就连蝶羽的账号也找不到了。

「怎么会啊!」

爱纱的呼吸变得愈加紊乱起来,就连抓在手上的衣服都滑落在了地上。

「难道说……」

她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却无论如何都不想承认。

「……我又回溯了?!」